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誰家有女初長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雁蕩山下

    又是一年洛神花開的季節,阿諾躺在青綠的草地上,半瞇著眼睛看著洛神花瓣慢慢的飄到身側的小溪里,隨著溪水飄遠,阿諾默默地發呆,喃喃道:花兒開在樹上,然后落到水里,之后飄到遠方,連你們都知道自己從哪里來,會去到哪里,我呢……”身邊的魚竿也默默的陪著她,已經大半天了,依舊沒有魚兒上鉤,她記不得這是雁蕩山第幾次花開了,自從記事起,她就和師父生活在這里,一直到現在。

    突然,平靜的溪面出現了一絲漣漪,阿諾不急收桿,慢慢放出桿上的魚線,漣漪越來越大,阿諾也不急,隨著漣漪左右的奔跑,慢慢的感覺到水中那家伙的力氣越來越小了,阿諾收線甩桿,一連串熟練的動作,一條大魚已經浮出了水面。阿諾摘下魚鉤,把魚放在魚簍里,輕輕一笑,“師父,今天你又開齋了。”

    阿諾的住處離小溪并不遠,一小會兒功夫,就回到了住處,一座木制的排屋,師父喜靜,住最左側里面,阿諾住中間外側,這個時間,師父一定又在看書,唉,天下哪有那么多的書可看,阿諾不禁嘆氣,真辜負了這大好的太陽,阿諾也不急叫出師父,自己走進后院,在菜園里摘滿一小籃的蔬菜,回到廚房自顧自的忙了起來。

    半柱香兒功夫,飯菜已經準備妥當,阿諾走出廚房,卻發現師父已經坐在外堂,手里拿著一本已經破舊的詩經隨意的翻看著,心思卻完全不在書上,阿諾把飯菜放到桌上,似乎在祈求別人夸獎的看著師父,師父微微一笑,淡淡的說了兩個字“開飯”

    阿諾似乎有些失落,但馬上又平靜了下來,是啊,這些年,師父一直都是這樣,淡淡的,從不關心阿諾做什么,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既不支持,也不反對,就算阿諾闖了再大的禍,也一樣的一句不說,只是淡淡的一笑。

    “阿諾”師父叫了一聲。表情有些凝重。

    是飯菜做的不好吃么?阿諾轉頭看向師父。

    “你想不想回家?”師父問,頓了頓,師父接著說:“你的家”

    這是幾年來,師父第一次跟阿諾談到自己的家,在阿諾的印象里,這里就是家,有師父的地方就是家。

    “我的家”阿諾反問

    “嗯,那里有你的外婆,你的舅舅和姨母”師父恢復了臉上的平靜。

    “我爹和我娘呢?”阿諾又一次問起了這件事,“為什么沒有我爹和我娘?”

    “你爹爹在你剛出生的時候,就去了很遠的地方,你娘,我帶你去見她。”師父轉身,帶阿諾離開木屋,轉出后園,隔著師父的房間,一排桃林映入阿諾眼前,阿諾跟在師父身后,沒有說話,師父話不多,這幾年的相處已經使得阿諾明白,師父想告訴他的,一定會告訴,不想告訴他的,無論阿諾怎么問,師父只是淡淡的一笑。

    師父在桃林中間站定,轉頭對阿諾說,“你的母親,就睡在這里。”

    雖然母親的形象對于阿諾來說完全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自記事起,她就一直跟著師父,但是聽到師父親口講出母親已經不在人世的消息,阿諾還是猶如螞蟻食心,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無聲的哭了起來。

    師父眼望著對面,頓了頓,說:“在你半歲的時候,你母親把你送到我這里,過了半個月,她就生病了,雖然我用盡全力,但是奈何無力回天,你母親很愛你,她生命的最后一刻還在為你做衣裳,一直做到了12歲……”

    此時的阿諾已經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師父的腿,大哭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阿諾漸漸的停止了哭聲,師父盤膝坐在阿諾對面,從懷中拿出手帕,輕輕的為他擦拭著臉頰的淚水,是啊,十二年前,他也是這個樣子,為另外一個女子擦拭著淚水,一晃十二年,那女子已經魂歸黃土,而他,而立之年,卻雙鬢斑白。

    半晌,阿諾定定問:“師父,我母親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一向淡然果定的師父卻茫然起來,是啊,她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子呢?雖然背叛了他,欺騙了他,后來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又來投奔他,可是,他卻依然恨不起來,“你母親,是天下最好的女子”

    “那我爹爹呢?”阿諾繼續問

    是啊,他又是什么樣的人呢,一個權傾一朝的梟雄,一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萬人之上的朝臣,可是,他卻偏偏付了她,“你爹爹,是一個大英雄”

    阿諾一臉茫然。

    師父扶她起來,:“好好收拾一下,明天,我送你回家”說完,轉身欲走。

    “師父,我還可以回這邊來么?”阿諾期盼的問。

    “當然可以,這里也是你的家”師父說完,已經消失在阿諾眼前。

    阿諾望著眼前的桃林,眼神詭異一笑,:“就當下山玩一圈,反正還可以回來的,娘,你說呢!”說完,蹦跳的離開了桃林。

    次日,阿諾和師父上路,這是十二年來阿諾第一次出山林,對于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她遇到不認識的事物,就會問師父,與以往不同,師父也耐心的回答她的各種問題,大概是因為之后即將離別,所以師父什么事情都回答的特別詳細,就像叮囑要出嫁的女兒。

    行三日,轉船,師父與阿諾租了一艘不大不小的船,阿諾對于水上生活并不陌生,沿途景色又無太多變化,師父坐在內倉閉目養神,阿諾無聊的趴在船頭發呆。心想,若是到了新的家,外婆會喜歡她么,她還會像之前一樣無拘無束的釣魚么,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平白無故的嘆什么氣!”師父問道

    “沒什么,師父,我們還要多久才到?”

    “再過2日便到”師父回答,臉上依舊帶著微笑。

    “我外婆會喜歡我嗎?”阿諾終于鼓起勇氣問了出來。

    “會的,你是她唯一的嫡外孫女兒。”師父回答。“我這些天一直好奇,為什么你不問我你家的情況。”

    “師父若想告訴我,就一定會說的,否則,……”此次,師父臉上又出現了那樣的笑容,縱容的笑容。阿諾停止了說話。

    “我不告訴你,是想你一直都沒有負擔的生活,你外婆的家族,是麗城木氏,掌管整個西南16族的路運、水運,木氏是母系氏族,女子不嫁只娶,氏族首領也是只傳女不傳男,將來你要背負起一個氏族的命運,所以,我從來不會逼迫你學任何東西,做任何事情,我知道,今后你要走的道路,很多都由不得自己,我已經維護了你12年,之后要怎么走,你外婆會教導你的”師父說完,手放到了阿諾的頭上。

    阿諾心頭突然之間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那是一個對完全陌生世界的恐慌,而又無處可逃的無奈,:“師父,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做不來,你會幫我嗎?”

    師父含笑搖頭,“你一定會做的很好的”師父用他的笑,再一次拒絕了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2664_80_804-m
威武不能娶
作者 玖拾陸
  前世,將門出身的顧雲錦一心慕書香,哪怕把自己擰成了蕙質蘭心、溫柔賢淑的款兒,還是別莊病故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