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野地春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杜銘川一聽,這不是孫娜的娘嗎?她跑這兒來干啥?

    孫娜是杜銘川的同學,雖然不是一個班,但因為家也在小窯村,兩家離的不遠,所以非常熟悉。

    小窯村大部分人家都做瓷器,即便自家不開作坊,也在別人的作坊或者工廠里干活,但也有少數人到外地打工的,孫娜的父親便是其中之一。孫娜的母親是公認的整個小窯村有數的漂亮媳婦,加上男人常年不著家,一些不正經的男人對她垂涎三尺,時不時地來勾搭一回,時間久了便常有些風言風語傳出來。

    杜銘川這個年紀已經大概知道男女間是怎么回事了,也明白空穴來風的道理,只是因為和孫娜關系不錯,所以不管外界說什么,他對孫娜母親依然很尊敬。

    他仔細分辨了一下,聲音應該是來自河對岸,要不是自己莫名其妙耳目變得聰明無比,這么遠的距離,這么小的聲音是絕對聽不清的。

    這時就聽見孫娜母親“嗚嗚嗯嗯”地悶叫了幾聲,好像還夾雜著吮吸什么東西,咂巴嘴唇的聲音。杜銘川似乎明白了什么,臉上一陣發燙。

    過了一陣,孫娜母親喘息著說:“你咋選了這么個地方,要是有人來了咋辦?”

    就聽一個男人說:“這地方多舒坦啊,比家里的床還舒坦呢!你放心好了,這會兒都在圍觀老杜家的龍窯呢,誰有閑功夫到這兒來?”

    杜銘川聽著這男人的聲音耳熟,卻想不起來是誰。他本不想再偷聽這種茍且事,但一聽到老杜家的龍窯,便忍不住豎起了耳朵。

    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過后,孫娜母親恩恩啊啊地叫喚了幾聲,一邊喘著一邊問:“唉,你說老杜家的窯咋了?那天夜里地動山搖的,可把俺嚇壞了。”

    “好像說是杜家鬧賊了,杜家娃就帶了雷`管去追,追到龍窯那旮瘩開炸,龍窯就被炸了個窟窿。”那個男人很吃力地說著話,“都說那口窯邪門,還真是的。我們廠長還想要買杜家的龍窯,我看夠嗆,這么邪門的東西買來干啥。”

    孫娜母親便說:“杜家娃還真是能耐,跟我閨女一般大,就敢拿著炸藥去追夜賊,嘖嘖!”

    “哎呀,別管人家能不能耐了,現在叫你嘗嘗我的能耐。”那男人賊兮兮地笑起來說,“我用力了啊!”

    “嗯,用力……,再……用力……嗷……使勁兒……”

    伴隨著啪啪的拍打聲,孫娜娘的聲音也變了,就像喉嚨里卡住了什么東西,又好像是受了傷的野貓一樣叫喚著。

    杜銘川的心砰砰跳起來,臉上燒得跟喝了半斤燒酒一樣,不停地吞著口水。他忍不住想掰開灌木叢的枝椏看一眼,心里勸慰著自己:我不是要偷看,那人說什么廠長要買咱家的龍窯,我總得看看那人是誰。

    他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身子,緊張地將灌木叢扒開,透過空隙,便看到河對岸一片綠草地上模糊的兩個人影。

    等他集中精神運足目力,對面的河岸就像放錄像一樣緩緩推近了鏡頭,一副叫人熱血沸騰的景象出現在他眼前。

    一個男人光著身子跪在那里,肩膀上駕著兩條白花花的修長大腿,用力地朝前聳動著。孫娜娘躺在地上頭發散亂,雙手抓住身邊的矮草,胸衣被退到腰部,兩座高聳的山峰隨著身軀有節奏地顫動著。

    杜銘川認出來,那個壓在孫娜娘身上的男人是大窯村的金海山。他已經無法去想金海山口里說要買杜家窯的廠長是誰,只覺得渾身燥熱難耐,某些部位已經膨脹起來,好像要爆炸一樣。他急促地呼吸著,很想扭頭走開,卻怎么也移不開目光。眼前的畫面越來越清晰,杜銘川甚至能看清孫娜娘的雙峰上那兩顆紅點,像樹上剛打下來的棗兒一樣鮮艷。

