第二章 相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二、【景州】

    1、

    平倫島冷風孤寂,而此時,離島千百里的那一座繁華城池,正是一年中最熱鬧之際。

    這一切都源于每年五月初九聞名于世的景州觀海節。

    ——傳說千年前“大潮降臨,神諭隨至!”,南唐王朝開國帝王因此而立節“觀海”,然而隨著時間變遷,到如今新朝初建卻早已不見什么“神諭”,四海賓客只當這是一個游玩的好時節,販賣名貴貨物,觀賞難遇之景罷了。

    大淮王朝陪都景州城。

    東面的舒鳴港在白日里已經迎來了壯觀的大潮。入夜十分,十里長街燈火璀璨,仍熱鬧非凡。

    皇帝已在觀潮之后攜貴妃起駕回都,除去近臣侍婢隨行,許多官員商賈仍留在了景州。

    邊上那一幢高入云霄的建筑上懸滿了通亮的燈火,照著整個舒鳴港,海水倒映著樓房朱影斜斜插入碧海,似乎要穿透到深海底層。

    這幢名為聽雨軒的建筑,是景州城甚至整個臨海郡的最高樓,足足有十八層。里頭的每一間廂房,都有著觀看大潮的最好視野,白日里就已經被達官貴人哄搶。潮水退后,又成了品茶聽曲的好去處。

    上了年紀的管事搓著雙手立在門側,眺望聽雨軒正面寬闊的街道,似乎在焦急的等待著一個人。

    “祿爺!”一身輕便青裳的小廝從他身后匆忙跑上來,到了他身邊便低聲回稟:“祿爺,上頭的幾位爺說,綠庭姑娘再不過來,他們就要掀了聽雨軒!”

    祿爺皺緊眉頭,明知道那些人仗著權勢刁難他們,卻還是忍不住說:“來的早晚那是風遠閣的事,何時又扯到我們聽雨軒的頭上了?”

    “可……可是,那幾位爺就是這么說的……”小廝看著管事的一臉憂愁,也不禁擔心起來,“那幾位爺都是帝都的官宦人家,我們可惹不起啊……祿爺,您跟風遠閣的趙老板交情最好了,要不,您派人去催催?”

    “催?”祿爺冷哼一聲,“綠庭姑娘的性子你難道不知道?即便我催了又如何!”聽完他的話,小廝便在一旁噤了聲。

    風遠閣的綠庭姑娘一向我行我素慣了,郡府大人的場子她都常是缺席,別說是遲來那么一時半會兒了,要不是帝都的那幾位少爺白日里就在樓里鬧開,祿爺方才也不必親自到風遠閣去請她了,誰知過了這么久,綠庭姑娘連個人影兒都沒有。“都是已枝給慣的!”祿爺輕喝了一聲。

    嘭!話剛落音。頭頂倏地傳來一聲巨響。似是瓷器被砸落在地的巨大響聲。聽雨軒內忽的喧嘩一片。祿爺緊鎖著眉。

    小廝在一旁垂著頭:“完了……定是那幾位爺……”

    “你在這候著!我去瞧瞧!”祿爺沉聲說道,吩咐了小廝后轉身入內。

    聽雨軒一樓大堂正中旋轉而上的梯子上,幾位衣著華貴的年輕男人一路下來,大手一揚,將擺放一側的名貴瓷器覆手打翻。看見祿爺進來,為首一人冷笑道:“景州城的幾位是看不起我們江淮來的爺!?這么半晌,請個人都還沒到!這是戲弄誰!?”

