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秦嶺雙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集 初入靈界 第四節 秦嶺雙仙

    兩個小黑點距離此地不下于百里,而且在萬米高空,陳凡運足了眼力,還是看不清它們的真面目,但知道是兩只巨大的飛鳥。

    秦氏兄弟興奮不已,激動得跳了起來,不過秦文子很快就焉了,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垂頭喪氣,不安地說道:“二弟,咱們這次擅自出山,差點闖下大禍,二老肯定是非常生氣,不知道如何處罰咱們?”

    “來了,他們來了!”秦武子正在手舞足蹈,大喊大叫,一下子僵住了,好像被點了穴道似的,笑容定在臉上,笑得特別難看,嘴巴張得老大,顯得特別怪異,陳凡感到有些好笑,瞥了他們一眼:“秦嶺雙仙有那么可怕嗎?”

    秦武子哭喪著臉,撓著后腦勺,小聲嘀咕道:“父親雖然很兇,咱們卻不怕他,大不了閉關兩個月,可母親一旦生氣就麻煩了,去年我做錯了一件事,她老人家整整三個月沒理咱們倆,就連父親也不敢說情,大哥,該怎么辦?你平時足智多謀,現在到了關鍵時刻,趕快想個好辦法應付過去!”

    秦文子此時也六神無主,一臉惶恐,雙手使勁搓動,埋怨道:“事已至此,我也沒辦法,蒙是蒙不過去了,唉,都怪你,成天嚷嚷著去青峰高原,還拍著胸口信誓旦旦,對付那些怪物是小菜一碟,保證能采到雪靈花,這下可好,唉,一年之內甭想出山了!”

    秦武子瞪大眼睛反駁道:“怎么能怨我一個人?一個巴掌拍不響,你當時也滿口贊同,躍躍欲試,哼,要倒霉也不是我一個人,咱們有福同享、有苦同當,等著一起受罪吧!”

    “你……”秦文子見他開始耍賴,頓時氣急敗壞,臉色漲得通紅,指著秦武子的鼻子叫道:“好你個老二,難怪每一次做壞事都把我拉上,原來是不安好心,想找個墊背的,好,從此往后,我再也不相信你的任何話。”

    秦武子略顯得意,露出狡猾的目光,吃吃笑道:“咱們一世兩兄弟,一起出生、一起長大、一起練功,不找你找誰?呵呵,這輩子同進同出,誰也離不開誰,想必甩開我?沒門!”秦文子氣得嘴唇發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凡見他們像斗雞似的,相互怒目而視,微微一笑:“好了,不要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等會兒我幫你們說說情,還有,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只要他們一到,你們就立馬承認錯誤,越深刻越好,千萬不要狡辯,也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太好了,有上人說情,二老肯定會給面子。”秦武子轉而大喜,一躬到底,咧開大嘴、拍著胸膛笑道:“還是上人仗義,只要能度過這次難關,晚輩一定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風里來、火里去,絕不會皺一點眉頭。”

    “不要胡說八道,咱們修為太淺,連上人也辦不了的事,咱們能幫什么忙?”秦文子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氣漸消,拱手說道:“多謝上人指點,二弟,咱們必須實話實說,爭取寬大處理,否則越抹越黑。”

    秦武子對哥哥的話頗不服氣,嚷嚷道:“誰說幫不了忙?你太小瞧人了,哼,咱們已是金丹后期,用不了幾年就能修成靈身,三個金靈在一起,整個太玄靈界都可以橫行。”

    陳凡見秦文子又要斗嘴,連忙擺手說道:“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還是考慮一下怎么檢討吧。嗯,他們快到了!”兩人立即停止無休止的爭執,開始交頭接耳,小聲議論著即將到來的風暴。

    飛鳥的速度極快,就在剛才說話的功夫,已經距此不足二十里,陳凡睜大眼睛,神識擴展到極限,觀察它們越來越近的身影,心中贊道:“好一對仙鳥。”

    那是兩只碩大的怪鳥,一只體形稍大,全身淡灰色的羽毛,另一只水藍色的較小,它們的形狀非常像仙鶴,修長的脖子,優美健壯的身材,尖喙又像啄木鳥,一灰一藍,兩腿特別細長,雙翅展開足有七、八丈,利爪與鷹爪非常相似,如同一雙巨大的鐵鉤,雙眼微突,眼珠通紅,足有拳頭般大小,射出耀眼的紅光,從波動的氣息來看,應該有金丹期修為。

