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制器世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凡明明記得上次從棺材里取走甲衣和短刀的時候,里面是什么都沒有。可是申公豹居然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又變出來了許多東西,寢具、器皿,應有盡有,讓這小小的棺材中,宛如一個房間一般。

    此刻,申公豹正坐在那里,看著身前擺放的一塊奇異水晶。

    之所以說這水晶奇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水晶乍一看的確是水晶,但實際上,卻是一塊以真元和這極陰洞府中的真陰之氣相混合的一塊真元結晶體。

    晶體呈正方形,平面流轉銀白色的霧氣。

    隔著霧氣,不凡竟然將整個紅石谷看得通通透透。

    “師父-?”

    “噓-!”申公豹連忙制止道:“別說話,有好戲看!”

    不凡閉上了嘴巴,仔細的觀看著晶體上浮現出來的圖像。只見紅石谷四面八方站滿了僧俗,一個個表情凝重。在人群中,不凡赫然看到了老佛,讓他忍不住驚呼一聲。

    申公豹問道:“有熟人?”

    不凡點點頭,探手指了指晶體上老佛的身影,“師父,這是我的好朋友,就是那天晚上和我一起去除掉陰物的好朋友。”

    “哦,那你好好看著吧,他應該不會有事!”

    不凡沒有再問下去,靜靜的看著晶體上的人群。但是,他只能看到那些人嘴巴不斷的張合,可是卻聽不到他們在講些什么。

    “師父,他們在說什么?”

    申公豹輕笑道:“哦,我忘記你功力不足了。等一下,我調整聲音!”

    說著,他兩手放在晶體兩側,只見光芒跳動,一個個聲音立刻回蕩在洞府之中。

    “智慧大師,你把我們緊急召集來這里,說什么有妖物將要出現。可是二十天里我們幾乎把整個太行山都翻遍了,除了一些小貓小狗之外,哪有什么妖物?”

    說話的是一個魁梧的道人,只見他一臉紅光,看上去頗有正氣。站在他對面的,是一個老僧,身體干瘦,看上去暮氣沉沉。

    而老僧的身后,正是神態恭敬,一臉肅穆之色的老佛。

    “智慧大師,我知道您德高望重,可是大家都很忙,這一下子在這里擔擱了這么久,你說……我沒有對您不恭敬的意思,只是如果再沒有發現,我就必須趕回上海,公司里面的真的離不開呀!”

    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人在一旁接口道,他的話立刻讓谷中的眾人發出一片應合之聲。

    老僧默默的將手探入懷中,取出一個拇指大小,散發水藍色光芒物品。

    “各位道友,老衲想要問你們一件事情。”

    谷中騷動之聲立刻消失,看樣子這位智慧大師的威望頗為不凡。老僧沉吟一下,道:“你們可曾聽說過在這紅石谷內,有一個存在了數千年的伏魔法陣?”

    “啊-?”

    “沒有聽說過……”

    “好像是有這么一回事!”

    霎時間,谷中眾人七嘴八舌的一輪開來,一時間人聲鼎沸,煞是熱鬧。

    “都給我住嘴!”先前的魁梧道人一聲大喝:“聽智慧大師說完!龜兒子的,吵吵鬧鬧的煩死人了,你們哪像修真者?”

    “秦重元,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只有你青牛宮門下才可以被稱為修真者,其他門派都入不了你的法眼?”

    人群中,一個身穿僧衣的尼姑看著道人大聲道:“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否則我定不放過你!”

    那尼姑嬌小柔媚,說話間雖然平靜的如同古井不波,但是道人卻頓時面孔漲的通紅,張口結舌半天沒有回答上來。

    尼姑身后,還有四名看上去和她是同出一門的人,見尼姑說的道人啞口無言,四人同時微笑著點頭。

    老僧突然開口,“不滅師妹,重元道友恐怕不是這個意思,你誤會了!”

    “是嗎?”

    不滅冷哼一聲,惡狠狠的瞪了秦重元一眼,扭頭退回原處。

    申公豹笑了,“這尼姑有意思,和那道人看上去好像有些不清不楚的關系!”

    不凡問道:“不是吧,他們可是出家人。師父,你可別亂說,這樣子可容易壞了人家的名聲。”

    “小孩子知道個屁!”申公豹不屑回道:“人之大欲,本就是天理倫常。也不知道你們這些小輩在搞什么,一件平常的事情卻要弄得神神秘秘。你上次說什么佛門戒律,道門戒條,都是狗屁。泯滅了人性,你學什么大道?道無情,道更有情!”