    祿爺強壓怒氣,忽視掉樓上那些看熱鬧的達官貴人,低聲下氣上前給他們做了個揖:“幾位稍安勿躁,綠庭姑娘定是因要見幾位爺,梳妝打扮仔細了些,才耽誤了時間,幾位再等等,樓上喝盞茶……”

    “要爺等!?”那人顯然是被驕縱慣了,“憑什么要爺等!!你們算什么東西……”

    “等不起別等就是了!”然而他話未說完,卻被闖入的人生生打斷。

    她一身素白的裙裳,脂粉未施,氣態悠閑的望著旋梯上那幾位仗勢欺人的貴公子:“還以為是什么人物。”

    幾位鬧事的爺順著聲源望過去,只見一位貌美傾城的女人正站在門口,意味深長的打量著他們這群人。

    “你什么意思!”面對著麗人的嘲諷,縱然是傾城美貌也讓那位貴公子怒氣難消。他伸手指著綠庭,怒目相對。

    祿爺疾步朝她走去,對她使了使眼色,要她此刻收斂些。綠庭卻不以為然,嗤笑道:“不曾想過公子這么愚笨,竟然不知道我說的是什么意思,說白點就是……”她頓了頓,冷笑著,“……你算個什么東西!”

    嘭!

    那位爺顯然是受不了她的氣,當眾對她發了怒。綠庭側身躲過橫飛而來的器皿。那件價值不菲的白瓷就這樣生生破裂在地面上,碎了一地。

    她臉上卻依舊是笑意:“公子還要聽綠庭唱曲么?”

    “聽!當然要聽!只不過……”那位貴公子氣急敗壞走下旋梯,咬牙切齒道,“我且換個地方聽聽!”

    “把她帶回侯府,我倒要好好的聽她唱上一曲兒。”貴公子一聲冷笑,朝身側使了個眼色。

    隨他話末,聽雨軒堂內忽的涌現出許多便衣的持刀仆從,迅速圍攏在綠庭身旁。她一向在景州城得意慣了,從未有哪家的少爺敢對她動刀動槍。沒想到,今日卻碰上了這個不知好歹的小侯爺。

    “爺,這是風遠閣的人,不能帶啊。”祿爺沒料到這些人居然在此動手,急忙勸道。然而心中卻明白,這幾人若不是不知景州城是誰家天下便是仗著家世為非作歹慣了。哪會這般好勸。

    “滾開!小侯爺今日偏是要帶她走了,敢讓小侯爺等這么久,還出言不遜,真是個混賬!”方才還在小侯爺身后默默無言的男人見此刻占了上風,便得寸進尺。他往前走了幾步,那些圍攏的仆從立刻給他讓出一條道來,他細細端詳著眼前肌膚細膩的美人,早已起了色心,但此刻還是假意怒顏,揚起手要朝那粉頰打下去。

    祿爺慌忙上來使盡力氣扯住了他的手:“爺,不能打啊,綠庭姑娘是風遠閣的人,她是……”

    “是什么!?”那人的行為被祿爺當眾攔截,很是不悅,一腳便踢在祿爺的膝上,“管她是什么,爺今日就是要打了!”

    2、

    海風從窗口一擁而入,吹起聽雨軒大堂正中頂上懸掛的珠簾,叮鈴作響。似乎是要為這混亂的局面再添上音曲。

    而高樓上那一間華貴的暖廂中,他卻閑暇愜意著獨自品茶,奉茶的小廝低低在他一側回稟著樓下混亂的狀況。

    他面色平靜,只是眼神卻異常的寒冷,不似往日的溫文爾雅,連聲音都沉了幾分:“告訴他,景州城還輪不到江淮的小侯爺來撒野!”

