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只召喚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傍晚三點多鐘的樣子,在畫室附近的師范學院附屬醫院內。

    “這樣說起來,你主觀上是認為,此次玻璃窗爆裂是一次有計劃、有組織的、針對你的同學蘇玉的預謀?其目的就是為了對該名女生造成毀容是么?”一名手捧著書寫板夾的警察一邊在板夾上邊奮筆疾書,一邊總結性地問道。

    逸文整個后背上都纏滿了繃帶,正趴在病床上。

    追逐那綠色的怪物未果后,他便在同學及畫室老師的陪同下來到醫院,當時醫生從他的背后取出三十七片玻璃碎屑,就連醫生也被那慘烈的場景所震撼。

    即便全是皮肉傷,對于他還能忍痛追敵,警察都覺得極其佩服。

    “經過我們的現場調查,發現玻璃碎裂的原因,乃是在經過太陽爆曬,玻璃達到較高的溫度之后,恰好頂樓空調滴水,流到玻璃窗上,造成的熱脹冷縮現象。”另一名警察頓了頓,補充道:“你知道的,昨天的日光極強,有這種現象不足為奇。”

    “至于你說的墨綠色怪物,我們相信那是屬于你在劇痛之下發生的幻覺。”

    逸文的心一緊,他隱約地記得,似乎在記憶中那曾經被玻璃毀容的女孩,據說就是因為空調滴水,玻璃熱脹冷縮導致的。好像室主似乎還拿出了1000元出來作為女孩的賠償。

    這事當時在學生間造成極大的影響,傳播甚廣,即便是一向淡泊的逸文,也有所耳聞。

    憤怒中的逸文脫口而出:“幻覺?不足為奇?所以那個空調的主人,拿出1000元來作為賠償是么?”

    手捧寫字板夾的警察一愣,他詫異道:“是賠償1000元不假,只是你怎么會知道?”

    因為事情鬧的比較大,作為警局某位領導親屬的空調室主實際上是拿出3000元來作為賠償,適才經過兩位警察悄悄地內部協商之后,準備只給沒有見識的學生仔1000元賠償,剩下的2000元則事后歸還那位“皇親國戚”,這樣多少能夠在那位領導面前露下臉。卻不想兩人私下商討的結果竟被逸文一口道破。

    看著警察遞過來裝錢的紙封,逸文憤然怒道:“1000塊,能夠買回來一個女生的花容月貌么?能夠買走她被毀容后痛苦無比的一生么?”

    “再說,你們以為玻璃熱脹冷縮的碎裂會在我背上插上這三十七片么!當時我距離窗戶至少有一米多遠!”

    一個警察聳了聳肩,有點無所謂地說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插不插玻璃,毀容不毀容關我什么事?喂,錢還要不要?!”

    原本一直被擠坐在角落里的猴子慌忙走了過來,一邊接過錢,一邊朝逸文歪眉擠眼道:“蚊子,冷靜點,沒人會愿意出這樣的意外!”

    剛穿越回來的逸文并沒有感覺到1000元有多珍貴,但是作為一位普通高中生的猴子卻知道,而且逸文住院的費用就高達數千元,其中大半是畫室老師墊付的。以后日子還長,此時兩人口袋里,卻是連一塊錢也沒有了。

    “小伙子,說得好!”一位濃妝艷抹貴婦人打扮的三十多歲女人推門而入,在她身后,是半個腦袋被包裹得像一個粽子一般的蘇玉。

    顯然是蘇玉和她的母親來到了。

    蘇玉的母親伸出一個手指,在后來發話的警察胸口戳了幾戳,憤憤道:“小子,要是我女兒真的毀容了,就沖你剛才那句話,老娘不把你打得你老媽都認不出來決不罷休!”

    那警察被她手指捅得生疼,但是看她的打扮和語氣,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來歷,所以強忍著不快,拉著同伴就離開了病房。

    逸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蘇玉的身上,焦聲問道:“難道你的臉……”

    蘇玉哭笑不得道:“就是耳垂被割破了個米粒大小的口子,我老媽一向很亂來,頭都被包扎成粽子了。你是叫做劉逸文么?很要多謝謝你呢,要不是你,恐怕我都要被毀容了,那真就完蛋啦!”

