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噩夢鬼屋(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進入門內,伸手不見五指,黑漆漆的讓四人看不清任何東西。但至少,地面不再震動了,他們的性命目前還不會受到威脅,可是,每個人的內心卻被一股巨大的恐懼壓著,以致他們連大氣亦不敢出一口。

    “我不想玩了,我要出去,我害怕。”其中的一個女孩壓著聲音,哽咽著說出了心中的想法,而這句話又何嘗不是念汐想要說的呢。然而,按照現在這種情況,再加上那個幽靈般的女巫的話,想出去似乎不可能。

    “小雨,不要害怕,我在這呢。”聽出是斯文男子的聲音,看來這兩人是認識的,而且關系匪淺。

    借著手機微弱的光亮,念汐照了照四周,希望可以弄清楚她們現在所處的環境。

    手機屏幕的光圈很小,她所能照到的范圍只是一點點,好在,斯文男子也拿出了手機像念汐一樣,把它當做手電筒,那叫做小雨的女孩在斯文男子的安慰下,波動的情緒稍稍平穩了一些,也拿出手機幫忙,于是三人的手機組成了一個小電筒的光芒。而受傷的黃發男子則捂著胸口坐在地上微微的喘息著。

    隨著手機光亮照射的范圍越來越廣,他們也看清了一點現處的環境。

    這里仍然是一個房間,不過,比剛剛的那個小石屋大些,而且,這個房間看起來也比較干凈整潔,墻壁上都被粉刷了一遍,有的地方還被掛上了畫。

    “哎,這里有一個開關,應該是電燈開關吧。”說著,斯文男子便按了手里摸到的那個開關。

    啪,燈,果然亮了。而且是白熾燈。

    “啊……”隨著燈亮,一聲驚叫也響徹了整個屋子。

    只見小雨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緊的盯著前方看,慘白的臉色,張大的嘴巴,暗示著她似乎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

    念汐慢慢的轉過頭,順著小雨的方向看去,也嚇得睜大了眼睛,用手捂住了自己即將要喊出聲的嘴巴。

    原來,在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披著長發的女子,被吊在屋梁上,她的臉正對著小雨的方向,眼球向外凸著,眼神渙散的盯著前方。當燈打開的一剎那,小雨的眼神與對方碰個正著。

    小雨明顯被嚇壞了,雙腿打顫的癱瘓在地上,全身哆嗦的盯著那個女尸看,好像對方有什么魔力,使她移不開眼睛。

    “不要看,小雨不要看,那是假的,那只是模型罷了。”斯文男子心疼的將小雨抱在了自己的懷里,安慰著,可是微白的臉色透露出了他此刻內心的不安。

    “她在向我招手,要我過去呢,嘿嘿,她要我過去呢。”然而,小雨卻像被迷住了心智,掙脫掉男子的懷抱,坐在地上,一邊對著那個死尸招手,一邊喃喃的說著恐怖的話語。

    念汐被這情景嚇呆了,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緊皺著眉頭,忘了思考,腦袋里已經全是驚恐。

    “同學,麻煩你來幫我一下。”

    直到斯文男子喚了一聲,她才回過神來。

    小雨被嚇得不輕,癥狀越來越嚴重,她不僅一直在說胡話,也用盡全力想要掙脫斯文男子的雙手,向那懸掛著的死尸走去。

    念汐忙走過去,用雙手緊緊的抱著小雨的雙臂,而眼睛卻忍不住再次望向那個上吊的女子。

    女子的臉色紫青,口角微張,舌頭向外面伸出,而舌尖也呈現出一片紫黑。繩子死死的勒著她的喉嚨,她的雙手無力的向下垂著,雙腳也是腳尖向下,在腳下有一個被踢倒的板凳,看來她是自殺的,而且是含怨而死的,否則,她不會選擇穿一件大紅的衣服來自殺。

    突然,女尸的眼神變得異常的兇狠起來,念汐的心被這突然其來的轉變,嚇得少跳動一下。

    深吸一口氣,念汐以為自己看錯了,于是緊緊的閉上眼睛,再慢慢的睜開,還是剛才的景象,女尸的眼神仍然是渙散無神的。

    可能剛剛真的是自己眼花了,但是不管怎樣,必須離開這個房間,無論對方是真人還是假鬼。

    “我們還是不要待在這里了,趕緊找出口走吧。”念汐小聲的提議道。

    “好,那邊有個門,我們現在就過去。”斯文男子立馬贊成,有個死尸在這里吊著,著實讓他全身難受。

    “文民,你還能走嗎?”斯文男子對著那個坐在地上,臉上驚恐的男子說道。

    “我還能走。”被叫做文民的黃發男子弱弱的回答道。

    “我來扶你。”念汐走上前去,將已經稍微安靜下來的小雨交給斯文男子,自己走過去扶著文民。

    于是,四人挨著墻壁,遠遠的躲著那個死尸,準備從旁邊的一個門進去,離開這個讓人壓抑的房間。

    一個不小心,不知是誰的身體碰到了墻上的開關,燈突然滅了,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小雨的情緒又波動起來,而且比上次更加激烈。她在男子的身上不停的扭動,大喊大叫,讓每個人的手里都捏了一把冷汗。

