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靈堂怪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是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整個小窯村都沉浸在黑暗中。

    杜銘川跪在靈堂正中的草墊子上,聽見屋外的靈幡在風中簌簌作響。供桌上沒有任何供品,只有一只香爐和一盞油燈。香爐里插著三根線香,裊裊青煙繚繞在空蕩的屋子里。油燈的棉線燈芯燃起昏黃的光,忽明忽暗,仿佛極力要在生命燃盡之前給世界留下一點光明。可這種努力顯然是徒勞的,除了勉強讓人看見布幔上那個大大的“奠”字外,它連墻上掛著的遺像輪廓都照不清晰。供桌后面沒有靈柩,一塊門板搭在兩張長條凳上,門板上沒有尸體,也沒有被褥,卻放著一只一尺多高的玉壺春瓶。

    青色的釉面流淌著一層淡淡光暈,恍如夜幕中朦朧的天空,而瓶身上有一抹血色,如紅云在天,顯得極為突兀。這是整個靈堂里唯一的亮色,即使燈光昏弱,這只瓷瓶的色澤依然堪稱美艷。

    十三歲本應是個滿是青蔥和燦爛的年紀,而十三歲的杜銘川卻失去了這一切。西方人說十三是個不吉利的數字,因為耶穌的第十三個弟子背叛了他。據說有些國家的樓層里沒有十三層,酒店的房間沒有十三號。杜銘川曾覺得很好笑,原來西方人在傳播科學的同時,比我們還要迷信。可現在他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十三年前,他的父親和母親一起來到了這個江南小鎮,他隨之降生于世,到今年恰好十三歲。父親是個燒瓷工,在這小窯村開了個瓷器作坊。他清楚地記得,父親每年都要燒一批奇怪的瓷器,無論準備多少個瓷坯放進窯里燒,開窯后燒成的準是十三個。

    除了這些,杜銘川仔細算算,他在這間靈堂里守靈,已經是第十三個晚上。這么多的十三,怎能不讓他懷疑起這個數字的意義來。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于死地,亦十有三。”這是很小的時候,父親就讓他背的《道德經》里的一句話。過去,他無法理解也不會去推敲這些深奧艱澀的文字,現在,他卻不得不思考起生與死的意義來。

    頭上的白麻布纏得他腦袋有點發沉,草墊子雖然很厚,跪著的時間久了,膝蓋也會生疼生疼。油盞里的燈油已經不多,火苗變成了黃豆大小一粒,燈光漸漸黯淡下去。杜銘川保持著跪姿不變,輕微挪了挪身子,提起地下的油壺,往燈盞里添油。

    火苗就像被放大鏡罩住了一樣,一下子變大了幾倍,可以清楚地看見供桌上放著一塊小小的碎瓷片,顏色和床板上那只玉壺春瓶一模一樣,只是外面多了一層包漿,那是因年代久遠而留下的歲月痕跡。瓷片的旁邊還有一顆泛著烏光的子彈,如半截小拇指大小。

    仇恨的火焰如添了油后的燈光一般燃燒起來,杜銘川捏住子彈,狠狠攥在手心里,指甲因為用力而陷進了肉里。但子彈的硬度豈是肉體能夠破壞的,他深吸了幾口氣,將子彈放回到供桌上,輕輕摸了摸暗藏在腰間的匕首。

    一把匕首,一個少年,有機會對付帶槍的人嗎?盡管希望渺茫,他依然決定一試。

    屋外的風在盤旋,他知道那人一定會來,也許就在今晚——這第十三個守靈日。

    里屋傳來幾聲輕微的咳嗽,在寂靜的靈堂里聽得格外真切。杜銘川的身軀抖動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想要站起來。父親走后,母親就病了,這幾天一直躺在床上。杜銘川不得不用他那還稚嫩的肩膀扛起這個家的重擔,一邊辦理父親的后事,一邊悉心照料母親。每天晚上,他都要等母親入睡了,才到靈堂里來守靈。他知道,只要一咳嗽,母親就一定會醒來。

    體弱多病的母親躺在里屋的床上,而父親的靈魂就在這靈堂里。該去照顧活著的母親?還是留下來守著父親的靈魂?杜銘川握著腰間的匕首,猶豫著。他覺得今晚一定會發生什么,那兩個逼死父親的人會不會現身呢?會的,一定會的。他們留下了碎瓷片和子彈,不就是想要那只玉壺春瓶子嗎!