    “英雄救美,蚊子死而無憾唄!”看逸文一臉的尷尬,猴子趕緊來救場,“話說起來,美女你的頭現在還真是一個大粽子呢!”

    逸文突然想起,前世那個被毀容的女孩似乎整天將頭包裹得像粽子一樣,自己似乎還見過她幾次,不過聽說沒多久她就出車禍身亡了。想到這里,他遍體冰涼——發生在那個女孩身上的經歷,莫非此刻都映射在了蘇玉身上么?

    警察是指望不上了,看樣子只有自己來解決事情!

    勢必要盡快去往那個古怪而神秘的大湖處,找到那位冷漠的絕美女孩。

    一只手掌重重地拍在逸文的肩膀上,這動作牽動了他背后的傷勢,讓他不禁呲牙咧嘴。

    隨即他聽打了蘇玉母親爽朗的笑聲:“哇哈哈,小伙子你很不錯,英雄救美救得非常及時,我開始有點喜歡你了,本大美女都準備以身相報啦,你可以考慮考慮啊!”

    逸文苦笑。

    蘇玉滿頭黑線,對她這位極品老媽,她也是沒有一點辦法。

    逸文是知道她這位極品老媽的,這是一位外表豪爽得像個男人,實際上堅強得勝似男人的要強女性。蘇玉弟弟剛出生的時候,她父母便因為父親外遇一事而離異,就是這個堅強的女人帶著兩個小蘿卜頭努力地把家支撐起來,苦苦地在城市中掙扎著活著,把兩個孩子撫養成人。

    對于她,逸文除了敬佩之外,還是無比敬佩。

    “伯母說笑了。”

    蘇母再次發出爽朗的大笑,隨后對猴子道:“這幾天我還會再來的,你要多給他買些營養充足的食物補充一下——嗯,據說黑魚湯對傷口愈合很有好處,明天我給你做好送來吧!”

    她看了看猴子手中那份薄薄的信封,聽過剛才警察交談后自然知道里面是人家賠償的1000元錢,所以又開口道:“另外,醫療費用對于你們兩個小孩子來說肯定是筆巨款,那1000元肯定不夠用,這樣吧,本大美女做主了,這里是5000元錢,先拿去盡管花,不夠的話我再給你們。”

    猴子推讓了幾下,看逸文也沒有明確表示拒接,便順勢收下了,畢竟此時的確需要鈔票。

    逸文沒有拒絕卻是因為他知道蘇玉母親現在開辦了一下地下賭場,5000元對她來說,也真是毛毛雨,何況作為一個生存在2017年的社會青年,還真未把這5000元當成什么事。

    “天色很晚,你們還是趕快回去吧。猴子幫我送送她們吧,據說現在交通很不安全,一定要多注意點,嗯,千萬注意!”盡快給她們安排走,自己得想辦法怎么去到那個古怪的地方了。

    猴子怪異地看逸文一眼,多年相交,他很了解死黨決計不是一個亂說話多說話的人,不過他也并未多說什么,把錢揣進口袋便送蘇玉母女兩人下樓去了。

    掙扎著爬下床,動作又牽動著傷口,逸文強忍傷痛,快步來到病房的窗口往下看去,恰好此時蘇玉母女和猴子三人踏出了醫院大門。

    就在他們三人視線死角上一處柵欄上,一個墨綠色的怪物正伏身蹲坐在柵欄的頂端。

    此番逸文是看清楚了,這怪物長就一副猩猩樣的軀干,卻頂著一個碩大的南瓜樣的腦袋,遍體墨綠,此刻它的視線一直鎖定著蘇玉母女兩人身上。

    “該死!”逸文憤怒地叫嚷著,伸手抓起窗邊的一根拇指粗細的鋼條,不費吹灰之力地就將它擰斷,然后猛地從二樓跳落下去。他有種預感,依照自己如今的身體,從二樓的高度跳下不會有半點傷害。

