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麻將功夫與童年厄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正在這時,多吉的后媽搖擺著身體,從醫院的大門外飛快地跑了過來。她一把抓住記者們采訪的話筒,搖著花枝招展的腦袋,興奮地做著自我介紹:“大家好,我就是救人女孩兒——金多吉的媽媽,聽說你來采訪,我就急著趕了過來。”

    那些一時找不到目標的話筒一齊伸向多吉的后媽。

    “請問,美少女英雄的媽媽,出事后這么長時間,您為什么才來醫院?您不擔心女兒受傷的情況嗎?為什么沒有看到孩子的爸爸?聽說您是孩子的繼母,是嗎?”一個最先到達而知情的記者,語言凌厲地問道。

    全面了解新聞人物的背景情況是記者們的特長,他們還擅長人肉搜索。

    咳,多吉的后媽干咳了一聲后,隨即展開諂媚的笑臉回答道:“我,那什么,我去安慰受驚嚇的遇難者家屬了。多吉的爸爸今天倒夜班,喝醉了,還沒醒呢。當然,我們都了解自己孩子的情況,她是個有特異功能的孩子,當然不會受傷的,因為我們相信,她不會有任何意外的事情發生,也就不擔心了。”

    “特異功能的孩子?請您詳細說說她的特異功能?“

    “她多大了?是什么時候,發現她有特異功能的?”

    “請您詳細說說,這么一個如此瘦弱的孩子,為什么在接住是她三倍體重的大人后,而毫發無損呢?”

    記者們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紛紛關注地追問著多吉的后媽。那些擠不上來的記者還翻出了記事本,準備記錄這個即將揭開謎底的重大新聞的詳實資料。

    “咳,咳。”多吉的后媽清了清嗓音,像舞臺上的大明星發言一樣昂首挺胸。然后,眉飛色舞著炫耀地說:“我家多吉,今年十二歲,是個剛上七年級的中學生,今天要去很有名氣的金夢學院上學。她還有一個六歲的弟弟,帥得酷極了,長得像港臺歌星林什么穎。一會兒,你們去我家時,一定要給他多錄些像,多拍些照片,他會很上……那什么來著?對,他會很上鏡頭的,他唱歌跟電視演員一樣好聽,說不定還會成為一個小童星歌唱家呢?”

    “多吉的媽媽,請您重點說一下多吉特異功能的情況,好嗎?”一些記者急不可耐地追問著。

    “好的,說起我家多吉的情況,那可是幾天幾夜也說不完啊,她可真是個頂頂特殊的孩子啊!”多吉的后媽煞有介事地賣著關子說。

    所有的記者都屏住呼吸,認真地調好攝像機鏡頭,握緊手里的筆和紙,等待著重大謎底的揭開。

    多吉的后媽語氣莊重地接著說:“我家多吉很厲害的,力大無比,曾經把一個男孩的鼻梁骨打斷;她還能,豪不費力氣地把一袋大米拖上五樓;她還能提著滿滿兩桶水上樓也不累;她還能……太多了,我一時想不起來了,讓我再好好想想……要不,這樣,先去我家,看看我的帥兒子,然后等我想起來再說多吉的事情,好不好?”

    記者們垂頭喪氣地放下舉得發酸的攝像機,多吉繼母的話讓他們大跌眼鏡。

    “對了,我想起來了,多吉天天都在練一種功夫……一種打麻將的功夫。”多吉的后媽突然拍著腦門,睜大眼睛,神秘地說。

    “什么?打麻將的功夫?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一個孩子練習打麻將?”記者們生氣地問道,覺得自己是被當猴耍了。圍觀的人們哄出了一陣哈哈大笑。

    “沒開玩笑,沒開玩笑,是真的,不信,我給你們比劃比劃。”多吉的后媽說著,微彎雙膝,先揚起了一只手,又揚起另一只手,然后擺出了雙手。

    這樣做了兩遍后,她揚著眉毛,諂媚地問道:“你們看,這不是抓牌,再出牌,然后就糊牌了嗎,這不是打麻將的功夫是啥嗎?”

    “她會的是太極的功夫嗎?”一個記者抱著希望問。

    “太極的功夫?武功?她不可能會那武功,如果她會,早就動手和我打架了。”多吉的后媽說到這,急忙捂了一下嘴巴,好像說錯了話。

    所有的記者都再次頹廢地放下錄像機,放棄了對多吉繼母丑態百出式的采訪。

    圍觀的人們再次爆發了喧嘩持久的嘲笑聲。

    “哎,哎,哎!記者同志們,你們都別走啊,聽我說啊,我還沒說完呢,我說得句句可都是大實話,你們要相信我的話啊!你們一定要放到電視臺上播呀!不信,你們可以去我家看看。”多吉的后媽揮舞著雙手,對著記者們的背影大聲呼喊著。

    見沒有人再理睬,她非常生氣地嘀咕著:“真是的,咋都不信人話呢?這么快就走了,我兒子還沒錄著像呢,別看他不會走,興許就是未來的歌星呢!”

    當記者們轉身再去找多吉時,已經找不到她的蹤影。

    多吉早已經離開,一個人跑在去金夢學院的路上了。

    她還在冥思苦想——究竟是哪位高人幫了她,救了她的命呢?

