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騎兵連,進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晨林徽羽是被叮叮當當的噪音吵醒的,半瞇著惺忪的睡眼,夢游般的來到廚房,依著門框對正在忙碌男人道:“徐讓,我記得你是不會做飯的。”

    “早上好,地球人。我是來自亞特蘭蒂斯帝國的時空旅者,你可以稱呼我馬丁·賽克·徐讓。很抱歉占用了你朋友或者伴侶的身體,我乘坐的時光列車遭遇了虛空強盜而出現了故障,救生裝置將我送到這里,所以在救援隊到達之前,我不得不暫時借用這幅身體。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想為你一份美味的早餐,可你已經看到了,在這方面我似乎并不擅長。”徐讓操著一口英倫強調的普通話微笑道。

    “???”林徽羽有一種回去再睡會的沖動,和精神病一起生活真是對思維極限的一種挑戰:“那好尊敬的時空旅者,亞特蘭蒂斯先民,您怎么會說普通話呢?”

    “請原諒我借用了這具身體語言能力,這也是為了方便我們之間的交流。”徐讓表達著自己歉意,保持著完美的禮儀和風度。

    “可為什么要帶上英倫強調,這是為了表示您的古老貴族身份嗎?”

    時空旅者徐讓也感到了困惑,口音問題的確是個無法解釋的漏洞,這個漏洞的存在實實在在的否定了自己的身份,徐讓陷入了思維宕機的迷茫之中。

    良久徐讓回復了清醒,看著關切地注視著自己的美麗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早啊,林護士。昨天忘了吃藥了,又犯病了。”

    說完從兜里翻出一瓶藥,拿出兩片直接扔進了嘴里。林徽羽剛想阻止,可是看到藥瓶上“營養鈣片”的字樣,真有種無語凝噎的感覺。

    “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你是個精神病,結果你對我說你的病好了,我就真的信了。”林徽羽真佩服自己的堅韌,到現在都沒有崩潰。

    “沒發現徽羽你居然吐得一口好糟,祥林嫂體都用上了,剛剛是和你開玩笑的,就是昨晚感覺有點小腿抽筋,所以想到要吃點鈣片補補。”徐讓雙手搭在女孩肩上,扳正她的身體道:“我真的好了,不過我昨天也說了,情況還很不穩定。而且時空旅者徐讓是今天新誕生的,房間里貼的阿發達海報實在是太引人遐想了,這也不能完全怪我。”

    女孩無力的投入徐讓的懷抱,頭枕著徐讓的肩膀,享受這一刻的溫存,其他的都不愿意去想了。

    感受著女孩溫熱柔軟的身體緊貼著自己身體,徐讓感覺到自己……無恥的硬了。

    “你下面還藏了什么東西,感覺硬硬的。”女孩伸手摸了過去,然后就摸到了一個硬硬的長長的物體,身為護士的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抓到了什么。

    看著女孩紅著臉跑開,徐讓壞壞的喊了句:“這是我為你準備的香腸,餓的話可以給你吃吃。”

    ……

    兩人簡單吃過早飯,當然因為某些原因,林護士沒為早餐準備香腸,之后,兩人商量了一下今天的日程,那就徐讓必須回家一趟,失蹤這么久,徐父徐母一定十分期待徐讓的消息,當然徐父是親生父親,并不是建筑工徐讓幻想的那樣。

    徐讓父母都在教育系統工作,徐母是個中學教師,而徐父則是縣教育的一個小科長。兩年前徐讓從醫院逃離之后,二老就沒有了徐讓的消息,既然徐讓已經基本恢復了清醒,那自然要回去一趟報個平安。

    不過二老一直都以為徐讓真的瘋了,而且徐讓現在偶爾也會有些拎不清,所以林護士是一定要跟著一起去的。不僅能時刻照顧徐讓,護士的身份也能有效的證明徐讓的“清白”。

    “好吧,那就暫且給你個假扮我女朋友的機會。”徐讓大言不慚道。

    “還暫且,連個名分都不準備給我嗎?”林護士難得鼓起勇氣,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道。

    “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們不好私定終身吧?”

