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童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燕川和張揚還是第一次進貴賓套房,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寬敞的會客廳,廳里清一色的實木沙發,天鵝絨的靠墊,高密度的水晶玻璃茶幾上擺放著紫砂茶具,墻上貼著印花壁紙,地上鋪著價值不菲的波斯地毯,踩在上面軟軟的,很是舒服。

    “過來吧。”一個聲音嗲聲嗲氣地喊道。

    燕川和張揚循著聲音來到了一個臥房,只見臥房的的兩張床上分別躺著兩個四十左右歲豐腴漂亮的女人,身上齊胸裹著浴袍,正聊著什么。她們看到燕川和張揚兩個人的模樣后,先是皺了一下眉頭,其中一個女子用命令似的語氣說:“你們兩個先去沖沖,瞧這一身的汗酸氣。”

    兩個人也沒敢吭聲,乖乖地走出臥房,來到了洗浴室。

    “媽的,臭娘們兒事兒還挺多。”燕川一進到浴室就忿忿不平地說。

    “哎,你說哪一個娘們兒更風騷一些。”張揚興致勃勃地問道。

    “都挺風騷的。”燕川答道。

    “哈哈,我們今天要財色雙收了。”張揚一臉得意的表情說。

    “你還記得急救中心的電話嗎?”燕川問道。

    “什么?”

    “哈哈哈,我怕你也像那個鴨子似的。”燕川大笑著說。

    兩個人沖完了淋浴,又吹干了頭發后,重新回到了那個臥室。

    “來,先幫我們按摩一下,打了一上午的麻將,還真的腰酸背痛的呢。”一個眼帶桃花的女人說。

    “可不是,我也覺得很累呢。”另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答道。

    兩個女人說完話,便翻過了身體。張揚看著他面前的那個眼帶桃花女人翹起的臀部,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他急忙騎坐在這個女人的小腿上,有模有樣地按摩起來。

    燕川也學著張揚的樣子,坐在另一個女人小腿上,用雙手捏肩捶背地捏捶起來。

    “喲!小伙子還挺有手勁兒的,捏的我怪舒服的呢。”被燕川按摩的女人說。

    “哈,不知道他的黃瓜有沒有勁兒,能不能讓你舒服呢”另一個女人淫蕩地說。

    “一會兒試試不就知道了。”

    燕川聽得面紅耳赤,心跳得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跟一個女人接觸。都說上大學不談幾次戀愛,等于大學白念了。的確,他也有心儀的女孩子,他也想談一場轟轟隆隆的戀愛,無奈家境貧寒,渾身上下的衣服幾乎都是同寢室的同學淘汰下來的,兜里僅有的幾張鈔票也要算計著花,才能維持到月底,哪里還有閑錢去請人家女孩子吃飯,逛街呢?

    每年的寒暑假燕川都會賴在宿舍不走,四處去打零工,在街上發過小廣告,餐廳里刷過盤子,做過校園代理,只要是能干的工作,他幾乎都做過。他把攢下的錢都寄給了父母,他能想象得到,父母在接到錢的第一時間眉開眼笑的樣子。

    “喲,你輕一點。”

    燕川只顧著想自己的事情,忽略了手勁兒,不小心把這個女人捏疼了。

    “對不起,對不起。”燕川連連道歉。

    “你一會兒多用點兒勁兒就行了。”風韻猶存的女人說。

    燕川的臉忽的一下又紅了。

    “小伙子,你是不是童子雞?”眼帶桃花的女人,側過臉看著燕川問道。

    “我們兩個人都是處男。”張揚說。

    “你可不像,這個小伙子可像。”眼帶桃花女人饒有興致地盯著燕川說:“劉姐,一會兒把他讓給我行不行?”

    “那可不行,我還是自己留著吧。”

    “哈哈,那你可要封一個大大的紅包了。”

    燕川聽得心驚肉跳,這不是跟古典小說里寫的,達官貴人,富家公子去青樓嫖妓一樣嗎?不同的是,陰陽顛倒了而已。

    “姐,我也要一個大紅包。”張揚不失時機地說。

    “一瞅你看女人的樣子,就知道你是露過頭兒的。”眼帶桃花的女人說。

    “姐,冤枉啊,我真的是包頭的。”張揚說。

    燕川剛開始聽得如墮云霧,不知道他們說的都是些什么話。等琢磨好半天之后,才恍然大悟。

    “嗯,行了。劉姐,我帶他去副臥房了。”眼帶桃花的女子說。

    “行,你多玩兒一會兒。”風韻猶存的女人說。

    眼帶桃花的女子爬起身,帶著張揚就去了里面的一個房間。張揚臨走的時候,對著燕川做了一個鬼臉,然后,亦步亦趨地跟在那個女人的身后離開了主臥室。

    當主臥室的房門被關上的一瞬間,燕川的心也隨之懸了起來。這個女人一翻身,仰面看著此刻站在地上的燕川說:“脫了吧。”

    燕川呆怔著,他的腦袋里嗡嗡直響,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女人慢慢拉下自己身上的浴袍,風情無限地說:“來呀!人家還等著你呢。”

    燕川的看到一具凹凸有致的女性胴體就呈現在眼前,不禁血往上涌,他明顯感到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不爭氣地起了變化。但在這一刻,他的腦海里忽然浮現了柳含煙的輕蔑一笑,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真的要墮落下去嗎?

