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噩夢鬼屋(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大早,程昕就趕往機場準備登上飛往埃及的飛機,臨行前,還不忘,再次叮囑念汐有關找工作的事。

    望著好朋友遠去的身影,念汐只能一個人孤獨的揮著手告別,同時心里默默的為對方一遍遍的祈禱著。

    “唉,天大地大,難道就沒有我蘇念汐的容身之處嗎?”走出機場,烈日當空,街上沒有多少行人,念汐看著這充滿光明的世界,獨嘆自己此刻悲慘的境遇。

    身上的錢不多了,與父母的約定還擺在那,當務之急必須找到一份工作養活自己才行,可是,好工作又豈是那么容易找的呢。

    走在街上,念汐的腦袋里一直在思考著下一步該怎么走。雖然陽光像烤豬一樣炙烤著大地,同時也像惡魔一般在挑戰著人內耐熱的底線。但是,為了省下一頓飯的錢,念汐忍著內心的渴望阻止了想要打的的狂熱之情,仍憑那熱氣熏燒著她的皮膚。

    “這位小姐,有興趣去參加我們的一個活動嗎?”就在念汐苦惱萬分之際,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手上拿著一沓宣傳單。

    “啊,什么?”顯然,念汐已經處在神游的邊緣了,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對方在說話。

    “我想請問,小姐您有興趣參加我們的鬼屋游玩活動嗎?”男人詳細的說道:“這個活動就在前面,如果小姐你去參加了,而且表現不錯的話,將會有一份大禮物送給你呢。”

    “大禮物?什么樣的大禮物?”念汐的眼睛立馬冒光了,這禮物會不會是工作,要是工作的話,那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這個禮物肯定是多種多樣的,具體是什么,那就看公司的安排了。不過據我所知,這次我們美夏集團是要招募一個外景主持人,去到各地旅游,所以特意安排了這次的活動,希望找到有膽量有勇氣有頭腦的年輕人。不管怎樣,如果小姐你有時間的話,就來這里玩玩吧,反正都是免費的。”看出來小伙子很是熱心,將自己所知道的統統說了出來。

    真的是工作,而且還是美夏這所全球著名的大公司的工作……念汐的腦袋里已經開出了一朵燦爛的花,看來真的是有餡餅掉下來了,不過能不能砸到自己還是未知數,所以一定要加油,一定要把餡餅牢牢的接住。

    迅速接過宣傳單,道了一聲謝,念汐便按著小伙子所指的方向走去。

    直到看不見念汐的身影,小伙子才趕忙跑到街對面的一輛黑色轎車前停下來,車窗搖了下來,小伙子看著里面坐著的黑衣男子道:“大哥,我已經照你的吩咐,把那女孩騙到鬼屋里去了,現在,那個……嘿嘿……”男子將右手指搓了搓,將意思掩藏在了他的笑意中。

    “放心,這個少不了你的,先上車吧。”

    小伙子躊躇了一下,因為這個男子的氣勢已經完全震懾住了他,尤其是他的臉上那條從眼睛劃到嘴角的細細的疤痕,更是讓他忌憚三分。可是,對方的語氣又是不容置疑的,于是,小伙子只能點頭哈腰的上了車。

    “大哥,嘿嘿……”

    黑衣男子轉過頭來,看著小伙子,二話不說,用手在他的頭蓋骨上輕輕的一拍,小伙子便不省人事了,就連呼吸也沒有了。

    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來到了小伙子所說的鬼屋之處,外面站的人大約有二十來個,雖說不是很多,但是在這樣的大熱天里,人數還是相當可觀的。

    鬼屋的入口處掛了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免費玩鬼屋,驚喜拿不斷”,旁邊有一個大架子,上面放滿了各種各樣的禮物,看的念汐眼花繚亂。

    我一定要加油,不管遇到什么困難,只要想著他們都是假的,都是人為的,就一切都會過去了。我一定要奪得第一,拿到這份工作。

    念汐不停的為自己打氣,不停的想著拿到這份工作以后的美好情景,她內心的恐懼就會減少一絲,興奮也會增加一分。

    這個鬼屋游玩是四人一組,下一組人要想進去,就必須是上一組的四個人全部出來才可以。

    終于,前面的那一組人開始進去了,看著他們小心翼翼的進去的樣子,念汐的心也滿懷期待。下一組就是自己了,不知道里面的擺設是什么樣子呢。自己雖然曾經也玩過鬼屋,可是都是非常小的簡單的鬼屋,一點也不恐怖,所以這次的鬼屋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景呢?會很恐怖刺激嗎?

