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以鳥還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秋驚落葉,飄零似我心--

    我微垂下睫毛,冰涼的露珠順著我臉頰流下來,仿佛流淚。

    我無奈搖頭喃喃:“竟在這坐了一夜!”

    “小不點!”

    伴隨著輕快的腳步聲,走來一個和我五官一模一樣的小孩。

    我愣愣地盯著他。

    肉肉白嫩嫩的小臉蛋,粉嘟嘟的小嘴唇霎時在我眼前放大,溫熱的聲音吹進我耳朵,無辜的大眼睛斜斜瞟來。

    “是不是又再想怎樣和范先生扯謊?”

    問完,雙手抱胸酷酷地站好。

    “嘿嘿……就說你門牙掉見不得人了!謝我吧!”

    我心頭一顫,恍然明了。定是這小孩害我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摔掉兩顆門牙,撞破頭一命嗚呼的!狠狠瞪著他,他還是無辜的看向我,突然想教訓下這個‘壞哥哥’,我上前一小步,牽起他肉肉的小手把玩著。

    似笑非笑地道:“哥哥,以后叫我弟弟。”

    男孩一怔,隨即看著我笑道:“你是妹妹。”

    “為什么?明明我們長得一樣。”

    “我可是男子漢。”

    “我也是。”

    “騙人!”

    瞥見他面色潮紅,我輕輕一笑,端起肩膀,“你有的我都有,我也是男子漢。”

    “嗯?阿瑪說我有小鳥,你沒有。”

    “阿瑪...阿瑪怎么會偷偷送你小鳥?”我支吾著,漸漸紅了眼圈。

    小家伙見我要哭,臉色微變,喃喃著:“不是阿瑪送的!”

    “除非你讓我看到,我才相信你。”

    小孩愣愣地看向我,片刻點頭。

    “我們到屋里去,我給你看。”

    我低下頭嘴角瞬間揚起。屋內,小男孩瀟灑地撩起長衫,褪下里褲,驕傲地晃晃他蔫軟的小鳥。四眼互瞪,眨兩下,揚起嘴角,瞬間出手。

    “哇......”驚飛了屋外偷窺的麻雀。

    小家伙雙手捂著鳥,眉毛緊緊皺起,眼淚仿佛開閘的激流沿著外眼瞼淌濕了胸襟,鼻子紅紅地一抽一抽,滿臉委屈。

    “嗚嗚......哥哥不哭,是妹妹不好。”

    我抬起手輕輕把小家伙粉嘟嘟臉蛋上的淚水拭去,內心愧疚難耐!兩世為人年齡足夠當他媽媽,我竟在欺負單純無知幼童。碩雷止了哭聲換成微微抽泣,淚珠掛在長長的睫毛上,一眨一眨地盯著我。

    “哥哥還疼么?”

    蹲下身,抬頭小心翼翼問道。

    “嗯。”

    “妹妹吹吹就不疼了。”

    拉開碩雷小手,嘟嘴湊近紅腫小鳥,一下一下輕吹起來。猛然止住,這姿勢?!臉頰緋紅,希望小家伙快些忘記才好。

    “我們去找額娘吧?”

    提起碩雷腿間里褲,牽起碩雷小手,踏上青石甬道,道路兩側金菊墜著朝露各自繽紛,愜目舒懷,享受之極。

    梧桐松柏間依稀見一人影著白色單衣,腰系黑色寬布帶,脖頸盤辮,一手持劍,步履輕盈,招招凌冽千變萬化,氣勢如虹。古代人的功夫?駐足觀望,偷偷學個一招半式。

    銀光忽現,劍氣逼近,不及閃躲,眼前一亮白停住,抬頭愕然呆愣。

    只見那人脖頸處黑色長辮輕松盤搭在寬厚肩頭,身材魁梧,古銅色皮膚,寬厚飽滿紅唇,鼻梁高挺,狹目微垂。

    “阿瑪。”

    碩雷奔上前抱住前人大腿。

    難道這男子就是我古代阿瑪?從三品輕車都尉雅克秦?思及此猝不及防跌進一個滾燙懷抱。

    “皖晴傷好了?張開嘴讓阿瑪檢查。”聲音溺寵無限。

    我回他個最美微笑,八顆牙!不對!現在應該只剩六顆!