    那小廝聽罷放下手中的青瓷茶壺,說了一聲“是”,后默默退出暖廂。

    祿爺跪在地上,再不顧顏面抱住那位爺的腿,死活都不讓他再靠近綠庭一分。他們敢這樣明目張膽的惹急綠庭,他卻不敢。綠庭向來不好相處,而眷顧她的那位行事手段更是令人發指,如若讓綠庭在聽雨軒傷了根毫毛,他是萬萬賠不起的。

    “祿爺!你讓他打我又何妨,何須如此,給這等東西下跪,也不怕臟了你的腿,起來!”綠庭一個箭步上前就要將祿爺拉起來,誰知卻反被那位爺得了手,只是一瞬,臉上便火辣辣的受了一掌,她抬起眼望著那位打她的爺,恨意橫生。

    聽雨軒內的人唏噓一片。祿爺跪在地上,猛然老淚縱橫:“橫禍將至啊……”

    綠庭在聽雨軒受了欺負,那個人想必也不會輕饒他。

    “怎么!?不服氣?”那位打了人的爺滿臉得意的看著怒目相對的綠庭,反倒放聲笑起來,“誒喲,下手可真重,我都心疼……”他伸了伸手,想要輕撫勝雪肌膚。

    然而才一動,卻倏然在眾目睽睽下受了一鞭,力量莫名而來擊在掌心,剎那皮開肉綻。

    ——那一道凌空而來的寒光迅速敏捷,根本看不出是來自何處。那位爺頓了片刻才發出一聲凌厲的慘叫。守護在側的仆從一頭霧水,四顧尋找卻也不知殺氣從何而來。

    片刻后,人們才看到旋梯上緩緩的走下來一名清麗的白衣少女,她手里拿著通白如玉石的長鞭,一臉不耐煩:“喝個茶都被你們擾了清靜,真是掃興!”

    少女一頭烏發被一道白月梳攏起束在腦后,露出光潔的額頭。凈麗的臉龐上滿是稚氣,看起來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年紀,可她一番話出來,卻是震懾了聽雨軒內所有的人,仿佛有某種奇異的力量悄然潛入。

    小侯爺看了同伴那幾乎要碎裂的手掌,心下一驚,再沒心思去管綠庭的事,后退幾步到家仆的保護圈里,生怕那越走越近的丫頭也會對自己出手。

    祿爺從地上爬起來,百感交集。不知此時是該慶幸有人阻止小侯爺的鬧騰,還是該憂愁這些人不時便會大打出手。少女走下來,看著方才還盛氣凌人此刻卻畏手畏腳的小侯爺,不禁一笑:“你聽曲便聽曲,還要欺負人家姑娘鬧個翻天覆地才肯作罷?算什么男人?”

    她說著揚了揚手中的鞭子,對他發出無聲的警告。

    小侯爺雖然畏懼這個從天而降的少女,可自小的養尊處優依然讓他放不下架子,即便明知會吃虧,還是忍不住要同她一爭:“這是我的事,與你何干!?”他指著站在不遠處一言不發的綠庭,“這等入了妓院還想立牌坊的女人,不就是擺出來讓爺們欺負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少女說罷,揚手將玉石節鞭揮向小侯爺的耳畔,可卻在此時,被來人握住了手腕:“鈺兒,別鬧。”

    男人一手負在身后,另一手輕易的攔住了少女,他微微笑著,聲潤如玉。

    “干嘛攔我!?這種人就應該把他打趴下!”少女轉身呵斥道,但卻收起了鞭子,只是一臉不悅。

    男人語氣平和,附在她耳邊低聲道:“他是江淮侯府的小侯爺,你傷了他,不是讓王爺難堪么?”

    “可是……”少女似乎沒辦法壓下怒氣,手中節鞭蠢蠢欲動。“聽話!此次我們是要到帝都去面見皇帝,不可生事!”男人壓著她的手,不再多說,抬起頭對那小侯爺微微行了個禮,便拉著少女離開聽雨軒。少女滿臉的不情愿,然而似乎是被什么力量控制住,反抗不得。

    臨出門前狠狠的瞪了小侯爺一眼。

    而后,樓上瞬時有一行人魚貫而出,跟了上去。整個隊伍的侍從均是一身赤紅的短裝,男男女女,額間都懸著一串鈴鐺,走起路來叮叮鐺鐺,清脆的聲音回響在聽雨軒里。

    一名穿著華貴的女子斜躺在一方四周圍著白紗的輕榻上,被那些人抬著穩穩的出了聽雨軒。

    綠庭隱隱還聽得到榻上傳出微微的輕咳。怕是個多病的貴人。片刻,樓上有眼尖的人驚呼一聲:“西南王府!”