    “女士,對不起,我只是一個負者按摩的,不提供其他服務。”燕川咬著牙說。

    這個女人驚愕地張大了嘴巴,直愣愣地看著燕川,她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說什么?”

    “對不起,除了按摩,我不提供其他服務。”燕川強笑著答道。

    女人忽的一下坐了起來,迅速用浴袍圍住了自己的身體。

    “你,你給我滾出去!”女人惱羞成怒地喊道。

    燕川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嘴角掛上了一絲輕蔑的微笑,他非常紳士地微微鞠了一躬,一轉身就向外面走去。走出房間的一剎,他才長長喘了一口氣。尼瑪,有錢就了不起?有錢就能買到我的童子身?做夢!

    走在長長的走廊上,燕川心情無比的愉悅,他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按下了電梯向下的按鈕。回到五樓的監控室后,接班的小萬看到燕川回來了,臉上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

    “我臉上貼花了?”燕川笑著問道。

    “你咋這么快回來了?你是不是有見花謝的毛病?”小萬很猥瑣地問道。

    “你才有這個毛病呢。”

    “那咋這么快?”

    “咱好歹也是童子,豈能被人任意糟蹋?”燕川中氣十足地答道。

    “哥們兒,你好像惹禍了。”小萬指著十七層的監控屏幕說。

    燕川一看,只見酒店的總經理帶著柳含煙等幾個部門經理正走出了電梯,向貴賓套房那邊急匆匆地走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哥們兒,你剛才說我還不相信,現在我信了。”小萬說。

    燕川從屏幕上看到,總經理他們真的走進了1888號房間,心里忽悠一下。自己不會被開了吧?這可是自己的飯碗,不會就因為這么點事兒就卷鋪蓋了吧?

    “哥們兒,我有點兒替你擔心了。”小萬說。

    “他們不會真的開除我吧?”燕川問道。

    “看這架勢,懸!”小萬說。

    “我不遲到,不早退,工作兢兢業業,要是真的開除我,他媽的,天理難容。”

    “你看,大美人先出來了。”

    柳含煙從貴賓房走了出來,她的身后并沒有其他人。燕川看到柳含煙走進電梯,按下了五層的按鈕,心里便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幾分鐘后,柳含煙就在燕川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出現在了監控室。

    “小萬,你先出去一下可以嗎?我跟燕川談一點事情。”柳含煙說。

    小萬沖著燕川一吐舌頭,走出了監控室。

    “美女經理,有什么事兒就說吧。”燕川說。

    “燕川,總經理讓我轉告你,讓你另謀高就。等財務上班了,你就去辦一下手續。”柳含煙說。

    燕川還是聽到了他不想聽到的消息,他盡管心里很悲哀,還是帶著面帶著笑容點點頭。

    “這次按摩的錢也能一起給吧?”燕川問道。

    “當然給了。這是你的勞動所得。”柳含煙答道。

    “美女經理,我能給你提個建議嗎?”

    “你說。”

    “你能不天天板著面孔嗎?我估計你笑起來的樣子一定很好看。”燕川說。

    燕川這時已經毫無顧忌,所以就說了一些心里話。他真的看不慣柳含煙一副冷冰冰,趾高氣揚的樣子。

    柳含煙一愣之后,笑了一下說:“我還是挺佩服你的。”

    “飯碗都砸了,有啥好佩服的。”燕川苦笑了一下說。

    “燕川,我有一個閨蜜的父親是開廢品收購公司的,你要不嫌棄工作臟,就去哪里試試。”

    柳含煙說完,從懷里掏出一個名片夾,翻找了半天后遞給了燕川一張名片。燕川接過來看了看,順手裝進了衣兜。

    “對了,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柳含煙又遞過一張名片說。

    “這我可得好好珍藏著,萬一哪天我吃不上飯了,好找大美女蹭頓飯。”燕川接過名片半真半假地說。

    “我回去了,你也收拾一下吧。”柳含煙說完,意味深長地看了燕川一眼,嘴邊掛著一絲微笑離開了。

    燕川望著窗外的陽光,一縷愁緒跳上了眉頭。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38082_4_12-m
文娛萬歲
作者 我最白
  這是一個片場暴君肆虐在文娛大時代的故事,一個背負此岸之繁華,成就彼岸之神話的故事——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