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自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吉祥,屬于未來世界中數量最多的那類人,一個樣貌普通身材微胖的宅男,之所以叫吉祥……自然是吉祥富貴嘛。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吉祥是一個無聊時愛在文網上寫寫虐文的小寫手,還是一個惡劣的喜歡挖坑不填,愛換著花樣來調/戲自家讀者的寫手。

    做為一個有理想(調戲讀者)有道德(為世界增加大坑)的好青年,這天,吉祥大人挖下了一個新坑……

    這是一篇機甲文。

    背景是一個無比崇尚機甲的星球,

    按照傳統,聯邦的每個成員國,都會選出最具潛力的一批少年,共同集中到星球學院之中。而每隔十年,學院就會舉辦一次機甲大賽,以此來決定聯邦未來的管理者。

    而我們吉祥選定的主角,就是這么一位被華國培養長大的、立志報效祖國的孤兒……淡金色的卷發,蔚藍的雙眼,樂觀,陽光,向上的沒有一點點陰霾。

    吉祥以自家對機甲的愛,把主角的學習之旅描述得那是熱血奔放、酣暢淋漓。

    按照升級文的一慣套路,

    陽光主角吸引了具有隱世高人屬性的老師,征服了忠犬小弟,就單單只等著即將到來的機甲大賽,好大殺四方。

    (這文你要真這么來看,還就小瞧了吉祥大人的惡劣!)

    在行文中,吉祥早就開始在為之后的NP虐文作準備了……

    具有隱世高人屬性的老師,被吉祥偷偷設定了隱藏的雙重人格,

    而投奔的忠犬小弟,是被美色所吸引來的,

    同樣來于自華國的芝麻包,因為始終被壓了一頭,已經悄悄成長為了幕后反派大Boss,像條毒蛇一樣潛伏在暗處,暗中窺視著一切,

    而來自于島國的對手,炮灰甲、乙、丙也正在偷偷策劃著陰謀,企圖在大賽開始之前把主角刷下去,

    各種地雷已經埋好,引線機甲大賽就要開始,文文也上架了。

    2

    終于等到這天的吉祥,興奮的開虐了……

    燦爛的陽光,清脆的下課鈴聲,

    主角同學匆匆向外走去,

    不想,才出門口就被芝麻包攔下,芝麻包同學笑得一臉羞澀的說道,“主角同學,能不能請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雖說這個文靜秀氣的芝麻包一向名聲不錯,不過,不知道為什么,主角總感覺這人有些違和,再加上馬上就要到與老師約定的授課時間了,并不想多事的主角,于是禮貌的回絕了芝麻包的邀請。

    可惜,主角不知道的是,此時吉祥大人已經小開金手指,讓芝麻包查知了他的秘密。被拒絕的芝麻包氣憤的轉身就把主角賣給了炮灰甲、乙、丙。

    一無所知的主角,繼續向前走去,路過一處偏僻的小樹林時,主角突然聞到一陣花香,隨后就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是在一處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中。

    看到身前拿著皮鞭的炮灰甲、乙、丙三人,主角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同為對手的島國種子選手,主角一臉氣憤的質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炮灰甲笑得陰險得說道,“沒什么,不過是偶然知道了某人是天然雌性,好奇想好好看看罷了。”

    主角心中一慌,不行,他絕對不能被勸退,為了那些幫過他的人,為了祖國,他無論如何都要勝,因此,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這個秘密絕對不能泄露出去!主角氣勢一滯,妥協的問道,“你們想要什么?只要我能辦到的都沒問題!”

    炮灰甲把皮鞭揮得啪/啪作響,得意的道,“怎么,前天機甲課上,哥幾個被你虐很爽啊?想不想嘗嘗滋味?”

    知道對方想要的是什么,主角一臉屈/辱的咬牙回答道,“想,你來打我吧!”

    炮灰乙、丙正要上前,炮灰甲卻攔住了兩人,打開放在墻角的攝影機,一臉賤笑道,“想挨打?那就求我啊~求我我就幫你~”

    主角再也受不了內心的羞/恥,崩潰的大喊道,“求求你,快來打我吧!”

