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桃花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萬豪國際大酒店地處江城兩條最為繁華的商業街中心,是一家集住宿、餐飲、娛樂、洗浴為一體的五星級酒店。

    燕川在保安室里無精打采地看著看了一下酒店內部的監控畫面,又昏昏然地打起了瞌睡。他自六月底在南華大學畢業,七月份就來到了這個酒店工作。作為二本普通高校的大學生,盡管學習的專業是酒店管理,卻也只能在校招中找到一份酒店保安的工作。實習期三個月,薪資八折。如果表現好會留下來繼續工作,薪資二千五百元。表現不好的話,當然是卷起鋪蓋卷走人。其實,連鋪蓋卷都不用卷,被褥本來就是人家酒店的,倘若卷走了,一定會惹上大麻煩的。

    燕川就是拎著一個裝有幾套衣物和洗漱用品的登山包來到酒店,便開始了人生當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他的家住在一個很偏遠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家里唯一值錢的是一頭瘦骨嶙峋的,犁不上兩條垅就會喘成一團的老牛。

    父母每年也會養上一頭豬和十幾只雞鴨鵝,但到了年終的時候幾乎都被賣掉,換成一小迭油膩膩的鈔票,來用作他的大學學費。他第一次穿上的新衣服,是縣城第二高級中學的校服。第一次穿上的皮鞋,是大學同寢室的一個富二代同學穿過兩天就要扔掉的。對于家境貧寒的他來說;能來到這家包吃住的五星級大酒店工作,也算是一步登天了。雖然工作有些枯燥乏味,但燕川也感到非常滿足。

    “燕川,你看!她們又來了。”張揚說。

    張揚是燕川的同班同學,也是在這一次校招中被招到酒店做了保安的,不過,他的工作相對燕川來說要自由一些,張揚和其他兩個人負責大廳的安保。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張揚一如既往的來到燕川這里閑聊。

    燕川聽張揚一說,漫不經心地沖著監控屏幕看了一眼后,又合上了眼睛。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兩個富婆,聽說她們每次來都叫鴨子。”張揚說。

    “人家叫不叫鴨子關你屁事兒?”燕川說。

    “燕川,你聽說了嗎?”

    “聽說啥呀?”

    “咱們還沒來酒店工作時候,她們兩個人叫了一個鴨子玩兒,把那個鴨子都玩兒醫院去了。”

    “你咋啥都知道呢?”

    “我是聽一個老服務生說的。”

    燕川來到酒店工作也已經一個多月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對這個酒店背景和運營也多少了解了一點兒。

    萬豪國際大酒店的老板是一個靠挖煤起家的煤老板,他當初開了這家酒店,只是為了自己的朋友們來往更方便一些。再后來,他的幾個在官場上非常有背景的朋友,入股了這個酒店后,生意愈發的火爆了。由于出入這個酒店的不是達官貴人就是腰纏萬貫的土豪,富婆,他們不僅對酒店的服務要求非常嚴格,對自身的一些隱性的需求也非常高。酒店本著顧客就是上帝的原則,在多方面滿足了他們的需要。

    燕川在監控里經常會見到一些俊男靚女進入客房,至于房間里會發生什么,每個人都是心知肚明。張揚說的這件事兒,他也聽說過,據說這兩個富婆叫了一個俊俏的鴨子玩兒3p,這個鴨子玩了兩場后就有些力不從心了,就開始猛吃偉哥。他們整整在房間里折騰了一宿,第二天救護車就把鴨子拉到了醫院,醫生說,再晚一點就有精盡人亡的危險了。那個階段,這件事兒在江城傳得沸沸揚揚,成了一些酒局和飯桌上的談資。

    在酒店大堂東西兩側的咖啡廳里,每天都會見到一些花枝招展,穿著暴露的妖艷女子,以及一些油頭粉面的青年男子來來往往,他們是做什么的,酒店的每個人心里都明鏡似的。因為最近幾天市公安局開展了大規模的掃黃活動,這些雞鴨才做鳥獸散了。

