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無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活在時間縫隙里,莽撞的人生只為尋得一抹平靜,殊不知上天帶我來是該見證歷史?還是該重寫歷史?

    老管家走進來看到這樣一幅詭異場景,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桌前桌后,一個閉眼低頭沉思,一個歪頭斜眼抿著唇打量,都靜靜地各安心事。

    “扣扣!”

    老管家恭敬地低頭彎腰道:“老爺,宮里來人傳話大汗急招您入宮。”

    入宮!難道nuer哈赤病重不治?遺詔?臨終托孤?

    先生的心里應該是天下,是大汗,是功名吧?

    這樣一個雄才偉略,又顧忌祖宗基業的人,最重視的莫過那份榮耀吧?

    他不會開罪皇太極!

    他不會觸犯大汗懷疑!

    他不會支持多爾袞吧?

    “哎~該來的...躲不掉。”

    先生暗自嘆息傷神,剎那間蒼老了十幾歲。隨后抬頭吩咐管家道:“派人送雷兒回府。”

    雷兒?心中暗自慶幸,雙眸期許模樣。

    “先生我可以出去走走么?今晨妹妹被我弄哭了該是買個禮物賠罪。”裝作看不懂先生的苦惱和憂愁。

    “好吧,老何派個人隨著他。”

    范先生撩起長衫邁過高高門檻,頭也不回,走了。

    我下意識瞟了眼長衫消失的方向,有些事已邁出第一步便不能回頭了!

    盛京的八月林蔭正盛,姹紫嫣紅。

    走進喧鬧街巷,前世記憶一股腦涌上頭,似真似假似夢似幻影。我舉高手掌,陽光透過指縫火熱地照在臉上,溫暖愜意。花香四溢,隨風飄遠,是那般真實。

    不遠處一間一間青磚商鋪,暗灰色菱格木窗糊著泛黃油紙,隱約聞見腐木松焦味。棕紅色窄木牌匾殹善堂門口跪著一個十歲上下身材精瘦臉色蠟黃的男孩,灰白色粗布長衣,紅紅綠綠的補丁像是在細說他的生活如何艱辛困苦。

    就見他雙手緊抱一位青衣鶴發老者大腿,老者呲牙咧嘴推推嚷嚷硬是邁不出步子。

    無奈喚來店鋪伙計硬生生拽開男孩,摔在路旁毫不憐惜他全身顫抖。

    男孩哆哆嗦嗦地爬起來,臉上鼻涕眼淚和著灰塵像極了小叫花。

    抬眼看見我盯著他,嗖的底下頭轉身落寞地向前走去。單薄、孤寂、無助,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他此時的背影。

    心上一疼,那不該是孩子有的情緒,我從未見過。

    跟上他的腳步走過了長長的街巷,出了城,穿過一片楊樹林,來到一處村落,七七八八幾戶人家,幾縷炊煙一片蕭條。

    男孩走進了一處破敗院落,老舊的籬笆,簡陋的屋舍,滿地雜草,牲畜糞便味傳的老遠。

    屏住呼吸隨他進了院子,男孩不理會我徑直走向草棚。

    “呀!”

    我驚訝的叫出來。

    眼前一匹棗紅色大馬閉眼側躺在地上,鼻息呼哧呼哧地喘著,蹄子蹬蹬得胡亂刨著地,尾巴和后腿間拉出長長黏黏的血帶,一掃一掃得怎樣也擺脫不了。

    “它病了?”

    我想起方才男孩在殹善堂門口緊抱老者大腿那一幕。

    男孩不答我,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大馬。

    我回頭看向隨我出來的小廝,尋求答案。

    “少爺,它這是難產!怕是不行了。”

    “你可有辦法?”

    我的心里冒出小小期待。

    小廝垂首無可奈何地搖了搖。

    我沖進里屋尋到一把短柄窄刃菜刀。

    男孩見我舉刀出來怒目大喝:“你要干什么?”