    “你好,”就在念汐思慮的時候,有一只手輕微的觸碰了她一下。

    “你好。”念汐看著前面轉過頭的男子,禮貌的回道。

    對方穿著一個短袖襯衫,帶著一副框架眼鏡,看起來是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士。

    “馬上就到我們了,我們三個是一起的。”說著,他前面的一男一女也一起轉過頭向念汐打著招呼。

    “等前面四人一出來,我們就進去。到時,你和我的這位女同學就站在我們兩個男的中間走,希望你不要害怕。”男子很有責任心的說道。

    “好的,好的,真的很謝謝你們。”念汐忙點頭答應,對方是個很會體貼女生的熱心男生呢,不錯不錯。

    于是,念汐就和那位男生調換了位置,然后,四個人便開心的聊了起來,一起在交談著里面會是什么樣的場景。

    時間就在交談中流逝了,好似瞬間,前面的那一組就出來了。雖然每個人的手上都拿了一個小熊,可是他們的臉色看起來并不是很好,一個比一個慘白。

    隨著鬼屋門的再次打開,念汐一行四人正式開始鬼屋之旅了。

    當所有人都踏進門檻的時候,身后的門便啪的一聲關上了。而此刻,外面的工作人員說道:“這次的鬼屋游玩時間到此結束,歡迎各位朋友下次光臨。”

    于是,心懷惱怒與不甘的人群便散開了,沒有人想到鬼屋里還剩下的四個人,即將有一場驚心動魄,驚喜不斷的體驗。

    進入鬼屋,你會發現原來這里是一個小石屋,大約有十平方米,四周沒有燈,只有兩只白色的蠟燭在一個石凳上搖曳著。“這是什么情況,難道已經開始了嗎?”走在最前面的男孩說道。他的頭發剪得短短的,也被染得黃黃的,穿的衣服有些與眾不同,像殺馬特式一樣,看起來是一個喜歡玩的男孩。

    他圍著石屋轉了一圈,什么也沒發現,除了他們進來的那扇門,還有另一扇門緊緊的關著,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黃發男孩走到第二扇門前,用力的推了推,沒反應,又用力拉了拉,依然紋絲不動。

    “破門。”男孩生氣的用腳踢了一下。

    “這個門可能需要機關吧,要不我們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打開這扇門的方法。”念汐提議道。

    于是,四人便合力找起開關來。

    可是,過了很久,他們已經進行了地毯式搜索,每個角落都沒放過,仍然什么也沒發現。而且,讓他們驚訝的是,就連一開始進來的那扇門,也打不開了。

    “這是什么意思,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鬼屋嗎?真是浪費時間。”男孩對著其中的一扇門又是一踹,對這里的場景嗤之以鼻。

    “應該不會吧,我看每個玩過的人出來以后,臉色都很慘白,所以這里應該有恐怖的東西,只是還沒出現吧,我們還是保持警惕,防止被嚇到。”眼鏡男子一邊認真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一邊說出自己心里的看法。雖然他也被這打不開的兩扇門弄的焦頭爛額,但是,既然都說是鬼屋了,而且還發傳單宣傳,就肯定不一般。

    “希望是這樣。”黃發男子沒好氣的說道。

    的確,這大熱天的被困在這個狹小的屋子里,沒有空調,沒有風扇,汗水已經濕了衣裳,沒有人會有好脾氣的。

    十平米的房間,一目了然,除了一個石凳上擺著兩只蠟燭以外,什么也沒有,就連坐的地方也沒有。

    四個人站著,幽暗的燈光,狹小的屋子,讓每個人都覺得很壓抑,黃發男子索性脫掉了上衣,一屁股坐在那放著蠟燭的唯一的凳子上,然后用衣服擦著臉上如雨的汗。

    環境與氣氛實在是想讓人發瘋,為了轉移注意力,念汐便拿出手機,看看時間,原來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十分鐘。可是,這里什么也沒發生,該不會就讓人待在這里磨練耐心吧。而且還有一件事,蠻奇怪的。

    “你們有帶手機嗎,為什么我的手機接收不到信號?”念汐拿著自己的手機問向同伴。

    “我看看。”同行的女生拿出手機也是一驚:“是啊,我的怎么也沒有,這是怎么回事?”

