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驟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命十一年八月十一,我面壁思過第二日。

    愛新覺羅·nuer哈赤薨,四十四年戎馬生涯悄然而止,終年六十八歲。

    國喪給整個后金籠罩上濃郁的哀傷色調。連都尉府也不能避免,下人和主子的眼圈、鼻頭都通紅。

    阿瑪攜額娘換上白布孝衣進宮吊喪,我做不來哀傷姿態,好在被罰閉門思過,難得輕松自在,展開宣紙筆墨臨摹起宋克的《定武蘭亭跋》。

    “吱嘎!”

    門開了,探進一張粉器雕琢的小臉。

    “進來。”

    我蹲在椅子上,弓著身子趴在桌子邊,一手提著毛筆,小大人模樣。

    小家伙雙手端著一只木盒,大眼灼灼的盯著我道:“妹妹我們去湖邊喂魚吧?”

    輕輕在碩雷耳邊嘀咕一陣,只見他臉色一驚再到后怕,然后憐憫地看向我,轉身離開了。

    溫柔的看著他的背景,緩緩道:“哥哥小心點,離湖遠些。”

    “嗯!”

    小家伙閡首,悄悄地關上門,走了。

    如果!

    如果我知道,這些對話將是今生我和碩雷得最后一次交集,那我一定不會騙他,一定要想辦法攔下他,好過讓愧疚讓仇恨伴隨我短暫得一生。

    晌午將之,院里傳來一陣急促而凌亂的腳步。屋門被大力撞開,就見阿洛渾身滴水,身體不停地顫抖著,臉色慘白,神情無比慌亂。還未及我細問,拽起我手腕就向外跑。

    踉蹌得險些跌倒,我用力扯開手腕上的手,蹙眉怒問:“怎么回事?你說清楚!”

    “少爺他......”

    阿洛紅著眼圈嗚咽著,我等不及聽清楚下文,撒野似的瘋跑起來。

    碩雷!?

    看阿洛渾身濕透,難道說碩雷溺水?早晨時候我明明叮囑他了,該不會那么不小心吧!不會有事,不會有事的!邊安慰自己邊加快腳步,快些,再快些...

    遠遠看見清水湖那已經聚集了許多人,顧不得禮貌,拼命沖撞進人群,登時呆愣。

    只見碩雷小小的身體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恐是剛剛在湖水里打撈上來的,臉色慘白,嘴唇紫青,額頭擦傷血紅一片,衣服凌亂還掛著水藻,毫無生氣。

    猛撲過去,顧不得膝蓋硬生生撞上地面瑟瑟的痛。淚水模糊了雙眼,悲傷流進心里。

    我用力擠壓碩雷小小的胸膛,一下一下,小家伙絲毫反應也無,我放聲大哭,懊悔得喊著:“哥哥起來,哥哥醒醒,哥哥快醒來吧!妹妹陪你喂魚,陪你去喂魚啊...”

    掰開碩雷嘴唇,深吸一口氣猛地對上去。周圍有人驚叫一聲,人群似炸開鍋般絮絮叨叨議論起來。

    拳頭攥的死死的,忍無可忍,我抬頭瞠目怒喝:“我要太醫,其他人都特碼給我滾--”

    雙眸深邃寒光凜凜,震驚了當場每一個人。

    懊悔、悲痛、憤怒一股股沖上我心口。

    周圍冷漠的眼神令我心頭猛然一抽,仿佛一顆觸不及防的剛釘扎進手指,鮮血淋漓,疼至心扉。

    狠狠地吸口氣只覺得滿嘴鉄腥,表情猙獰,眼底掠過一絲哀涼……

    太陽已躲去云后,不愿在直視人世間的悲劇。

    我喉嚨里像堵著一團硬物,吐不出也咽不下。

    初秋的風卷起輕浮的塵土,吹進此時我涼透的心肺。

    我每向事實邁出一步都好像在拼勁所有力氣,一面想要逃避一面卻在懊悔。

    碩雷曾經的小院內一棵古杏樹下靜靜地橫著一口小小的松木棺材。沒有象征性的靈堂、沒有蠟燭、沒有供果,甚至一個人影也無。

    我裹著白色外衣,披散著頭發,一個人陪他來過完在人間最后的一夜。

    輕輕拾起棺木上枯黃的杏樹葉子,攥緊,手開始劇烈顫抖,心口似梗塊石頭,淚水驟然滾下……

    我既然不能永遠陪著他,何必剝奪了樹葉想去陪伴他的權力?渾身哆嗦,聲音越發不受控制,嗚咽小涕著到嚎啕大哭,小身體站不穩了,只好靠著棺木蹲坐下來。

    肩膀顫抖越來越快,鼻涕、眼淚糊了滿臉,冷空氣吸進肺里,沖上腦,太陽穴突突地跳。

    北風呼嘯,我緊緊身上衣物。

    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響起,斜眼撇去,卻見阿洛耷拉著腦袋沮喪地走進來。

    行至棺木前,抬頭錯愕的看向我,臉色蒼白,雙膝硬生生跪下,含淚悲憤道:“少爺是被人害死的。”

    驚怒的站起身,拉起他衣領,瞠目咀齒,陰森森的問:“你說什么?”

    “我看見了大小姐把少爺推下水。”阿洛繼續哽咽。

    我身形一震,心頭鈍痛,淚水飄落,擰眉艱難地問出口:“你、確、定?”

    “嗯。”阿洛蹙眉,鼻音低沉,嘴角下垂,委屈苦澀,淚水簌簌地落下。

    “為、什、么?”

    我大吼,聲嘶力竭,眼神怒火熊熊,大腦一片暗白,只顧憤怒的往外走:“我要去殺了她!”

    “你斗不過她們的。”阿洛從背后抱住我,嗚咽著。

    她們?

    她們?

    心頭嘔血,久久地忘記了呼吸,眼前一瞬亮白。

    意識模糊前,我不停的問自己。為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要送我來這里?

    為什么這里人心如此冷漠?

    為什么我當時沒有叫住碩雷?

    為什么她們要害死無辜的孩子?

    為什么......?

    為什么......

    午夜時分,幽幽轉醒,抬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月光透過窗紙晦暗的灑在地上,我艱難地坐起身,披上外衣下床。

    小手一樣樣拂過凸黃銅鏡、青花瓷壺、紅木桌椅、雕梅屏風,無一不提醒我這不是夢。

    此時的我身在1626年,距我生活過的現代整整387個年頭。

    時間的鴻溝叫我如何能跨的過?

    我該怎樣繼續在這里活下去?

    額娘不敢面對事實,躲進佛堂,閉門不出,不想再看見我和碩雷一樣的臉!

    阿瑪吩咐下人把碩雷裝殮入棺,又匆匆入宮,徹夜未歸,他的仕途終究是比親生兒子重要!

    我痛恨她們的懦弱、無情。

    十指攥緊,牙齒咬得吱吱作響,一線淺暗的月光映上我眉宇間那抹抹不去的愁苦。

    ********************************************************

    PS:建議看完這章看番外之碩雷,里面講述了原女主怎么死的。繼續求票票~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97459_80_806-m
林氏榮華
作者 郁雨竹
  有神仙和林清婉說,“你將命不久矣。”
  於是林清婉答應到異世給他打工,頂替他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