    炮灰甲終于滿意的揮舞起鞭子,專往關節的地方打去,一看就知道他是打著想讓主角再也上不了機甲的主意。

    只見鞭痕一條條在主角身上綻放,看著看著竟有種凌虐的美感,炮灰甲靈光一閃,吩咐炮灰乙、丙繼續,自已卻跑去取來了鋼針和染料。

    炮灰甲把奄奄一息的主角,兩腿扳至身體兩旁,壓平,一針一針的,就著他的大腿和上身繪出一幅八歧大蛇的紋身來,炮灰乙、丙見了自家圖騰出現在了敵人身上,也囂張的大笑起來。

    ―――――――――――――――――――――――――――――

    寫完這章發到網上,吉祥心滿意足的等待著讀者們驚鴻遍野的慘劇。

    然而,深夜,不知正被多少人詛咒的吉祥大人做夢了……

    燦爛的陽光,清脆的下課鈴聲,

    吉祥正匆匆向外走去,

    反應過來的吉祥停下來,正想著,【這夢怎么有點眼熟呢?】芝麻包同學就走到他面前,笑得一臉羞澀的說道,“吉祥同學,能不能請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我槽,怎么夢到自家文里來了?】

    滿心吐糟的吉祥不敢再耽擱,因為很了解自家芝麻包的他,已經看見Boss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吉祥趕忙客氣的回答道,“當然,當然,我們走吧。”

    跟著Boss左拐右拐,越走越偏僻,吉祥的心是七上八下的,因為他已經不知偷偷擰了大腿不知道多少下了,怎么還不醒啊~沒有辦法的吉祥打定主意,待會兒一定要好好的抱好Boss的大腿。

    于是,好不容易等到芝麻包同學,故作期待的打探道,“你有聽老師提過這次華國的參賽人選嗎,我想,像吉祥同學這樣利害的人,不用說,也一定會上吧。”

    吉祥立馬抓準時機表/白道,“你放心,我是絕對絕對不會去參加什么機甲大賽,第一名的位置一定非你莫屬!”吉祥把胸脯拍得啪/啪響,恨不得所有賭/咒發誓都統統來一遍才好。

    芝麻包同學的臉上陰沉不定的閃爍了好一會兒,最終秀氣的笑道,“吉祥同學是身體不舒服嗎?我這還有些別人送給我的外星補品,你嘗嘗看,我相信你一定能在大賽前恢復的。”

    看著眼前紅的鮮艷像極了黑心商販制造的,假冒偽劣糖果,不敢得罪Boss的吉祥咬了咬牙一口就吞了下去,然后,又再次抓緊時間表達了一番自己的忠心。

    告別了Boss大人,終于放下心來的吉祥,繼續向前走去,路過一處偏僻的小樹林時,吉祥突然聞到一陣花香,隨后就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是在一處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中。

    看到身前拿著皮鞭的炮灰甲、乙、丙三人,吉祥一眼就認出了這處他為了阻擋救援力量,讓炮灰為所欲為,而特意設計出來的,位于湖底的廢棄地牢場景,可是,不該這樣發展啊!吉祥一臉氣憤的質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炮灰甲笑得陰險得說道,“沒什么,不過是偶然知道了某人是天然雌性,好奇想好好看看罷了。”

    吉祥心中一慌,怎么他都表明要放棄了,Boss還不放過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被逼急了的吉祥麻起膽子,裝出氣勢洶洶的樣子,質問道,“知道我是天然雌性,還不放了我?難道你們想嘗嘗做牢的滋味?”

    被吉祥這樣虛張聲勢的一唬,炮灰甲愣住了,不甘心的試圖挽回道,“難道你不怕被勸退?你不想讓你的祖國獲勝了?說不定你求求我,我就不會把這個秘密泄露出去呢。”

    成敗在此一舉,吉祥面上氣勢更盛,理直氣壯的吼道,“愛說就說,大不了卷起鋪蓋回老家就是了!現在我可以走了?”

    炮灰甲、乙、丙三人都被吉祥這不按理出牌的一幕鎮住了,一時之間,只能呆呆的看著吉祥向外走去。

    然而,就在此時,炮灰甲的通信器響了。

    接完電話后的炮灰甲,恢復得意的說道,“怎么,難道你就沒有覺得身上有什么不對勁嗎?剛才芝麻包同學可是一臉焦急的告訴我,不小心讓你誤食了外星嗯/嗯獸的香囊呢,要知道,這可是極為珍貴的、號稱絕對無法檢測出來的、天然春/藥呢。”

    不得不感嘆一句,炮灰甲不愧是豬隊友,一下子就把反派大人給暴露的干干凈凈,可惜此時的吉祥大人已經沒了心情去感嘆,他創造出來的炮灰質量之優秀了……

    得知自已被陰,吉祥氣勢一滯,仔細感覺了一下,果然感到一股灼熱從心底升起。雖然又廢又宅,但絕對是直得不能再直的寫手大人,在虐身和虐心的兩難選擇中,無奈的咬牙道,“你來打我吧!”

    炮灰乙、丙正要上前,炮灰甲卻攔住了兩人,打開放在墻角的攝影機,一臉賤笑道,“想挨打?那就求我啊~求我我就幫你~”

    明知道對方是想要留下將來開脫的證物,毫無節操的宅男,還是馬上就大喊道,“求求你,快來打我吧!”

