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兵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麥伯,這是今天的32件學徒戰甲!”

    走進觀星臺小鎮上獵人酒館里的秦玉,將帶來的32件皮甲組件放到了酒館吧臺上,對著吧臺內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說道。

    被秦玉稱為是麥伯的老者,隨手翻了翻秦玉帶來的皮甲組件,就笑呵呵的將這些組件放到了吧臺內。

    “質量不錯,估計很快就能賣出去。”麥伯一邊說著,一邊接過秦玉遞過來的一張銅戰幣戰器卡,在戰器儀上一劃,就把錢劃到了秦玉的戰器卡上。

    每個皮甲組件秦玉的成本是95銅戰幣,賣給麥伯的價錢是100銅戰幣,身為小酒館掌柜的麥伯,可以轉手賣到110銅戰幣。雖然麥伯從中賺得比秦玉多,但是對于現在才不過是十六歲的秦玉來說,將神紋戰甲組件統一賣給麥伯,完全要比他自己販賣風險更小,收益也更加穩定。

    雖然秦玉只能夠制作出來學徒等級神紋戰甲組件,但是對于常年與戰獸搏斗的戰獸獵人來說,在面對一個沒有自保能力小孩向他們售賣神紋戰甲組件,即便只是最低級的下位學徒戰甲,他們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的搶過來。

    事實上,最開始的幾次,秦玉就是這樣被戰獸獵人搶走了他剛剛制作出來的神紋戰甲組件。附帶著,秦玉的臉上還多一些青腫的“記號”。

    直到有一次,正在街上販賣著神紋戰甲組件的秦玉,被比他小一歲的小酒館老板女兒米雪看到,并央求著酒館老板米叔從此收下秦玉所有的學徒戰甲后,秦玉的生活才漸漸穩定下來,能夠依靠制作神紋戰甲來擺脫原來流浪兒的生活。

    “雪兒出去玩了,也許一會兒就能回來!”完成了交易的麥伯,遞給秦玉一杯紅色的山果果汁,對他笑笑的說道。

    秦玉喜歡米雪,這是麥伯早就看出來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秦玉只是個流浪兒,現在也只能制作最低級的神紋戰甲組件來勉強度日,也許麥伯還會勸說作為酒館老板的米叔考慮考慮讓秦玉娶了米雪。

    如果米雪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女孩,也許秦玉的愿望也能夠達成。偏偏米雪雖然只是一名平民,卻長了一副天香國色的容貌,這讓在這個幾百人小鎮上開著一家小酒館的米叔,就不會輕易答應秦玉這個沒有覺醒神紋、毫無戰氣的流浪兒迎娶自己的女兒。

    米叔既是酒館的老板,同時他更喜歡帶領一幫戰獸獵人進入東荒森林去獵殺戰獸。據說獵人酒館最初的啟動資金,也是米叔在刀頭舔血的獵殺戰獸過程中一點點積累起來。在建成這個東荒森林邊觀星臺小鎮上獵人酒館之前十幾年的歲月里,米叔可是結識不少前來東荒森林探險的人物。

    所以,如今是下位黑石三段的米叔,他看人的眼光可遠遠不是給人打工的麥伯能比的。

    雖然米叔沒說,但是作為酒館掌柜的麥伯卻能隱約看出,米叔是想給米雪找到一個大戶人家,至少對方的求婚者也得是黑石等級的戰師才行。

    猜到米叔心思的麥伯,不愿意打破少年秦玉心中那一份的美好,只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哦!”秦玉接過麥伯遞給他的果汁,慢慢的吮吸著,臉上卻掩飾不住他的失望。

    麥伯借著轉身招待別的客人,在背對著秦玉的時候,輕輕搖了搖頭。

    手中拿著果汁的秦玉,轉動著吧臺上的高腳椅,看著酒館里今天的客人。

    由東荒森林中最常見天星木制作而成的二十幾張圓桌周圍,現在已經坐滿了一個個身形壯碩的戰獸獵人,在這些獵人當中,偶爾還會出現幾名女獵人。

    酒館里更多的女子,則是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們坐在這些戰獸獵人的大腿上,高聲的笑著,大口的喝酒,也任由這些戰獸獵人常年摸慣了戰器刀劍長滿了老繭的大手,在她們豐腴的身體上摸來摸去。

    所有的這一切,對于三年來一直出入酒館的秦玉說來,早就是司空見慣的場景。

    不過今天的酒館里,還是有一個圓桌旁邊的獵人吸引了秦玉的注意。

    與其說是圓桌旁的獵人引起了秦玉的興趣,但不如說,是他們擺放在圓桌上的東西吸引了秦玉的目光。

    在三名身穿黑色長袍,頭上用黑色兜帽遮掩住面目的這一女二男三名獵人圓桌上,擺放上一套兵棋。

    圓桌上的兵棋秦玉認識,那是酒館里的用來招待來自藍月星各地戰師消遣用的玩具。但是在來到獵人酒館的戰獸獵人當中,卻很少有人拿出這套兵棋來玩。

    對于這些天天刀頭舔血的戰獸獵人來說,兵棋這樣更多依賴智力的游戲,他們既不擅長,也不喜歡。與其在一套殘缺不全的兵棋上花時間動腦筋,還不如掰掰腕子斗斗酒更加讓他們血脈賁張。

