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無緣卻有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船行一日,靠岸。阿諾跟在師父身后,她故意走的很慢,恨不得這一路都這樣走下去,永遠走不到那個所謂的木氏。

    忽聞岸邊擠擠攘攘的聲響,六名家丁在往河里倒著東西,一少年面無表情,繼續吩咐著家丁往河水里傾倒,阿諾拉了拉師父的衣袖,示意要過去看熱鬧,師父遲疑了一下,隨阿諾走了過去。

    走近一看,她們往河水里倒的卻是一筐筐魚苗,旁邊還有幾個商賈在喝著倒好,“這么貴的苗,倒在河里白白浪費了真是可惜了,范家小爺,不如便宜賣給我們好了。”

    少年掃了一眼旁邊說話的中年人,眼神中充滿了不屑,繼而繼續吩咐家丁往河水里倒,家丁無奈只好照辦,眼見一船的魚苗全部倒光,少年走上船,“明年這時,我還會帶魚苗來販賣,若是你們再壓價,在下還會祭河神,說完”走進船艙,留給岸邊的人一個驕傲的背影。

    阿諾走上前去,問一個漁民打扮的大叔:“大叔,請問這里發生什么事情了?”

    大叔回答:“小姑娘,我們這里世世代代以養魚捕魚為生,所有的魚苗,都是范家來提供的,今年,從長安來了幾位大的客商,帶來了比范家還要便宜的魚苗,偏偏范公子不肯低價出售,把所有的魚苗都扔進了河里。”

    阿諾問:“范家的魚苗可曾貴的出奇?”

    “那倒沒有,只是,長安來的魚苗實在是便宜。”大叔回答。

    阿諾走到剛才喝倒好的富商面前,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此人卻是十分的鄙夷,“哪來的野丫頭,去去去,到那邊看熱鬧去!”

    阿諾看了一眼他面前僅剩下的一筐小魚苗,大聲問:“請問這位老爺,這魚苗可是您從長安帶來的?”

    富商一臉得意:“當然,我長安帝都,什么東西都比這西南富庶,東西自然是最好的”

    阿諾大聲說:“那是,連鱸魚的餌料也是最好的!”

    阿諾此言一出,富商立刻臉色黑了下來,“你這野丫頭,在這里胡說些什么!”

    阿諾冷冷一笑,“赤尾和白浪雖然魚苗卻相似,但是赤尾卻是長不大的小魚,所以常常作為鱸魚的食物,所以赤尾根本就長不大,就被鱸魚盡食了。”

    岸邊此時一個管家模樣的人也大聲說:“是啊,虧老頭我跟著老爺多年,竟然沒發現是赤尾,赤尾魚苗尾部成尖形,而白浪尾部是扇形,由于太小,不仔細辨認,卻極難發覺。”說完對著阿諾深做作一揖,表示感謝。

    “你這小姑娘,一看就不是我們本地人,肯定是范家請來的托,大家不要相信她!”富商身后有人大喊。

    “那么,請問這位大叔,從長安道這里,車馬銀子需多少?你的魚苗價格又為多少?”阿諾淡淡的問

    “你,你……”身后那人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范公子之所以把魚苗全部丟到河里而不賤賣,是要大家知道一個道理,只有合理的價格,沒有合理的買賣。若是他把魚苗全部帶走,來年大家顆粒無收的時候,連河水里都打不到魚。”說完,阿諾對著船頭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小子也夠狠,因為他知道,若這一次被壓價了,還會有下一次,下下次……

    富商臉色由黑變白,由白變紅,向身后使了一個眼色,十幾個黑衣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手中拿著利器,慢慢逼近阿諾。而此時的阿諾眼神還在留戀船上那負氣而走的少年,我幫了他的忙,因何他卻像看戲一樣的躲在后面,一聲不吭。

    身未接近,十幾個黑衣人的兵器已經齊刷刷的掉在了地上,阿諾隨一白衣男子上馬,已離開數米,大家甚至都沒有看清這小姑娘是怎么離開的,只見那富商身子癱坐在地上,口中念出:“陳

    陳瓊大將軍”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