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異變(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辛哥,辛哥!!!”

    另一邊,正被陳狂糾纏住,并被另外的幾名青年組成防線,圍住的陳旭,眼看著陳辛在陳昌的瘋狂毒打下變成了一個血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不由雙眼欲裂,身軀顫抖,凄厲的嘶吼著。

    奈何,陳狂將他糾纏住,還有幾個和他實力相差并不是很大的煉星者在旁邊虎視眈眈著。他根本沒有半點去解救陳辛的希望,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

    “混蛋,混蛋!!!”

    陳辛雙眼赤紅一片,瘋狂嘶吼道,“陳昌,**給老子住手。再打下去,辛哥就死了,到時候,陳天南長老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不會!!!”

    “哦?威脅我?”聽到陳旭的話,陳昌停了下來,一聲冷笑,“陳天南是長老,我父親陳天海也同樣是長老,而且,狂哥的父親和叔父也都是長老。再加上,我乃是家族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實力已經達到了凝星境三階層次,馬上就能夠突破到凝星境四階層次了。而他……”

    陳昌輕蔑的看著地上正不斷抽搐,宛如血人的陳辛,“只不過是一個廢物,一個野種。我就不信,家族為了他一個廢物,一個野種,難道還要懲罰我不成。”

    陳旭眼中有著絕望,臉上流淌下滾燙的淚水,整個人更是宛如癲狂了一般,發瘋的攻擊著阻攔他的陳狂。

    陳昌說的沒錯。

    在這樣的情況下,家族是不會為了陳辛一個連修煉都不能夠修煉的族人,去懲罰陳昌這樣一個家族年青一代中實力強大的佼佼者的。

    “廢……廢物……你……你還不是……是……傷在了……我……我這個廢……廢物的手……手上了……”

    就在這時,一道虛弱至極,顯得很是模糊的聲音響了起來。

    但雖然模糊,可是在場的所有人,卻都是聽得一清二楚。

    地上宛如血人一般的陳辛,此時就連意識都變得很是模糊了。身體已經完全無法動彈分毫了,身上的傷勢,幾乎隨時都有可能威脅到他的生命。而現在,唯一支撐著陳辛沒有陷入昏迷的,完全是他內心深處的一股執念,一股不屈的意志精神。

    而就在這時,陳辛的精神識海之中,那虛無縹緲,神秘無形的精神力,也就是人之根本的無形靈魂,卻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宛如破繭成蝶一般,正進行著本質上的蛻變。

    原本無影無形,虛無縹緲的神秘靈魂,竟然開始有了凝聚成實質的現象。而且,速度非常之快,端得玄奇無比。

    “恩?”陳昌一愣,低頭朝著腳下血人一般不斷抽搐的陳辛看去。

    只見,陳辛那雙漆黑的雙眼,此時卻是充滿死寂的死死盯著他,那眼中的死寂,更像是深淵中最惡毒的詛咒一般,令陳昌心中狠狠的一顫。心底一股寒意,怎么都無法抑制的滋生出來,不消片刻,便彌漫至全身。

    他……他一個凝星境三階層次的高手,竟然被一個連反抗之力都沒有,幾乎隨時都會死掉的廢人給嚇到了。

    瞬間,陳昌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一張臉,陰沉得仿佛要滴出水來一般。

    “既然你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陳昌惡狠狠的盯著陳辛,臉上顯現出殘忍之色,“哼,死到臨頭了,還瞪老子,老子一腳踩爆你,看你還怎么瞪。”

    之前的恥辱,再加上現在陳辛的輕蔑,直接淹沒了陳昌的理智,令陳昌再也沒有任何的顧慮了。

    說著,陳昌抬起腳,便準備朝著陳辛的眼睛狠狠踩去。

    不遠處,陳旭看到這一幕,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絕望了。而周圍那些敢怒卻不敢言的陳家弟子們,也都一個個閉上雙眼,不忍看這血腥、殘忍的一幕。

    陳狂,以及另外那幾名阻攔陳旭的青年,卻是一個個臉上露出殘忍之色,興奮的看著這即將發生的一幕。

    嘩!

    就在陳昌的腳,馬上就要落在陳辛臉上的時候,躺在地上,正不斷抽搐的陳辛,那被鮮血染紅的胸口處,驟然間,綻放出一股夢幻般,宛如黑夜中漫天星辰,群星閃耀般的星光之芒,瞬間,便將陳辛整個人完全籠罩在內。

    而陳昌,那一腳狠狠的踐踏在了那星光之芒上,沒有踩中陳辛的眼睛,卻被那宛如實質一般的星光之芒,狠狠反彈了出去,化為一道優美的弧線,越過了周圍圍觀的所有人,狠狠的掉在了數丈開外的冰冷地面上,吭都沒吭一聲,就昏死了過去。

    這是什么情況?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就連原本絕望的陳旭和興奮的陳狂也不例外。

    甚至,還有的人,可愛的揉了揉眼睛,不相信的再次看去。可是,那彌漫在陳辛身上的星光之芒,卻依舊如此真實的存在著。

    “真他媽見鬼了!”