    3、

    在暖廂奉茶的小廝剛剛走到樓下,那個鬧事的小侯爺已匆匆忙忙帶著受傷的同伴離開了,他臉色慘白,一早為景州頭牌綠庭姑娘鬧的事全都拋到了腦后,此刻撇下麗人就走。

    那些看熱鬧的人早就在“西南王府”的一聲喊下散去。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綠庭站在樓下,只是抬眼,便認出了這個在他身邊侍奉的人。小廝遠遠對她恭敬的行了個禮,而后一側身,在只有她看得見的角度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綠庭微微頷首。上樓之前看了一眼驚意未消的祿爺,難得用溫和的語氣跟他說話:“祿爺,收拾好東西吧,這里頭客人還多著呢。”

    “好……”祿爺臉色還沒恢復過來,綠庭在聽雨軒挨的那一掌,恐怕要算到他頭上來了,那個人只怕也是在聽雨軒內,把這一幕都收入眼底。

    綠庭卻寬慰了一句:“放心,不會有事的,這是我自找的。”

    小廝遠遠等候著她。

    綠庭不在同祿爺多言,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那支隊伍消失的方向,折身朝小廝行去。

    西南王府……回想著那丫頭的面容,再瞧瞧她那陣勢,和年少的自己還真是一樣。

    舒鳴港的海浪聲一陣接一陣翻騰在建筑四周。

    珠簾被纖細的手輕拂而起,綠庭走進來,看見他正背對著自己,望著遠海默不作聲。

    綠庭莞爾一笑,早就料到他今日會在這里,她才會答應了那小侯爺的要求前來。誰知一進門便起了沖突,可惜,前去替她解圍的卻不是他。

    “來了。”他忽的開口,聲音溫和,沒了剛才的沉重。不是詢問而是肯定的語氣。

    “是啊,差點兒就栽在小侯爺的手里。”她一笑,收起所有傲氣,無關緊要的和他開著玩笑。

    景青玉終于站起來,回過身,看著她臉上那一抹殷紅,心中忽的一顫:“疼嗎?”綠庭望著眼前清雋的年輕面龐,笑著:“不過挨一次打而已,不算什么,比起那些刺在心口拔不去的疼,這已經算是眷顧了。”

    顯然,他不喜歡她這樣說話的語氣,景青玉沉下臉,一時無言。

    綠庭反倒無謂一笑:“今日的大潮我可沒有看到,你可曾看過?”她攀上他的肩膀,看著他的愁容忽然盈盈唱道,“岳王亦遁荒丘冢,

    瀚海浮舟陌路哀。

    山勢窮追煙霏盡,

    悲風怒卷大潮來。”

    “離開風遠閣!”驀地,卻聽到他沉沉說了一句。

    綠庭松了手,神色頓時黯然:“離開風遠閣,我哪里還有地方可去。”

    “嫁入景城王府!”

    “不可能!”她冷然一笑,“我和你,像如今便好,你是我的恩客,我接受你給我的庇護,再無其他。”

    歷歷在目的往事已如一道屏障,永遠的橫亙在他們之間。他當初做出了那樣的選擇,就應該會料到有今天。那些白頭偕老的誓言,早就在那場硝煙中毀滅得一干二凈。

    “我們能相伴如此,已不容易,青玉,你難道還以為我們能回到那時候?”

