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替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八抬大轎從正門抬進了皇宮,皇宮中也是滿目的紅色,這鮮艷的顏色在別人的眼中是喜慶的樣子,但在鳳玉容的眼中卻是將她禁錮的牢籠。進了這里的門想要出去便不再那么容易了,父親您想的可真是一個好辦法啊。鳳玉容坐在轎子里,將頭上的蓋頭微微掀起,看著轎簾外陌生的路途,突然放棄般的嘆了一口氣,便不再看了。

    八抬大轎走了許久才停下,隨嫁來的婢女將她扶出轎子,宮里的大婚與宮外的不同,宮外是要拜了天地,共剪花燭的,宮里的一切卻只由新嫁娘一人去做,祭祖,拜天,入洞房。鳳玉容任由他們扶著,引著,終于所有的禮都行完了。然而,皇上卻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鳳玉容一人在內殿的喜帳中坐著,外面的宮女和內侍小聲的說著這個新進宮的皇后并不受皇帝的寵愛。

    就這樣,鳳玉容百般無聊的坐了幾個時辰,“小姐,人都走了,奴婢給您尋了些吃的,您先墊墊。”鳳玉容聽到這聲音后,將頭上的蓋頭揭開,說道“碧云呢?可不能讓她跑了。胭脂,你去把她弄過來。”胭脂將喜帳攏住,笑道“早就帶過來了,不用小姐說,奴婢也怕她跑了。奴婢去的時候,她正在打包袱呢。”鳳玉容看著站在門邊的碧云,笑道“外面的消息打聽清楚了嗎?”胭脂將鳳玉容扶到桌前,說道“打聽清楚了,皇上以先皇喪期為由,一切從簡了,連喜宴都沒有辦,不過奴婢剛剛去打聽的時候卻看到了卓家大小姐的婢女安如,看來卓家的大小姐是入宮了。”

    鳳玉容脫掉身上的喜服,交給身邊的胭脂說道“我們出去看看,讓碧云在這守著吧。皇上若是沒來就算了,若是來了,就讓碧云替我享受這恩澤吧。”胭脂笑著看向碧云,碧云此時心中五味繁雜,卻也不得不按照胭脂的旨意去做,木訥的接過喜服穿戴在自己的身上。胭脂看著穿喜服的碧云笑道“碧云姐姐這喜服一穿,到真是有新嫁娘的意思,你就坐在這等皇上吧。”說完向床上一指,碧云雖然臉上萬般的不情愿,卻也說不出來,做不出來。

    此時的鳳玉容已經穿好樸素的宮女裝,走出了內殿的殿門,胭脂在屋里的香爐點上了香粉,便也出來了。兩人提著宮燈向外走去,鳳玉容看著門口漪瀾殿的匾額,說道“胭脂,你也不派個人看著碧云,若是讓她跑了,咱們可就危險了。”胭脂的手突然伸到鳳玉容的面前,鳳玉容急忙掩住口鼻說道“胡鬧,這里是皇宮,你要做什么?還和以前一樣沒規矩。”胭脂卻是笑著說道“小姐,奴婢這攝魂香可不是一時半會能解的,碧云那是不會有問題的。奴婢還從碧云的口中得知了其他事情,已經叫人去辦了,只怕碧云沒能出宮,管家那里會起疑心啊。”鳳玉容笑道“起疑心又如何,父親是什么樣的人我最清楚,這碧云只怕是父親親點放在我跟前的,管家只是怕以后我知道了現在的處境,碧云不好脫身罷了,管家這也是為自己的女兒想著以后的出路,你想著碧云出來宮還可以回鳳家嗎?她這一出宮,我自然會起疑心,父親決不會做出這樣的傻事,管家定是將所有下人都打點好了,碧云出了宮就接去老家了。他碧管家就是再起疑心也決不敢將這件事告訴父親,否則鳳家的家法可是比這受刑難受多了。胭脂,你這些天要看住碧云這幾個人,咱們剛進宮,要將這**里的鳳家勢力全部拔去,往后才好籌謀。”

    胭脂提著宮燈在前面走著,路過凌波殿的時候,見凌波殿中燈火通明,雖是關著宮門,但里面的絲竹聲還是飄了出來,胭脂看著凌波殿的宮門,小聲說道“奴婢打聽到,這就是卓家大小姐住的地方,民間本就傳聞皇上喜歡卓家大小姐,這先皇卻賜婚給鳳家,當真是糊涂了。”鳳玉容繼續向前走著說道“只怕這進宮是爺爺的意思,原本我還參不透爺爺臨終前的話,現在看來爺爺是想我擔當家主的大任,卻又因為我雖是嫡女卻不是長女,唯有長女出嫁,我才可以名正言順的擔當家主,只是現在你看如今朝中的形式,三大家主雖已沒有了兵權,卻個個位列朝首,手握米糧,爺爺是怕皇權在上會削了這些家主,唯有大姐和親,我在外主持,方可以將鳳家保存,只可惜父親恨我母親,違逆爺爺。”胭脂在前引路,聽了這番話,沉思了許久,道“那么,大小姐喜歡當今的皇上,也是老爺子安排的?”鳳玉容沉思了片刻,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爺爺到底是作何打算,我還是未能參透。”胭脂將鳳玉容引著,越走越偏僻,景色也越來越少。

