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林護士,這算群P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豹哥等人走后,徐讓立刻從馬桶上躍起穿上褲子,爺早就擦過了就是沒沖馬桶而已。果然,凡人的智慧……

    打開馬桶水箱的蓋子,從里面拿出一個黑色的垃圾袋,而垃圾袋里則是五萬塊錢嶄新鈔票。兩個密碼箱居然用同一個密碼,當徐爺是傻的嗎,不知道同樣的招式不能對圣斗士用兩次的嗎?

    酒吧一樓的魔術表演已經結束了,現在站在臺上的一個年輕的女歌手,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曲,不同于其他夜店歌曲的激烈,歌聲很平淡帶著淡淡的憂傷。

    酒吧一角一個年輕女孩似乎隨著歌聲陷入了憂傷,女孩穿著白色的緊身上衣,耳朵上綴著一對銀白色鏈狀耳環,身條玲瓏面目清秀。這樣一朵百合花般的美麗單身女孩,自然引來狂風浪蝶無數,但女孩似乎有心事,對誰都不加理會。

    對于這樣表現腰子的機會,徐讓既然遇見了當然不會錯過,濕淋淋的垃圾袋放到桌上,努力思考著他的開場白。

    “徐讓!你怎么會在這里?”女孩沒給徐讓先開口的機會,驚喜的道。

    “林護士,你好。看你很面熟的樣子,我們之前見過嗎?”

    “你的病還沒好嗎?你現在是什么版本?”林徽羽看了眼桌上的垃圾袋,有些不確定的道:“高級清潔工徐讓?”

    “錯,是被脅迫的建筑工人徐讓。”徐讓不假思索的道,說完徐讓就楞住了,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林徽羽見他這樣卻并不著急,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等著,兩年都過來了,還在乎這短短的一刻嗎。

    徐讓眼神一會迷茫一會疑惑,又歸于混沌,最后慢慢閉上眼,等睜開眼時,眼中有宿世輪回的滄桑也有嬰兒初生時的純凈,而林徽羽最在意的卻是那一抹久別重逢的喜悅。

    “好久不見,徽羽。”徐讓看著面前的美麗女孩,既有喜悅也有感激。不止感激她將自己喚醒,更是感激她兩年前在明知他精神有問題的情況下還愿意幫助自己逃離醫院,讓他能夠擺脫每天大量的致幻類精神藥物和鎮定劑,還有頻繁的電擊治療。兩年前如果沒有她的幫助,徐讓在醫院的嚴格看管之下是很難逃出來的。

    林徽羽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從座位上跳起撲入徐讓的懷里,環著徐讓的脖子道:“你終于想起我啦,明明說好逃出醫院就來找我的,卻讓我等這么久。”

    “呃,當時我以演說家徐讓的身份就職院長以后,又以建筑工人徐讓的身份躲避警察,可能是突然停藥的緣故對我產生了某些影響,讓虛幻人格占據了身體,當了兩年輟學離家的建筑工人。”

    “那現在呢,完全好了嗎?”女孩緊張的問道。

    徐讓撫摸著女孩柔順的長發,微微搖頭道:“剛剛你喚醒我的時候,身體里所有的虛幻人格就開始爭奪身體的控制權,我退出了爭奪并趁機以自身為紐帶把所有人格糅合到一起,如今控制身體的就是這個糅合體。然而所有虛幻人格都是根據本體衍生而來,所以糅合到了一起反而回復了原本的面目。不過這只是最理想的情況,而且這種狀態很不穩定,肯定會經常出狀況。但是總的來說,精神病已經阻止不了我了。”

    說完,徐讓有些落寞的嘆了口氣。

    “怎么了?”女孩閃亮的眼鏡盯著徐讓。

    “沒什么,只是突然少了一群一起擼的伙伴感覺有點不習慣而已。”徐讓頓了頓又道:“而且我在想,現在和你發生關系還能不能算是群P。”

    “……”

    晚上徐讓住到了林徽羽租的房子里,但女護士大戰幾十甚至上千個徐讓的盛況并沒有出現。一來林徽羽雖然對徐讓很有好感,但兩人的關系因為之前在醫院那種情況下,一直都沒有機會更近一步;二來徐讓剛剛恢復并不穩定,重逢的喜悅過后心中還有很多繁雜的思緒,更重要的是心中一直有份感情不曾放下,雖然不知道現在這份感情是愛還是恨;最后,林護士租的居然是兩室一廳,這得收了多少紅包啊……

    徐讓一夜之間想了很多,大多是在思考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已經困擾徐讓很久了,那就是:陸明睿他為什么要把弄成精神病?

    沒錯,徐讓的精神病是被人所害,承受不了高考壓力而發狂的人肯定有,但絕不會是他徐讓,全國所有大學只要他想去就一定能考上,所以根本不會有壓力。他之所以在學校發狂應該是被人下了藥,至于是誰下的,徐讓至今都不愿意認真的去想,他怕結果是他所不能接受的。而到了精神病院也沒人給他真心治療,反而讓他吃了很多刺激精神的致幻類藥物,并且頻繁的進行電擊治療,這樣的治療就算是好人也要折磨成精神病了。

    不過這么做是為什么呢?想要讓醫院成為幫兇,那必須有主任甚至院長級別的人配合才行,這代價不是陸明睿能付的起的,要付出的不光是錢更多的是人情關系。陸明睿的父親雖然是高官,但是才高三的陸明睿在父母眼中不過是個孩子,想要說動父親做這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他和陸明睿的關系也沒到要你死我活的地步,要說仇恨那也應該是徐讓懷恨在心才對。陸明睿橫刀奪愛,芊芊也明確表示自己變心了,事已至此,徐讓雖然心有不甘但也毫無辦法。

    這樣的情況下,陸明睿還要將他打到萬劫不復的境地,這是為什么?

    徐讓輾轉反側后很久以后才得以入眠,讓故意沒鎖門的林護士白白等了一夜。

    這一夜注定很多人難以入眠,豹哥回去后發現比談好的價格少了五萬,以為是老妖故意如此而敢怒不敢言。但是他不知道這是徐讓干的,而且徐讓還在獨眼驗貨的時候偷走一袋毒品。

    而發現貨少了一袋的老妖則沒有這么多顧慮,立刻在道上放話,要么豹哥把貨送過去,要么準備好下半輩子用左手吃飯吧。

    豹哥大驚之下卻沒有慌,而是把兩件事綜合到一起,很快他就想到事情一定是出在徐讓身上,雖然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徐讓怎么能打開密碼箱的,但是精神病嘛不合常理才是正常的。

    豹哥一邊先穩住暴怒的老妖,答應一定給他個滿意的交代,一面發動手下全力尋找徐讓。

    徐讓的住處并不難找,畢竟在一起工作了兩年,很多建筑工人都知道徐讓住的地方,可是等豹哥帶著人趕到的時候卻發現徐讓根本就沒回來過,空蕩蕩的屋子仿佛在嘲笑著他的無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32100_4_74-m
崛起複蘇時代
作者 極地風刃
  靈氣複蘇,物種秩序破裂,人類是否還能站在生物鏈的頂端,這是一次艱難的考驗。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