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章 誰家的豬跑出圈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五月下旬,剛剛下過雨,天氣異常的炎熱,人從太陽下走過,必定像蒸了一次桑拿。在村里最熱鬧的小賣部兼茶館里,幾桌人圍著打麻將,扎金花。吆五喝六的甚是熱鬧。

    在這群人中,有一個人模狗樣的人竟然只穿了一件大花褲衩手里不住地揮動那把大蒲扇,另一只手抓起桌子上的三張撲克牌看了一眼,嘴里念念有詞。

    “我去年賣了個表,會不會這么衰。”看到手里的牌小得不能再小,這個花褲衩一氣之下把手里的三張撲克牌奮力一扔直接被旁邊的大風扇給吹到院子外的水塘里去了。

    “哈哈,二狗子,我看你今天這褲衩不保啊!聽說桂花嬸最喜歡收集處男的大褲衩了!我要贏了你這條大褲衩送給桂花嬸,說不定……嗯啊,哈哈!”

    “我草,老子早就不是處了,老子的處早就獻給了我們學校旁邊的那個發廊妹了,你是不知道,那妹子……奶比你的腦袋還大!”

    大褲衩此話一出,惹得周圍的人哄然大笑,顯然有人不信,“二狗子,你果真不是男了?你知道女人那玩意橫著長的還是豎著長的?”

    “我草,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大褲衩自知說漏嘴,趕緊住口。

    “哈哈,還說你不是處!”一群大男人還有一個女人,都仿佛看到一個極品的瀕危生物一般笑得前仰后合,花枝招展。

    “不玩了,今天晦氣,你們這幫騷貨!老子終有一天要把褲衩罩你們頭上!”大褲衩推開幾個看熱鬧的群眾,氣呼呼的朝一邊的那個躺椅上一倒。

    “老板娘,拿副牌來,二狗子這雜皮把牌給扔了。”

    村里人所共知俏寡婦,也就是這家茶館的老板娘嘻嘻哈哈的拿了一副新撲克扔在桌子上,朝大褲衩擠了一下眼睛,“二狗子……”

    “我姓朱!”大褲衩看了看這個村里最漂亮的寡婦,做了一個輕微的吞咽動作。

    “二豬子……”

    “鄙人姓朱名一一,請稱呼我的大名!”

    “朱一一先生,要不要我借點錢給你翻本?”寡婦劉只想收點牌錢,為了不至于讓桌子散伙,有的時候是必須要借錢給這些玩家的,而且,她和這個穿大褲衩的朱一一關系不一般。

    “不玩了,這些雜皮都是賭棍,老子一個清白少年,昨天晚上又沒摸奶子,哪是這些雜皮的對手!讓我安靜的坐一會兒!”

    “二狗子啊,你今天晚上去敲一下桂花嬸家的門吧,保準明天讓你贏得盆滿缽滿!或者你讓你劉嫂子給你摸一下吧!”旁邊一個拿了一個同花順贏了的家伙把一摞錢整理了一下放在自己面前,還不忘損一下大褲衩。

    “德行!打你的牌!”這家茶鋪的老板劉婉清就是那人口中的劉嫂子。

    朱一一沒有理會,而是瞇起了眼睛。打了一會兒盹,也不知道就過了多久。等他睜開眼,人好像都走了。

    “干嘛?”

    正在打掃垃圾的寡婦劉婉清吃吃一笑,“聽說鎮上要下來檢查,那些瓜皮都嚇跑了!千把塊的輸贏,難道還要抓他們去坐班房?”

    “影響還是要注意的!”朱一一,扭頭看了看村里大名鼎鼎的劉寡婦。自己那可憐的堂兄朱寶貴的老婆。堂兄前兩年在工地上直接被鋼筋穿破了腦袋,不到40歲就死了,劉寡婦拿了40萬的賠償款,卻并沒有遠走高飛,而是留在村子里含辛茹苦地拉扯著一雙兒女,如今大女兒都進縣城讀高中了,二兒子在鎮上上小學。

    說實話的確沒吃過豬肉的朱一一還是見過一些豬跑的,他并不覺得這個風韻猶存的俏寡婦有多漂亮,但卻總是覺得她有那么一點風騷的勁頭吸引著他這個小處男。

    曾經在他還小的時候,他總是能夠看到這個堂嫂拿出她那水靈靈的奶瓶奶孩子,在他能夠硬起來的那一天,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如今這個年近不惑的堂嫂。如今,孩子都長大了的劉寡婦,那奶瓶怎么樣了呢?

    “給我拿包嬌子!”朱一一把兜里僅剩的十塊錢遞給了這個他不懂事的時候的女神。

    “拿去抽吧!我看你啊,還是進城去打工吧,守著你那破養豬場干啥?要是真的修高速公路從那兒過,該賠給你的就會賠給你的!誰也拿不走!別怪嫂子多嘴!”

    朱一一也不客氣,直接拿過煙,撕開點燃一根,把皺巴巴的錢又放進了褲兜里,“你知道我沒爹沒媽的,我這一走,村里的人特別的村委那幾爺子還不把我吃干抹盡,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別說拆遷補償款了,到時候連被拆掉的房子的磚頭可能都不會給我留一塊。反正再過兩月就出結果了,再等等就是了!”

    “二狗子!你這個瓜皮,你倒是躲在這兒快活,你家的豬跑出來把老子的菜地拱了那么多,老子還準備過兩月修新房給匠人們做菜吃呢!你得賠老子錢!”

    朱一一一看,是村里的一個本家長輩,氣勢洶洶的拿著一把鐮刀,朝他沖過來。

    “干嘛?不就吃了你家的菜么?你還想砍人?”朱一一為了多得補償款,象征性地在那個幾近廢棄的養豬場里養了幾頭山豬,為了盡量減少飼喂的糧食,有的時候,他故意的不關大門!

    他那養豬場離莊稼地還遠,而且他的豬還小,因為營養跟不上,面黃肌瘦的。

    雖然是本家長輩,他也是一點都不示弱。因為父親生前就跟這個本家的長輩不對付,他也根本不想給他好臉色看!

    “我砍你干屁,老子砍了你給你填命?你的命能值幾個錢。你要再不把門關嚴實了,老子下次就要砍豬了!”

    “你去砍吧,你那幾根破菜了不起一百塊錢,我的那豬可是我從外面引進來的野豬,買進來就是2000多一頭,現在也長了幾個月了,咋也得賣4000塊一頭!”

    朱文其一聽頓時萎了,不過他可不想就此認輸,“就你那破豬?4000一頭?你哄瓜娃子差不多!”

    “要不要我去把購買的發票給你看!”

    “反正……反正你要再把豬放出來,我一定要你好看!”朱文其氣呼呼地提著鐮刀,背著背簍走了。

    “嫂子,我走了!謝謝你的煙啊!”朱一一雖然不在乎他家的豬吃了朱文其家幾顆菜,但他卻在乎他的豬啊。那老小子雖然不至于砍了他的豬,但到處亂趕是肯定的。要是被攆到對面那片荒山去了,那就夠他去找的了。要是被攆到水塘或者河溝里淹死了,他找誰說理去。他還想靠著這些豬,多弄點補償款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36900_4_151-m
文娛不朽
作者 瀟瀟清楓
  魔都音樂學院在讀博士生蘇逸陽,意外獲得不斷覺醒異位面記憶片段的能力。   在台前,他是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