    炮灰甲終于滿意的揮舞起鞭子,專往關節的地方打去。吉祥@-@【我槽,我可沒寫過有這么痛啊……嗚嗚~你不會輕點?不知道我是你親爹啊……唉喲,好你個炮灰甲,你等著,回去老/子就讓你倒霉得滿臉開花!】

    郁悶的看著自已冥思苦想出來的花樣,一條一條往自已身上招呼,吉祥毫無形象的滿地打滾,唯一值得安慰一點是,春/藥所帶來的撓心撓肝的灼熱感,在疼痛下似乎真的減輕了不少。

    只見鞭痕一條條在吉祥身上綻放,看著看著竟有種凌虐的美感,炮灰甲靈光一閃,吩咐炮灰乙、丙繼續,自已卻跑去取來了鋼針和染料。

    炮灰甲把奄奄一息的吉祥,兩腿扳至身體兩旁,壓平……怎么壓不下去?炮灰甲和痛得半死的吉祥同時愣住了。吉祥@-@【我槽,誰在寫文時還會去管,腿倒底壓不壓得下去啊~】

    壓了又壓,任憑吉祥是哭爹喊娘、叫天罵地,該不/平的終究還是怎么樣也壓不平^-^沒辦法,炮灰甲只得讓炮灰乙、丙過來幫忙壓住兩邊,將將就就的,一針一針的,就著吉祥的大腿和上身繪出一幅,無比扭曲的八歧大蛇的紋身來,炮灰乙、丙見了自家圖騰被折騰成這樣,裂嘴想要囂張的笑一下,然而,努力了半天終究沒能笑出來……

    3

    現實世界的第二天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丟滿了營養劑空瓶的狗窩,吉祥大人頓時哭了,他終于從那個可怕的惡夢中活過來了!用腳指頭想都知道,吉祥大人那是又氣又怕。

    本來,大愛NP虐文的吉祥,原本今天的計劃是……

    【在主角被摧/殘了之后,忠犬小弟攜手高人老師組成的救援小分隊,終于珊珊來遲,親眼目睹了主角衣衫凌亂的倒在地上的景像……淡金色的卷發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凌虐后的鞭痕如同櫻花般綻放,配上原始野性的八歧大蛇,強烈的對比之下激發出了極致的艷麗,卻又同時帶給人一種盛極易逝的凄美……視覺上的巨大沖擊力,瞬間引發了高人老師的隱藏人格……(熱烈歡迎!)變/態老師出場!!

    變/態老師把主角掠到了教師宿舍中,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刻下自已的畫像,蓋住了原本的八歧大蛇。原來,愛而不得的變/態老師是想用這種行為,讓主角把他深深的銘記到心里。

    而主角這邊,面對原本熟悉尊敬的老師,主角心中那是無比的復雜,萬千滋味在心頭,漸漸醞釀出了無限的愛恨糾纏……然后……下個小攻就可以出場了^-^】

    只是經過昨晚這一下子,吉祥是打死也不敢再這樣寫了。

    看看自家文下被虐到的讀者們,正哭著喊著求救援,吉祥的惡趣味又在翻滾著叫囂著,“寫吧,寫吧……先帶給他們希望,再狠狠的丟進深淵中,看他們痛哭流涕的樣子!”

    吉祥是越想想手癢,不過昨晚的痛苦還歷歷在目,吉祥決定,為保險起見,還是先給主角來點緩和的,先觀察觀察再說……反正要虐嘛,以后機會多的是!不過這一次,炮灰甲是一定不能放過的,【敢打你親爹我,本大人說了讓你滿臉開花就開花!】

    ……

    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中,

    主角雙眼無神的倒在地上,炮灰甲左手鋼針右手染料欣賞著自已的作品,正在囂張的大笑著……

    突然,兩道人影飛快的掠來。

    炮灰甲剛看清來人,老師就以平時從沒有展現過的速度,只一個極快的三連擊,還站在主角身邊的炮灰甲、乙、丙完全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就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墻上。

    忠犬小弟如同大型狗狗一般,一個飛撲,就跳到主角身旁給主角喂下了一顆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極品傷藥,主角瞬間好了大半。

    老師回過頭,目帶關心的掃過主角,見他沒有大礙,這才氣勢冷厲的一步一步走到炮灰甲的面前,每走一步,煞氣就越盛,等他走完十步來到炮灰甲跟前時,炮灰甲已經被壓制得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只見,老師拔出古刀,在炮灰甲的臉上,一刀一刀的,認真的描繪出了一幅無比美麗炫爛的櫻花盛放圖……等到整個作品完成,老師站起身再次欣賞了一遍,終于滿意的還刀入鞘。

