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噩夢鬼屋(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剛離虎口,又進狼窩。這是念汐此刻除了害怕以外,唯一能想到的。

    念汐眼前所呈現的是一間義莊。

    沒錯,就是義莊!房間里擺滿了古式的木制棺材,有的棺材甚至老舊的已經破了,而嗚嗚的聲音就來自其中的一口棺材那里。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念汐想哭,這里并不比外面好很多啊。

    念汐沒有動,她不想去靠近那些棺材,她怕一接近,那棺材里會突然站出一個人,這樣的話,她的小心臟真的會受不了的。

    剛才那三個人去哪里了?為什么沒有看見他們,難道他們已經走了?

    念汐仔細的看了看,的確沒有他們的身影,而這個房間目前只有一扇門,不是剛進來的那扇,而是對面的一扇木門。

    真的很奇怪,一進入這里,自己打開的那扇門就消失不見了?難道說,這個地方是只許進不許退的?

    看著這個是非之地,念汐決定還是早些離開的好,于是,她便躡手躡腳的往那木門移動,防止吵醒棺材中的人,如果棺材里有人的話。而且,也不能引起這個嗚嗚啼哭的東西的注意。

    當念汐走到門口,準備悄無聲息的推開木門逃之夭夭的時候,一聲厲喝嚇住了她。

    “不要打開那扇門。”聲音急躁嚴厲,還夾雜著恐懼。

    打了一個寒顫的念汐,畏縮著顫抖著轉過了頭,想看看到底是誰發出聲音,難道又是一只鬼,而且還是一只男鬼?

    這時,棺材的角落出現了一個人頭,仔細一看,黃色的頭發中沾有血跡,眼角掛著眼淚,臉上的表情很難用言語形容的出來。

    “你……文民?”念汐站在原地,試探著喊了一聲,心中祈求對方是她認識的那個人。

    文民沒有站起來,仍然蹲在那個角落,雙眼緊盯著那扇門,帶著哭腔的聲音道:“不要打開,千萬不要打開。”

    確定對方是文民無疑,念汐急忙離開了那扇木門,然后慢慢的朝著文民走去,邊走邊用手揮道:“文民,你沒事吧,其他的人呢,到哪里去了?”

    文民終于回過了神,看著念汐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指了指前面沒有蓋上蓋子的棺材。

    念汐的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文民的手勢是指……

    念汐移到棺材旁,盡管她害怕,但為了求證,她還是向棺材望去,里面的情景盡管她一千萬個不愿意相信,但事實放在眼前,小雨全身血肉模糊的坐在棺材里盛放的死尸上,她的衣服殘破不全,肚子像被尖銳的爪子劃破,五臟六腑已經沒有了,只剩下腸子一咕嚕的露在外面。

    “嘔……”念汐扶著棺材在一旁干嘔了起來,早上沒有吃任何東西,可是她還是吐出了一些酸水。

    “我們都會死的,它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文民無神的盯著棺材,嘴巴一張一合的說著。

    看著文民被嚇得好似失去了三魂六魄一般,念汐心中的恐懼卻不似先前那般強烈,她咬緊嘴唇,深皺眉頭,想到家人,想到朋友,再看看躺在棺材里死無全尸的小雨,念汐的內心突然充滿了力量,心中的戰斗欲越來越高,她突然想會會所有的妖魔鬼怪,即使自己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她也想去會會他們。

    只有到了絕境,人們才會知道自己的潛力到底有多大,而且這潛力是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會爆發出來的。

    念汐此刻就是想要絕處逢生,雖然她是個弱女子,雖然她不會武功,也不會法術,雖然她沒有做過什么大事,可是,當她看到與自己同來的同伴竟然遭致如此毒手,而男子也被嚇的在一旁嗚咽啼哭時,她的內心就充斥著悲憤,她無法控制住自己不生氣,也無法控制住自己不對他人憐惜,盡管自己也是自身難保,可是她的心告訴她,不管希望多么渺小,她也一定要堅持到最后一刻,這是她心里此刻唯一的想法。

    “文民,你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念汐面部剛毅,眼神堅定,語氣沉著的問著失去了活力的文民。

    “有一頭怪獸,一頭很大的怪獸,它從地下躥了出來,它有很多爪子,還有兩個頭,它有很多眼睛,它的爪子一把掏進小雨的肚子,把她的心給吃了,它還把國豪給捉走了,它一把抓住國豪,就像捉一只小雞一樣,然后倏地逃走了,倏地……”說著,文民還用手在空中劃了一下,最后指向了地面。

    “那怪獸是逃進了那扇門嗎?”念汐指了指那扇她一開始準備走進的小門。

    “門?”文民恍惚著重復了一句,突然,情緒變得急躁起來,它好像很怕看見那扇門,躲在棺材旁一個勁的重復道:“不要去開那扇門,不要去開那扇門。”