    兩鳥的后背各坐著一位金靈仙,灰鳥上面是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容貌與秦氏兄弟極為相似,黑發披肩,濃眉大眼,一雙虎目炯炯有神,藍鳥上是一位女子,頭挽高髻,穿著一身水藍色的長裙,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膚如凝脂,眉彎如月,容貌極為秀麗,毫無疑問,他們正是秦嶺雙仙。

    兩鳥齊聲輕鳴,悅耳動聽,秦城上人高聲叫道:“不知哪位仙友光臨秦嶺?”話音剛落,怪鳥飛至眾人的頭頂,雙仙迫不及待的從千米高空飄下鳥背,與傳說中的神仙一般無二,道袍、長裙飄舞,長發飄逸,很快就落在地面。

    陳凡不待秦氏兄弟說話,拱手說道:“在下陳凡,昨日下午剛從荒翠林進入靈界,前來拜見秦嶺雙仙。”

    雙仙瞪了兩個兒子一眼,臉帶寒霜,目光中還帶有一絲關切,面對陳凡時又溫暖如春,秦城山人報拳大笑道:“不敢,不敢,陳凡上人乃飛升仙,在凡間歷經千辛萬苦、領悟天道才飛升靈界,比咱們強得多,在下佩服!”

    藍云上人的聲音十分輕脆:“陳凡仙友,歡迎你來到太玄靈界,特別是能夠駕臨秦嶺,我們深感榮幸!”

    秦文子兩人見自己被晾在一邊,戰戰兢兢地跑到父母身邊,小心翼翼地說道:“父親、母親,孩兒知道錯了,原諒孩兒這一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還想有下次?做夢吧!”藍云上人杏眼圓瞪,兩人渾身一震,立馬矮了三分,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秦城上人滿臉怒氣,大喝道:“你們兩個小畜牲,不在山中認真修行,居然跑出來惹事生非,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哼,就憑你們小小的修為,只要遇到稍微厲害的怪物,立馬成為盤中餐,今天能夠活著回山算你們幸運。”想了片刻說道:“從今天起,回山閉關半年,不得走出靜室一步!”

    “半年?不行,太便宜他們了。”藍云上人冷哼連連,看也不看兩人一眼:“立即到千水洞修煉,不成靈身不允許出洞。”

    “母親,您饒了孩兒吧!”秦文子哭喪著臉,差一點兒跪下求饒,作躬打揖道:“千錯萬錯都是孩兒的錯,可孩兒……”藍云上人嬌喝道:“怎么?現在翅膀硬了,不聽我的話了?”

    秦武子耷拉著腦袋,扯著藍云上人的衣襟,兩眼淚汪汪:“母親,不關哥哥的事,他本來不想去,是我慫恿他去青鋒高原,您就處罰我一個人吧!”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偷看陳凡,眨了眨眼睛求援。

    陳凡心領神會,抱拳說道:“兩位賢侄行事魯莽,讓父母擔憂,應該處罰。”見秦氏兄弟一臉驚愕,笑著話鋒一轉:“聽說藍云仙友正在煉制靜心丹,缺少雪靈花,他們的目的是為母分憂,這一片孝心極為難得,在下覺得可以從輕處罰。”

    秦城上人神色微動,陳凡趁熱打鐵:“我在荒翠林轉悠了大半夜,兩眼一抹黑,始終摸不清方向,若不是他們熱心指點,怎么能與兩位仙友相識?呵呵,說起來咱們有緣,這種緣分都因他們而起,在下感激萬分。”

    秦武子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使勁點頭表功:“上人言之有理,孩兒此行也是大有收獲,第一次出遠門就帶回來一個客人,而且是飛升仙,也許是老天的刻意安排。”

    藍云上人依然板著俏臉:“如此說來,你們倆不僅無過,反而有功,我們應該獎賞你們?應該讓你們任意胡鬧?”

    秦武子點頭哈腰,涎著臉說道:“不敢,孩兒認為過錯是大大的,功勞是小小的,嘿嘿,看在陳凡上人的面子上,您就從寬處理吧!況且孩兒已經向上人保證過,帶著他老人家游玩秦嶺、尋找五色樹,父親曾經教誨,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數,您不會讓孩兒失信于人吧?”

    看著他一臉賴皮樣,藍云上人“噗哧”一下笑出聲來,氣氛大為緩和,秦武子大喜過望、歡天喜地:“您不生氣了?天啦,謝天謝地,哈哈,太好了,大哥,萬事大吉,母親說話一向算數,不會再追究責任。”。

    藍云上人重新板起臉,冷冷地說道:“誰說不追究責任了?哼,既然是男子漢大丈夫,敢作就敢當,陳凡上人今天來秦嶺作客,此事暫時擱置,日后誰也逃不掉。”兩人又開始愁眉苦臉,面面相覷,不敢吭聲。

    秦城上人拱手說道:“陳凡上人,本想讓你乘坐秦山,可是按靈界的慣例,您首次進山必須從地面通過,咱們一起走!”雙手一擺,做了個請的動作。

    陳凡微微一笑,拱手說道:“打攪了!”

