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別碰我,男女授受不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多吉坐在地上,呆呆地冥思苦想著,對身邊很多人的關心問話都充耳而不聞。

    警笛尖叫的警車和瘋狂鳴叫的120救護車倉惶而至。人們不由分說地把多吉和那個昏迷的老女人都放到擔架上,抬上了救護車。

    多吉被人們意外的舉動驚醒了,她掙扎著要從擔架上下來。大家卻疼愛地把她按住了,不讓她動,都說她肯定是受了傷,有可能是身體里出現了什么內傷或者是腦袋被砸出了什么問題。

    多吉在眾星捧月似的關愛中感到了一種久遠的溫暖感覺。她算不清有多少年的時間,沒有被人們關愛了。

    好心的人們把多吉送到了市里一家最好的醫院做全身檢查。

    白色醫院里的一切東西,都讓多吉特別好奇。她眨著大眼睛四處張望著,長這么大了,她還是第一次來到醫院這個地方。

    在那些生病的日子里,她從來都是硬挺著熬過來的。后媽從來沒有照顧過她,甚至連一片藥都沒給她吃過,更別說是上醫院了。

    她總是看著生病的弟弟,被后媽心急火燎地送去醫院。在回來的時候,還會給弟弟帶回很多好吃的東西。那時候的多吉總會向往地想:醫院里一定會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

    想到弟弟,多吉又傷心起來。對于醫院,多吉有一種很不信任的感覺——她最可親的姥姥有病了,進了醫院就沒能再活著出去;聽說,她的奶奶也是;還有,就是弟弟的病,去過全國那么多的大醫院治療,為什么到了現在,還是不會走路呢?

    多吉忐忑不安地看著那些穿白大被褂的醫生,推著躺在病床上的她,忙碌地進出各種奇怪的房間里,在那些龐然大物的機器底下進進出出。

    她的心一直都卡在喉嚨處,驚恐無比地“咚咚咚”地跳著。

    她聽小伙伴們說過,醫生們有很多把雪亮的刀,能飛快地把人開膛破肚、腦袋切開。

    終于不再去各個房間走了,一個穿白大褂的叔叔拿著一個手表一樣,還拖著長長尾巴的東西,靠近她,還要解開她的衣服。

    多吉騰地坐了起來,拼命護住自己的衣服,不讓動。

    那位白衣叔叔和藹地對她說:“別怕,小姑娘,這是給你檢查身體呢,看看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傷。”

    多吉恐懼地搖著頭,異常莊嚴地說:“別碰我!你不能動我的衣服,老師說過,男女授受不親,女孩子是不能讓男人碰到身體的。”

    那位白衣叔叔孩子一樣地哈哈大笑了。他打電話叫過來一位白衣阿姨,笑著說:“你來給這位美少女英雄檢查身體吧,她的自我保護意識還挺強呢,不讓我碰她的衣服。她還說,老師說過,男女授受不親。”

    滿屋子的人都笑了——善良又心酸地笑了。其中一些關心多吉的男士們都自覺地退出了病房。

    多吉卻笑不出來——“美少女英雄?切!我才不是那位真英雄呢。我可不想搶功!單憑我的力量是無論如何也接不住那么巨大的肉坨子,一定是有什么高人在背后幫了我。誰又是這真英雄呢?”多吉想破了頭也想不通。這個問題像個膨脹的氣球,在她的腦海里飄忽翻騰。

    那些穿白大褂的醫生們做完所有的檢查后,都搖頭驚嘆:“太神奇了,這孩子的身體狀況,一切正常,竟然沒受任何傷。除了因為營養不良而引起的發育不良外,未發現任何異常!”

    多吉卻悶悶不樂。她竟然發現,醫院里根本沒有她小時候幻想的那么好——怎么搞的嘛?看完了病,竟然一丁點兒好吃的東西都不給?

    剛剛走出醫院門口的多吉,被一片“咔嚓嚓”的閃光燈給嚇住了。一群自稱是某某電臺、某某報社的記者們,像捕捉小鳥似地把她圍住,扛著鳥炮一樣的攝像機、舉著話筒,爭先恐后地對她提問:

    “小姑娘,聽說,你就是金多吉,是今天力救兩名墜樓者的美少女英雄。”

    “請你說說,今天是怎樣接住,一個從六樓墜落的嬰兒,和一個超出你體重三倍的老人?”

    “你為什么沒有受傷呢?是不是有什么特異功能啊?為什么你能飛起那么高呢?”

    “小姑娘,你將會成為本市最重大的新聞人物,說說你救人的時候是怎么想的?”

    “你的照片將會登在本市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上,你救人的時候害怕過嗎?”

    多吉茫然地搖著頭,不知道要怎樣去描述當時的特殊情景,只好模棱兩可地回答:“我也弄不明白,當時是怎么一回事,那個胖女人不是我救的,你們自己去找吧,都別問我了,我還要去上學呢。我都遲到了,會挨老師批的。”

    可是,那些記者們根本不放過她,繼續糾纏地問這問那。

    多吉面對那么多一齊伸向她的話筒,突然覺得這場面很好笑——自己怎么看怎么像電視上,那些出了緋聞后,被八卦記者們圍攻的演員呢?

    多吉這時忽然想起,最近校園里流傳的某女歌星曾經說過的一些網絡熱語:“我喜歡記者八卦的原因是:他們能夠加入各種作料把我迅速‘炒紅’、做香,成為上等品的‘山珍海味’;我討厭八卦記者的原因是:他們像一群追腥逐臭的蒼蠅,也能叫出讓人感到惡心的聲音。”

    多吉想到這些,面對那些關心她的記者們,不自覺地淡漠地抽動了一下嘴角,心里暗想:“切!救人那么簡單的事,有必要搞得這樣張揚嗎?師傅爺爺曾經教導我:習武之人,要在別人危險之時俠義相救,但不要張揚賣弄。”

    “再說,救那老女人的事,真不是我的所為,我根本就不是真英雄,怎能如此下作地冒名頂替呢?”

    “糟糕,都快中午了,趕快跑!我必須要快速趕到學校,否則老師會罰我曠課的罪名。”多吉看了一眼頭頂上偶爾鉆出烏云的太陽,著急地想要拔腿就跑。

    面對那么一大堆攔住她去路的話筒,多吉終于怒不可遏地爆發了:“啊呀!拜托各位大叔叔、大姨們,讓我走吧,別再問了,我的頭都要爆掉了。人真不是我救的,我都不知道當時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沒有什么特異功能,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不要問了,我要上學啦!”

    多吉捂住耳朵,擺出一副頭暈的樣子。

    那些負責搜索奇特新聞的記者們顯得大失所望,這當然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又豈肯白白浪費這特大新聞的資源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6-m
魔法師的命運史詩
作者 北啟
  威茲德姆家的大小姐菲特奈·威茲德姆。   星輝大學的平民派發言人,菲特奈·弗雷頓。   莫...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