    “剖腹!”

    我舉刀豪言,卻越走近越膽怯,雙腿打顫“加油!加油!”緊緊手暗暗鼓勵自己。

    男孩一愣,疑惑的看著我。

    心跳加速,雙腿無力,我想逃跑。大腦迅速過濾一遍網上看過的剖腹產步驟。不能在猶豫了,一尸兩命,該出手時當出手。

    “你倆按住馬蹄,用布勒緊馬嘴”聽到我吩咐,兩個人才從呆愣中緩過神。

    他們一定是不敢置信一個六歲頑童竟要舉刀剖開馬腹這件事。

    手探到馬腹左右髂骨兩側,試著平順呼吸摒除一切雜念。

    可是,手不停地顫抖,邊下刀邊念叨“對不起,對不起。”血噴了我滿臉滿身,心頭一沉,嘴角嘗到一股咸澀,我哭了。

    大馬還在嘶嚎左右無力地掙扎著扭動蹄子,我強忍著恐懼兩手拉開切口皮肉,油膩的感覺讓我想吐,割破白色膜囊,看見一團濕漉漉的紅毛小怪。

    “快拉它出來!”

    大馬此時已經有氣無力,低低呻吟著。兩個人機械性的丟下手中任務,面無表情地出手伸向那團紅毛。

    我不是專業醫學人士,只能眼睜睜看著大馬奄奄一息。無措地垂下頭,這個時代讓人害怕,我毫無準備,又如何能掌控你的生死?

    紅毛小怪抬起頭茫然的左看右看,前蹄用力掙扎著站起來,踉踉蹌蹌挪步到大馬跟前,額頭輕輕摩擦著母親臉頰。

    大馬身下深洼處已經血紅一片,周圍安靜得可怕,我聽見“噠噠噠”淚水滴落地面的聲音。

    抬眼看去,都默不作聲。我淺棕色眸子閃著晶光,大馬小馬的身影映在氤氳水霧里漸漸模糊。鼻子又泛起酸澀,強行壓下苦楚,拉起男孩手哽咽著嗓子。

    “你且去鄰里兌些牛奶來,總該要保住一個。”

    他點頭,轉身疾步奔出院子。

    半個時辰過后,男孩垂著頭緩步從門口進來,兩手空空。

    我嘆息著拉起男孩的手,他閉上深邃的大眼,任兩行淚順著清瘦的臉頰滑落……

    “你可還有辦法養活它?”我抬起眼迎上他哀傷的深瞳。

    他一愣,半響搖搖頭。

    “你可愿意將它賣給我?”我平靜的問他。

    男孩怔怔地盯著我的臉,眼里閃過迷茫,再轉眼細細打量小馬駒,閡首苦澀道:“好,我愿意。”

    我猶豫一下,還是決定問他:“你一個人生活?”

    他咬住嘴唇偏頭不看我,神情恍惚幽幽道:“寧遠之戰我阿瑪死在袁崇煥的紅夷大炮之下,連尸體都沒剩,額娘帶我搬來鄉下,整日傷痛半年不到就去了。”

    我長久地盯著他,眼底流露出心痛和哀傷:“你可愿意隨我回都尉府?”

    男孩沉思一會,掙開我的手慢慢踱步到大馬前,凝視著那具冰冷的尸體。

    吸吸鼻子喃喃道:“愿意,但走之前我要葬了它。”

    ......

    那天,我給紅毛小怪起名雷鳴。

    那天,我遇見了這一生最重要的男人之一何洛會。

    那天,我回府后被阿瑪責罰面壁思過三日。

    ********************************************************

    PS:五個男主之一的阿洛出現了,激動~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461510_80_806-m
祖訓
作者 雨久花
  她,一縷幽魂,無意間來到時空錯亂的大齊,成為李老爺的五房小妾趙姨娘的女兒,莫明其妙地代嫡姐...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