    秦城上人與陳凡走在并排,藍云上人與秦氏兄弟跟著身后,兩只怪鳥在頭頂盤旋,也許是照顧兒子的修為,秦城上人始終保持著適當的速度,走得不緊不慢。

    秦城上人瞥了瞥陳凡,邊走邊說:“上人初來咋到,肯定對太玄靈界不太了解,不要緊,這里有一個古老的傳說,飛升仙會給第一個拜訪的靈仙帶來好運,呵呵,我們在秦嶺住了一千三百余年,還是首次有此幸運,所以有義務給你介紹太玄界的情況。”

    秦武子一聽此言,開始抖起來:“父親,真是這樣?原來陳凡上人是咱們家的大福星,看來我們沒白跑一躺,哈哈,還是我有先見之明,在路上已經向上人介紹了很多……”

    藍云上人手指一點,敲在他的腦門上:“井底之蛙,你知道的那點東西算什么?哼,既然是給我采摘雪靈花,花在哪兒呢?”

    秦武子灰頭灰面,小聲說道:“母親,一言難盡啊!”藍云上人打量著他血跡斑斑地衣袍,怒責道:“又在耍什么滑頭?哼,文兒,他不說你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遇到雪犸狼狽而逃?”

    “我說,我老實交代!”秦武子舉手投降,唉聲嘆氣道:“這一次真倒霉,還沒到山頂就碰上了十幾只雪犸,個個修為深厚,其中有五個金丹期、一個后期、初中期各有兩個,唉,我拼著受傷擊斃了一個后期,哥哥奮力干掉了一個中期、一個化丹,卻被它們團團圍住,若不是陳凡上人及時趕到,您二老就見不到孩兒了。”一五一十地講述事件的經過,包括五色林的怪物,說不清的地方由秦文子在旁補充。

    雖然是已經過去的事了,兒子完好無損地站在自己身邊,但雙仙還是聽得心驚肉跳,藍云上人滿眼疼愛之色,聽到幽靈、姒鳥時,他們神色劇變,秦城上人緊張地問道:“陳凡上人,真的是它們?”

    陳凡點點頭:“我當時不知道它們是什么東西,但經過兩位賢侄介紹,外表、威力完全相同,可以肯定是那兩個妖孽。”

    秦城上人面色凝重,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轉頭說道:“云妹,咱們上次去凌虛上人那兒,他曾經說過,近幾年來,五洲的妖魔鬼怪活動猖獗,頻繁襲擊各地仙府,甚至于大肆攻擊靈仙,難道是魔王、妖王出世?”

    藍云上人沒有馬上回答,柳眉緊皺,沉吟半晌,遲疑地說道:“按理說不可能,若是新魔出世,早就天下大亂,嗯,也許與千年劫、萬年劫有關,有時它們的感應比靈仙還要靈敏。”

    秦城上人憂心忡忡,邊想邊說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兩妖重現在五色林,不可小視,秦嶺必須加強戒備,嗯,過幾天再問問凌虛上人,也許妖魔界真的發生了大事……哦,陳凡上人,犬子蒙你兩次相救,在下夫妻感激不盡,一定會有重謝!”

    陳凡笑著擺手道:“區區小事,無足掛齒,秦城仙友見外了,咱們都不是俗人,兩位又是我在靈界的第一個朋友,日后肯定少不了麻煩你們,無需謝來謝去!”

    藍云上人雖是女子,卻頗為豪爽,咯咯笑道:“上人乃性情中人,若是不介意的話,我們就托大叫你一聲老弟,今后經常來往,相互幫助。”

    陳凡當然求之不得,喜不自禁:“好,太好了,小弟就稱你們一聲大哥、大嫂。”

    “老弟!”雙仙異口同聲地呼叫一聲。

    “大哥、大嫂!”陳凡轉身拱手,放聲大笑道:“哈哈,我初入仙界,本是舉目無親,滿眼無故,沒想到第一天就有了兄嫂,上蒼有眼,何其幸運?”

