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傳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安如站在漪瀾殿外,看著鑾駕進到了殿內,正想在靠近過去探探究竟,卻聽到皇上在里面責問皇后為什么沒有出來迎駕,安如的眉頭皺了起來,難道小姐真的猜對了,這鳳玉容就是為了風雨樓的事情進的宮,但是明知道自己被封后位,卻敢冒著這樣的危險,趁皇上不在之際去查探?

    凝香跪在寢殿門口,聽到皇上如此責問,便將寢殿的大門打開。東皇銘熠看到寢殿大門突然打開,里面鮮紅的喜帳中仿佛有個人坐在里面,東皇銘熠看著這個場景,心中嘲笑著鳳玉容也不是人人所說的那般聰慧,還是像父皇以前宮中的女人一樣,為了寵愛可以做任何事情。凝香看著皇上臉上的不屑,恭敬的說道“皇上,皇后娘娘是從宮外進來的,娘娘之前交代奴婢說外面的女人嫁人的第一晚是不能說話的,也不能讓除了夫君以外的人看到自己的容顏,所以娘娘不能來迎接圣駕,還請皇上恕罪。”東皇銘熠聽了這些話后,說道“既然皇后這么有心,那么孤也不能辜負了皇后的一番心意,你們都下去吧,孤一個人進去。”

    安如在外面等了一會也沒見皇上出來,看來這個鳳玉容只是故弄玄虛的來引起皇上的注意罷了。于是趁著沒人悄悄的退了出去。

    鳳玉容和胭脂在風雨樓門前站了半天也沒有打開面前這道門,鳳玉容細細的摸著門上的銅釘,這銅釘仿佛是長在這門上的,沒有一點的縫隙,鳳玉容皺著眉頭又將門框也細細的查看了許久,還是沒有找到一點機關的痕跡。

    鳳玉容很是喪氣的坐在門前的臺階上,胭脂那里也是一無所獲,同樣坐到臺階上,胭脂點亮了手中的宮燈,安慰道“小姐,您別太著急了,咱們才剛剛進宮有的是時間對付這道門的。等再過一些時日,鳳家和宮里都穩定了一些,便可叫人將月影叫來,她是祖傳的手藝,沒有她破不了的機關。”鳳玉容點點頭道“也只有如此了,只怕是到時候我們就要被逼到被動的局面了。”胭脂將燈籠放下,從身上取出一個銀盒子打開,舉到風口出,讓風將里面的氣味帶出來,鳳玉容看著胭脂的動作問道“你這是做什么?難道這里有毒?”胭脂笑道“沒有的,小姐,只是我感覺到了曼陀羅的氣息,不過是很輕微的氣息,只有風吹過的時候才能感覺的到。”鳳玉容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拿起地上的宮燈,走到門前,將門框細細的查看了一番說道“怪不得,這個門是假的,這看著像是個門,這是為了掩人耳目的,真正的入口不再這里,如果真像你說的有風就有曼陀羅花香,那么散發出曼陀羅花香的地方應該是那樓角的鎮魂鈴,若是這樣的話,從哪里來的曼陀羅呢?這里并不是曼陀羅喜歡的環境啊。”胭脂聽了后去門口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說道“的確,這里并沒有曼陀羅的氣息,可是小姐,你看這四周應該是荒蕪了許久的,平時基本上是沒有人來的,可是這里卻連一根草也沒有,反而那冷宮的后面卻是參天的大樹,若要真是曼陀羅就說的清了,曼陀羅是霸道的植物,一定會吸食掉所有的養分,看這樣的范圍,只怕是一株很大的曼陀羅啊,若奴婢猜的沒錯的話,這就只能是藥王尸身曼陀羅啦。”鳳玉容皺著眉頭思考著藥王尸身曼陀羅,突然臉色一變,說道“不好,我們快走,傳聞這藥王尸身曼陀羅可是可以感應這方圓五里以內的動靜,只怕是我們的行蹤已經有人察覺的,我們現在趕快離開這里。”說完鳳玉容和胭脂離開了這里。

    安如回到了凌波殿,看見寢殿的燈還沒有熄掉,知道小姐未睡,打算過去問問,卻聽見里面有人說話,這聲音并不是小姐的聲音,于是謹慎的扣了扣門,里面的聲音突然斷了,過了一會門打開了一條小縫,卓珍麗看到外面站的是安如,便向安如打了一個眼色后,關上門進去了。安如站在門外的陰暗地里,以防有人偷聽。