    綠庭嘆了口氣:“我沒辦法忘記,你是害我國破家亡的兇手……”

    “……”她的話像一把尖刀,霍然刺入他的心臟。

    “只是這數年來,我還是那么想要待在你身邊,我已經沒了家,沒了疼愛我的父親,我怎么還能夠再失去你。”綠庭戚戚道,“可是,你摧毀了我的家國……”

    這么多年來,她便是陷在這樣的矛盾里,放手與否,萬分艱難的抉擇。

    眼見景青玉面如死灰,她垂眸半刻,一絲猶豫之后終是走出了暖廂。

    守在門外的小廝看見她出來,本想行禮。誰知綠庭連看也沒看他。待仔細望去,卻只見兩行清淚。

    小廝遲疑了一會兒,走進暖廂。景青玉正站在窗邊,從高樓上眺望著舒鳴港。

    那些因為大潮來臨卸下帆的船只齊整的排列在港口。他望著搖曳風中的桅桿,目光深沉如海。

    4、

    她說的沒錯,當初作出那個抉擇,他便料到了他們的今天。

    可他無法后悔,也不會后悔。因為那柄權杖,是景氏一族需要的東西。

    世代為商?不,那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是封王進爵、裂土分疆!他要的,是這個帝國所能給予景家的最大庇護,那就是位極人臣的權利!

    眼前忽然有些濕潤,仿佛回到了兵荒馬亂的戰火里,他背著叛國的罪名迢迢到達燕州,和那個一心復國的王在暗夜里的王宮謀劃著一場奪取。

    那一刻,他不是沒有想到過她,也許就在此夜過后,她就將會在不久的日子里從高高在上的公主變為亡國流民。

    可是……身為景家唯一的脊梁,他必須做出更有利于景氏一族的選擇。

    ——助陳顯攻入江淮,奪取靖國都城!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靖國,本就是劉若從我手里奪走的疆土,我只不過是把它拿回來而已。”陳顯鋪開那張繪著這片大地錦繡河山的圖紙,沉沉的對他說,“而景少爺,你若能助我,我自是如虎添翼。”

    “……”他并未立刻回應他。這個高高在上的王,在那一刻對他低下了頭:“只要景少爺愿意,景州城可以獨立出來,成為景氏真正意義上的封地。”他看著眼前這個目光灼灼的王,為了奪回昔日被搶的疆土,他居然不惜將這片土地上最富庶的城市拱手讓出。

    “如何,景城王?”陳顯看著這個年輕的晚輩,他年紀輕輕就執掌整個景家,眼前的利弊權衡,他應該分得清楚。

    景城王——這顯然是這個王許給這位商人的最大承諾了。

    “你一定是恨我的。”高高在上的景城王,在奪取了權杖以后,卻留下了無法彌補的傷痛,當他有能力站在高處俯望著這個富庶的城市時,幾乎也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

    “回不到以前了……”他對著深夜下一望無際的闊海低聲嘆息,緩緩的閉起雙眼。

    “少爺,明日還要啟程前往帝都,回府歇著吧。”那奉茶的小廝站在他身后許久,雖然不忍心卻還是不得不提醒他明日重要的行程。

    景青玉被他一語驚醒,還真是差一點就忘了……“知道了。”他回過頭對那小廝勉強笑了笑,“蘇婺,備車。”

    “是。”被喚作蘇婺的小廝擔憂的看了他一眼,躬身退出暖廂。但他一路下樓都心不在焉,心中也是煎熬萬分。

    蘇婺自小跟著景青玉長大,對于主子的事情再了解不過,甚至當年,他還一手參與了那場叛國的謀奪。

    那本就是個艱難的抉擇。

    說起來,種種事因何嘗又不是因為綠庭姑娘他才需要如此呢。

    戰爭毫無預兆降臨,前朝太子在短短數年內重新崛起,勢如破竹收復州城。靖國兵力孱弱,根本難逃敵手。而景青玉這位靖國的準駙馬,如若不能為景家設身處地,那么景氏便也要同靖國一樣在戰火里無聲無息的消散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374_80_804-m
六宮鳳華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狠辣無情的謝貴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歲時壽終正寢含笑九泉。   不料一睜眼,竟回到了純...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