    收回古刀的老師整個氣息也變得柔和下來,溫柔的來到主角身前,小心的抱起主角回到了自已的教師宿舍中。

    面對滿身傷痕的主角,老師心中極為愧疚,【剛才,自已久等主角不至,居然還怪過這孩子,要不是,要不是忠犬小弟尋來,自已險些犯下大錯!】這樣想著,老師看主角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好孩子,這段時間就在這里養傷吧,放心,老師保證你一定能趕上機甲大賽的。”

    剛才再怎樣遭受虐待也沒有流淚的主角,此時,蔚藍色的眼中卻滿是淚水,主角哽噎的說道,“謝謝老師,我……我沒事,可是炮灰甲他們……我,我……”

    老師立刻寬慰道,“沒事,有老師在,他們再也不敢出現在你面前!”

    ―――――――――――――――――――――――――――――――――

    終于為自已報仇血恨的吉祥高興了,把這章發到網上,就得意的睡覺去了,睡前還在想,【這下子,就算老/子再穿成主角,那也是住著特護病房,享受教師食堂!】

    然而,深夜,不知正被多少人詛咒的吉祥大人又做夢了……

    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中,

    主角雙眼無神的倒在地上,吉祥左手鋼針右手染料欣賞著自已的作品,正在囂張的大笑著……

    【這造型果斷不對呀?】吉祥的笑聲嘎然而止,然而,還沒等他做出更多的反應……

    突然,兩道人影飛快的掠來。

    吉祥剛看清來人,老師就以平時從沒有展現過的速度,只一個極快的三連擊,還站在主角身邊的吉祥連同炮灰乙、丙完全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就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墻上。

    看著忠犬小弟如同大型狗狗一般,一個飛撲,就跳到主角身旁給主角喂下了一顆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極品傷藥,主角瞬間好了大半……癱在墻根上,痛得齜牙裂嘴的吉祥,氣得跳腳,真想爬起來指著忠犬小弟的鼻子大罵道,【這是我的金手指啊~我的!你個笨蛋小弟,爹換個殼子你就喂錯人了!】

    吉祥大人的災難還沒有結束……

    和他的文一樣,老師回過頭,目帶關心的掃過主角,見他沒有大礙后,就開始毫不打折的按照吉祥大人的文文,氣勢冷厲的一步一步走到吉祥的面前,每走一步,煞氣就越盛,等他走完十步來到吉祥跟前時,吉祥已經被壓制得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嚴格走劇情的老師,絲毫也不關心吉祥臉上變幻的神色,當然就更不知道,此時的吉祥,內心早就后悔的吐血了,【我槽,剛才光顧著罵坑爹去了,早知道……早知道我就該及時跪地求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懺悔啊……現在整的……想動動不了,想說說不出,這才是真坑爹!……喂!老師,咱教書育人的講點道理成不?要我做什么都好說哇~】

    可惜,吉祥大人的嘮叨也就這一會了,很快的,他就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啊!!!@O@別拔刀,千萬別拔刀,咱先等等成不?回去我就改文!……啊~啊~啊~我發誓,我再也不手賤了……】

    伴隨著吉祥大人內心的呼喊,老師拔出古刀,在吉祥的臉上,一刀一刀的,認真的描繪出了一幅無比美麗炫爛的櫻花盛放圖(安越@-@,“全是血和翻卷的皮肉,你倒底是從哪看出朵花來的?”)……等到整個作品完成,老師站起身再次欣賞了一遍,終于滿意的還刀入鞘。

    收回古刀的老師整個氣息也變得柔和下來,溫柔的來到主角身前,小心的抱起主角回到了自已的教師宿舍中。

    而本來該享受特護病房的吉祥,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中,帶著滿臉的櫻花圖痛啊痛啊的~終于……炮灰乙、丙爬起來了,半拖半架的把吉祥弄到了學校醫務室。

    雖然態度粗暴了點,用藥隨意了點,營養劑難吃了點……不過,好歹算是住院了,要求一降再降的傷員吉祥還是略感欣慰的……可是!這樣的生活倒底還要持續幾天啊?

    痛~不能動~

    無聊、痛~還是不能動~

    腰也酸了背也痛了~還是不能動~

    吉祥開始每個字每個字的回憶起自家的文來……

    【剛才再怎樣遭受虐待也沒有流淚的主角,此時,蔚藍色的眼中卻滿是淚水,主角哽噎的說道,“謝謝老師,我……我沒事,可是炮灰甲他們……我,我……”老師立刻寬慰道,“沒事,有老師在,他們再也不敢出現在你面前!”】

    再也不敢出現在你面前!

    不敢出現?……吉祥終于哭了,他自己設定的他當然清楚,短短的四個字中,飽含了無邊的深意……這是要對炮灰甲的家族趕盡殺絕啊……誰讓他為了趁機顯擺一下老師的高人身份,手賤的又多加了一句呢?