    卓珍麗回到原來的軟榻上,站在一旁的小宮女,將手上的信呈了上去,說道“家主交代的就只有這些了,明日奴婢就去漪瀾殿當差了,家主說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小姐直言便是,奴婢定當為小姐打點好一切。小姐,請看信吧。”卓珍麗打開信封,將信看完后,就燒掉了,說道“玲瓏,你是家主培養出來的,去了漪瀾殿多小心啊,父親的交代我都知道了,你以后和安如說就行,不用總是往我這里跑,我恩寵正濃,別被別人看到了,鳳玉容那里要當心,她可不是個簡單的主子。”玲瓏點了點頭后,沒有多說便出去了。

    安如進來的時候卓珍麗閉著眼睛,安如打算退出去的時候,卓珍麗說道“把茶給我端來。”安如恭敬的將桌子上的茶呈上,安慰道“小姐,不用太過傷心,或許家主并不是那個意思罷了,這家主的選拔,還是需要實力的,小姐你的實力儼然就在二少爺和三小姐之上,論身世小姐你也是嫡親血脈.....”安如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見卓珍麗睜開猩紅的眼睛,將手中的的茶盞使勁的摔在了地上,喊道“什么嫡親血脈,那二夫人才是父親的最愛,父親怎么不讓老三進宮啊,就是因為老三是二夫人生的,我是正房所出又怎樣?我再聰明,還不是為了老二打江山,父親見鳳家的女兒進宮,就著急忙慌的把我也送進來,說到底還不是怕鳳玉容接近風雨樓嘛,真不知道這風雨樓中有什么,父親這么著急的讓我牽制住鳳玉容。”安如見卓珍麗的情緒平復下來了,說道“小姐,那天奴婢不小心聽到了家主和二夫人的談話,今日聽小姐這么一說,奴婢突然想到這家主和二夫人說的恐怕是和這風雨樓有關。”卓珍麗聽到這里,急忙催促道“快說,到底是什么東西?”安如悄悄的靠近卓珍麗,小聲說道“奴婢聽到家主對二夫人說要將這天下拿到手上,讓二夫人坐上最高的寶座。”聽到這里,卓珍麗將放在榻上的小桌打翻到地上,站了起來,說道“好,我娘和我為你做了這么多,你卻只想著那個賤人,一點活路也不留給我,那好,我就毀了那個賤人給你看。安如,讓秋荷在府中留意著,家主既然只是讓我看著鳳玉容,那么肯定是讓二少爺去風雨樓探查了,那就讓二少爺留在那里別走了吧,省的我一個人待在宮里怪寂寞的。”

    胭脂和鳳玉容回到漪瀾殿時,發現皇上正在漪瀾殿中,于是鳳玉容和胭脂去了漪瀾殿的偏殿,凝香就等在那里,看到有人來了,急忙迎了上去,看到鳳玉容后說道“小姐,皇上來了,就在寢殿中呢。”鳳玉容向偏殿走著,并沒有回話,倒是胭脂上前來說道“來了就來了唄,寢殿中不是有人接待嘛,你怕什么啊?去,給小姐沏壺茶去。”胭脂打發了凝香后跟了進去,鳳玉容在榻上坐下后說道“若那真的是藥王尸身曼陀羅,只怕是憑咱們幾個的能力是沒法做到了,能制服這藥王尸身曼陀羅的只有卓家和南宮家的人了。”胭脂在一旁將燈撥亮,問道“這是什么緣故啊?奴婢也只聽過,并未見過這藥王尸身曼陀羅,聽聞這株曼陀羅已經被女巫毀掉了,怎會在這世上存活呢?并且這曼陀羅需要用血來喂,只怕是沒人掩蓋住這么多人失蹤的痕跡啊。”鳳玉容笑了笑,將腳上的鞋子脫掉,尋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倚在榻上,輕聲說道“你只知道女巫毀了曼陀羅,卻不知這曼陀羅的來歷,當年藥王是蜀州人氏,蜀州雖不生長曼陀羅,卻是很多人喜歡用曼陀羅來當藥引,曼陀羅成為了南蠻的生財之物,可惜曼陀羅稀少,生長的環境也苛刻,而且在曼陀羅成年之后就能擁有迷惑的本領,經常有人就這樣被成年的曼陀羅殺死吞噬掉,而吞噬了人的曼陀羅就更加艷麗,自然迷惑人心的本事也便強了。所以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有人去采摘了,藥王迷戀各種各樣的藥材,于是打算自己栽種曼陀羅,藥王栽種的曼陀羅大多不熟悉蜀州的氣候,相繼死去,最后唯有四株存活了下來,后來藥王發現只有吞噬過人血的曼陀羅才能適應蜀州的環境,于是就將這四株曼陀羅予以人血哺喂,四株曼陀羅漸漸成年,然而成年的曼陀羅就有了霸道的心態,最終的一株曼陀羅,將其它的三株曼陀羅漸漸地吞噬掉了,成為了藥王手中的曼陀羅王,這也就是藥王當年那味醉夢還仙的主要藥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