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別歌(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

    1、

    彎月高懸夜空,從景州城冉冉映照到了平倫島,華船依舊停落在原地,可那木輕舟已經不知道去到了何處。

    蘇靖換去了那身華貴的衣裝,坐在房中不安的看著眼前悠然飲酒的侯爺,思前想后,卻終是不敢開口問他。

    屋外的那些人似乎對那位爺的離去毫無知覺,此時已是丑時,夜深人卻未眠。那盞油燈就快要枯竭,火光輕晃著,散發出極其微弱的光線,侯爺手邊的那一壺酒水,正落在光線一側,拉伸著長長的斜影。

    蘇靖就著暗光瞥了一眼窗外,那群人仍舊保持著初來的那個姿勢,立在門口宛如一尊尊白玉雕塑,一動未動。

    然而他們的雙眼卻是明亮的,在黑夜里有著寒冷的幽光,盯著院子的每一個角落。

    他又酌了一杯,看見蘇靖惶惶不安。

    這個才侍奉了他四個月的孩子,注定要卷入這場風波。不管事情成與不成,他已然是其中一員,逃都逃不掉了。

    注定的吧……來到平倫島的人,都是身不由己。“蘇靖,睡去吧。”他終于說了一句。此時那位爺大約也已經遠離平倫島,接下來,只等待著看外頭的人知道事情后會如何便是。

    ——相比那封信,這何嘗又不是一個賭注,如若那些人不肯輕易放過他,那么堵的就是性命。

    蘇靖把視線從窗外移回來:“侯爺……”

    “睡去。”他不再多說。蘇靖站起身來欲言又止,最終默默地退出了屋子。開門的那一瞬間猛然感覺到那群人的視線灼灼的燒過來。蘇靖不敢再看,垂著頭奔回自己的房間。

    壺中的酒又沒有了。他戚戚的笑了笑,然而他沒想到,他的野心,外頭的人又何嘗沒有。

    屋內忽然一暗,連那絲微弱的光也消失。佇立在門外一夜的涯,眼神終于一動。鋼鐵般堅毅的面龐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若少主不能在五月十一奉命到達大淮帝都,必會在陸桑那邊掀起一番混亂,總而言之,不論如何于他都是有好處。

    島主一旦為此事分心,決更有利于計劃的進行,如此,奪下陸桑執掌權指日可待。

    涯握緊佩劍,朝四面打了個撤退的手勢。

    此刻,這個族氏一方的統領拋棄了以往的“忠誠。”那一雙眼睛里在異鄉的寒冷之夜,藏著蓄勢待發的利箭,似乎只需一刻,便能刺穿敵人心臟!

    夜漸漸退。

    清晨降臨平倫島,蘇靖剛起,睡眼朦朧的望著飛入房中細膩的晨光,在那一剎,他幾乎就要忘記了自己身在孤鄉。

    那抹晨光,帶著家鄉柔和的氣息,溫柔的映在他的臉上。

    這一刻的他,渾然不知自己已經陷入一場無聲之戰。

    屋外倏地傳來朱門輕啟的聲音,蘇靖忽的清醒,迅速的爬起身來推開房門往外一看。一抹白袍正好消失在門角,而院落里一片空蕩。

    他追著白袍出去。

    潮水在早晨退卻,露出被淹沒了一夜的礁石。那艘華船停靠的地方漾著碧藍的海水,但華船已不知去向。侯爺靜靜佇立在海岸邊。

    空蕩的海面吹來徐風,回想起昨夜,恍如一夢。

    2、

    車隊的馬蹄聲在清晨時分從景州至帝都的驛道上傳出。

    少女斜臥在車隊里最為顯眼寬敞的赤紅車中,稚氣的臉龐上堆著滿滿的不悅,一旁的侍女端著早膳在一側已經跪了半個時辰,一路的顛簸不禁讓她膝蓋泛酸,可眼前的人就是不看她手中的早膳一眼。

    “你退下吧。到后頭去隨著大郡主的車。”

    來人掀起車簾柔聲道。侍女望了他一眼,如釋重負:“是,江校尉。”她起身半躬著將手里的早膳遞給外頭的人,叫停了車,才輕輕的躍下去,快步走向了后頭另一輛幾近寬敞的白錦車中。

    少女緊緊握著手里的鞭子,也不理會來人。

    江昭葉一笑:“你還真的要跟我置氣?睡了一夜,怎么還燒著那么大的火?”