    ……

    但是,后面都壓得又腫又麻了~還是不能動~

    吉祥真想大吼一聲,【我的高人喂~你倒是動作快點啊!】

    終于,在床上癱了一個月的吉祥熱淚迎眶的等到了好消息……家族垮了,炮灰甲退學了……吉祥大人終于可以醒來了。

    4

    現實世界的第三天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丟滿了營養劑空瓶的狗窩,吉祥發誓,他再手賤去碰這篇文,他就把所有的空瓶子都吞了!

    這一整天,閑得發慌的吉祥把文網上所有上榜的溫馨小言都掃了一遍,不管有用沒用,總之拜拜大神去去邪氣。(安越大神,“拜錯了^-^施主你是虐氣壓頂,最多五天,還得倒霉~”)

    一夜相安無事,吉祥大喜,看來他果然沒有料錯!

    不過,吉祥大人是高興了,可等了一整天的讀者們鬧開了……

    【小橋流水:怎么停在這里了?正是陪養感情的溫馨時間啊~你怎么舍得?】

    【小書蟲悄悄的對你說:別被騙了,這家伙,一慣愛寫虐文,還挖坑不填!】

    【小書蟲:(大大的笑臉)喂~吉祥大大,這里又新來了好多只肥羊,你怎么舍得棄坑?】

    【小橋流水:(擦汗)……】

    第五天……

    【小書蟲:(匕首)大大再不現身,小心我一人挑了你的論壇!】

    【吉祥:難道你就不覺得,這樣的殘缺也是一種美麗么?(眨眼)】

    【小書蟲:兄弟們,出來群/毆啊~】

    【飛過天空:(炸彈)跟在你身后見一次丟一顆不解釋。】

    【小橋流水:(皮鞭)都閃開,挽袖子,誰都別跟我搶!】

    【吉祥:(板磚)兄弟們,跟我沖啊~】

    【小橋流水:沖啊~】

    【小橋流水:……被騙了@O@】

    【吉祥:叉腰扭屁/股,來啊~來啊~朝我身上招乎啊~啊哈哈~】

    【小書蟲:(匕首)一刀一刀插,再不更文,畫個小人詛咒你!】

    【吉祥:有本事讓我更,本大人就把滿屋的營養劑瓶子全吞下去!】

    【小書蟲:許愿池報名中……】

    【吉祥:我報一個,這次多了本大人,你的名單終于能破千了吧(大笑)】

    【小橋流水:@O@我好后悔~】

    吉祥大人看著論壇上一片的衰鴻遍野,囂張的大笑起來。

    當夜,可以確定正被小書蟲詛咒的吉祥大人又做夢了……

    ……

    【我槽~這又是什么怪夢?】確定自已沒寫文的吉祥大人深深的疑惑了,眼前是一個臭烘烘的小黑屋,而自已躺在地上渾身疼痛動也動不了。【怎么這感覺有點熟?】

    像是聽到了吉祥的疑問,為他解惑的人很快出現了。(安越,“金手指不解釋”^-^)

    炮灰媽拿著一只營養劑,表情扭曲的走到吉祥身前,一把給他灌了進去,陰深深的說道,“你這個孽種,居然敢去打主角的主意,現在把我們給害成這樣,你也別想好過!”

    正在嗆咳的吉祥卡殼了,眼睜睜的看著炮灰媽把兩條蛆蟲丟進了他的傷口里,吉祥終于哭了,這待遇,還不如真刀真槍的來頓打呢。

    等到炮灰媽離開,吉祥用一雙紅腫的兔子眼,與兩條正在快樂的打滾的蛆蟲對視,終于幫助又廢又宅的寫手大人下定了決心,【這次,無論再整么痛,也一定要排除萬難,勇敢自殺!】

    要吉祥大人想出虐人的100種奇思妙想來,那是毫無難度!可是要他當一把勇于犧牲的烈士,那就是真艱難了。

    忍著疼痛,吉祥好不容易才把營養劑空瓶打碎,全手工自制了一片殺人兇器。在手腕上劃了道白印,再校準了幾次,最終,吉祥眼一閉,心一橫,用力劃了下去……但是,吉祥睜開眼睛……這么一滴一滴,倒底要滴到什么時候他才能死啊?

    沒辦法,吉祥只好忍著增加了一點點的疼痛,又劃了一下……(安越熱烈鼓掌,“恭喜你,血流速度變成一條細線了!”)

