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醉夢還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胭脂聽到醉夢還仙道“現在還有這種藥嗎?傳說藥王當年就是靠這一味藥毒殺了整個皇族。”鳳玉容笑道“若是有這醉夢還仙,屠殺皇族又如何,只要有足夠的量屠城都可以變的輕而易舉。醉夢還仙,這種毒,是根據曼陀羅王的汁液和花粉做成的,它無解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人知道其中曼陀羅的用量,它可以做成各種香料,花茶,也可以變的無色無味,在空氣中彌漫,你在不知不覺中就中了這種毒,剛開始的時候它會勾引出你心中的陰暗,讓你出現幻覺,久而久之這種毒就會到達噬心的效果,中了這種毒的人,不是被人殺了,就是內臟腐爛而死,因為在你死之前你不會有任何的感覺,這就是醉夢還仙的好處,它甚至可以讓你身邊只要接近你的人一起中毒,就像時疫一樣,但是所有的毒藥都有一個缺點,你知道是什么嗎?”

    胭脂想了想,說道“毒藥只對人有作用,對其它的東西都沒有任何的壞處,所以奴婢想藥王最怕的怕是傀儡師了,奴婢聽說好的傀儡師可以不用傀儡線也可以操控傀儡。”鳳玉容點點頭,說道“傀儡師的制服善毒高手的一個訣竅,好的傀儡師可以在遠處操控傀儡,而毒只有通過媒介才能傳播,但是像藥王這種善毒的高手,通過細微的傀儡線,也可以致傀儡師于死地。當年與藥王齊名的人物就是南海女巫了,南海女巫是一個家族式的巫術世家,而其中最為精致的手段就是傀儡術,傳聞女巫可以控制千里之外的傀儡,并且是用意念而非絲線。藥王得到曼陀羅王后,潛心研制出了醉夢還仙,自然是不想有任何東西克制自己,唯有殺了南海女巫方為上策,于是將醉夢還仙投放到了南海女巫的住處,只是南海女巫但是潛心修煉一種巫術,不與外人相見,閉關出來之后才發現家中族人已經死亡殆盡,竟無一人幸免。這就是你剛才所說的醉夢還仙屠殺皇族的事情,所謂的皇族就是當時的南宮國中的南宮家,南海女巫也就是南宮家的唯一幸存者。”

    胭脂聽到了敲門聲,過去將門打開,凝香捧著茶從外面鉆進來,胭脂將門關上,責問道“叫你去沏壺茶,你怎么這么半天才回來,去哪里玩了?進了宮還這么不懂事,再這樣我就將你攆出宮去。”凝香將茶水放在桌子上,說道“小姐,胭脂姐姐又兇我,剛才我去沏茶,看到皇上從寢宮出來了,我怕藥效不夠,萬一碧云那里出了問題怎么辦,于是送走了皇上之后又去寢殿看了一圈,小姐,你不知里面一片狼藉,我將藥在加了一些,吩咐了凝霜看著才過來的,所以有些耽誤了。”鳳玉容聽了后笑道“碧云這是造了罪了,可是以后還是需要她的,一會你去和凝霜一起將她伺候睡下吧,以后只要晚上皇上要侍寢的就讓她去吧。”凝香點點頭,就又跑了出去。胭脂站在一旁將茶水倒上說“倒是委屈小姐你住在這里了,讓那個死丫頭住在那寢殿里頭便宜她了。”鳳玉容笑著將手中的茶盞放在嘴邊品了一口說道“只怕,今晚上要了碧云身子的人不是皇上。”胭脂皺著眉頭,小聲的問道“小姐是看出什么來了嗎?”鳳玉容淡淡的說道“你沒有感覺出來嗎?剛才凝香身上有一種迷情香的味道,她一個姑娘家怎么會有這種東西呢,她方才說自己去看了碧云,只怕是皇上進去點的迷情香,這種香是促進男女合歡用的,只是這種香會讓人陷入迷幻之從而忽略掉對方的容貌。一會你去寢殿看看碧云,看看從她嘴里能不能套出什么來。”胭脂點了點頭也出去了。

    寢殿中,碧云被凝香和凝霜扶著,去了前面的浴池,碧云滿腦子想的都是剛才的那個男人奪取自己身子的事,碧云恨不得現在就去死,可是碧云自己動不了,此刻的碧云還想著自己的爹也許會和家主想辦法就自己出了這個皇宮吧。