    “那你趕緊下去,火太大,怕燒著你。”少女賭氣道。

    江昭葉聽了反笑:“你往常可不是這樣子,”“你往常也不是這個樣子,”少女忽然一喝,“你事事都要管著我不放,吃喝拉撒睡你都管了個遍。”

    “即便是連同你的吃喝拉撒都管那也是為你、為王府好!”江昭葉忽然壓重了聲音,“我們此次是到帝都去面見皇帝,無論如何不可生事!”

    蕭鈺撇著嘴:“可是,那個小侯爺欺人太甚。”

    “那也輪不到我們來管,”他沉聲道,“平日在西南郡大家都因你是小郡主,讓你幾分,如今來到江淮,已不再是王爺所能管轄的范圍之內,你若還這樣沖動鬧事,到時候吃苦頭的可不單單是你!”

    “可是……”蕭鈺脫口要辯駁,然而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要說什么好。

    江昭葉說的沒錯,現今出了郡地,已不再是西南王的天下,沒人能夠保證給她萬全的庇護。

    “你實在不想吃東西也不要緊,帝都離景州城不算遠,數十里便能到了,安置好后再進食也無不可。”江昭葉話鋒一轉,指向她手里的玉鞭,“至于玉鞭你暫且交給我保管。”

    “不行!”蕭鈺脫口回道。倘若無雪玉鞭在手,她可真真正正淪為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了。

    江昭葉聽罷斂眉:“你若如此,到了江淮我只好將你鎖在屋子里,以防你闖出禍來。”

    “你……”蕭鈺一怔,一肚子的話頓時噎了回去。

    仿佛看透她的擔心,江昭葉微微一笑:“如何?”

    蕭鈺撇了撇嘴,旋即將鞭子扔了出去。他伸手接住,看著愁眉的少女縱聲一笑,“爽快!”

    驀然的一陣笑聲穿過晨風拂起幾近透白的車簾鉆進來,蕭靈玥拽著手中的絲帕,不時捂住口鼻輕咳,一面目不轉睛的望著前方的車馬。

    侍女坐在一旁端著藥水,相隔一會兒便勸她入藥。蕭靈玥只是推開藥碗,虛弱的笑著:“昭葉同我相處時,從未這樣笑過。”

    “大郡主溫美如蘭,若在大郡主面前這么笑反倒是江校尉失了身份。”侍女坐在一側,笑言。

    蕭靈玥聞言,轉過臉看她:“皇上這次招我入都,父王因邊境戰事不能相伴,鈺兒鬧了要跟來,卻難為他了,那丫頭一向不安分,這一路真是不少給他添麻煩。”

    “大郡主說這話可是要生分,”侍女道,“江校尉將來便是大郡主的夫君,您這么說,讓江校尉聽到了又要多心。”

    “小七。”蕭靈玥掩面嗔道。

    侍女一笑:“王爺可說了,待大郡主此次面圣回去,便要替大郡主和江校尉置辦親事。”

    “你別總把此事掛在嘴邊,倒顯得我迫不及待。”蕭靈玥一口氣把話說完,急的雙頰緋紅,話剛落音,又忽的一陣咳嗽。小七急忙把手中的藥碗端到蕭靈玥嘴邊:“還請大郡主好好愛惜自己,喝了藥吧,苦口良藥啊。”

    “我不喝,”然而蕭靈玥卻把頭一擺,“已經喝了二十多年的藥,多喝少喝那么幾日又有什么分別。”

    “可大郡主不喝藥,病就不會好。”小七一臉焦急。但蕭靈玥下定了決心:“我不喝,別拿什么良藥苦口的話來敷衍我,這病若真是喝藥便能好,早就該好了。”

    小七聽末一時無言。額前的鈴鐺隨車輕晃叮鈴作響。

    蕭靈玥蹙眉:“我多羨慕鈺兒,有著一副不需日日臥病在榻的身子骨……”

    “大郡主這般文靜才是王公之女該有的風范,又得王爺百般關懷,無需艷羨他人。”小七低低寬慰她。

    蕭靈玥垂眉看著藥碗里暗淡如墨的液體,苦笑:“我哪里是文靜,我這是病在其中,身不由己。這樣的命運,怎么不會艷羨他人?”

    她的聲音漸漸沉下來,最后半句弱如清風,連小七也未聽見。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1499_80_804-m
名門春事
作者 飯團桃子控
  賀知春嫁給崔九郎十年仍是清白身!重生後,她端起陶罐狠狠砸破丫的頭,從此崔郎是路人。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