    沒辦法,吉祥只好再次忍著增加了很多的疼痛,又劃了一下……炮灰媽拿著一窩變異螞蟻進來了。吉祥,【我槽,你這是犯規啊~】

    直得慶幸的是,連連被虐的吉祥已經聰明了許多。

    還不及唉嘆因為怕疼而錯失的良機,仍在地上躺尸的吉祥抓緊時間,努力把臉轉向炮灰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懺悔道,“是我不對,是我該死,只要我死了,老師就不會再針對你們了~”(看到這里,安越也不得不為吉祥點了個贊,“真不愧是寫手大人,檢討中不忘誘惑。”)

    然而,炮灰媽也同樣是異常強悍……“好!不愧是金手指!”只見炮灰媽在極端憤怒中依然頭腦清晰,忽略誘惑直抓要點,來了個重拳,“好主意!只要虐你虐得讓老師滿意了,我們家族就有救了!”

    吉祥倒下,第一回合,吉祥敗,@-@【你是小學語文聽力沒及格吧?】

    沒辦法,吉祥只能過上了回爐深造、努力學習最新花樣虐法的日子。

    看著炮灰媽因為過度用腦,而掉得越來越少了的頭發,吉祥覺得,在虐文這條漫漫長路上,炮灰媽真比他敬業多了。【這坑爹的惡夢,放著炮灰媽這樣骨灰級的大神不找,干嘛非得要揪著他這個小粉紅呢?不會是真要把他虐到老死吧?】

    深刻認識到自身的處境,吉祥大人被迫激發了所有潛力。終于,靠著飛速進步的演技,吉祥騙到了一個營養劑空瓶。按照設想過無數次的動作,吉祥以最快的速度在炮灰媽回來以前,仰脖子一塞,終于……吉祥大人愉快的噎死了。

    5

    現實世界第六天的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丟滿了營養劑空瓶的狗窩,吉祥差點一個沒忍住,抓起空瓶就塞下去了@-@努力抑制住自已的沖動,直到吉祥大人把滿屋子的空瓶都打掃干凈了,夢中那種虐到地老天荒的感覺才慢慢退去。

    等到吉祥真正清醒過來,才知道痛哭流涕。吉祥大人是真心給跪了,“他改,他真改,他再虐人就讓他變小狗!”(安越,“本大神給你記下了。”)

    爬上論壇,文文下一遍的詛咒聲,

    吉祥大人總算是認識到惡夢的根源了……

    【吉祥:我錯了~我發誓就此改走溫馨道路。絕不虐人!】

    【小橋流水:@O@對不起,我昨晚不該詛咒大大的。】吉祥,“……”我忍。

    【小書蟲:科普,吉祥大大又出來調/戲人了。】吉祥,“……”我忍。

    【飛過天空:(炸彈)】吉祥,“……”我、忍。

    為了早日證明自己真的改走溫馨小言路線了,吉祥強忍住回嘴、叉腰、扭屁/股的沖動,飛快的關了論壇,跑去寫文文去了。

    翻翻前面一章,主角被變/態老師……不對,是高人老師救了,兩人和諧養傷中。正好,基礎不錯,吉祥為過去的自已點個了贊。

    那么接下來,就是主角和老師一邊溫馨,一邊學機甲了。忠犬小弟還有眾人都祝福他,芝麻包也因主角受傷不能參賽,所以從反派變回了好同鄉……通篇都是無比的健康、和諧、積極、向上。

    (安越@O@“主角吃了金手指傷藥居然還不好?”吉祥,“和老師愛恨糾纏……不對,是機甲對練時,不小心又受傷了,不行啊?我是作者我說了算!”安越敗退,“你等著瞧~”)

    吉祥把這章發到網上,完了,不放心,又打開文文從頭到尾挨字過了一遍,確定所有主角、配角、炮灰、路人都一片和諧中,吉祥終于安心的睡覺去了。

    然而,深夜,不知正被多少疑神疑鬼的讀者詛咒的吉祥大人又做夢了……

    也許是上蒼聽到了他的懺悔,再次做夢的吉祥大人,出現的地點,是在他朝思暮想的機甲上,又宅又廢的寫手大人手忙腳亂的一通亂按,高大的機甲渾身一顫,向著老師的拳頭倒了過去……【我槽,好痛,這情節是從哪個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好在,我們的吉祥大人,也算是從刀山血海里滾過來的,這點小傷,根本就不影響通篇的溫馨和諧嘛……

    不信你看,

    高人老師溫柔的為他上藥……吉祥考查傷藥質量中,

    高人老師溫柔的為他做飯……吉祥享受美味中,

    高人老師溫柔的要吻他……吉祥@O@【我槽,哥是直男啊~早知道就不小言了,下次一定改!】

    高人老師溫柔的把他抱到了教師宿舍……吉祥@^@【喂~高人,記錯劇本了吧?】

    高人老師……不好!!是變/態老師……拔出了古刀,眼看就要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刻下自已的畫像……吉祥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啊!!!@O@別拔刀,千萬別拔刀,有事您說話,就算是推倒,哥也認了啊~】

    盡管是滿心的委曲和不解,不過已經第二次經歷繪畫事件的吉祥大人早就熟練了。

    沒有半點耽擱,無節/操的宅男立馬哭嚎了起來,其聲勢之壯大,讓變/態老師也不由得愣了一愣。見狀,吉祥一口氣不停的大聲喊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看在我愛你愛得要死的份上,你一定要原諒我~”整句話,簡潔快速,直指重心,外加言語誘導,一氣喝成。(吉祥,“在此,我要感謝安越大神對我的培養……才怪!”)