    不凡呆愣,靜靜的想著申公豹的那番話語,腦海中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但是卻又說不清楚,道不明白。

    此時,谷中的智慧大師接著道:“在我金佛寺中曾有記載,三千五百年前,這里曾有一場激烈的戰斗,當時坐忘峰門下弟子為封印一個魔頭,在這里用性命擺出了伏魔法陣。前些日子老衲感應此地陰力強盛,於是派出我門下弟子釋元前來打探,事實上,在我們到來之前,紅石谷里的確有坐忘峰門下駐守!”

    秦重元一聲驚呼,“大師,這是真的嗎?坐忘峰的前輩們曾經再次駐留過?”

    “大師,你徒弟怎么知道這里有坐忘峰門下?坐忘峰弟子自三百多年前就不再涉足塵世,這許多年從沒有聽說過大羅神仙令出現人間,你徒弟怎么就能確定對方是坐忘峰弟子?”

    老僧一笑,“釋元前些日子遇到一個昔日好友,由他好友口中得知,在幾年前曾有坐忘峰的前輩出現人間!”

    “真的嗎?”

    先前一口一個‘忙’字的青年猶自不太相信的問道。但是沒等他話音落下,四周立刻響起一片譴責之聲,讓他旋即又閉上了嘴巴。

    “各位道友,你們可曾發現這里有法陣之力?”

    老僧問道,但是眾人卻是一起搖頭。

    老僧把弄著手中的事物,輕聲道:“坐忘峰的前輩據說已經離去,想來是回山稟報。老衲以為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大羅神仙令發出,但在此之前,我等一干俗世中的修道人,也應該為坐忘峰出些力氣,各位道友覺得如何?”

    “這個……”谷內眾人立刻面面相覷。

    倒是秦重元說:“大師,您有什么吩咐就盡管說吧。降妖伏魔本來就是我們這些修真者的本分。”

    “既然如此……”老僧沉吟一下,看著人群中一名同樣身穿道裝的老人道:“丹霞道友,請問塵世中誰那一派的制器最為厲害?”

    丹霞是一個頗有儀態的道人,只是他看著老僧手中的事物,眼中卻顯出遲疑之色。片刻后,他低聲道:“若單純論制器,自然是我丹霞一系!”

    “那道友是否認得這東西?”

    “認得!”

    丹霞話音未落,谷內眾人的目光立刻齊唰唰的向他集中。但在這時,他卻突然一挺胸膛,大聲道:“這是我丹霞子早年所制驅妖太極盤中的一件法器,名為收靈指!”

    “那就好辦了!”老僧說:“道友可知老衲是從何處得來的收靈指?”

    “智慧大師,你不用如此拐彎抹角。話說明白吧,前些日子我門下弟子回家,帶走了這太極盤。結果被他父親不慎賣了出去。丹霞子明人不做暗事,這收靈指應該就是在這紅石谷中被大師你發現的,對不對?”

    老僧沒有想到丹霞子回答的如此爽快,不由得愣住了。

    谷中眾人一陣騷動,只是卻沒有人站出來說話。

    “大師,丹霞子今日不請自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只是我不明白,那太極盤本身的靈力并不強大,想要破壞伏魔法陣更是匪夷所思。不過既然此事是我丹霞門下所為,丹霞子一力擔之。若是各位道友要將我捉拿,我決不反抗,不過丹霞子懇請諸位,在大羅神仙令發出之前,給丹霞子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

    “道友要如何立功贖罪?”

    丹霞子正色道:“丹霞自今日起,必將全力追查那妖魔蹤跡。若是有所發現,必通知諸位一起降妖伏魔。若丹霞能有所獲,當與諸位分享!”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老僧笑道:“那么就依丹霞道友的主意!”

    眾人又七嘴八舌說了好半天,人群漸漸散去。只是,大家對丹霞子仿佛避之不及一般,除了秦重元上前和他說了兩句話之外,再也沒有一人與他交談。

    待谷中人離去,丹霞子突然長出一口濁氣,身體靠在一塊山石上,冷汗淋漓。

    “師父-!”一個面罩輕紗,一直跟在丹霞子身后的少女低聲叫道。

    丹霞子擺擺手,說:“死丫頭,這次師父真的是要被你害死!”

    “嘻嘻,可是我看師父你剛才的模樣,頗有大義凜然赴刑場的氣勢,怎么這會兒又縮回去了?”

    “臭丫頭,你才是烏龜!”丹霞子笑罵道:“師父本來是想來收回那收靈指,可惜沒想到竟被智慧那禿驢搶先了一步。若是剛才你師父我聰明,凜然承擔責任,那幫子混蛋家伙里面,估計除了重元道長和不滅師太會幫我一把之外,其他人定然要落井下石!”

    “那現在我們怎么辦?”

    “怎么辦?國內看樣子是呆不住了,師父回去之后立刻變賣財產,準備逃亡生涯!”

