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螻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沒有墻壁的遮掩,小酒館周圍的情況,在那名身穿青色鎧甲的女子出現在夜空之中的時候,也呈現在秦玉等人的面前。

    有著幾百人的觀星臺小鎮,如今已經變成了一片地獄的景象:一團團火焰從小鎮上殘垣斷壁的房間里升騰而起,各種各樣被殘殺的尸體,橫七豎八的散布在小鎮各處。

    身穿著全套皮甲的輔兵,跟隨在一個個身穿著黑石鎧甲的戰師身后,跟小鎮上隱藏在各處的戰獸獵人,正在生死相搏。

    夜空中,一支支黑色的戰器長箭,帶著呼嘯的風聲,劃破夜空之中的空氣。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自動尋找和跟蹤目標的戰器長箭,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或直或彎的軌跡,嘭嘭嘭的擊殺著小鎮上負隅頑抗的戰獸獵人。

    站在夜空之中那名青色鎧甲女子的身后,大地之上還有兩名身穿青色鎧甲的一男一女,他們乘坐著黑色的戰獸座狼,在他們中間一頭格外高大的座狼身上,空置下來的鞍座正對應著站在空中的那名青色鎧甲女子。

    很顯然,這兩名身穿著青色鎧甲的一男一女,也是青玉位階的戰師。他們中間守護的那名座狼,正是天空中那名青色鎧甲女子的坐騎。

    在這兩名青玉戰師身后,還有著五名身穿著黑色鎧甲,騎在一匹匹黑色座狼身上的黑石戰師。

    五名黑石戰師的身后,則是二三十名身穿著全套褐色皮甲,騎在普通野獸馬匹之上的輔兵。這些輔兵的手掌之中,都豎立著一柄柄三米長的騎槍。

    “九獄三巨頭之一的黑玫瑰,”剛才站在小酒館窗戶邊的女獵人,仰頭看向了天空那名青色鎧甲女子,朗聲說道,"沒想到能在觀星臺這樣邊境小鎮,還能見到青龍戰宗五星戰師位階中位青玉的大人物。”

    “我只是得到情報,說大地會的幾只老鼠想要從這里運送一個小物件,卻沒想到碰上會是大地會四大護法之一的飛環蘇羽。"站在天空的青色鎧甲女子黑玫瑰,如此的回應著女獵人的話,“看來我這次的運氣,真是不錯!不但能拿到那個小物件,還能順便收割一下大地會四大護法之一的飛環蘇羽。”

    “少說廢話,既然你我在這里相遇,那就手上見個高下!”女獵人飛環蘇羽也不多說,她原來隱藏在黑色長袍中的手掌一翻,身上的黑色長袍就收攏到了戰器儲物戒指中。

    黑色長袍之下,便是一套青色的鎧甲。

    不同于站在天空之上黑玫瑰身上彌漫著殺意和誘惑感覺的鎧甲,蘇羽身上的鎧甲,鎧甲的式樣和上面的戰紋充滿了一種飄飄欲仙的飛升感覺。

    亮出青玉鎧甲的蘇羽,兩手的手心相對平放在她的身前,一道青色的能量回環,頓時出現在她的兩手掌心之間。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一個青色的飛環就在蘇羽的雙手之間凝結完成。青色的飛環上,雕刻著無數好像羽毛的戰紋,在飛環之上構成一個好像法陣一類的圖案。

    與此同時,站在夜空之中的黑玫瑰,她的右手向外著空氣中一甩,一條黑色的尖刺長鞭,頓時出現在她的手掌之上。

    在這條長滿尖刺的黑色長鞭上,隱隱雕刻著一朵朵或開或閉的黑色玫瑰。

    啪的一聲,在空中甩出一道圓整弧線的黑玫瑰,向著蘇羽的方向率先發動了攻擊。

    黑色的長鞭,在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后,鞭梢便宛如一道黑色長槍,筆直的向著蘇羽的方向直飛而來。

    雙手之間凝結完成飛環的蘇羽,看也不看正從夜空中直飛而來的黑色長鞭,只是將飛環之上的右手,向外一甩。

    隨著蘇羽向外甩出的手掌,一道青色的飛環,從蘇羽的手掌上直飛而出,徑直的撞向空中飛來的黑色長鞭。

    青色的飛環和黑色的長鞭,在黑暗的夜空中,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飛環碎裂,長鞭飛回,一團青色的能量光點,在兩者撞擊的地方,好像一蓬點燃的火苗般,先是一閃而現,然后快速向內一縮,再向外猛烈的噴射而出。

    看著夜空這驟然綻放開來,好像煙火一樣的青色能量,地面上黑玫瑰的兩名手下一踏座下的座狼,嗖的一下就向著蘇羽的方向沖來。

    在他們的身后,五名黑石戰師和幾十名輔兵,也都一提他們的坐騎,跟隨在兩名青玉戰師的身后,向著蘇羽的方向疾奔而來。

    “你們都知道九獄的風格,”看到對方輔兵橫舉起來的如山林般騎槍,手持青色長弓的男獵人,向著趴伏在小酒館地面上的獵人們大聲喊道,“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

