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化龍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熟睡之中的人們,往往感覺不清楚時間的流逝,逸文也是如此。

    這一覺,他知道自己做了無數個稀奇古怪的夢,但是大多數還是早就記憶不清,只曉得似乎有個好聽的女聲如泣的呼喚著他自己,似乎在迷糊當中,自己還答應了幾聲。

    只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呢?妹妹?蘇玉?還是早已逝去的母親?

    大腦逐漸清醒,逸文只覺得自己似乎置身在錦緞的被褥之中,如此的貼身,如此的溫柔,如此溫暖。

    自己不是睡在那張熟悉的床上?

    激靈靈打了冷顫,逸文徹底清醒了過來。

    此時此刻,他正置身在一個巨大的湖泊中心,這湖泊呈現不規則的圓形,直徑至少有十數公里,讓人一眼難以望到邊際。湖泊之中,是墨綠得讓人頭皮發麻的黏稠液體,而逸文就正赤裸著全身浸泡在這古怪的液體之中。

    怎么會這樣?

    逸文頓時頭皮發麻,全身肌肉繃緊,奮身朝最近的湖畔游去。

    他并未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游上數公里。在城市中生活了十數年,幼時的游泳技能不僅僅是荒廢掉了,而且恐怕虛弱的體能也難以支撐。

    游動起來之后,他更加詫異了,只見臂膀僅僅是用力擺動幾下,身體便如同疾射的弩箭一般向前猛然飛射,這種速度簡直能夠媲美世界游泳賽事中那些精英健將了!

    這時他才有心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只覺得似乎有無窮的力量蘊含其間。

    仔細打量著——沒錯啊,還是自己那副孱弱的小身板啊,為何有著這從未有過的力量充盈?

    不知道是否是幻覺,他依稀看到有隱隱約約的肌肉輪廓出現在臂膀上、胸腹上。

    而且這黏稠的湖水也有古怪,浮力顯然大于普通的水。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為什么自己感覺到體能得到了數倍的強化?

    腦中萬般念頭輪轉,只是十來分鐘最多,他居然已經游到這古怪湖泊的邊際。

    湖畔上長滿各種綠色的植物,作為一位在城市長大的新一代華夏人,逸文自然是不清楚它們的名稱和分類,只是潛意識之中感覺到它們和自己所了解的植物有著根本的不同,似乎這里的植物真正地蘊含著一股奇怪的靈氣。

    左右在空曠的湖畔叢林中四顧,逸文并未看到有別的人影,他匆匆忙忙地從湖中爬上來,順便手扯向一旁的一片寬闊的綠葉,在不知道自己衣服落在何處的現況下,只能借此掩體。

    出乎意料的,他的手抓了個空,綠葉咯咯地笑著,輕盈地避開他的手掌。

    逸文頓覺頭皮發炸!

    他聽得很仔細,就是那綠葉的笑聲!

    一股大力突然涌來,他只看到一只赤裸的玉足似緩實急踏落在他自己的胸口上,逸文整個人都被踏飛了數百米遠,徑直落在了湖中碧綠的怪水中。

    奇怪的是,他僅僅感覺到自己胸口有些沉悶,身體并未受到任何的傷害!

    根本就沒有一點地思考,他第一時間內又朝湖畔游去。

    “如果不想死,便老老實實地呆在化龍池里!”一道纖細的身影就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清靈冷冽的聲音就來自她的口中。

    這時逸文才仔細地看過去:懸浮在湖泊水面之上的是位少女,最多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略瘦,大致是由于年齡的關系,女性專屬的美好身材并未完全發育開,但有一套外形極具幻想色彩的女性鏤空半身鎧甲貼身穿著著,將其裝飾得英姿逼人。

    少女此刻正赤裸著雙足懸空站住湖水的上空,但是精巧可愛的雙足并未接觸到湖水。

    只是瞬間的一瞥,逸文的注意力就被這雙美麗的玉足所吸引,就連少女決計不符合常理的懸浮飛舞都被忘卻在了腦后。

    又一聲冷冷的哼聲,擾醒了逸文的迷醉,他抬頭向上望去。

    無論這幅鎧甲多么地華麗和炫目,都無法和那玉足相比,但是這一切和少女的相貌比起來,所有的都變得不值一提。

    作為一位飽受現今各式資訊圖片爆炸烘烤下的“有為青年”,逸文完全可以自夸已然閱遍天下無數美女,但是無論何等的美貌,一旦拿來和眼下這位少女相比,便如同草雞和鳳凰的差距一般。

    一向想法與眾不同,時常能夠保持淡然面對任何情景的逸文難以淡定了,一種喚著“驚艷”的感覺應然而生。

    一抹嫣紅首先從少女雙頰浮現,并且飛快地朝四方蔓延,只是眨眼時間,少女從額頭到下巴皆是一片桃紅。

    似是這位美麗的少女極其不適應逸文肆無忌憚地目光直射,玉足微頓一下,轉身便要離去。

    看出了少女的羞意,逸文猛然警醒,一邊審視自心,一邊連聲問道:“等等,請你告訴我這里是哪?我為什么會在這里?為什么我要泡在著這古怪的液體里?”刻意的,他根本沒有問及少女的姓名,他是自覺自己完全沒有把握抵抗少女美貌的誘惑,下意識地刻意與之保持距離。

    少女猛然轉身,原本僅僅掩蓋住大半個身形的鎧甲迅速展開,變成一副密封到潑水難進的全身鎧,就連玉容也隱藏在密封的頭盔之中,只有一雙碧藍如海的眼睛隱約可見。

    “你回應了我的龍血呼喚,被至高無上的龍神傳送到了這里,難道這一切都忘卻了么!”

    不自禁地暗道著可惜,逸文略微有些尷尬道:“我記得你的聲音,就在我的夢里,好像還有一個大叔的聲音告訴了我一些什么事,但是似乎昨天晚上我喝酒喝得太多了一些,完全不記得了絲毫。”

    “昨天晚上?喝醉?”少女又一聲冷哼,“你已經在化龍池中浸泡了三天三夜!”

    逸文頓時大驚!

    “該死,這樣說我不是已經錯過了周日回老家的日子,老婆孩子一定要擔心壞了!”

    “你還有老婆孩子?”雖然面容被頭鎧所遮掩,逸文還是感覺到碧藍色的目光一縮,甚至空氣都有些變得冷冽。

    “那有什么奇怪?”逸文詫異道。

    少女冷冷的道:“不可原諒!”

    完全無視少女的異常反應,逸文此刻只想起了自己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沉聲問道:“我的衣服在哪?我立即要回去!”

    “你還想回去?”少女的聲音一下變得很奇怪,略微沉吟了一下,她似乎下了一個決心,冷冷道:“如此也好,你就下去罷!”

    說話中,她輕盈地一步跨過來,被腳鎧包裹嚴實的玉足重重地踏在逸文的頭頂。

    完全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逸文飛快朝湖心沉入,大口大口黏稠的液體猛灌入他的口中,他無力地咽嗚著,意識逐漸地沉淪進無限的黑暗之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作者 二兩五花肉
  白蓮花:「這是你今年的費用,我們兩清了!」   陳安歌:「為什麼?」   白蓮花:「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