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七星龍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慢著!”杜銘川突然大喝一聲。

    “你還有什么話說?”公鴨嗓問道。

    杜銘川急中生智,說道:“你不是要我爸做的玉壺春嗎?我爸燒了兩個,除了你手里這個,還有一個。”

    那個王爺的手下急道:“不可能!王爺你莫信他,這定是他在誑你,要是有兩個瓶子,不可能逃過我們的眼睛。”

    “哦?”公鴨嗓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娃娃,你可想清楚了,要是騙我,只怕你連想死都死不成了。”

    “我從不騙人。”杜銘川果斷地回答,只是心里暗說我是不騙人,可不包括你這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家伙。

    公鴨嗓便說:“那你帶本王去拿。”

    “帶你去拿可以,但你要答應放了我。”杜銘川說。

    “可以,只要是真的,本王保證不傷你一根毫毛。”公鴨嗓信誓旦旦地保證,“晾你一個毛孩子再活三十年也不能把本王怎么樣。”

    “王爺!小心這小子耍心眼……”手下提醒道。

    公鴨嗓冷哼一聲,道:“娃娃能耍多大滑頭出來?跟了本王這么多年,你們倆是越活越小了啊!”

    杜銘川從地上站起來,試著活動了一下筋骨,覺得沒什么大礙,卻盡量裝作被摔得不輕的樣子,一瘸一拐哼哼哈哈地走了幾步,又假借天黑看不見路,東摸一下西摸一下,才摸到了窯門。其實這地方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之所以如此,不過是想麻痹這些人,叫他們不做什么防備。

    他從剛才公鴨嗓的話里聽出,似乎這人畏懼窯里的燥氣,必然不會親身進入,而只叫手下跟著他。龍窯內部通道很長,兩側有不少投柴口和通風口,其中有些口子只有杜銘川這種小孩的身材才能鉆過,到時候他就可以利用對地形的熟悉脫身。

    杜銘川把窯門打開,對著身后說:“就在這里面,你們跟我進去吧。”

    “你們跟他去看看。”公鴨嗓子果然如他所料,只讓兩個手下進窯。

    杜銘川一瘸一拐地在前面帶路,聽著后面的腳步聲,判斷他們和自己的距離。過了窯身中段,他知道前面有一個口子恰可鉆出去,便做好了準備。如果龍窯真是一條龍,那么杜銘川現在的位置就在龍的臍部,離龍頭已經比較遠,他相信那公鴨嗓子動作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從龍頭跑到這里,那他就有足夠的時間點燃雷`管。

    從腳步聲判斷,身后倆人離自己有兩三米遠,杜銘川突然一貓腰,往前跨了一步,像條魚一樣從身側的洞里鉆了出去,然后順勢滑到地面,雙手一撐,一個滾翻站了起來。這動作他從小在龍窯玩耍,不知道做過多少次,從貓腰到在洞外落地不過一眨眼的功夫。

    就聽洞里倆人大叫起來:“臭小子,想跑!”

    杜銘川卻不準備逃跑,他縱身一躍,踩著窯壁上的磚竄上了窯頂。從腰間抽出兩根雷`管,用火柴點燃引線,嘴里對著窯頂的一個通風口大喊:“嘿!我在這兒!”

    窯里的倆人本已經后退往窯門方向走,聽到他的喊聲又折了回來。杜銘川手握雷`管,心里默數著“一、二、三……”。這種導火線的燃燒速度大概每秒鐘在一厘米左右,他必須準確的計算好時間,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隨著引線燃盡,杜銘川將雷`管從通風口塞了進去。按照燒窯人的說法,這個通風口的位置就在龍尾背的命門處,雷`管落下正落在龍臍上。就聽得“轟轟”兩聲巨響,帶著龍窯內壁沉悶的回音,和窯壁輕微的顫動,雷`管在龍腹內爆炸了。

    雖然被爆炸聲掩蓋,但杜銘川還是聽到了兩聲悶哼,可以判斷那倆人就算沒被炸死,也必然受傷了。他又抽出一根雷`管,剛想點燃后再補進窯內,好徹底送他們去見閻王,就聽身后傳來公鴨嗓子的聲音:“好小子!居然還有這一手!”話音響起的時候聽著還在遠處,話音剛一落,那人就已到了眼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手里的雷`管也被奪了去。