    念汐趕忙用手去尋找開關,可是黑暗中的恐懼,讓她慌亂的一時無法準確找到開關的位置。

    忽然,她摸到了一塊冰涼的東西,硬硬的,有些地方還凸起,形狀摸起來像手背一樣。然后,倏地,冰涼消失了,念汐也立馬驚慌的收回了手。

    啪,燈被文民打開了,他靠著墻壁急說道:“我們真的遇上鬼了,這里很危險,我們必須馬上離開。”

    念汐沒有對文民的話作出應答,而是看了看剛剛自己觸摸的地方,只是墻壁,四周什么也沒有,燈是在文民那個地方的,所以不可能是文民的手,而斯文男子正吃力的用雙手抱著懷中仍不安分的小雨,因此也不可能是他。那么,剛剛那只冷的似冰的手是……

    想到這里,念汐汗毛豎立的看了一眼屋子的中央。噩夢成了現實,那女尸不見了,只剩下一條細細的繩子掛在那里。

    念汐忍不住將自己的手搓了又搓,想把剛剛那陣惡寒給搓掉。

    “你碰到她了?”文民的帶著恐懼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念汐驚愕的猛地一回頭,看著對方沒有說話。

    “我看到了,她剛剛就趴在著墻上,我看到你的手碰到她了,你別碰我。”文民的情緒也激動了起來,他一把甩開念汐的手,向后退去。

    念汐沒有言語,兩條眉毛卻深深的杠在了一起。

    她不喜歡這個叫文民的黃發男子,這種時候,大家應該是攜手齊心共渡難關的,所以,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而且,她的手碰到了女鬼的手又怎么樣,女鬼是鬼,不是蛇,又沒有毒,不會傳染,他怕什么呀。

    “血,血,嘿嘿,血……”小雨的聲音又響起來,她的呆呆的聲音中夾雜著笑聲,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只見小雨目光呆滯的指著地上的某一個角落,喃喃自語。

    那是一塊放著魚缸的地方,魚缸里的魚已經死了,尸體都浮在水面上,而那水也已經變綠了。魚缸的旁邊,有一小漬血,而現在,還有血珠一滴滴的落在那里。

    眾人的目光又一齊向墻頂上望去,吊著頂的墻板上,那紅衣女鬼正向壁虎一樣緊緊地用四肢貼著上面。她的一只手受傷了,血正從傷口一滴一滴的落下來,她眼神兇狠的盯著念汐,好像要把她撕裂一般。

    四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鬼,除了將神經繃得緊緊的,心跳的頻率是原來的幾倍以外,他們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腦袋里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思考。

    “把她留下,其余的走開。”女鬼突然發話了,她如輕燕一般,落在地上,用手指著念汐對其余的人說道。

    “好,好好好,我們馬上就走。”文民趕忙答應著,一把跨過念汐的身旁,向斯文男子走去。

    斯文男子一臉驚訝的看著念汐,他沒有表現出像文民那樣令人厭惡的動作,但也沒有說話,好像在抉擇是留下生死與共還是與別人一起離開。。

    小雨在他的懷中只是一個勁的咯咯的傻笑,眼神在女鬼的身上轉來轉去。

    “我數到三,要是再不走的話,所有的人都必須死掉。”女鬼惡狠狠的說著,然后開始道:“一……二……”

    “對不起了。”斯文男子回過頭,背對著念汐,道了一聲歉,并抱著小雨同黃發男子匆匆的逃走了。

    看著關上的大門,念汐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會被女鬼親自點名了,難道是因為自己碰到了她的手了嗎?而且,現在怎么就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哼,看不出來你倒是有些本事啊。”當房間里只剩下念汐與女鬼單獨相處時,女鬼說話了,話語里夾雜著譏諷,她慢慢的走近念汐道:“你剛剛使了什么法術,竟會使我的手受傷?”