    聽到兩位女生的對話,兩個男生也趕忙掏出手機看起來,都沒有,而且是一點信號也沒有。在外面還玩的好好的,怎么一進來就沒有了,難道說這個小石屋被放了干擾信號的機器?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每個人的內心都在思考著所發生的事情,這鬼屋到底在玩什么名堂。

    “歡迎你們,我的客人。”突然一個沙啞的蒼老的聲音出現在了每個人的耳旁,所有的人都被這恐怖的聲音嚇了一跳。循著聲源,昏暗的燭光下,他們看到門口站著一身黑袍,帶著一個黑色大帽子的女巫,她佝僂著身體,大大的巫帽遮住了半張臉,沒有人注意到她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嗨,你好。你是來嚇我們的嗎?”被聲音嚇了一大跳而突地站起來的黃發男子,又重新坐回板凳上,看著對方的打扮,嘲笑了起來:“你這裝扮一點特色也沒有,如果這個鬼屋就是你們這類貨色的話,還是早些開門,讓我們出去,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顯然,黃發男子被前面等待的時間惹惱了。

    女巫沒有在意黃發男子的挑釁,而是拄著拐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屋子的正中央,當所有視線一動不動的注意著她的時候,女巫才說道:“客人們,我是來為你們踐行的,你們即將有一場與眾不同的永生難忘的旅行,希望這次旅行能帶給你們意想不到的驚喜。”

    “驚喜,哼,我們倒是沒有看到,”黃發男子搶話道:“告訴我,為什么這兩扇門都打不開,你是不是在耍我們?”

    “那兩扇門是為普通人設置的,你們是尊貴的客人,所以要進入不一樣的門。”女巫波瀾不驚的用一塵不變的語調說著,并用她的拐杖對著石壁晃了一圈,這時,好像變魔術一樣,原來的那兩扇門不見了,代替的是新出現的三道石門,每個石門都是一模一樣的。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懵了,而接下來女巫的話更是讓眾人膽戰心驚。

    “你們來到這個地方,是命運決定的,而命運是不能違抗的,所以你們只有選擇其中的一扇門闖進去,然后找到出口,才能活著回到你們熟悉的世界。否則,你們只能被囚在這個地方,永遠逃離不開。”

    “哼,我現在要走,你還能不讓我走嗎?”顯然,黃發男子有一個火爆的脾氣,而且,他不相信女巫說的話,即使他看到了讓他驚訝的景象。

    “狂妄的人類。”仍然是低沉的滄桑的語氣,但是女巫卻用她的拐杖對著黃發男子一指,黃發男子便被重重的拋向石壁,吐了一大口鮮血。

    所有的人都張大了嘴巴看著突發的一幕,剛剛是怎么回事,一個人怎么會無緣無故的飄在空中撞向石壁?

    “嗚……”黃發男子倒在地上,蜷縮著身體扭動起來,看來傷的不輕。

    “你沒事吧?”念汐著急的跑過去,與其余兩人一起扶起男子,看他痛苦的表情,念汐的心一緊,直覺告訴她:遇上大事了。

    另外的兩人也感覺到了情況不妙,斯文男子看著女巫,帶著怒氣說道:“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客人,而且是尊貴的客人,難道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客人的嗎?”

    “嘿嘿……”女巫笑了起來,尖銳的笑聲回蕩在小屋里,想要把人的神經擾亂一樣。

    “你們的確是客人,不過,小伙子,我要提醒你,做我的客人可是不快樂的,因為一般我的客人都不會看見明天的太陽。剛才那一擊是我給你們的警示,警戒你們這次旅途的兇險,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而你們卻并不領情,看來我是多管閑事了。”

    女巫的一席話,讓所有人的心都顫抖了一下,什么叫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什么叫旅途的兇險?拜托,他們只是來玩玩的,其他的,可是什么也沒有想過。

    “你好,你是不是在嚇唬我們,”念汐緊張但仍然有禮貌的說道:“我們是看到外面在做宣傳,所以才進來玩玩的,這里雖是寫的鬼屋,但鬼屋一般都是假的,所以你應該只是這里的工作人員,然后為我們渲染氣氛的是吧。”

    “小姑娘,你說的對,這里是鬼屋,而我也是這里的工作人員,不過,我要糾正你一句,這里是真正的鬼屋,可不是鬧著玩的。你也看到了你的那位朋友,他可是真的吐血。”

    “但是,那為什么前面進來的人都安然無恙,難道他們見到了真鬼也沒事嗎?”念汐焦急的追問道。

    “我說過了,你們是尊貴的客人,與那些人是不一樣的,自然,你們要經歷的也會不一樣。你們來到這里,都是命中注定的。好了,時間到了,我的客人們,希望你們能玩的愉快!”女巫說完,便用拐杖重重的敲了一下地,這時,地震一般,地面劇烈的抖動起來,小石屋也開始搖搖晃晃,有些地方的石頭已經陸陸續續的掉了下來,而且是越掉越多,好像有掉不完的石頭。

    這種情況,他們必須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否則就會被壓成肉泥。而女巫也不知何時悄無聲息的走了。

    慌亂中,三人合力攙扶著受傷的黃發男子,朝著最近的那一道門跑去。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04097_82_823-m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作者 幽非芽
  重生回到命運轉折點,她要拳打極品腳踢渣渣。
  那些曾欠了她的,騙了她的,吃了她...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