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果然,凡人的智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事實證明嘴賤是沒好處的,徐讓在拳打腳踢之中暈死過去以后,被拎到面包車里帶走了。

    徐讓醒后,發現被關在了一間小黑屋里面,初步斷定是一間地下室。他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四周有些胡亂堆放的雜物,墻壁上有一扇窗戶,不過已經被封死了,可以判斷門一定也從外面鎖上了,他就沒有白費力氣去試。

    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只是肌肉有些酸同,并沒有骨折的現象,徐讓這兩年在工地上也經常和人打架,農民工老大哥下手比這群小**黑多了,徐讓就是在最激烈的沖突中也很少受傷,可見徐爺果然骨骼清奇天賦異稟等等。

    無聊的坐在小黑屋里發呆,徐讓不難猜測豹哥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他的兩條腰子。徐讓當時雖然說的霸氣,可也只是說說而已,腰子雖然沒什么,可是它有個學名叫腎,這關系到日后的幸福。

    徐讓不想給,豹哥那一關可不好過,看得出來豹哥是不好惹的,包括今天帶來的那群手下,不是尋常一條煙叫來一群的小**,有點黑社會打手的意思,與昨天打的三個慫貨完全不同。

    本來嘛,就是教訓幾個草包小混混,誰知道竟然觸發了豹哥小Boss副本,而且還上升到了腰子保衛戰的程度。

    與此同時,豹哥也有些苦惱,對手下說:“行了,沒事了,都該干嘛干嘛去吧。”

    一眾人都散了,只有昨天被打的光頭留下了,何光關上門,拿出煙給豹哥點上,皺眉道:“哥,看來要重新找人了,傻**和長毛短時間下不了床,咱們可等不起,畢竟那東西太燙手了。”

    “恩。”豹哥無奈的摩挲著自己的光頭道:“他們兩個知道多少?”

    “他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說咱們有件棘手的事,要他們幫個忙,事成以后他們就可以跟豹哥了,具體的事情還沒透露就出了這檔子事。”

    “那就好,行,沒什么事了,回去歇著吧。”

    何光走到門口,猶豫下又道:“哥,我總覺得地下室那小子有點面熟,你覺得像不像兩年前網上特出名的那個精神病?”

    “什么精神病?”

    “呃,這個,下面有電腦,我先去找找看。”

    何光來到一樓的網吧,隨便開了臺機子,打開百度搜索關鍵詞“大城山市第二醫院”、“史上最強精神病”、“神一般的精神病”。

    點開第一條搜索結果,略過文字介紹直接下拉到圖片,一個穿著白大褂帶著金絲眼鏡的少年映入眼簾,少年面色嚴肅,目光堅定,右手在胸前握拳,像是在一場演講中的高潮。雖然面孔略顯稚嫩皮膚也要比徐讓更白一些,但是毫無疑問他就是徐讓。

    何光剛要起身去把這個消息告訴豹哥,肩膀被人一壓又坐下了,回頭一看來人正是豹哥,此時正盯著顯示屏上的少年。

    豹哥把頁面拉到文字部分:

    “**年9月13日上午十點左右,本市第二醫院發生大規模病人失控暴動事件,第二醫院是我市著名的精神病醫院,這是二院建院以來首次發生病人失控事故。據警方透露此次病人集體暴動事件的組織者發起者是一名名為徐讓的十八歲少年。徐讓原為市一中精英班學生,一年前因承受不了高考的巨大壓力發狂,被家長和學校送入第二醫院進行住院治療。該病人患有嚴重妄想癥、被迫害癥、精神分裂癥、人格分裂癥,現在下落不明。圖為攝像頭拍攝到徐讓在暴動成功后進行院長就職演講時的情景,值得一提的是,演講結束前警方就完成了對二院的包圍和市民的疏離工作,但依然被徐讓成功逃出。”

    看完這篇報道,豹哥腦子就只剩了一個字:“操!”

    “他媽的人才啊,這么大一朵奇葩居然讓咱們遇上了,不過精神病也有精神病的好處,等他醒了帶他到我房間,我和他聊聊。”

    ……

    徐讓胡思亂想了半天依然沒有什么好辦法,而且一直有啪啪的聲音打斷思路。徐讓決定不想了,反正腰子不能給,那就只能奮起反抗了。

    徐讓走到門前用力一腳踹出,想象中門被踹飛的場景沒有出現,徐讓居然一腳把門踢漏了,而且把腿給卡里面了。這不能怪徐讓腿法不精,這門粗制濫造,就是兩塊薄木板中間夾了些木屑木塊做成的。

    徐讓單腳后跳要把腿抽出來,結果人后退門也跟著后退,換言之門開了,再換言之門根本就沒有鎖。

    門應該是鎖的,這一點是徐讓通過慎重的思考得出的結論,現在事實證明推論是錯的。果然在物質世界楚軒的思維方式是行不通的,凡人的智慧啊……

    當徐讓拎著一只鞋走出小屋時,打臺球的小伙伴們都給了他最高敬意的注目禮。

    何光揉了揉頭上的包,無奈的道:“行了,別賣萌了,豹哥在樓上等你。”

    果然是地下室,不過確切的說這是一個地下臺球廳,一樓則是一家網吧,到了二樓又變成了一個個單間的棋牌室。

    徐讓在二樓一個房間里見到了豹哥,何光把徐讓帶到后就離開了。

    “腦子清醒點了嗎?越獄那套就別在我這整了,能跑出二院那是你的本事,但如果你不想被送回去就給我老實一點。”

    “和二院有毛的關系啊,我就是個離家出走的打個工仔,怎么還上升到精神病的高度了。”徐讓心道,嘴上卻說:“清醒清醒,絕對清醒,我不賣腰子,我給錢,我就是砸鍋賣鐵獻血捐精也一定湊足三萬塊給你。”

    “捐精?就是擼死你能換幾個錢?我也不是非要錢不可,本來我是有件事要交給昨天被你打的那兩個人,現在人躺在醫院我的事就耽誤了,如果你肯代替他們的話,那三萬塊我就不要了。”

    做事?你有那么多手下,卻找個智商五十以下的殘疾做事,可見不是什么好事,那么會是什么事……

    經過一陣激烈的思想斗爭,徐讓終于還是更加看重自己的腰子,艱難的道:“好吧,我做,要我殺誰?”

    “操,你就不能勉強控制下病情?不需要你殺人,你只要幫我送一樣東西到一個人手里,再從他手里拿回他給你的東西就行。”

    咦?我縝密的思維又出錯了嗎,果然對于卑微的凡人,我的推斷太合理的反而會出現錯誤……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都市之活了幾十億年
作者 紅龍飛飛飛
   “我曾一人獨活在史前地球,我經歷過侏羅紀,曾親眼看著小行星滅絕了一個時代。”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