    “阿瑪我小鳥疼。”碩雷委屈諾諾道。

    某爹身形一滯,臉色微白。

    “皖晴轉過身閉上眼。”

    我轉過身閉上眼,只聽見細細簌簌的脫衣聲,碩雷強忍的悶哼和某爹倒吸氣,接著一陣強風刮過背后沒了動靜。

    “妹妹代我向范先生請假。”

    遠遠傳來碩雷稚嫩的童聲。

    我睜眼左顧右看沒有人,暗暗咂舌古代功夫了得。

    話說,范先生——范文程是北宋名相范仲淹第十七代世孫,十八歲高中秀才,入明為官。

    萬歷四十六年,愛新覺羅·nuer哈赤帶兵南下生擒范文程,后加入八旗受重用。

    從此,范文程被漢人‘冠名’——漢奸。

    范文程被擒為奴期間,我阿瑪曾于其有衣飯之恩,所以范先生自薦教導我兄妹二人。

    今晨碩雷被我‘不小心’拽腫了小鳥,無法正常行走,只得請假一天。

    我吩咐馨兒拿來碩雷衣帽穿戴好,背起書袋,匆匆登上開往范先生家的馬車。途經過鬧市街區,掀起車簾,引得我一陣唏噓!

    生活了許多年得沈陽城竟可以如此般‘繁華’。思量尋得機會出來轉轉。馬車一滯,身體微傾,帽子滑落,迅速整戴好。

    “少爺,到了。”

    車夫伸手掀起車簾固定左側,利落下車,擺好方凳。

    我抬頭緊盯車夫表情,找不到一絲破綻,不像假裝。抽抽嘴角。

    “今兒,不用過來接我了。”

    邁開兩條小短腿穩穩下車。

    “是。”

    三兩步登上臺階,勉強跨過高高門檻。灰墻青瓦,楊柳垂搖,淺水低吟似仙境悠然。想到先生是文人能士并無附庸風雅之感。

    書房大開著門,一男子佇立桌旁,斂眸蹙眉,待我腳步近了也未察覺...何事擾他心神?

    “先生。”

    我輕敲房門,進前恭敬地鞠一禮。

    “嗯。”

    他恍惚應我,繼續凝注桌面上宣紙墨跡。

    湊上前好奇打量,桌面攤開的宣紙溫濕寫著‘阿敏’叉,‘莽古爾泰’叉,‘代善’叉,留下‘皇太極’和‘多爾袞’。

    先生皺眉應是為諸多皇子爭位苦惱吧!

    抬頭瞄向先生。

    膚色略黑,五官寬大英武,黑瞳灼灼宛若晨星,不似維諾白面書生,更像武士豪邁曠達。如此英偉男人竟被同胞說成漢奸,他會是怎樣心境?一生追隨愛新覺羅·哈赤征戰四方,文能提武能扛,戰功卓著又該被后世怎樣傳說?

    愛新覺羅·nuer哈赤薨,皇太極即位,這個我知道,該不該提醒范先生呢?用則不妙定被察覺落了端倪。如果范先生支持多爾袞,將來皇太極即位定然排斥他,想到那些皇權下的犧牲品都沒有好結果內心不免悸動。

    “先生,阿瑪講‘從君從將者威望勝于權謀’說的可對?”

    寂靜中我聲音顯得有些突兀。

    先生揚起眉目光閃爍,雙眼微瞇片刻道:“威望?權謀?哎!”

    之后喃喃低語:“從軍者威望固然重要,可全權利害孰知能斷了多少人心吶?多爾袞年紀輕輕難堪大任,四大貝勒忌憚防范阿布泰控布朝堂,哎~皇太極?皇太極...”

    閉眼沉思起來……

    **********************************************************

    PS:各種求票票~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最強鬼醫:暴君寵妻,無下限
作者 韓星辰
  【1v1甜寵】她被人陷害,渾身無力。   他化身餓狼,遇食惡撲。   清晨,她嬌聲怒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