    在這殘破的景色中,突兀的出現一座樓,秋日的夜間還是有著絲絲的涼意,這樓看著已經很舊,許久都不曾有人修繕過了,秋風刮過,樓角的鎮魂鈴依舊叮鈴作響,樓上的牌匾寫著風雨樓。

    胭脂拿著宮燈四處照,說道“小姐,這風雨樓是和冷宮在一起的,這旁邊的宮殿就是冷宮,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這里的,這里平常是沒有人來的。”鳳玉容將胭脂手上的宮燈滅掉,說道”看來就是這里沒錯了,和爺爺說的一樣。”

    凌波殿中卓珍麗坐在榻上,看著旁邊的侍女,說道“安如,你說這鳳玉容進了宮,鳳家還有誰是父親的對手呢?”安如站在一旁,將茶奉上說道“大小姐,奴婢聽說,這鳳家內部可是鬧得很厲害呢,傳聞那鳳老爺子是想讓家主傳承給鳳家二小姐的,誰知這鳳家的家主卻是喜歡二夫人的,自然是想讓這位置傳承到大小姐手里,那鳳家的大小姐奴婢也見過,是個沒有脾氣的人,不過奴婢倒是聽說這大小姐喜歡當今的皇上,只怕到時候大小姐掌權會對卓家不利。”卓珍麗端著茶吹了吹,品了一口道“對卓家不利,只怕是到時候就沒有鳳家了。鳳家能看的也就是鳳玉容了,她那爹雖然好狠毒辣,卻也是個軟弱的性子,當年二夫人死的時候,他怕自己的位置保不住,任由著鳳老爺子叫人將二夫人的尸體焚掉,卻連半句拒絕的話都沒有說出來。那鳳玉顏就更不用看了,自己娘親死了,卻連祭拜都沒有過,若是換做我,怕也早跟著去了,還有何顏面在這世上待著。”

    安如從門外接過洗漱的東西,遣散了送東西的宮女,回身說道“這皇上對小姐還真是用心啊,什么都著人送來,小姐雖然還未封妃,只怕是以后封后也是有的。小姐就不怕那鳳玉顏是個能忍的性子,話說這鳳府的大夫人死的時候鳳玉容也沒有察覺出什么啊,只怕內里不簡單啊。”卓珍麗將手泡在銅盆里說道“這些都不是我最操心的,鳳玉顏再厲害也是對著鳳玉容的,我操心的是父親讓我進宮是為了風雨樓的事,只怕是鳳玉容也知道了這件事,否則,怎么會這么輕易的便隨著她父親的意愿進宮為后了呢?皇上來我這許久,帶來的宮女和內侍也多,我這不方便走動,但我還是不放心,安如,你去漪瀾殿看看,皇上估摸著已經過去了,你去看看她鳳玉容是否在那等著。”安如將卓珍麗的手擦拭干凈后,端著銅盆走出屋外,隨意招呼了一個小宮女,說道“去,把娘娘的水倒了,然后在這看著,不許人進去打擾娘娘休息。”說著便將銅盆遞給身邊的宮女,走向凌波殿的大門。

    漪瀾殿外的凝香看著遠處的走來的鑾駕,心知胭脂交代自己的事情,急忙向內殿奔去。

    內殿的喜帳中,碧云用凈所有力氣也無法掙脫胭脂的攝魂,喊也喊不去,動也動不了,突然開門的聲音響起,然后又被人悄悄的關上,碧云想著自己不見了,外面的人自然是要找自己的,然而看到來人碧云的臉色蒼白起來。凝香將碧云臉上的汗珠擦掉,說道“碧云姐姐,皇上就要來,鑾駕就到宮門口了,小姐吩咐了,讓奴婢好生照顧你。”說著將胭脂水粉的抹在碧云的臉上,打扮好后,將蓋頭給碧云蓋上,連忙站在門外等著。

    只聽見漪瀾殿外有太監尖聲唱到“皇上駕到”,眾人都跪地迎接,東皇銘熠從鑾駕上下來掃視著眾人,突然冷哼一聲道“怎么?孤的皇后沒有出來見駕。”跪在地上的眾人面面相覷,都不言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