    宮外的鳳家,碧管家站在鳳府門口,看到一輛馬車駛來,馬車還未停下,車夫就已經跳了下來,碧管家急忙上前問道“怎么樣?劉文,送走了嗎?”劉文為難的說道“沒有啊,碧云她沒出來啊,劉武給我來的消息啊,碧云遣如煙給送的信,說是二小姐在宮中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她要留下看著二小姐。”碧管家一跺腳說道“怎么這么大了還是這么的不懂事啊,她以為只要扳倒了二小姐就可以一步登天嫁到卓家嗎?真是幼稚,更何況二小姐是那么好扳倒的嗎?算了,既然這樣,劉文你就不要去了,省的叫家主看到,這是命啊。”劉文站在那里點頭附和著,突然抬頭說道“這二小姐的事情給家主說嗎?”碧管家愣了一會沉思道“先不要說了吧,碧云也只是發現二小姐有點怪異的舉動,至于是什么還沒有查清楚,等過些時日再說吧,省的叫家主察覺出來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劉文想了想,就將馬車向后院趕去了。

    漪瀾殿的寢宮中,碧云像一個傀儡娃娃一樣,坐在那里動彈不得,胭脂含著笑意的唇輕輕的說道“碧云,我現在就給你解開,可是咱們說好了,我若是給你解開了,你可不準喊啊。”說著,胭脂將一個小盒子打開,放在碧云的鼻子下一晃,碧云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頓時身上的束縛仿佛都消失了,自己又能支配自己的身子了,匆忙的跪在地上說道“好妹妹,我求求你了,以前都是我的錯,但是是家主讓我的干的啊,求你去向二小姐求求情,放過我吧,我本來打算將二小姐送進宮就回老家的,求求你,讓我出宮吧。”胭脂看到跪在地上的碧云,說道“放你出宮是沒可能了,小姐已經說過了,這皇上還得你伺候才行,你就把你知道的都說了吧,也省得我費勁。”碧云眼看如今是無望出宮了,既然自己都這樣了,也不能毀掉父親和家主的計劃,從胭脂的話里,碧云感覺到二小姐是知道什么的,想到這里碧云似乎有了主意,碧云從地上慢慢的站起,說道“想從我嘴里得到什么,胭脂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鳳家的規矩,想要我告訴你們什么,你們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資格,去,把二小姐叫來,要說我也只能和二小姐說。”胭脂看著突然變了臉的碧云,向一旁的凝霜說道“凝霜,去把小姐請來。”凝霜迅速的去了偏殿,找到正在休息的鳳玉容,鳳玉榮聽到凝霜的說辭后,笑著走進了寢殿。

    寢殿中的碧云看到鳳玉容后說道“沒想到,二小姐在我的眼皮底下也做了這么多的打算,老爺子真是沒有白培養你啊。”鳳玉容笑道“碧云,我看你還是說了吧,今天晚上的事,鳳家的人是不會知道的,你也知道,你若不自己說出來,胭脂也是會有辦法讓你說出來的,你把我叫來,無非是算計好了,想在我面前自盡,看我失望的樣子,可是碧云你別忘了我是在鳳家長大的,鳳家的刑罰我比你更了解,我早已經將你的咒印解開了,你活著才能對我有幫助,才不會讓父親和姐姐疑心對吧。”碧云聽到這話,急忙運行內里向鏡子中的自己看去,自己的臉上并沒有咒印的跡象,碧云抓起妝臺上的簪子就要自我了斷,胭脂站在一旁將手一伸說道“碧云,跟我來。”碧云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又不聽使喚了,朝著胭脂就走了過去。鳳玉容見胭脂掌控了碧云說道“趕緊讓她吐干凈了,就讓她做我的替身好了。”說著鳳玉容在一旁找了個軟椅坐下。

    胭脂坐在一旁問道“家主的計劃是什么?”碧云站在那里說道“扶持大小姐繼承家主之位,將二小姐送給南宮夫人。”鳳玉容皺著眉頭問道“三大家主根本就是死敵,父親怎么會和南宮夫人又牽連呢?”碧云小聲說道“這是我偷聽來的,那一日南宮家的薛管家來找我父親說的是南宮夫人同意了家主的建議,但是唯一的條件就是要二小姐,南宮夫人喜歡二小姐的肉身,想把二小姐做成玩偶,嘿嘿。”說著碧云傻笑起來,在場的人都愣在了那里,就聽碧云接著說“大小姐也喜歡做玩偶,做了好多呢,那日我聽見大小姐說要是二夫人的尸體還在,她就會把二夫人做成玩偶送給家主。”鳳玉容皺著眉頭聽碧云的話,突然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二夫人的出身呢?”碧云癡癡的笑了起來,說道“我父親說了要保密的,父親說知道二夫人是南宮家的人都死光了,不只鳳家的二夫人就連卓家的二夫人也是南宮家的,哈哈,就連家主也要投靠南宮家,以后這南宮家就是皇族,我們碧家就是新的親王貴族啦,哈哈。”鳳玉容陰沉著臉問道“那么,爺爺和大夫人的死是怎么回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首長大人,借個婚!
作者 非吾傾城
  “拔出去,啊,好疼……”   男人勾唇,“難道不是剛好麼?”   “不好,痛痛痛……”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