    ……

    徐讓兩人當然不能空手回家,林護士第一次上門肯定要帶足禮物的,她還指望著父母之命呢,到時候看徐讓還怎么說。

    徐讓陪著林徽羽逛街的時候,卻不知道豹哥已經發動所有的人脈全力尋找他。

    豹哥全城撒網,而撈到徐讓這條大魚的正是曾經被徐讓捅了一酒瓶的長毛。當日長毛被徐讓捅了自己先嚇了個半死,結果送到醫院就縫了幾針連住院觀察都不需要。所以今天就能上街溜達,不過總算長了記性,穿了件短袖。

    雖然傷的不重,其實也應該在家休養的,不過他也聽說了豹哥在找徐讓。他和傻**因為被徐讓打了沒能幫豹哥“辦事”,也就沒能跟著豹哥混,現在又有了幫豹哥辦事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他見過徐讓,而且有仇,正好公私兩便。

    長毛發現徐讓時,徐讓和林護士已經差不多買完了東西,正大包小包的拎著向車站走去。

    雖然發現了徐讓,但長毛可沒膽子上前,本將有傷在身,且不與豎子爭一時長短。他馬上電話報告了豹哥他發現了徐讓,讓豹哥趕緊過來,他則遠遠的綴著徐讓并時刻報告動向,為了方便聯系電話一直通著沒掛。幸好辦的電話套餐,380分鐘全國免費通話時間,盯梢必備啊。

    豹哥還沒趕到車站,徐讓乘坐的客車已經出發了,好在長毛也不傻,記得是開往北河縣城的,車牌號是冀B970026。

    豹哥得到通知,立刻調轉車頭開往北河縣,如果不能在半路攔下,那就一直追到北河縣城,豹哥已經下定決心抓到徐讓。

    徐讓和林護士沒坐到車站,在市中心金輝廣場附近下車了,本來因為中間有車阻擋視線,豹哥也看不到客車的車牌號,所以沒能發現追了一路的冀B970026就在前面不遠。現在徐讓一下車,熟悉的西裝和金絲眼鏡,讓豹哥立刻發現了徐讓。

    “徐讓,站住。”

    看電影的時候徐讓就得出過結論,聽到“別跑”、“站住”之類的話的時候一定要趕快跑。

    豹哥見徐讓撒腿就跑,來不及后悔不該喊那一嗓子,立刻招呼手下下車追。

    所以市中心就上演了一群手持砍刀黑西裝追逐一對俊男美女的好戲,徐讓拉著林護士向著廣場跑去。廣場上正有幾十個小青年圍著那顏倴盞的銅像滑旱冰玩,對跑過來的男女和幾十把砍刀毫不在意,該怎么玩怎么玩。

    徐讓正打算一穿而過,卻不料被一個青年給拽住了。

    居然有埋伏,不過徐讓是好攔的嗎?一個掃堂腿把人放倒,然后順勢就要接一個大劈掛落到那人臉上,不過卻沒真落下去,因為這時廣場上的幾十號人都圍了過來,大有一擁而上的意思。

    “讓哥,是我,小帥,杜小帥。”青年從地上麻利的站起,望著徐讓激動的道。杜小帥是徐讓初中同學,比徐讓小兩屆,上學時就是校霸類的反面人物了,現在看來已經有點黑社會的意思了。不過這小子一直十分佩服徐讓,因為同樣是整天打架斗毆的壞學生,徐讓玩夠了隨便看看書就上了市一中,而他就沒有這個本事。初中畢業后,也只能在社會上繼續瞎混。

    “咦?是你小子啊,沒想到你這濃眉大眼的也叛變革命了。”

    “???”杜小帥甩了甩長長的黃發,似要將疑惑甩掉,問道:“讓哥,你這是什么狀況?和黑老大的女人私奔?”

    徐讓舉了舉手中的禮品:“帶女朋友見父母啊,誰知道后面那群傻叉追我干嘛。”

    “讓哥果然不同凡響,回趟家都這么拉風,兄弟我真心服了,不過后面就交給我了,也讓小弟露一手。”杜小帥看著追到近處的豹哥等人,戾氣一閃道:“兄弟們抄家伙,讓這群傻叉看看這是誰的地界。”

    周圍的青年都從袖口或后腰處抽出了鋼管短刀,讓徐讓驚訝不已,果然有埋伏!滑旱冰還帶家伙,這是在訓練騎兵嗎?

    徐讓一下就興奮了,這是逆襲的節奏啊,大喊道:“騎兵連,進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41701_4_12-m
大師救命
作者 辰機唐紅豆
  自從綁定了這個紅眼病系統之後,蕭帥的人生,起飛了!   系統:「恭喜宿主眼睛開光成功,獲...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