    杜銘川心說這人來得好快,以為這下完了,正閉上眼睛等死,身子卻突然間一陣搖晃,感覺大地隆隆地震動起來。

    “不好!”那自稱王爺的公鴨嗓叫了一聲,松開了杜銘川,身體的黑影忽地飄起,急速退離了龍窯。

    一陣“嗚嗡嗚嗡”的聲音響起,仿佛沉悶的滾雷,又似什么野獸的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聲音雖然不大,卻像刀子一樣具有穿透力,仿佛擊穿了人的耳膜,直接印入了腦海。杜銘川只覺得天搖地動,腦袋脹得厲害,緊接著轟隆一聲,似乎整個世界都塌陷了,他從窯頂一頭栽了下去。不過身體并沒有馬上落到地面,而是輕飄飄的,好像一直在下墜。

    難道是我死了?這是通往地獄的路嗎?

    這時耳中的轟鳴聲漸漸減弱,他聽到了公鴨嗓子和手下的談話聲。

    “哼!一個臭屁娃娃都能把你們傷成這樣,還有臉跟著本王?”

    “王爺,我一定把這小子挖出來碎尸萬段!”

    “瞧你那點出息!”公鴨嗓子罵道,“不過這娃娃倒是有膽有謀,是塊好料,可惜就這樣被埋了。”

    “王爺,剛才是怎么回事?”

    “這龍窯果然古怪,莫非七星龍淵的傳說是真的?……”

    ……

    說話聲越來越小,到后來已經微不可聞。兩根雷`管加上剛才的地震,居然還沒炸死那倆人,這杜銘川懊惱至極。他明白以后很可能沒有這么好的報仇機會了,而此刻自己到底是死是活都是個未知數。

    下墜的感覺終于止住了,但也沒有重重摔在地上,仿佛身體是一片枯葉,又好像是有人抱著他輕輕放到了地面。周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就像這世界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個人。他用手摸了摸身下,是冰冷的地面,腦袋還在發脹,渾身都說不出的酸痛,這讓他稍稍放心,至少說明自己還活著。

    他站起來,前后左右走了幾步,伸出雙手摸索,希望摸到石壁之類。如果是地震導致掉進了山隙或者洞穴,只要順著石壁走,總還有爬出去的希望。但令他失望的是,這地方好像空曠得很,繞了很久,什么都沒摸到。

    他只好憑感覺盡量筆直地朝著一個方向走,約莫十分鐘光景,遠處出現一點亮光。杜銘川興奮起來,顧不得身體的虛弱和還昏沉沉的腦袋,也不管腳下是否平坦,拔開腳步就往亮光處跑去。

    亮光越來越近,杜銘川心里的興奮勁卻越來越低落,代之而起的是緊張和不安,因為他已經看出那光亮并不是什么洞口透進來的天光,而是一個發光物。

    最奇特的是,照理發光物應該能把周圍的景象照亮,可杜銘川卻發現自己只能看到此物發出的一圈光暈,除此以外,什么東西都看不見。

    及至來到近前,杜銘川才看清,這東西赫然是一把發著光的寶劍,三尺長的劍身,好像懸浮在低空,又像是插在地面上某處,發出一片耀眼的光芒。

    他忍不住好奇之心,把手朝劍柄的方向伸去,卻突然發現在這一片光芒之中,自己的手好像消失了一樣,變得完全透明,看見的除了光,還是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96331_4_74-m
修士的廚神生活
作者 食顏而肥
  靈氣復甦的時代,得修真傳承,以煉器入道,與美食相伴,在吃喝間尋覓長生。   修真和美食更配哦! (馬上閱讀)
Sys_4_209-m
鄉村艷色
作者 饅頭就米飯
  滿心歡喜考上公務員,結果卻被發配邊遠小山村,一個排不上號的小村官。   這里鳥不拉屎,他還... (馬上閱讀)
Sys_4_12-m
賈似道的古玩人生
作者 鬼徒
  一個社會底層的普通青年,當他的左手突然擁有了奇特的感知能力,并開始進入收藏這個行業的時候,... (馬上閱讀)
Sys_4_209-m
欲醫懺悔錄
作者 江湖亂
  欲海無邊,醫者亦然   揭露醫藥行業的重重黑幕,透視白衣天使的內心深處   作者鄭重聲明:...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士子風流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閱盡聖人書,暮登天子堂,這是屬於士子的黃金時代。
  手持天子劍,身畔美嬌娘,這...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