    “大家一起拼了!”蘇羽身邊另外一名男獵人,向著還在猶豫不決的獵人們,大聲的喊道。

    不僅這些趴伏在地面上的獵人們知道九獄的名字,就連現在不過是十六歲少年的秦玉,也早就聽說過九獄的兇名。

    明有青龍如陽之暖,暗有九獄殺戮之怖。

    這句話,既是當初青龍戰宗創立九獄的想法,也是現在藍月星上人們對青龍九獄的評價。

    作為青龍戰宗暗部和秘密執法部隊的九獄,在游吟詩人關于它每一個的傳說里,都充滿了無數的殺戮和無盡的恐懼。

    特別是剛才蘇羽提到的九獄三巨頭,更是每一個人都是宛如地獄死神的代名詞。在游吟詩人傳唱的游吟詩里,據說在三巨頭每一個人的腳下,都高聳著一座座成就他們今天兇名的尸山血海。

    一想到今天遇到的是九獄,而且還是九獄當中兇名最盛的三巨頭,還有黑玫瑰剛才站在夜空之中說出來的話,讓這些趴伏在地面上獵人們,很快就明白今天就是一場九死一生的死局。

    “拼了!”

    在蘇羽身旁那獵人高聲的鼓動聲落下后,一名獵人從地面上一躍而起,從戰器儲物戒指中取出自己的戰器大刀,向著對面沖來的九獄戰師沖去。

    有了一個帶頭的,更多的戰獸獵人們也從地面上一躍而起,紛紛取出自己的武器,跟隨在那名率先的戰師身后,向前沖去。

    “一群螻蟻,也敢言勇!”

    率先沖來的九獄兩名青玉戰師中,左邊那個女戰師看著被蘇羽隨從鼓動起來的獵人們,冷冷的扔出一句話。

    她的話音剛落,只見她帶著青玉鎧甲拳套的手掌向前一伸,無數道青色的光芒,就從她的手掌向前激射而出。

    “豪豬刺!”“趴下!”

    站在蘇羽旁邊的兩名隨從,看到對方女戰師的這一手,同時向著向前沖去的獵人們喊道。

    可是他們的反應,遠不是這些徘徊在學徒戰師和黑石戰師位階之間的獵人們能比的。

    飛舞的青色光芒,如雨點般的破開向前沖鋒的獵人們身體,繼續向著蘇羽三人的方向飛來。在豪豬刺前進的方向上,甚至有的青色光芒還貫穿了不止一位獵人的身體。

    站在蘇羽身邊的兩名青玉戰師,看到提醒無果,也同時出手。

    手持青色長弓的戰師,挽起長弓,嘭的一聲就在瞬間完成了擊發。

    另外一名戰師,雙手同時向前一伸,一道青色的光幕,從他的手掌上蔓延開來,在他的面前,形成一道半球形的青色光幕。

    如雨點上的豪豬刺,猛烈的撞擊在剛剛凝結完成的青色光幕上。

    好像雨點上震蕩開來的無數漣漪,在青色的光幕上瞬間擴展開來,看得站在青色光幕后的無數獵人臉上,瞬間蒼白。如果不是這道青色光幕,這些站立起來的獵人們,此刻就已經全部變成一個個給豪豬刺貫穿了身體的"刺猬"。

    在青色光幕展開之前,率先飛出的青色箭影,此時也飛到了九獄兩名青玉戰師的面前。

    嘭的一聲,青色的箭影,在兩名九獄戰師的面前驟然自動炸散開來,化成無數更小箭影,向前疾飛而出。

    “集束箭!”

    兩名青玉戰師中那名男戰師大聲喊出這一招的名稱,可是他的提醒,同樣無法挽救在他身后那些等級遠比他低的黑石戰師和學徒輔兵。

    青色的小箭,并沒有攻擊沖在最前面的兩名青玉戰師。好像雨點般的青色箭芒穿過兩名青玉戰師的位置,瞬間就撞在了在他們身后的黑石戰師和學徒輔兵身上。

    一連串當當當撞擊鎧甲的聲音,和一連串貫穿血肉的噗噗噗響聲,在九獄兩名青玉戰師的身后,同時密集的響起。

    剛才橫舉著騎槍,好像一片移動森林的學徒輔兵,在這一瞬間,連同他們座下的戰馬,帶著他們身上無數驟然出現的血洞,一起向前倒去。

    就連那五名黑石戰師的身上,此時也被青色小箭溶蝕出無數的小洞。剛才看上去還威風凜凜的黑色鎧甲,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個個滿是蜂眼的破爛鐵片。

    一看到有戲的戰獸獵人們,興奮的狂吼一聲,再次向前沖去。

    一個身影,跟隨在向前沖去的獵人們,幾步就跑到了正在與黑玫瑰激戰的蘇羽身旁。

    一彎身,這個身影就將蘇羽剛才丟在角落里的棋袋,拿在了手中。

    正在激戰的蘇羽,還有站在她身旁的兩名青玉戰師,同時驚詫的轉頭看向了這個突然出現的身影。

    尋常的相貌,瘦小的身影,身穿打著補丁的亞麻短襖,腰間系著一條灰色的麻繩當做褲帶,半長的短褲下,是一雙沒有穿鞋的光腳。

    這個驟然出現在蘇羽和其他兩名青玉戰師中視野中的身影,正是:

    秦玉!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