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陰謀初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老板,人,我們已經找到了。”

    在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內,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恭敬的將手中的一沓文件放在面前的辦公桌上,而坐在老板椅上,面對著窗戶的男人緩緩的轉過身,他是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孱弱的身體,穿著寬松的運動裝,瘦削的慘白的臉龐上寫滿了疲憊,剪得稍短的頭發上已是滿頭銀絲。

    “恩。咳咳……”急速的咳嗽聲加上病態的身體仿佛告知人們他即將不久于人世,中年人拿起桌上的資料看了一遍,問道:“她現在在哪里?”

    “就在本市。”

    “很好。”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微笑,但是卻讓只被皮包著的顴骨顯得額外的突出:“按原計劃行動,記住,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她當上‘美夏一夜’的旅行者。另外,順帶看看她的本事。”

    “是,老板。”

    隨著下屬恭敬的關上門,中年人再次瞟了一眼資料,上面的姓名欄赫然打著三個字:蘇念汐。旁邊附有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長發女孩,清秀的臉龐,醉人的笑容,帶笑的眼睛,以及眉正間那一顆充滿魅惑的卻不甚惹人注意的紅色小痣。

    “皇天不負有心人,找了這么多年,你終于還是露面了。”男子死死的盯著那張照片,眼神中充滿了戾氣:“我的女神,我會用你的血來祭奠我的至尊之路的。哈哈,哈哈!”在中年男子的忘懷大笑中,那一沓資料隨著他輕輕的一揮手,便自燃了起來。

    咳咳……

    --------------------------------------------------------------------------------------

    夜很黑,很靜!嘩啦嘩啦……只有水流的聲音。

    “這是哪里?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見?”女孩醒來,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感受到的只有一片寒冷與潮濕。

    怎么這么冷,什么東西這么腥,為什么我的身上黏答答的?女孩想用手去抹掉淋在自己身上的液體,卻只聽見鐵鏈嘩啦的聲響,自己的雙手竟然是被吊起來的。

    不知道身在何處,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女孩腦袋里一片空白,只覺得有東西淋到自己的身上,而且是越積越多,液體已經漫到自己的小腿了。

    女孩著急了,恐懼使她想逃跑,可是又是一聲嘩啦,自己的雙腿原來也被鎖住了。好在鐵鏈比較長,漆黑的空間,她分不清方向,只能瞎摸。她的手向前伸去,只有液體流過手中,又黏又滑,不是水。但由于鐵鏈長度有限,她伸到一半,便再也挪不動。于是,女孩便用腳去接觸周圍的環境。她舉著雙手,向前走去,一小步一小步小心翼翼的移動。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一分鐘,或許十分鐘,她終于碰到一塊硬硬的東西。而此時,她的身體已經極度傾斜,她是用翹起的一只腳的腳尖才碰到的東西,而被鐵鏈套住的手腕被勒的讓她疼出了眼淚。

    女孩的腳尖上下劃動,只覺得那硬硬的東西很滑很滑。

    這時,液體已經淹到她的膝蓋了,雙腿浸泡在冰涼的液體里,只覺得寒冷。

    “救命啊,救命啊……”女孩的心越來越急躁,如果這樣下去,她定會被淹沒的。但是,她所在的地方似乎非常狹小,聲音透不出去。

    但是不管怎樣,女孩仍然一遍又一遍的呼救著,雙腿不時的在液體里來回走動,希望能踩到什么東西。

    “念汐,你在哪里,回答我!”

