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身體里的烘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后山的一處懸崖。

    林飛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了這里,但也不管是他第幾次來前來,每一次卻總是會被那看到的景象所深深地震撼。

    白骨!

    累累白骨!

    這懸崖,從谷底延伸而來,一直到側壁,竟然全部被一具具滲人的白骨所覆蓋……

    而如果林飛沒有猜錯的話,這些白骨,應該就是自己那些消失的所謂同門了吧?

    其實一開始,黃虎將那《嫁衣秘典》傳給林飛等一眾弟子的時候,當然了,他肯定不會如實的將這仙決的名字說出來的,可不管怎么樣,其竟然能修煉出真元,這已經是超出了黃級仙決的范疇,最低也是玄級類別,著實將一眾沒見過世面的弟子和他們的小伙伴給驚呆了,就算林飛,都尋思著自己這位隨意找上的便宜師尊,竟然真是這樣的大公無私,舍得將自己的壓箱底仙決隨便公布?

    當然了,如果他沒有無意之間撞見自己的某位同門背活生生的吸成了肉干,那或許還真就信了。

    “呵呵,說來也巧……”

    他家老爹雖然只是個小人物,但卻有個收集法術仙決的愛好,而這其中,便恰恰是包括了這所謂的《嫁衣秘典》,只不過因為其的邪門,他自然是嚴令不準任何人修煉。

    林飛當初也只是粗略的聽過其的口訣和運功路線,記得自然不夠清楚,若是沒什么情況,也就是拋在腦后,永遠再沒什么印象的貨色。可那次無意之間見到那位師兄被吸成了肉干,心中警醒之下,他自然而然的就是想到了幾部傳說中個專門吸人的心法,再兩廂一對照,很快就是確定了下來……

    而也就是從那時候起,他便是發現,每當有一個人成功點燃了命燭,突破了第一重天達到第二重天,便總會被黃虎帶走,再然后,就再也沒有回來……

    這在一眾弟子門人的傳說中,這是顯現出了修煉的天賦,而被自家師尊帶走委以重任,并去了一個遠超他們現在這地方的地方去學習更加高深的法術仙決去了,少不得還要再發一發宏愿,說自己也要努力修煉云云,爭取早日點燃命燭,早日為師尊效力,也早日學到更加高深的法術仙決……

    而每到這個時候,林飛自然會忍不住翻個白眼:“你們這是早日趕著去送死吧……”

    再然后,他也就順理成章的找到了這個懸崖……

    無數的白骨,清冷滲人,想必這也就是“那傳說中被委以重任”的地方了。

    “其實‘嫁衣秘典’吸食他人真元,那被吸食的一方原本應該也不會死去的,因為他們修煉的真氣說起來原本就應該不算是自己的,勉強算是替人臨時保管的,一旦被吸走,就算是實力下降,對自己的生命卻并沒有什么危害,可現在他們卻全都死了,想必這是黃虎心狠手辣,不想自己的秘密被泄露出去?”

    “而且他本來就需要吸食精血來恢復傷勢,吸食野獸的也是吸食,吸食人的,又何嘗不是吸食?”

    也就是從那天起,林飛便悄悄的是減緩了自己修煉的速度。

    于是來的比他早的人點燃了命燭,他沒有點燃。

    和他一起來的那群人點燃了命燭,他也沒有點燃。

    就算是那些來的比他晚的人點燃了命燭,他依舊還是沒有點燃。

    久而久之的,他自然也就成了那傳說之中的廢物……

    不過說就說去吧,為了避免被吸成肉干,林飛倒還不在乎這個稱呼,畢竟那些所謂的天才們,現在可全都已經死了……

    “當然了,如果僅僅是這樣,自然也還是不夠的。”

    畢竟如果他真的刻意延緩修煉,那黃虎也不是傻子,既然敢圈養他們,那早晚自然也能夠察覺到他的情況,可奇特也就奇特在,林飛后來哪怕是再勤奮的修煉了,可他的修為卻也一直都是無法增長……

    因為他修煉出來的真元,全都慢慢的流進了他身體里的一座莫名烘爐之中!

    爐呈鼎形,底有三足,共分八角,其上又足足九個孔洞,每一個孔洞之下都是盤旋著一條猙獰的巨龍,就好像那孔洞是它們在追逐的明珠一般,而在那巨龍身側,則是密密麻麻的各種玄妙復雜的神文,將整座烘爐所籠住,閃現著琉璃光華,也就在他的心房位置,正是在不斷地旋轉,有著陣陣古樸威勢,隱隱滲出……

    “可問題的關鍵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鼎爐到底是怎么回事,又到底是怎么出現在我的身體之中的啊?”

    一切都是莫名其妙。

    “以前還在山里的時候沒有。”

    “就算跟小水晶逃難的時候也沒有。”

    “甚至就算剛認識鬼道人的時候都也沒有發現。”

    “就只是在《嫁衣秘典》修煉出了真元之后,這烘爐,便是莫名的出現了。”

    從那以后,但凡是他所修煉出來的真元,有一絲算一絲,便全都是慢慢的向著其匯聚了進來,甚至根本都不受他的控制……

    其實林飛也曾猜想過,他家的門派之所以被人聯合覆滅,說不定最終原因便是出在了這個詭異的烘爐之上,畢竟他家以前普普通通的,就算老爹心有點大,想建成這天底下最宏偉的仙術寶庫,收攬盡所有的仙術,可這年頭,誰還沒點做白日夢的權利?

    而到頭來,也就只有這個烘爐,似乎是透著一份古怪……

    “可問題的關鍵是,這烘爐在不斷地吸收著真元,這在我身上倒的確是挺合適,可若是換了別人,難道他們的修為就不想為提高了嗎?”

    不過古怪歸古怪。

    這烘爐現在倒的確算是幫了他的大忙,便就是黃虎一開始也的確是有所懷疑,可看著林飛每天不斷的修煉,也便不放在了心上,畢竟這人的天資的確是有所差異的,所幸對方的死活他也不放在心上,就這般修煉吧吧,能點燃命燭最好,就算不能,他也沒啥損失……

    而若是按照這個節奏下去,或許還會有一段平靜的時間去等待林飛仔細的考慮一下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

    可偏偏他的運道實在是算不上好。

    因為他莫名的有一種感覺——那烘爐,好似很快就要滿了?

    若是其不再吸收真元了,那他的命燭自然也就很快就會點燃吧?畢竟他還不是真的廢物,修煉了這么長時間,這第一方命燭也早就應該凝成了——而一旦他真的點燃,那他也就很快會像那些前輩后輩們一樣,要被黃虎“委以重任”了吧?

    換而言之,他也馬上就要被洗成肉干了……

    可關鍵是,他還不想死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6811_1_201-m
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 二目
  程巖原以為穿越到了歐洲中世紀,成為了一位光榮的王子。但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女巫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