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開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翌日,老管家匆匆帶來兩個小廝說要抬碩雷的棺槨出葬。

    我急急趕了來。

    怔怔地站在院門口,盯著兩個小廝粗魯地側倒棺材纏繞過繩索,再穿過木杠,似是在對待一件不足憐惜的物件。

    忽而覺得有些冷,寒意穿體,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抬眼看向前方院落,秋風肅殺,摧折了枝頭的杏葉菊花,不過剎那,遍地斑駁,一片片綠,一片片黃。

    老管家見到是我,恭敬地上前謹慎喚道:“三小姐”。

    我仔細打量他,已近暮年,身材發福,面目倒是很祥和。我眨眨眼問他,“管家這是在干嘛?”

    他微愣,緩緩開口道:“都尉大人臨走前吩咐奴才,要奴才悄悄抬了大少爺的棺槨埋了。”

    心頭一滯,胸腔劇烈起伏。

    “哦?那為何連額娘都不來?”

    “這!”

    管家低下頭,氣氛隱匿著些許尷尬,忽然院門外跨進一道矮小的身影來,管家尚未有任何動作,我已經轉身快步奔向阿洛。

    “我去找額娘,你負責幫我看住他們,不能讓他們抬走哥哥。”

    “是!”

    阿洛點頭,隨后目不斜視地盯著管家他們三個人,眉宇間充溢著凝重和堅定。

    我進了青蓮齋,心里一顫,鼻子酸澀險些又濕了眼眶。屋門窗戶四開著,涼風嗖嗖吹進來卻無人理會,冷清的屋內還彌漫著一股濃郁的中藥味,卻見額娘半躺在一張矮榻上,慘白的臉上沒有丁點生氣。

    見我進來,呆呆地看著,直起身,顫聲道:“雷兒......是你回來了嗎?”

    我瞪大了眼,倒吸一口氣。額娘站起身,踱過來,一把將我扯進懷里,緊緊地抱住我。

    “我的雷兒,是你嗎?是你嗎?......額娘十月懷胎生養你,你怎可如此心狠丟下額娘?”

    我心里一酸,眼淚竟黯然滴落,忙伸手去抹。

    “雷兒......”

    “額娘,額娘我是皖晴!”我吸吸鼻子,勉強牽動嘴角扯出一絲表情。

    “哥哥要走了,額娘,我們去送送他好嗎?”

    “皖晴--”

    她頓住抬起的手,驚魂未定地瞅著我,噌地跳了起來,激怒地一把將我推倒。

    “雷兒呢?雷兒去哪里了?”之后發瘋般大步地沖出門。

    我心疼地望著她的背影,搖頭,泣不成聲,“額娘......”

    坐起身,雙臂環緊,蹭在桌角的手臂已經滲出血來,染紅了白色外衣。站起身,有些頭暈,腳底踉蹌了一下,咬緊牙,忍痛不吱聲。

    從室內出來,只覺得手腳冰冷,心中悲慟難耐,猝然抬頭,額娘和三姨娘對視而立,三姨娘雙手環抱,倨傲而陰冷地瞪著額娘,我呼吸突然變得急促,吞了口唾沫,眼睛里似乎都要噴出火來。

    “福晉如今沒了兒子,倒像沒了命,都不像個女人了。”三姨娘嘴角勾起一道股度,哂然一笑。

    額娘身體一滯,向后踉蹌一步。

    “真沒意思,還以為你會特別一些,枉我還恭敬你那么久。”

    她頓了頓,突然上前一步,眼神放光超出我的想象。

    “差點忘記說了,四姨娘肚子倒是很爭氣,姚御醫已經斷定了是男胎。”

    我愕然,眸光直剌剌刺向她,疾步撞過去,拉起三姨娘裸露在外的手一口咬下去。

    “誒喲!”

    “啪!”

    三姨娘突然抬手給了我一個耳光,力氣之大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皖晴......”

    額娘緩過神來,一把拉過我護在身前,心緒沉悶,聲音略有些低沉。

    我努力將下巴壓在自己胸口,裝出一副因害怕而戰栗得可憐模樣。

    “哼!”

    三姨娘冷哼一聲扭過頭,發髻上的流蘇珠墜碰撞在一起,發出悅耳的響聲。

    “娘--”

    大姐佟佳玉瑩的眉梢略略挑了一下,眸光流動間隱隱透出一絲不耐,噗嗤笑道:“得了,娘別再跟小孩子慪氣了,看把您氣得。”

    三姨娘側過頭寓意深長地沖她冷笑一聲,轉身兩個人揚長而去了...

    我瞪著佟佳玉瑩的背影,怔怔地僵在原地出神,那雙眼,那張臉,那只手......

    五指搓緊,牙齒咬的吱吱作響,強烈的恨意頃刻將我吞噬,干澀疼痛的眼睛又有些濕潤,麻痹僵硬的四肢難以抑制地開始打顫。

    額娘的手輕柔地拂過我被三姨娘打得紅腫的臉頰。

    “額娘......”

    我舔著嘴唇,收起情緒,故作輕松地問,“額娘我不疼,哥哥還在等我們,我們去送送他好不好?”

    額娘詫異地張了張嘴,我低下頭幽思,頭頂一團陰影籠罩下來,額娘溫暖的懷抱包圍了我。

    “皖晴,我們一起去送雷兒...”

    我松了一口氣那一巴掌果真沒白挨,伸手輕輕地攏了攏額娘鬢角的碎發,她對我而言,終究還是特別的,也許是這具肉身殘存的記憶,亦或者我的同情...

    那天,哥哥因多了我和額娘的陪伴也算是風光地下葬了。

    我從南山荒地回來就病了,額娘還是老樣子,把自己關進青蓮齋沒在出來過。

    古人有個習俗列家譜。即:(記錄家族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跡的表冊,以血緣關系組成的家庭歷史)而且供奉祠堂,逢年過節是要給祖宗燒香叩頭的。

    碩雷是早夭沒有為家族掙得半分榮耀,不允許葬入祖墳,更加不會允許在祠堂設靈位,有的只是南山荒地里的那座孤墳,來年秋起荒草寸生不知我還能否尋得,再為他添香燒紙。

    眼眶有些酸澀,朦朧間,前面的人,似乎依舊是前幾天還嘲笑我摔掉牙齒的那個粉嫩嫩的小孩,而我卻無力起身拉他一把。

    也許直到此時此刻,我才算細細體味了人生凄苦和無助,那些前世今生我遇到的已成為過往的人們,他們留在我生命中的,是那么起伏而濃重的畫面。

    落日的余暉透過窗紙映在地上,漸漸地變重,我知道這樣的日子與我而言,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只是,卻覺得無言地疲憊涌上心頭……

    ********************************************************

    PS:如果各位看官認為這是一部悲劇,那就錯了!因為我要寫一部女強,所以主角總需要一個歷練的過程,要耐心看下去~撒嬌!打滾!求票票~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94637_80_806-m
爆笑修仙:帝尊要親親
作者 愛打瞌睡的蟲
  世人皆知富法修,窮劍修,但是尋天宗的兩千號劍修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有個富裕到能養活他們整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