    “你說的都是舊聞了,還當新聞發布呢?”燕川說。

    “媽的,聽說鴨子一次能拿三五千呢,比咱們這些苦逼可強多了。”張揚說。

    “你是不是也想精盡人亡啊?”燕川笑著說。

    “想也是白想,咱們沒長人家那個屁股和臉蛋兒。”張揚說。

    保安室的門開了,號稱酒店第一美女的客房部經理柳含煙走了進來。

    “兩個人聊著呢。”柳含煙笑意盈盈地說。

    燕川一愣之后在心里想,這個平日眼睛連正眼也不看他們保安的美女,不知道今天是抽的哪門子風?居然跑到監控室來了呢?

    “柳經理來了。”張揚一臉諂媚相說道。

    “您來有事兒?”燕川問道。

    “嗯,是有一點小事兒。”柳含煙說。

    “是不是有客人在胡鬧?”燕川問道。

    “不是,是,哎,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么說了。”柳含煙欲言又止地說。

    “您有什么吩咐盡管直說,只要是我能辦到的。”張揚大言不慚地拍著胸脯說。

    “你看,你們的工資也不高,就沒想賺一點外快?”柳含煙問道。

    燕川看到柳含煙粉臉莫名其妙地泛上了一層紅暈,又見她說話吞吞吐吐的樣子,心里知道必有蹊蹺。

    “您到底想說什么?”燕川問道。

    “算了,我也不繞彎子了。咱們酒店來了兩位至尊vap女客戶,需要兩個按摩的男服務生。”柳含煙說。

    “你是說,要我們兩個去她們做按摩?”張揚問道,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只是按摩?”燕川問道。

    “當然,如果客戶有特殊的要求,那就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了。”柳含煙答道。

    “您怎么不去找那些專門負責按摩的服務生呢?”燕川問道。

    “也找過了,人家沒看上眼。”柳含煙答道。

    燕川這才明白,柳含煙為什么過來找他們了。從柳含煙的話里燕川已經明白,這兩個富婆不是要按摩那么簡單,一定是想找鴨子來滿足她們的性欲。現在又正趕上掃黃,所以,就把這項艱巨的任務交給了酒店。

    “燕川,還想啥呀,咱倆沖上去吧。”張揚說。

    “我們也沒沒學過怎么按摩,去了還不得讓人轟出來?”燕川說。

    “她們并不是單純的想按摩,你懂的。”柳含煙說。

    “她們能給多少錢?”燕川問道。

    “咱們酒店按摩一次收費一百八十元,扣除管理費后,你們能拿一百五十元。至于顧客賞給你們多少小費,那要看服務的質量了,多少都有,據說還有上萬的,那就要看你們自己的水平了。”柳含煙答道。

    “走吧,燕川。”張揚猴急地說。

    張揚一直垂涎于那兩個風流富婆的美貌,他已經無數次的意淫過與她們也玩兒一次3p,眼下時機來了,如何不讓他心花怒放?燕川明白這小子的心思,可自己好端端的的一個純童子就要交待到她們手里了,不是太悲催了嗎?可是一想到沒過花甲便已經白發蒼蒼的父母,他就把心一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尼瑪,豁出去了。

    “行,她們是現在就要按摩嗎?”燕川問道。

    “是現在,越快越好。”柳含煙答道。

    “那趕緊走吧。”張揚說。

    柳含煙領著兩個人先來到一個房間,讓燕川他們換上了男士浴袍后,便把他們送入了十七層1888號貴賓套房門前。然后輕叩了幾下門說:“女士,給你們找的按摩師到了。”

    “進來吧。”

    在進入套房的一剎那,燕川用眼角一瞥,發現柳含煙的嘴角掛著一絲輕蔑的微笑。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88941_4_12-m
超級城市製造商
作者 俗人汪
  開局一個賓館三個員工。
  蘇陽無意之間得到一個「超級城市製造商」的APP,然後...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