    可惜,看起來已經很強了的吉祥大人,這次遇到的是更加可怕的對手……變/態老師在聽了吉祥的話后,不僅沒有表現出半點動搖的跡象,反而瞇起眼睛,蒼白的手指上青/莖畢露,在吉祥的手腕上勒出了一道紅痕。

    吉祥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強忍著不敢喊痛,卻看到,變/態老師以一種略帶神經質的眼神盯著他,認真的解釋道,“你在怕我。你不愛我。你一直在騙我→我要你永遠記得我!”【我槽,這是神推理啊~】

    沒辦法,吉祥大人再也不忍著了,熟練的哭著喊著,再次重復了一遍上回的過程。【安越好心的拍拍自家主角,“沒事,多來幾遍就習慣了。”】

    6

    現實世界第七天的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空蕩蕩的狗窩,吉祥覺得,自已的心情怎么就這么悲涼呢?

    再次恢復過來的吉祥大人總結了一下,看來晚上的惡夢,不只是照搬他的文文,人物的設定也很關健嘛~堅決不肯承認自已演砸了的吉祥大人,仔細回想了一遍自家的設定……

    我槽,雙重人格的高人老師,隨時會爆發的老實忠犬,配上相愛相殺的芝麻包,以及由虐生愛的炮灰甲、乙、丙……沒辦法@^@誰讓他當初打算寫的就是NP虐文呢?

    吉祥大人悲摧的發現,除去淘汰掉的炮灰甲,整個星球學院里,完全就是強人遍地走,變/態多如狗啊。

    不過,這點小小的困難,是難不倒寫手大人的。只見,吉祥眼珠一轉,金手指大開,來了個天外飛爹,跳出變/態集中營……這天,星球學院接待了一位來自外星的國王,大家這才發現,一直以為的孤兒,竟然是位遺落在外的王子。于是,主角和國王一起回到了王宮,從此過上了快樂幸福的生活。(安越,“好嘛,這又改童話了。”)

    吉祥把這章發到了網上,心里還是總覺得不踏實,硬是撐著沒有去睡覺。

    然而,深夜,不知不覺睡著了的吉祥大人又做夢了……

    華麗莊重的王宮,

    “快點!還愣著干嘛,趕緊把菜端過去!”剛過來就聽見一個大嗓門在耳邊幺喝著,早就被虐習慣了的吉祥,不由得條件反射般的手一抖,“啪!”……菜摔地上了。吉祥@-@【這情況,求饒有用么?】……當然沒用,王宮的規矩不是白給的,于是,吉祥大人被拖下去執行了電擊。

    坐在電椅上,吉祥細細品味了電擊和自殺的滋味,左右比較了半晌,最終決定,還是老實干活好了,【誰讓他在寫主角回王宮時,為了表現出國王爹的重視,把它描寫的那是場面雄偉、規模盛大,還手賤的多加了句,“無數侍從分立兩旁。”……嗚~他再也不寫背景了!】

    就這樣,吉祥大人開始了他熱熱鬧鬧、雞飛狗跳的王宮生活,沒辦法,誰讓人家有錢人做什么都要用人工呢,想買家務機器人買不起的宅男對此深深的鄙視。

    然而,又宅又廢的寫手大人,

    斟茶……淋了主角一身。【這得怪壺嘴太長!】

    (趕去廚房)洗碗……打破了兩個。【油太滑!本想搶救一下吧,不小心又碰飛了一個。】

    掃地(這下總沒問題了吧?)……主角不小心踩到一攤雨水上摔傷了。【得,這下不用再選擇了,直接回程吧。】

    7

    現實世界第八天的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空蕩蕩的狗窩,吉祥突然就覺得,墻角下的、床縫中、窗戶頂,怎么就這么臟呢!

    于是,等到變得更加和諧的吉祥大人打掃完衛生,這才反映過來,這悲摧的世界它怎么就這么虐呢!