    安靜了片刻,咳嗽聲又驟然響起,一聲接著一聲連成了一串,比剛才劇烈得多。杜銘川的心揪了起來,比自己咳嗽還要難受。他連忙站起來,再也顧不得這邊會發生什么,急步穿過靈堂,往后屋走去。

    里屋沒有開燈,杜銘川在黑暗中順著墻壁摸索,找到了那根電燈開關繩,輕輕一拉,二十五瓦的白熾燈泡亮起來,橘黃色的燈光將房間照亮。他看見母親已經坐起來,靠在床頭,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杜銘川在青瓷杯子里倒了點熱水,端到母親面前,輕聲問道:“媽,您哪兒不舒服?”

    母親接過杯子喝了兩口,示意他坐下,說:“我沒事,就是做了噩夢醒了,睡不著。”

    杜銘川稍稍放下心,把青瓷杯放到桌子上,回身給母親拉了拉毯子:“晚上天涼,您別著涼了。”

    母親點點頭,說:“我曉得的。你也別去守靈了,坐這兒陪我說說話吧。”

    杜銘川有點猶豫,但還是在床沿坐了下來。母親嘆了口氣,說:“銘川啊,已經十三天了,你也別再守下去了,石匠師父的墓碑都送來了,就拿些你爸的衣物葬了吧。”

    “媽——”杜銘川想說什么,又不想讓母親擔心,喉頭不禁有些哽咽。

    “我知道你在等什么。”母親打斷了他的話,“我不阻止你,是因為你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可你想想,你爸選擇這么走了,還不是為了我們娘倆能好好活下去?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對得起你爸在天之靈?”

    杜銘川的右手下意識地摸到了腰間,仿佛那把尖銳的匕首還沒有扎到敵人,卻已經扎進了自己的心,一寸一寸。他顫抖著聲音說:“我知道了,媽!”

    母親的臉色終于緩和下來,目光變得更加慈愛:“知道就好,那你去吧,守足了今夜,明天就下葬吧。如果今晚他們來了,你別沖動,要拿什么就任他們拿,記住他們的臉,將來總有機會。”

    杜銘川回到靈堂的時候,油燈已經滅了。據說靈前的香火是不能斷的,那是為了接引陰間來的使者,一旦斷掉,死者很可能將成孤魂野鬼。好在油燈雖滅,香還在燃。但令杜銘川奇怪的是,他剛才添過燈油,按說不至于這么快就燃盡,而門窗都關得很好,不可能有風吹進來。

    他不敢開電燈,老人們說那會驚嚇到死者的靈魂。帶著一種不祥的預感,杜銘川小心翼翼地走到供桌前,跪倒在草墊子上,摸著火柴盒,劃亮了一根,看清燈盞里果然還有半盞燈油。

    油燈重新亮起,杜銘川驚得跳了起來,急切地在四周尋找著。大門上插著門栓,窗戶也從里面反鎖著,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有人進來過,而供桌上的碎瓷片和子彈卻不見了,再看床板上,空空如也,哪里還有碧血玉壺春的蹤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02691_4_74-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Sys_4_209-m
鄉村艷色
作者 饅頭就米飯
  滿心歡喜考上公務員,結果卻被發配邊遠小山村,一個排不上號的小村官。   這里鳥不拉屎,他還... (馬上閱讀)
3068048_22_64-m
財神到
作者 黑土冒青煙
  如果要成神,什麼神才是最佳選擇?   天神太孤單,夜遊神怕黑,門神就是個看門的。   ...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走私大明
作者 北冥老魚
  周重前世參與走私,不幸淹死在海中,沒想到再次醒來,竟然來到大明正德年間,成為松江府一位剛剛...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風流神斷包青天
作者 鋒流
  “包青?其以斷案而聞名,百姓多有贊譽,稱之為青天。”——歐陽修。   “陛下,包青其人善謀...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