    少女驚道:“不會這么嚴重吧!”

    “不嚴重?等大羅神仙令發出來,坐忘峰的那些家伙一定會發現你師父我的來歷。媽的,到時候他們不把我生吞活剝才怪了!”

    “為什么?”

    丹霞子苦笑一聲,“丫頭,你別問這么多了,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以后你最好不要和別人說你是我的門下,除了我教給你的旭日劍法之外,其他的道法絕對不能施展,特別是制器這方面,明白沒有?”

    “師父……”

    “丫頭,咱們丹霞一派自祖師傳下來都叫作丹霞子,為什么直到一百多年前你師父我才開宗設派?就是為了躲避坐忘峰的那些家伙。原以為幾千年過去了,那幫人已經忘記了當年的事情,可看樣子……丫頭,你回家吧,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

    “師父,我不回去!”

    丹霞子怒道:“你不回去我走,臭丫頭聽著,反正你以后不是我丹霞門下,如果被我知道了你再自稱是我的弟子,我就廢了你的修行!”

    說完,丹霞子大袖一甩,騰云駕霧般的消失無蹤。

    少女哀怨的哭泣著,哭聲格外凄苦,悲嗆。

    申公豹臉色陰沉的揮手在那塊晶體上抹過,圖像立刻消失不見。

    他身體一晃,化作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隱入棺材下面,想來是去了他所說的那個極陰古墓之中。

    不凡隱隱覺得這丹霞門下定然和申公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可是申公豹不說,他也無法了解事情的真相。

    他輕嘆一聲,回到石壁前再次打量這石壁上的圖形。

    紅石谷中的景象在他腦海中揮著不去,許久都無法靜下心來。好半天,他突然聽到身后一聲輕嘆,於是轉過身來,見申公豹依舊盤坐在棺材里,默默無語的看著他。雖然是靈體,可是申公豹的眼睛里卻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不凡知道,申公豹有話要說。

    “徒弟,我知道你一定猜出來了一點頭緒,對不對?”

    不凡點點頭,“師父,那個丹霞派是不是你以前弟子傳下來的門派?”

    申公豹說:“當年我門下有四個弟子,分別得我八門道法。丹霞子是我弟子中最不看好的一名,但是也只有他學會了煉丹和制器。說實話,我不喜歡他,因為我覺得他做人不積極,沒有半點攻擊性。但是朝歌城外一戰,他為了讓我帶著陛下和娘娘先走,所以獨自留下來。直到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四個弟子中,以他的修為最高。想想我以前對他的情形,這幾千年來,我猶自感到十分愧疚!”

    不凡問道:“那你確定這個丹霞子,一定就是你門下那個丹霞子的后人?”

    “不錯,丹霞子是我給那孩子起的名字,當時他告訴我,世世代代都會守護這個名字。”申公豹說著,抬起頭問道:“不凡,你要幫我!”

    “怎么幫?”

    “我會把我所有的道法都傳授給你,我要你代替我,把那些道法傳授給丹霞子,并且幫我永遠守護著他們。”

    不凡驚道:“我?師父,你說胡話吧!我怎么可能……你看到了,我連第三句口訣都無法突破,到現在始終不能晉級大乘二段境界。就我這修為,先不說碰到正宗的坐忘峰弟子,就是遇到那些普通的修真者,都能把我吃的死死的!”

    “若是我能讓你在一個月中完成小乘九段,你愿不愿意?”

    “什么?”

    申公豹飄然從棺材里面跳出來,來到石壁前觀望著石壁上的圖形。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意,低聲道:“徒弟,其實我不是沒有辦法讓你突破小乘三段,只是我覺得依靠外力,畢竟不是一件好事。而起那個方法太過兇險,弄個不好反而會讓你魂飛魄散。”

    “師父-!”

    “一直以來,我不贊成依靠外力來進行修煉,那畢竟不是王道。可現在,如果你答應了我的請求,你就必須冒這個險。徒弟,你愿意當師父的代言人,用你的生命來冒這一個風險嗎?”

    不凡點頭,“師父,我愿意!”

    “很好,那你回家一趟,和你的家人見個面吧!”

    不凡點頭答應,隨后離開了極陰洞府。

    回到家中,已經是半夜時分。

    家里的燈還亮著,隱約可以看到李大凡坐在窗前苦讀的情景。不凡突然心里有些悸動,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再見到親愛的父母兄長。

    他輕輕的敲響李大凡的房門,然后推門進去。

    “不凡-?”李大凡驚異的看著不凡,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哥,我想和你說件事!”

    大凡一愣,他很少見到這個兄弟用如此正式的口吻和他說話,當下放下書本,點頭道:“好,你說吧!”