    終于,吉祥大人悟了,他決定了,“要虐,一定要虐!”……只有這樣,他才能想穿誰就穿誰,想怎么虐就怎么虐,【讓命運回到自已的掌控中吧!】不過這個虐嘛,是要講究方式方法滴,即要讓人覺得虐了,又不能虐到自已,所以……

    主角和國王爹在一起的種田生活中,不由自主的愛上了國王爹,“可是,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這樣!”主角痛苦的抱緊手中的嗯嗯獸,似乎想要吸取到一點點的溫暖。

    【這種想要不能的感覺,真是太虐了!】吉祥感嘆的為主角點了根蠟燭。

    吉祥把這章發到網上,完全無視了論壇上一片,“我就知道!”“炸彈!”“詛咒你變小狗”的衰嚎威脅聲,反正真理已經掌握在的他手中了,這些只會叫囂的,就讓他們浮云去吧^-^

    然而,深夜,放心大膽去睡覺的吉祥大人又做夢了……(吉祥,大哭,“為什么還要說又?”)

    ……

    嗯嗯獸,是一種長像與狗狗相似的,非常難以養活的,極其珍貴的外星生物。其喂養要點有……每天洗三次澡,吃一大盆鼻涕一樣的極難取得的深海泥,還要根據當日的氣溫幫助它適量的增減衣服。

    要問吉祥為什么知道這種珍貴的保密技術,因為……他現在就是這只狗狗!(安越一臉無辜的表示,“按照你的意愿,再虐就讓你變小狗!”)

    一大早,吉祥剛穿來就被人強行拉到水盆里,大瓢大瓢的水迎頭就倒下來。吉祥眼睛迷住,鼻子嗆到,想跑,還被侍從按得死死的,這下子,大半個身子都泡水里了。吉祥努力的把鼻子伸出水面,【好在,這種折磨比電擊好過多了^-^】

    就不提侍從趁機大吃豆腐,甚至還猥/瑣的連某個地方都不放過。也不提洗干凈后,他就被人給硬塞進烘箱里。再然后,還給他硬套上了一身箍得難受的衣服和鞋子……只要試想一下你夏天戴帽子時的感受,你就能明白到,長了毛還要套上一層的感覺了。

    等到吉祥終于變成了一只膨松可愛的狗狗后,他才被送到主角手里,接受主角的揉躪。用以表現主角被他虐心的痛苦難過,反抗無效!吉祥,【痛苦的是我,好吧。】

    再然后,飯點到了,吉祥盯著主角香噴噴的飯菜流口水時,一大盆鼻涕一樣的狗食就被送到吉祥跟前。

    【我槽,勺子呢?】等到吉祥意識到需要自已用嘴去舔時,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毫無節操的宅男立刻就低下頭去,邊不太習慣的用鼻子拱著,邊吃了起來,期間,還嗆了幾下,但是……這是什么怪味啊,又腥又咸,【也許真是我思想不健康,怎么有種不好的聯想呢?】這樣想著的吉祥大人就更吃不下了。

    一頭淡金色卷發的主角低下頭去,擔心的看著吉祥問道,“怎么不吃東西,是不是生病了?”于是,被吉祥大人虐心的主角無意間就為自已報了仇。

    吉祥被侍從送到了獸醫院,遭受了體溫表爆/菊。痛失貞/操的宅男還來不及為自已的小菊花衰悼,他又遭遇了一個更為尷尬的問題……正被按在手術臺上打點滴的吉祥大人需要上廁所了!

    吉祥毫無羞恥心的大叫起來,“汪汪汪汪汪~”

    侍從看了吉祥一眼,手下按得更緊了,

    吉祥哭了,【沒辦法,那哥尿床了啊~記住了,這可不關我的事!】

    侍從又看了吉祥一眼,大叫道,“醫生,你快來看下,這只嗯嗯獸怎么了?”

    醫生不慌不忙的把吉祥翻了個遍,還重點關注了某個部位,然后才權威的給出結論,“沒有任何問題,只要打完點滴就好了。”

    吉祥,【我有問題啊~不要再把我按在尿上了行不行?】

    8

    現實世界第九天的清晨,

    看見自家那個空蕩蕩的狗窩,吉祥,“……他恨狗窩。”

    實再沒辦法的吉祥大人再次開了金手指,讓主角有了讀心異能,于是主角發現國王爹其實并不是自已的親爹,兩人速度搞定,故事完了@^@。

    文下罵聲一片,吉祥也不管了,反正打死他也不寫了。沒想到當天,前段時間不知什么緣故,鬧翻了的好朋友找上門來,還速度把他給搞定了,等到兩人拿了結婚證,吉祥這才知道,原來他的好朋友莫明其妙的就有了讀心異能。

    吉祥,【我真的是直男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32779_86_869-m
重生逆襲:末世軍婚太撩人
作者 東葉暖酒
  (末世種田,甜寵 1V1)
  一睜眼,蘇書發現自己重生在末世來臨前兩個月。重生...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