    “你不要過來。”念汐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聽女鬼在說什么,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對方的雙腳上,她在默算著對方與自己的距離。

    “怕我了嗎?”看著念汐一步一步往旁邊移動,以使離自己遠些時,女鬼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她笑著說道:“原本,我是想要那個女孩來陪我的,畢竟我一個人實在是太孤寂了。但是,我發現你比她有趣,你看起來是個普通的人類,但是你卻能使我受傷,當你碰到我的時候,我的身體竟如火燒般疼痛難忍,要不是我有七年的功力,恐怕我已經不能站在這里和你說話,所以,你比那些自詡為大師的人厲害多了。而你要是能死在我的手上,與我在一起,想來,肯定是一件特別有趣的事情。哈哈。”

    女鬼笑著,走到了原本吊著她的繩子旁,她用手摸著繩子,似回憶一樣:“我會讓你親自用繩子束縛自己的喉嚨,就想當初的我一樣。將板凳踢掉,繩子緊緊的捆著自己的脖子,無法呼吸,腳用力的想蹬著東西,但只有一片空氣,只能眼睜睜的感受著死亡一步一步的接近。最后,放棄掙扎,讓所有的氣息都抵在喉嚨出不來。然后,雙手緩緩的垂下,雙腳忘記了擺動,就這樣徹底與世隔絕,成為冤魂厲鬼了。這是多么一件痛苦的事,同時又是多么幸福啊,因為它能夠讓你那么清楚的了解死亡的整個過程。”

    女鬼的話使念汐的心整個都顫抖了起來,身上的寒毛也一根一根的豎立著,她覺得對方是變態,竟然能這么詳細的描述出她曾經的死亡過程與心得。

    不過,念汐沒有被女鬼的話給恐嚇嚇暈過去,腦袋里也開始在轉動著思考了。

    念汐的手慢慢的向門把觸去,當女鬼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的時候,念汐一把拉開門,準備逃走。

    可是,女鬼卻不是好惹的,更何況還是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厲鬼。

    “想走,簡直是天方夜譚。”隨著女鬼的一聲吼叫,剛剛被拉開一條縫隙的門被重重的關上了,與此同時,這扇門也變了樣,上面擠滿了人頭,他們長大血紅的嘴巴,想要把念汐給吞噬掉。

    “啊————”念汐驚叫著離開了那扇門,看著那一個個擠在一起的血肉模糊的嘴臉,忍不住干嘔了起來。

    可是,現在并不是讓她放松警惕的時候,女鬼被念汐的舉動惹惱了,她要立馬送掉念汐的命。

    只見,女鬼齊腰的頭發慢慢的變長,變長,一直拖到地面堆積了起來還沒有停止。然后,她又將四五米長的頭發向念汐甩去,想要把念汐的脖子纏住,給吊在半空中,讓她被吊死。

    不過,事實說明,她忘了前車之鑒。頭發還未碰及念汐的身體,便吱吱吱吱的燃燒了起來,一股濃烈的焦臭味散發在空中。

    這次換成女鬼嚇呆了,她剛忙將自己的頭發縮短,變成原來的模樣,可是頭發已經著火了。她無暇顧及念汐,只能喳喳的叫著用手不停的拍著自己的頭發,希望能夠將火撲滅。但是,這做法只是杯水車薪,于是,女鬼便一頭扎進那個已經發綠的散發出惡臭味的魚缸里。

    看著這一切的變故,念汐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剛剛驚恐的看著那一批恐怖的頭發向自己飄來,誰知,那恐怖的長發在自己身前半米的地方突然停住,然后便自燃了起來。

    奇怪歸奇怪,現在可不是細想個中原因的時候,趁著女鬼拯救頭發之際,她必須逃離這個地方,而唯一的出口就是那道門。

    說也奇怪,經過剛剛的那個變故,門上的嘴臉似乎也害怕起念汐來,他們望著念汐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種恐懼,有的甚至已經消隱不見了。

    借著膽量,忍著反胃,念汐輕移腳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同時,眼睛還不忘觀察那女鬼的動作。

    門上的鬼臉越來越少,但仍然有少數具有冒險精神的膽大的鬼臉直挺挺的立在門上,對著念汐張開了血口,血喇子還掛在嘴角,嚇得念汐不敢再往前一步。

    進退兩難,念汐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女鬼頭發上的火已經被淋滅了,她的頭還淹沒在水里,望向念汐,那眼神是兇狠的,決絕的。然后女鬼一把抬起頭,在水花四溢時刻,不顧一切的向念汐沖來。她的染著紅色指甲油的慘白的雙手伸向前方,那指甲像頭發一樣,瞬間變的很長,就在這千鈞一發之刻,念汐不顧恐懼與惡心,猛地伸手轉動門把躲進了門后。

    說也奇怪,當念汐的手觸及門把的時候,那些血臉一個個的驚叫,最后都化成了一灘血順著門板流在了地上。

    當念汐逃離女鬼,以為到了安全地帶的時候,一陣哭聲又傳到了耳邊。這時,她才拍著噗噗直跳的小心臟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目下所處的環境。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96785_82_824-m
九零學霸小軍醫
作者 自在觀
  前夫和雙胞胎的妹妹害死女兒,李少瑾把她們全殺了,大仇得報,可是吧唧吧唧嘴,還是很遺憾趕赴刑...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