    那個男人聳動地越來越快,孫娜娘的叫聲也越來越急促,而杜銘川已經看得雙眼發紅,頭痛欲裂。這時候,就聽那男人大叫一聲,停止了聳動,眼前的畫面也突然隨之消失,一切又沉入了無邊的黑暗。在昏過去之前,杜銘川的腦海里只留下了孫娜娘如野狼般的一聲長嚎。

    “杜銘川……”

    迷迷糊糊之中,杜銘川似乎聽到有人在叫他。這聲音聽起來像孫娜,又像孫娜娘。接著,他看到孫娜娘光溜溜的身子趴到了他身上……

    “畜生!”父親突然出現在他眼前,一聲怒喝。他看見父親渾身都是血,周圍是一片熊熊烈火。

    “爸!”杜銘川委屈地喊著,想站起來去拉父親的手,卻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火光暗了下去,父親消失了。

    “爸……爸……別走……別丟下我……”杜銘川不停地呼喊著,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銘川!銘川!你醒了嗎?”母親的聲音響起。杜銘川緩緩睜開眼睛,看見母親布滿老繭的手正拿著手絹在給他擦拭眼淚。

    “媽!我這是在哪兒?”銘川虛弱地問。

    “這是醫院呀。”銘川媽見他醒了,喜極而泣,“我的傻兒子,你可擔心死媽媽了。”

    “我怎么會在醫院里?”杜銘川莫名其妙,轉頭看了看周圍,確實是醫院的病房,并排放著四張病床,除了自己躺著的這張,其余三張床都空著。

    “杜銘川你醒了!”一個女孩走進來,把手里拎著的一袋水果放到床頭。

    銘川媽連忙站起來給女孩拉了把椅子,說:“娜娜你來就好了,還買什么水果啊。”

    杜銘川也招呼道:“孫娜,你怎么來了?”

    孫娜的長相和她娘有七分相似,彎眉杏眼,挺直的鼻梁,溫潤的嘴唇,尤其是皮膚白嫩得跟出水芙蓉似的。村里那些喜歡嚼舌頭的人都說,這小妮子將來必定比她娘還風騷。在七星鎮中學,雖然還只是初一,孫娜就已經是準校花的人選。

    杜銘川看見孫娜就想起了在山里看見的那一幕,不禁喉嚨發澀,渾身燥熱起來,想到那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不自覺地便往孫娜的腰下瞧去。

    孫娜見杜銘川的眼神怪異,奇怪地問道:“怎么啦?我身上有什么不對勁嗎?”

    “他剛醒過來,腦子還不太清醒,就你進門前還在說著胡話呢!”銘川媽解釋了一句,又轉頭對杜銘川說:“這次可多虧了娜娜,要不是她在山里發現了你,你被野狼叼走了都不知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37441_4_74-m
全球高武
作者 老鷹吃小雞
  今日頭條——   “大馬宗師突破九品,征戰全球!”   “小馬宗師問鼎至高,橫掃歐亞!... (馬上閱讀)
2765264_5_224-m
士子風流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閱盡聖人書,暮登天子堂,這是屬於士子的黃金時代。
  手持天子劍,身畔美嬌娘,這...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走私大明
作者 北冥老魚
  周重前世參與走私,不幸淹死在海中,沒想到再次醒來,竟然來到大明正德年間,成為松江府一位剛剛... (馬上閱讀)
Sys_5_22-m
庶門
作者 一語不語
  官場混了十年,有志也給消磨成老驥。權力鬥爭一不小心就掛了。   穿越了?不是稀奇事,運氣... (馬上閱讀)
Sys_4_209-m
欲醫懺悔錄
作者 江湖亂
  欲海無邊,醫者亦然   揭露醫藥行業的重重黑幕,透視白衣天使的內心深處   作者鄭重聲明:...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