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憑什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把我們的真元……全部給你?

    一眾人目瞪口呆。

    不過很快的,就是有一個人,瘋狂的大笑了起來,那臉上滿是囂張……

    是那位天才胡師兄!

    “哈哈哈!”

    “林飛,就算真如你所說的那樣,我們的確都是被師尊給騙了,那些所有點燃命燭的人全部都死了……”

    “也就算你說的沒錯,我們修煉的仙決,乃是一門坑人魔功,修煉出來的真元也都不是自己的,而且跟你說的那樣,若真是能被吸走,能倒也的確都是能夠給你……”

    “可你在開什么玩笑?”

    “我們辛辛苦苦的練功,吸收天地元氣,煉化竅穴,凝成真元,憑什么要交出去?而且還全部給你,既然這樣,我們為什么不直接給師尊?”

    給黃虎?

    林飛依舊冷笑:“我說過,這仙決的真元就算被吸走也不會危及生命,可為了保密,黃虎肯定會殺了你們,而我能卻保住你們的生命。”

    “保住我們的生命?”

    胡師兄也在冷笑:“沒錯,一根筷子的確沒有一把筷子來的結實,要真拼命,把全部的真元都給你,和所有人之力,的確要比一群人亂來是要強得多,可師尊畢竟是開光境第八重天的大修,你能保證當我們把所有的真元都交給你以后,你就真能殺得了他?”

    “不能……”

    “可我知道,拼一把生死未知,可不拼,卻必死無疑!!”

    “哈哈!好!就算真的要拼,可我們憑什么要把真元都給你?就你這個廢物,憑什么?啊哈哈……”

    胡師兄依舊在大笑著,就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

    而也就是隨著他的這一句話,許多人卻好似就在瞬間回過了神……自己的師尊想要殺自己,自己修煉的神功乃是坑人的魔功,之前他們都是被這突然知道的秘辛給鎮住了,而在相信這一事實的同時,自然而然的對揭發這一切的林飛也就是感到神奇與信服,打心底里認為知道這一切的肯定也是一個很很厲害的人……

    可也直到現在他們才是反應了過來,這林飛,他不是個出名的廢物嗎?要真把真元都給了他,這不純粹在送死嗎?

    尤其是那胡師兄的幾個跟班,就更是忍不住聒噪了起來:“呀,差點就被這廢物給忽悠了。”

    “就是,就算要整合真元拼命,也得給實力最強的人,比如說胡師兄,給個廢物算什么。”

    “哈哈哈,這廢物在說胡話吧?想要真元,就你,憑什么?”

    憑什么!憑什么!憑什憑什憑什么!

    你個廢物憑什么!

    就算是你揭穿了,可你個廢物憑什么?

    一眾人的眼神,無不是赤裸裸的不屑與不信任。

    “哈哈!”

    林飛就依舊還是在笑著,好似渾然不在意眾人對他的謾罵與詆毀,而也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聲大笑,卻又仿佛充滿了魔力,竟然在霎時間,奇異般的將那滿山的聒噪,壓制了下來……

    林飛今天帶給他們太多的震撼與神秘了,這讓他們不得不是心生顧忌。

    而且……

    憑什么嗎?

    好!老子今天就告訴你們老子到底憑什么!

    腳下跺地,身體如鬼魅般竄出。

    雖然中間隔著有四五人至多,可一眾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林飛便已然是沖到了那位天才胡師兄的跟前……

    “啪!”

    一個清脆的耳光。

    “憑什么?憑我的心無比強大!!”

    從山門被毀的那一刻開始他在學著隱忍,哪怕被人謾罵與侮辱,他的心仿佛在一夜之間強大。

    而今天他決定爆發,忍到了邊緣不需再忍,這同樣也是另一種的強大。

    “啪!”

    又是一個耳光!

    “憑什么?就憑我的實力也遠超你們!”

    同樣都學了“燃木刀法”,可許多人就算是去獵殺野獸都用得不甚熟練,而林飛,卻已經將那刀法之中最為精髓的速度化歸己用,耳光扇的痛快淋漓……。

    也同樣的都在學習“嫁衣秘典”,可與這些同門就只是盤腿修煉仙決不同,林飛卻一直都不忘了磨練筋骨,因為只有身體上去了,他才能比別人出手更快,力量更足,威力更大,才能在這剎那間讓所有人都無法反應過來。

    “啪!”

    耳光還在繼續!

    “憑什么?就憑只有我能救你們的命!憑若沒有我,那你們必死無疑!!”

    陸陸續續的幾百號人,同樣在黃虎的門下學習,可卻只有他發現了黃虎的秘密,就憑這一點,誰還有臉再繼續叫囂?

    “啪!啪!”

    這次是連續的兩個耳光!

    “憑什么?憑就算你們的真元給了我,并且再不去修煉黃虎的仙決,可我也能另給你們一部新的仙決,足夠你們修煉,除我之外,誰能?”

    換而言之,只要肯努力,修為總還會上來,而且再沒有隱患。

    “啪!!!”

    這次的耳光赫然最重!

    林飛的一巴掌下去,為了立威,幾乎是含怒而發,力量也是催發到了極致,那胡師兄的臉頰本就被他扇的通紅一片,此時此刻,更是霎時間鼓了起來,嘴角更是有著縷縷血漬在不斷滲出……

    “憑什么?呵呵,就憑同在開光鏡第一重天,可我也是其中的王!!!”

    震撼!

    震撼全場!

    這一切幾乎都是在剎那之間發生,而如果說一開始他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可到了后來,卻分明是被林飛的威勢鎮壓的無法反應,而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實力?

    而且被打的還是胡師兄啊!

    那個一向嘴里謙虛,可卻一直都是以天才自居,事實上修煉也的確是最為快速,馬上就要凝成第一方命燭,也可以稱之為他們之中最強者的胡師兄啊!

    而且看其那望向林飛的怨毒眼神,其也根本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根本反抗不得……

    同樣沒又凝成命燭,同樣只是在開光鏡第一重天,可如此輕松至極的碾壓,這林飛怎么可能會是他們之前所知道的那般廢物?

    他肯定隱瞞了實力!

    許多人忍不住心生寒意,即便被人謾罵也不曾顯露,正如其所說的那樣,他的心和他的實力一般的強大……

    尤其是隨著林飛的眼神,如鷹般掃過,許多人情不自禁的就是低下了頭顱……

    “就憑同在開光鏡第一重天,可我也是其中的王!!!”

    而這感覺,就好像他是真的王一般!!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_201-m
當個法師鬧革命
作者 尹四
  為什麼穿越主角總是能馬上繼承前人的記憶,然後毫無障礙地開始新生活?   為什麼大家穿越完...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