    不出意外,逸文雙腳重重地踏落在地上,除了腳掌有點麻木后背有點裂痛外,并未有其他異常。悄無聲息的,他拎起鋼管就沖柵欄跑去。

    墨綠色的怪物注意力都在蘇玉母女身上,根本就未曾發現遠處的奔來的逸文。

    幾聲怪笑從怪物裂開的大嘴中冒出,它緩緩抬起一條細長的胳膊,鬼怪一般的利爪輕輕揮舞了一下,馬路上一輛原本正在疾馳的出租車突然右前輪砰得一聲爆裂開來,隨機出租車的方向頓時失控,朝醫院的大門斜撞過來。

    而大門口,蘇玉母女正和猴子站在那里似乎是在說些什么。

    汽車異常的轟鳴顯然引起了三人的注意,但是兩個女人在這緊張萬分的一刻似乎全都傻了,呆立不動。

    多虧方才逸文和猴子有提到過交通問題,雖然當時不理解,但是猴子一直心中有所提防,見此一幕,猴子當時暴走,奮力將母女兩人推到院門內側。

    也多虧這時猴子爆發,不然即便是兩女體重很輕,也非是極其瘦弱的猴子所能推開的。

    轟然巨響中,出租車一頭撞在醫院一側的門柱上,整個汽車頭部都完全被擠扁,瞧這個陣勢,如果不是恰時躲開,只怕是蘇玉母女兩人命再硬,也難以避開死亡了。

    三人頓時冷汗打濕了后背。

    而在另一邊,逸文已經沖到柵欄之下,他用力跳起兩米多高,手中的鋼條悄無聲息地朝怪物砸去。

    就在鋼條即將臨體之時,怪物似乎有所覺,微微側了下身體,鋼條就貼著它的后背劈了下來。

    畢竟是后知后覺,它并未完全躲閃開,一條腿被劈了個正著,頓時傳出可怖的骨骼碎裂聲。

    深深地看了逸文一眼,怪物突然變得透明,隨即消失不見。

    但是這種隱身的方法顯然無法隱瞞住逸文,在潛意識里,他能清楚地感覺到怪物正一瘸一拐地朝醫院一個隱蔽的角落跑去。

    當下不存在絲毫猶豫,逸文邁步追去。

    怪物腿部傷勢非輕,再也難保持住之前的速度,因此逸文很輕松地就在一個死角中追上了它。

    不過逸文卻有種感覺,似乎它就是在這個常人不宜發現的角落里等著他。

    逸文謹慎地提防著它,一手抬起了那條拇指粗細的鋼條。在不知道它有什么手段前,保持必要的警惕是絕對應該的。

    怪物此刻卻輕伏在地,以一種臣服的態度面對著逸文。

    “尊敬的殿下,卑微的南瓜頭向您表達最為虔誠的尊敬!”莫名的聲音突然響起,逸文知道那絕對不屬于地球上任何一種語言,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卻能夠聽得懂。

    奇怪的事最近已經發生很多,逸文也習以為常了。

    “說,為什么謀殺蘇玉!”逸文并未放松半點警惕。

    “尊敬的殿下,卑微的南瓜頭只會聽從命令,從未有之南瓜頭自己卑微的念頭。”

    一絲冷意從逸文眸中冒出,他知道不會問出什么答案,殺意充盈著胸膛,他舉起了鋼條。

    “不!殿下!請不要再傷害南瓜頭,卑微的南瓜頭愿意為您奉獻自己的一切!”怪物顫抖著求饒,同時它伸出利爪,顫巍巍的指爪中,托起一顆雞蛋大小的晶核。

    莫名的,逸文知道了這枚晶核乃是南瓜頭的魂魄所化的魄珠,如果自己接受了它,就意味著南瓜頭自此成為了自己的奴隸。

    沉吟了片刻,他伸手接過了那枚魄珠。

    在入手的剎那里,魄珠瞬間沒入逸文的手掌,在這一刻,他的意識中多出了陌生的一塊,通過這一小塊意識團,他可以如臂使指般操控怪物南瓜頭做出任何事。

    逸文不禁一笑:這算是什么?召喚獸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我不是風水師
作者 于文則
  我不是風水師。   什麼?你說我的實力登峰造極,在風水界無人能及?   我承認你說得沒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