    突然,女孩的耳朵里傳進了這句喊聲,她急切的笑了,是程昕,是自己的朋友來救自己了。

    “阿昕,我在這里,阿昕……”女孩大聲的叫著,希望自己的朋友能聽到。

    “念汐。你在哪里,回答我,蘇念汐!”然而,好朋友似乎沒有聽到女孩的求救,呼喊的聲音漸行漸遠。這時,水已經漫道女孩的大腿部,女孩仍沒有放棄希望,繼續大聲呼救:“救命啊,阿昕,我在這里,救命啊……”

    忽然,一束光照到了女孩的身上,女孩的眼睛因為適應不了突如其來的強烈的燈光,而躲了開來,

    “念汐,是你嗎?”程昕的聲音在上方響起。女孩的眼淚頓時流出,哭訴道:“阿昕,快來救我,這里好黑好涼,我害怕。”

    “不要害怕,我馬上就來救你。”

    借著手電筒散發出的光,女孩明白了自己正在一口井里,淋在自己身上的卻是一種紅色液體,而這液體看起來與血無異。她身上的衣裝已被鮮血染紅,而那流下來的血越來越多,已到她的腰部了,刺鼻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

    “念汐別害怕,我現在找個東西把這個管子堵住,這樣它就不會再流了,”程昕說著,準備去找東西,就在這時,一雙手從她的頭上伸出,慢慢向下移。

    “阿昕小心!”女孩剛喊出這一句話,就見自己的好友從井口被推了下來,朝向自己,電筒也隨著落入井中,照亮了整個過程……

    “啊……不要……”床上的女孩一躍而起,刺眼的燈光讓她立即用手護住了眼睛。

    “怎么了念汐,是不是吵著你睡覺了?”床下,一個有著利落短發的高挑女孩正在收拾行李。

    她見念汐醒來,便走到床邊道:“你是不是做噩夢了,怎么滿頭大汗的?”

    “嗯,剛做了一個夢,太恐怖了,把我嚇醒了。”蘇念汐雙手捂臉使勁的搖了搖頭,以便自己的神經能夠清醒過來。剛剛的夢太真實了,現在想來都覺得害怕。

    程昕笑了一下,從桌子上拿過紙巾,遞給念汐道:“一個夢而已,別自己嚇自己了。而且不是有人說,夢是反的嘛,所以不要害怕了。”

    念汐接過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汗,回道:“嗯,我知道,只是剛剛太嚇人了。”說完,看到地上的行李箱,不禁問道:“阿昕,你收拾行李干什么?你不是昨天才回來的嘛。”

    程昕一聽,走到衣櫥旁,又開始收拾起行李來,便說道:“剛剛那邊打電話過來,讓我準備準備,坐明天的早班飛機到埃及去。”

    “什么,你們考古學家也太忙了吧。”念汐一臉不悅:“你這連著三個月才休一次假,這次又讓你去忙,你們公司真是太沒人性了。”

    “不是公司,”程昕笑著糾正道:“是我上次報的一個考古愛好者俱樂部,他們這次要去埃及,就把我喊上了。”

    “哦,我記起來了,你們是要去考察金字塔的。不過,上次聽你說他們人員滿了,這次怎么又喊你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們電話里沒有說清楚。我想,可能是有人退出了,或者又增加名額了。”

    聽完程昕的話,念汐想到剛剛的那場夢,最后阿昕被人推了下來,該不會是什么前兆吧。想到這里,念汐心里一慌道:“阿昕,你這次去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聞言,程昕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念汐,我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哪一次不是安全回來。而且,我們每次考古之前,都會有相應的安全措施,就算遇到壞人,你可別忘了,我是跆拳道黑帶九段啊。所以,你就放心吧,我的好念汐,你現在只需找到一份工作,給伯父伯母一個交代就好了,我呢,你就不用擔心了。”

    說的也是,阿昕人品好,會照顧人,反應快,而且還是跆拳道高手,怎么可能會被壞人打倒呢。倒是自己,與父母約定一個月的時間找工作,眼看就要到期了,如果找不到,她就得乖乖的回到他們身邊,相親嫁人,生活就定了。如果這樣,這一輩子根本就沒好好過啊。

    “唉,我要是能立馬找到工作就好了。”哀嘆一聲,念汐又倒向床鋪,煩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7-m
異能特工:韓少非法擄愛
作者 千蘿綠
  她是修真界的煉藥奇才;   她是人間帶著羸弱身體的怪才;   當兩個天才合二為一,世間的鋒...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