    幾乎,所有的人心里都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沒有人會料到,事情的發展,會發生這樣詭異的突變。

    陳辛身上彌漫的星光之芒,一直持續了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而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完全聚集在了陳辛身上,沒有人去在意他們身后,已經靜靜的昏死在地上的陳昌。

    “辛哥!”

    一刻鐘之后,當陳辛身上彌漫的星光之芒漸漸退散之后,陳旭低吼一聲,整個人飛一般的跑到了陳辛的身邊,臉上滿是焦急、擔心之色,蹲了下來,將同樣昏迷,渾身是血的陳辛抱在了懷中,并且開始檢查陳辛身上的傷勢。

    而陳狂他們幾人,一個個愣在當場,并沒有阻止陳旭的舉動。

    “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個個都圍在這里?”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名身穿青色衣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不遠處,皺著眉頭,看向陳旭和陳辛所在的地方。

    看到這名中年男子出現,那些圍觀的陳家弟子們,頓時一個個驚若膽寒,紛紛讓開了道。

    中年男子看到不看那些圍觀的弟子一眼,便徑直走向陳旭他們。

    看到來人,陳旭不由臉色一變。

    “這是怎么回事?”中年男子目光看向正在陳旭懷中昏迷的陳辛一眼,皺眉問道。

    “長老!”

    陳旭還沒有說話,但不遠處的陳狂卻是恭敬的叫了一聲后,便立刻來到了中年男子的身邊。

    “長老……”陳狂一來到中年男子的身邊,便立刻焦急的說道,“你快點去看看陳昌吧,他不知道怎么的,被陳辛身上突然出現的一層如星光一般的光芒反彈出去,掉落在了那邊,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說著,陳狂便往剛才陳昌被反彈倒飛出去的方向一指。

    而正處于那個方向的一些陳家弟子們,見中年男子的目光看過去,頓時一個個立刻退讓了開來。在他們身后,正靜靜躺在地上,沒有一絲動靜的陳昌,立刻便出現在了中年男子的目光中了。

    原來,這名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正是陳昌的父親,陳家的長老‘陳天海’。

    見自己兒子正生死未卜的躺在地上,陳天海臉色驟然一變,身形一閃,化為一道殘影,便立刻出現在了陳昌的身邊。而陳狂看了一眼陳旭和昏迷的陳辛一眼后,也跑了過去。

    看著陳昌胸口處的起伏,感受著陳昌那有些混亂的呼吸,陳天海不由暗暗松了口氣。但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陳昌的右腳處時,原本平靜的目光,突然間變得凌厲無比,一股可怕的氣勢,從他身上驟然散發出來,令在他身邊的陳狂連連后退了數步,一臉驚恐的看著陳天海。

    從陳天海的身上,陳狂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殺氣,令他身上血液都險些被凝固了,心頭更是狂跳。

    陳天海蹲下身子,雙手快速的在陳昌的右腳之上摸了一遍。

    “右腳腿骨斷裂了。”陳天海猛地站起來,目光無比凌厲的看向距離他最近的陳狂,眼眸中的兇戾和殺機,毫不遮掩,“是誰?到底是誰如此兇狠歹毒,竟然膽敢斷我昌兒右腿?”

    腿骨斷裂,雖然能夠治好,但是,那也是會傷及元氣,甚至一個不好,還有可能會留下暗疾的。

    大清早的,自己寶貝兒子的腿便被打斷了,這讓陳天海如何不怒?

    感受到陳天海目光中,宛如實質一般的殺氣,陳狂身體不由忍不住瑟瑟發抖,顫聲道:“長……長老,事情是這樣的……”

    接下來,他便把剛才的經過,全都述說了一遍。當然,他和陳昌攔住陳辛去路,侮辱陳辛的那一段,給直接過濾了。最后,反倒他們成了受害者。

    “死!”聽了陳狂的‘陳述’之后,陳天海頓時大怒。身上因為暴怒而散發出來的殺氣,更是直接朝著陳旭和陳辛兩人籠罩過去,“敢傷我兒,只有死路一條。”

    在陳天海的氣勢壓迫下,陳旭心中雖然大急,但是卻連解釋和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哦?那你試試看?”

    陳天海剛剛說完,一道淡漠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儒雅中年男子,一臉冷漠的正朝著這邊緩緩走來。

    ————————————

    ————————————

    如果覺得好看,就請收藏一下,謝謝支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46632_1_201-m
法師真解
作者 沈老三
  “所謂禁咒,只不過是傷害高點的技能。”

  “所謂血脈,只不過是不同生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