    “哥,我想離家出去一個月!”

    “做什么?你明天就要開學了!不凡,別怪哥哥說你,你聰明是聰明,可就是不好好讀書。爸媽供咱們上學不容易,你……”

    “哥,你聽我說!”不凡說:“家里出你這么一個狀元,已經足夠了。姐姐將來畢業,也可以找到一個好工作。說實話,以前我一直覺得爸媽對你們偏心,可是現在……哥,我決定走我自己的路,所以我要離家一個月!”

    “你要做什么?”

    “哥,你別管了,反正你幫我請一個月的假,如果一個月以后我沒有回來,那你就代我向爸媽說一聲對不起!”

    大凡一把抓住不凡的肩膀,“不凡,你可別作什么傻事!”

    “呵呵,哥,你看我像是會做傻事的人嗎?”

    “像-!”大凡說著,突然站起來一把將不凡摟在懷中,“不凡,不管你要走什么樣的路,哥都會支持你。但是哥只有一個要求,一定要回來,答應我,一定要回來好不好?”

    不凡鼻子一酸,眼淚險些掉下。

    在他的記憶中,除了小時候大凡曾經這樣子擁抱過他之外,自從哥哥上了大學,就再也沒有這樣的舉動。一時間,一種溫馨的感覺在他心頭升起,他甚至想要回去告訴申公豹,他拒絕冒險。

    但他最后還是忍住了淚水,用力的擁抱了一下大凡,轉身就要離去。

    “不凡!”

    大凡突然叫住不凡,他來到不凡的身邊,從口袋里取下一個小玉墜,“不凡,過兩天就是你十七歲生日了。本來哥打算你生日的時候把它送給你,但是現在……不凡,記住你的承諾,一定要回來!”

    “我知道!”

    不凡點點頭,淚水終于禁不住流淌下來。他把玉墜掛在頸中,看著大凡笑了笑,然后轉身離去。

    再次回到紅石谷,已經是黎明將近。

    不凡走進極陰地府,卻不禁被嚇了一跳。

    只見一頭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黑色怪獸正靜靜的伏在棺材旁邊。

    怪獸身長將近兩米,通體閃亮烏黑毛發。四肢強健,身體更呈現出優美的曲線。那雙眼睛,閃亮亮如同星辰,眼角隱約有銀蛇流動。看到不凡,怪獸呼的一下子站起來,朝著不凡發出一聲可怖的嘶吼。

    “小不點,給我趴下!”

    申公豹突然出現,朝著怪獸一聲厲喝。怪獸聞聽不滿的哼唧了兩聲,重又伏在地面。申公豹看著不凡,笑道:“不凡,可認得它?”

    不凡想了一下,回道:“好像有點記憶,這家伙好像,好像……”

    “商朝太師聞仲的坐騎,名為風火獸!”

    “啊-!”不凡連連點頭,“是它,就是它。我印象里好像記得姜子牙是四不象,聞仲太師的坐騎好像是風火獸。”

    “呵呵,不錯,說的好,姜子牙就是個四不象!”

    不凡不禁為自己的口誤尷尬一笑,連忙扯開話題道:“師父,它怎么會在這里?我都沒有見過它!”

    申公豹一笑,揮手示意風火獸過來。他指著棺材說:“還記得我告訴過你這棺材下是陛下的寢陵嗎?”

    不凡點頭,“記得!”

    “小不點就生活在那里,它和你一樣,都是極陰之體!”申公豹說著,一聲長嘆,“當年聞仲太師兵敗絕龍嶺,因不甘心被西歧俘虜,一怒之下自盡身亡。在自盡之前,他用傳送法陣將小不點送到我這里,之后它就隨著我一同在這地宮里面修煉。徒弟,不要小看他,數千年修行讓它已經練成不壞法體,可以自由變化,隨心所欲。”

    “真的嗎?”

    申公豹笑了笑,突然臉色一凝,“徒弟,你決定了沒有?現在若是想要反悔還來得及,否則一會兒進了地宮,你想要反悔都不可能了!”

    “我要進地宮?”

    申公豹點點頭,“不錯!我原本想要讓你完成小乘九段之后再進地宮修行,可是現在……徒弟,我所說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地宮極陰之力祝你完成小乘九段修煉,只是若你能熬過去極陰焚體的苦楚,則你的極陰之體陰極陽生,極陰極陽將會令你擁有不壞金剛法體。但是若你熬不住,那就算是師父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不凡想了想,突然笑了,“師父,那我們就進去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34492_22_207-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作者 忘語
  凡人修仙,風雲再起;時空穿梭,輪迴逆轉。

  金仙太乙,大羅道祖;三千大...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