    天賦神紋是兵棋的秦玉,在為獵人酒館供貨的這三年中,對這套兵棋非常熟悉。黑白兩色棋子各自16枚的藍月兵棋,白棋少了一個弓兵一個劍兵和一個馬將,黑棋少了僅有兩個盾兵,黑象士的背上有著一道長長的劃痕,那是一個曾經喝醉酒的獵人,在酒館里打斗的時候,用他戰器兵刃上的戰氣無意中劃傷的。

    雖然絕大多數的戰獸獵人都不喜歡在兵棋上耗費腦筋,但是富產戰獸的東荒森林,被它吸引來的各處獵人、傭兵、盜賊和各式各樣的冒險者當中,還是偶爾會有一些人用這套殘缺不全的藍月兵棋來消遣一下時間。每當這個時候,秦玉都會對這些擺弄兵棋的冒險者們,格外感興趣。

    今天這三個冒險者,擺在他們天星木桌子上的藍月兵棋,雖然棋子殘缺不全,但是看他們擺放的方式,卻是最常見的藍月開局。似乎那些殘缺的棋子被他們當成了已經吃掉的棋子,典型的藍月開局,變成一個好似殘局一樣的局面。

    雖然只是盯著看了幾眼,但秦玉對圓桌上兵棋的注意,似乎就已經引起了那名女獵人的注意,她微微轉頭著隱藏在黑色兜帽下的頭顱,看向秦玉的方向。

    發現女獵人看向自己,秦玉學著酒館里獵人的樣子,將手中的果汁向女獵人遙遙舉起,示意自己并沒有惡意。

    秦玉的動作,很快就讓女獵人又將頭轉了回去,將目光看向了圓桌上的兵棋。

    女獵人這一轉一回的動作,并沒有讓秦玉看清她的容貌,秦玉能夠看到的,只是女獵人的頭顱在看向自己的時候,從黑色兜帽下露出的一角下巴。

    那一角的下巴,也如女獵人拈起棋子時偶爾露出的手腕一樣,白皙、瑩潤。

    “小狼,你來了!”

    就在秦玉看著遙遙圓桌上的兵棋和兵棋旁的女獵人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從秦玉的身旁歡快的響起。

    秦玉不用轉頭,就從這個聲音中想象到她的主人,正是自己在小酒館中一直等待的米雪。

    轉過頭來的秦玉,映入他眼中的女孩,一頭如火焰般飛揚的紅色頭發,如牛奶般光滑細致的肌膚,此刻剛剛歸來的她,臉上還帶著兩團緋紅的紅暈,清秀的五官上隱含著一種高貴的氣質,再配上她一舉一動的優雅動作,讓她看上去好像是一朵正在盛開的美麗花朵。

    看著眼前的女孩,秦玉的心臟就忍不住像每一次遇到米雪的時候狂跳,甚至有時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小狼?”

    看到又一次呆呆木木的秦玉,米雪得意的咯咯一笑,豎起她的一只小巴掌,在秦玉的眼前晃了晃。

    正當米雪和秦玉玩著彼此常見游戲時,秦玉卻看到了在米雪身后,坐在兵棋圓桌旁,靠著窗戶上的那名男獵人,從他的戰器儲物戒指中,唰的一聲掏出一張青色的長弓。

    與此同時,一只黑色的長箭,帶著箭身上閃耀的黑石光芒,嘭的一聲撞破小酒館另外一扇窗戶,咻的一聲鉆進到了酒館里。

    一名正在高舉著寬大木杯十分豪爽喝著麥酒的戰獸獵人,被這支突然而至的長箭,噗的一聲就從腦后勺直穿而過。

    還沒等坐在這名戰獸獵人大腿上的那名花枝招展女子驚叫起來,更多的黑色長箭就已經連續嘭嘭嘭的撞碎小酒館的窗戶,飛進了小酒館。

    更讓秦玉沒有想到的,是兵棋圓桌旁邊的女獵人,呼的一下揭開了她黑色的兜帽,一張絕美的容貌瞬間出現在秦玉的眼中。

    在這名絕色女獵人面前的天星木圓桌上,在看似開局卻更像殘局的藍月兵棋里,突然出現了一枚絕對不會出現兵棋棋盤上的黑色盾兵棋子。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08726_1_201-m
大龍掛了
作者 白雨涵
  有能拉出金屬的龍,有種田養花的精靈,還有一心想要騎龍的鄉下男爵。

  奇...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