    念汐用雙手死命的桎梏住對方,即使對方的反抗幾乎要把她掀倒在地,她也沒有松手。

    “文民,告訴我,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會使你這樣的害怕,是不是那頭怪獸?”念汐的聲音不覺提高了,她希望文民可以恢復精神,可以與她一同抵抗這些壞東西。

    “不,不是。”文民被念汐一吼,精神果真恢復了些,說話不再是恍惚,也不再是驚叫,而是有情感的低語著,雖然音調還是一直恐懼的顫抖著。

    “那頭怪獸抓了國豪以后,又躥回了地里,要不是我躲在棺材后面,沒被它發現,那我也會被它吃掉的。”

    “那那扇門后面是怎么回事,你為什么那么怕它?”

    “那扇門……”文民的聲音抖動的越來越厲害,他用眼睛看了一眼道:“那扇門后面是一條湖,湖里面全是手,白慘慘的手飄滿了整個湖面。”

    聽完文民的話,念汐自動腦補了整個畫面,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可是,待在這個地方坐以待斃也不是一個辦法,沒人能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所以當務之急,必須找到出口,離開這個危險重重的名副其實的鬼屋。

    可是,整個房間只有一扇門,就是讓文民驚懼不已的那扇木門,再加上地底下還有一個吃人的怪獸,真正的是鬼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就在念汐愁眉不展之際,棺材里又傳出了動靜,念汐文民都嚇的趕忙往后退,直到墻角,他們的眼睛一動不動的注視著棺材的一舉一動。

    嘭!其中一口棺材的蓋子被打破了,從棺材里直挺挺的坐起了一個穿著古代衣服的人。這人臉部已經全部腐爛,上面爬滿了驅蟲,還有蚯蚓從鼻孔和口中爬出,她頭一轉,朝向念汐他們所在的地方,然后一蹦三尺高,躍到了地面上。

    而其余的棺材也與這口棺材一樣,棺蓋一一從里面被打破,然后,一股躍起穿著古代衣服的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婦女,有壯漢,他們全是身體腐臭,長著長長的白色指甲的手筆直的伸向前方,他們全部將臉轉向了念汐的方向。

    這些僵尸能看見他們!

    就連小雨也不例外,她從棺材里站了起來,用手將腸子捋回肚子里,卻只是徒勞,于是,她便放棄了,拖著腸子向念汐走來,地上,盡是腸子拖下的血跡。

    “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必須離開這個地方。”念汐緊急的說道,拉著受傷的文民向那唯一的木門跑去,如果不想中尸毒,不想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個,就必須離開這個義莊。

    “不要,我不要進去,我不要進這個門。”在門口,文民突然大叫了起來,要掙脫開念汐的手。

    “如果你不進這個門,你就會被他們咬,難道你想和他們一樣嗎?”念汐看著慢慢跳過來的一大群惡心的僵尸,心中不無緊張與擔憂的說道。

    “不……”文民搖了搖頭,但他還是掙脫掉念汐的手,遠離了那扇門。

    沒有再猶豫,念汐一把拉開那扇讓文民恐懼萬分的門,眼前的景象讓她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無比。

    文民說的沒錯,他對這湖表現出恐懼也沒有錯,湖中已經看不到水了,因為湖面就像被一種植物大肆生長覆蓋一樣,而這植物就是人的雙手,只不過這手與平常人的不一樣,這手就像人們喜愛吃的一種零食—鳳爪一樣死白死白的,而且,那指甲也像鳳爪一樣,尖尖的,比鳳爪還要長一些。

    每一只手都像被腌制過的,被涂上了防腐劑,一雙一雙的踴躍的往上伸著,想把過往的東西拖進湖中,成為它們的玩伴,或者,把人變成紙一般,任他們任意撕扯。

    湖面上還有一座小橋,橋是木制的,兩邊沒有任何的護欄。看起來,這座橋是有些年頭了,有些地方的木板已經腐朽脫落了,如果人在上面走,保不準不會把這座木橋給壓塌。

    然而,在橋的那一端就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了,這給了念汐期望,但是,她也不敢踏出第一步,她不想成為這萬千鬼爪下的水鬼亡魂。

    僵尸群已經越來越靠近了,想想會被那群僵尸圍攻,念汐就會一身惡寒,可是,這鬼湖上的獨木橋,她也實在沒有勇氣踏上去。

    怎么辦?前有狼,后有虎,我怎么樣才可以安全脫身,難道今天這鬼屋真的是我的葬身之地嗎?神啊,誰來救救我啊。

    任憑念汐求爹爹告奶奶,神啊佛的念的一大堆,奇跡也沒有出現,那一大波僵尸已經離他們不到一米的地方了,如果再向前跳兩步,她的脖子就會被咬住了。而小雨也在尸群中晃悠悠的面無表情的向她走來。

    不行,必須闖一闖,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也要死得光榮,她要為生命而戰!