    多吉擦了擦頭上熱出來的汗珠,望著天上翻滾的烏云,放慢了腳步,黯然神傷起來。她猛然又想起了媽媽離開她的那天,也是這樣烏云密布,甚至后來是電閃雷鳴,狂風暴雨。

    那是她五歲的一天,好久都不回家的爸爸開著車回來了,把她哄進小房間。

    然后,爸爸開始和媽媽密談。

    多吉多希望爸爸不再離開,她和媽媽都很想他。爸爸不在時,媽媽經常一個人流淚。她比媽媽堅強,不喜歡哭。外婆活著時就告訴她:眼淚是珍珠,不要輕易掉出來。

    媽媽開始了哭泣的日子后,多吉世界里的快樂陽光就少了。盡管她很努力地去逗媽媽開心,卻怎么也趕不走她臉上的萬里愁云。

    唉!多吉傷感地嘆息了一聲,望著玻璃上,眼淚一樣向下爬行的雨點——爸爸媽媽的談話根本就不是密不透風,他們之間的談話是用媽媽的哭聲來伴奏的,她不懂這是為什么。

    多吉憂郁地想:如果我是孫悟空該多好啊,拔出一把毫毛,就可以多變出很多個同樣的爸爸——有陪媽媽的、有陪她的、也有外出的爸爸。

    一道紫紅的閃電劈開了如黑夜的天空,一串炸雷震得窗戶嘩嘩作響,也把多吉的耳朵震得嗡嗡叫,像一群馬蜂在里面搗亂。

    不久后,多吉的耳朵捕捉到了“啪”的一聲脆響——那是打人耳光的聲音,絕對沒錯——她記得如此清晰是因為前不久她親眼目睹了:當爸爸說出“有女人……有孩子了……”這些話之后,媽媽的臉像紙一樣白,抬起手很響地扇了爸爸一耳光。然后,媽媽捂著臉不停地哭泣……

    多吉不明白,“女人和孩子”是怎么一回事,會讓那么溫柔的媽媽打人耳光。

    但是,在后來沒有媽媽的日子里,多吉真實地嘗到了,后媽送給她耳光時的脆響和疼痛的滋味。同樣的脆響也會經常落在爸爸臉上。他從來沒有反抗過后媽,除了整天工作、酗酒和睡覺,幾乎什么也不做,就連和她這個女兒說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也許,爸爸早已經忘記了,他還有這個親生的女兒在;也許,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他自己,就連后媽生的弟弟,他也從來沒有抱過一次。

    當多吉推開門時,她看到媽媽正捂著半邊臉,聲嘶力竭地沖爸爸喊著:“你打我?就是打死我,也不離婚。我要讓你愧疚一輩子!”

    媽媽說完,搖晃著沖出門去。

    多吉張著手臂,呼喊著,也沖了出去。

    狂風暴雨像惡魔的鞭子,狠狠抽打在多吉的身上,讓她睜不開眼睛,也看不到媽媽。

    爸爸強行把她抱進屋里,任憑她如何踢打和撕咬,他都不松開胳膊。然后她被鎖進小房間,爸爸沖進雨中去找媽媽了。

    最后,只有爸爸一個人,濕淋淋地回來了……

    從此,多吉再也沒有見到媽媽。后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善意地告訴她:她的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媽媽去了外國,會有一天回來看她的。

    多吉一直很恨爸爸——在媽媽走后不久,他讓一個大肚子女人,住進了他和媽媽的房間,并舉行了鞭炮齊鳴的婚禮。

    還讓她管那個女人叫“媽媽”。

    切!休想!

    多吉憤怒地叫嚷著:“我討厭她!我只有一個媽媽,不會管別人叫媽媽。”

    后媽是個很會偽裝的兩面派,有爸爸在時,裝出慈眉善目的樣子和多吉說話;爸爸不在時,她兇惡得像一只吃人的惡狼,對多吉惡毒辱罵,又踢又打,全是些不留痕跡的傷。還威脅多吉,不許她對爸爸講。

    最讓多吉仇恨的是——后媽經常用猙獰的嘴臉地對她說:“小要飯的,你一輩子不管我叫媽,你媽也回不來了,她早死了。”

    每當多吉聽到后媽這樣惡毒的詛咒時,她的眼睛里就會噴出憤恨的火,大聲抗議:“我媽媽沒死,會回來看我的!”

    面對后媽得意又邪惡的笑,多吉握緊了拳頭,在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學會打人的本事,把后媽的牙全打掉,讓她再也不敢說媽媽的壞話。

    后媽不只一次,假猩猩地揉著眼睛哭,對多吉的爸爸說:“我不喜歡看到多吉滿是仇恨的眼睛,這樣會影響到我肚子里孩子的胎教。”

    因此,多吉的生活將注定要被轉移到遙遠的地方去。她的人生也從此出現了一段奇遇的經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9-m
末世重生之修仙
作者 憶冰
  被門派叛徒迫害,她重生于現代五歲小蘿莉身上,在偏僻小山村里的一間舊屋中幽幽轉醒。   孤身...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