    “文民,我要過橋。”說著,念汐便對那些搖來揮去的鳳爪手強迫選擇無視,一腳踏上那木橋,而橋因為許久沒有承受過重量,晃動的很厲害。

    雙手沒有東西可以握住,身體搖搖晃晃的,在腳差點被鳳爪手碰到的時候,念汐急忙退下了橋,才暫時保住自己的全身。

    一次不行,再試一次,這次念汐放輕了動作,登上橋時,已可以慢慢的穩住了身體,而那群僵尸已經來了。

    “文民,快上來,快上來。”念汐朝著緊緊貼著墻根的文民焦急的喊道。

    “不,不,我不要。”文民看著念汐,只是一個勁的搖頭,當自己的脖子被僵尸咬住的時候,他才大聲的驚叫起來。

    然而,僵尸可顧不得文民的叫聲。它們的眼中只看到活人的鮮血。

    于是,念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文民被尸群圍住,最終沒落在尸群的身影中。

    同伴都已經不在了,而自己的生命也受到鬼湖中鳳爪手的威脅,念汐終于忍不住流下了忍了許久的眼淚。

    可是,生命還在向她召喚,眼淚只是釋放自己的壓力,而不會摧毀自己的意志,她還要為自己作出最后的搏斗。

    念汐輕輕的向前走了一步,然后轉頭看向后方。她怕僵尸會跳上橋上,如果這樣的話,她怕還沒來的急逃跑,橋便會倒塌,他們只能全部成為鳳爪手手中柔軟的白紙。

    可是,說也奇怪,那些僵尸并不像念汐心中所想,一擁而上跳上木橋,而是站在門口,望著念汐,仿佛門口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攔住了它們的去路。

    見尸群沒有跟上來,念汐的心里說不出的滋味,她沒有喜悅,因為,在她想來,這些原本沒有思想的僵尸都不敢走近這里,只能說明,這里有比它們更厲害的東西,說是神靈,應該不可能,這滿湖的鳳爪手一看就不是善類。

    但是,現在已無路可退了,她只能硬著頭皮一步一步的往前小心翼翼的走著,只能祈求前世積德,今生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這場劫難。如果,她真的逃出來的話,她發誓,她蘇念汐從今以后永遠都不會再靠近鬼屋了,永遠不會!

    念汐一步一停的走在搖晃的廢舊的木橋上,橋吱吱的響著,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突然倒塌,而那群鳳爪手,還在不停的揮動著。

    念汐屏住呼吸,克制住自己已經達到一萬分的恐懼,她強使自己眼觀前方,不去看周圍的環境,不去想周圍的危險,只一心一意的往前走,期待看到岸的盡頭,期待看到那片充滿生命力的綠油油的草地。

    就在這過程中,她沒有注意到,每次她經過的地方,那些伸出水面長長的鳳爪手都會沉入水中一部分,不像一開始那樣氣勢洶洶。

    十分鐘的橋面,念汐像度過了十年。她終于真切的感受到一次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了。

    雙腳真正的踏上草地時,念汐笑了,一種類似于哭的笑,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出內心的喜悅。

    只是,她清楚的明白:她終于逃出來了,終于逃脫了那女鬼和那群僵尸,以及鬼湖中無比恐怖的鳳爪手。

    念汐彎著腰,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向前走了幾步,待到安全地帶時,她終于全身乏力的癱軟在草地上,閉上了眼睛,好好的歇一番。

    擦擦……

    腳步聲從身后傳來,還未平復氣息的念汐,眼睛睜了開來,可是她沒有動,仍然保持著平躺的姿勢,就連面部也沒有任何的表情。

    剛才的經歷已經耗盡了她的體力,更使她的精神受到了嚴重的創傷,她已經沒有一絲精力再去應付任何的情況了。

    腳步聲響在耳邊,念汐稍微動了一下頭,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即將取走她的性命。

    難道她前面的禱告起作用了嗎,為什么她看見的是三個西裝筆挺的人類一般的男子?還是說,這是臨死前的幻覺?

    最前面的一個男子,他長得很高大,臉上有一道長長的疤劃過了半張臉,看起來很兇狠,但是,仔細一看,還是長得很帥的。他右手一揮,后面的兩個男子并走上前來,一人按住了念汐的雙手,念汐憑著本能意識去反抗,但只能是徒勞,對方的力氣太大了。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大的針頭戳進了自己的皮膚,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因為念汐昏迷過去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96785_82_824-m
九零學霸小軍醫
作者 自在觀
  前夫和雙胞胎的妹妹害死女兒,李少瑾把她們全殺了,大仇得報,可是吧唧吧唧嘴,還是很遺憾趕赴刑...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