    雙仙也是喜笑顏開,藍云上人一推兩子:“快叫陳叔。”

    “陳叔好!”秦氏兄弟叫得非常爽快,秦武子卻伸出右手:“陳叔,應該有見面禮吧?”忽見母親玉掌飛舞,急忙飛快地閃出數丈,嚷叫道:“凌虛上人、無心上人、青蓮上人第一面都給過,您初次見到無師弟、青師妹也是如此,說明這是靈界的慣例……好,孩兒不要了!”

    藍云上人放過他,抱歉地看著陳凡:“犬子玩劣不堪,不知禮數,讓老弟見笑了。”

    陳凡饒有興趣地瞥了瞥秦武子,搖頭說道:“赤子之心,童趣猶在,堪為難得!兩位賢侄,為叔現在兩手空空,日后一定補上,保證讓你們滿意。”

    “真的?不許食言。”秦武子凌空翻了幾個斤頭,開心地說道:“母親,這一次不是我索取,而是陳叔主動給的……哎,不要……”

    藍云上人隨手一揮,發出一股氣流將他飛出百米遠,無奈苦笑道:“這個孩子,唉,從生下來開始就讓我頭疼,馬上就要修成靈仙了,還是長不大,一點也不懂事。”

    秦城上人既沒有吭聲,也沒有生氣,這時說道:“不管他,咱們走!”隨即加快速度狂奔,藍云上人拉著秦文子的肩膀,迅速跟上,卻聽秦武子急吼吼的叫聲:“慢一點,等等我……”

    數百里路瞬間即至,秦嶺很快就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座龐大的山系,據秦城上人介紹,南北連綿六千八百多里,東西長五千三百多里,大小山峰數不勝數,萬米以上的就有二十七座,七、八千米的比比皆是,森林、河流、湖泊隨處可見,是一處風水寶地。

    大家停在山腳的一座森林,秦城上人長袖一揮,默念口訣,前面的樹木微微波動,一條三丈寬的大道赫然顯現,鋪著整齊的青石板,筆直地通向秦嶺,盡頭的山峰也有了變化,出現一個谷口。

    雙仙一左一右,神色嚴肅,同時拱手說道:“歡迎老弟登門作客,請!”陳凡知道這是迎賓禮節,也不客氣,躍下樹頂向山中飄去,秦城上人在前領路,藍云上人與秦文子在后。

    陳凡早就心中有數,這片森林是一座龐大無比的幻陣,攻守皆備,威力無窮,應該將整座秦嶺全部包圍起來,手法與《萬幻神術》同出一轍,但是雙仙的水平太高,估計是后兩個境界,陳凡只能看出一絲端倪。

    谷口里面是一個彎彎曲曲的狹道,兩側是高聳如云的峭壁,好似一條幽深的小胡同,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大道已經悄然消失。

    狹道又彎又長,還有很多岔道,如同一座碩大無比的迷宮,四人穿梭的速度極為快捷,但也足足用了半個時辰,不下于兩、三千里,終于停下了腳步。

    一面巨大的巖壁擋住了去路,高不見頂,直沖天際,藍云上人上前解開幻術,巖壁微微顫抖,眾人眼睛一花,周圍景色突變。

    他們已經站在一座巨大山谷的邊緣,此谷面積不下于上萬平方公里,四周聳立著上百座高峰,每一座都在五千米以上,眼前是茂密的原始森林,陳凡立即躍上樹頂,極目遠眺,隱約看到大片的草原、幾座湖泊、還有幾條河流。

    秦城子略顯得意,揮手說道:“這叫秦藍谷,是我們平時休閑的場所,我帶你四處走走。”他們與藍云上人、秦文子兩人分開,向山谷深處飄去,

    秦城上人對山谷里的一切如數家珍,這里的樹木都是罕見的異種,在整個榮洲也很難找到,不僅有觀賞功能,大部分還可以藥用,極其高大粗壯,在此生長了數萬年,草原大約占一半的面積,其中有大小湖泊十幾座,生活著近百種珍禽異獸,外貌奇特,聞所未聞,性情也非常溫順,陳凡看得眼花繚亂。

    山谷中部和東部有兩條大河,分別叫秦江、藍江,其實是兩個天然狹谷,寬達一百多米,落差極大,從南向北奔騰而下,氣勢磅礴,巨響聲震耳欲聾,讓人驚奇的是,它們從山腹中出現,又流向山腹,完全變成了地下河。

    不到一刻鐘時間,兩人草草地逛遍了整個秦藍谷,陳凡感嘆道:“人贊天上神仙府第,果然不出所料,僅僅一個小小的休憩地就了不得,毫無疑問,其它地方更是大手筆,小弟大開眼界。”

    秦城上人搖頭說道:“秦嶺雖好,但經營時間太短,我與你大嫂主要忙于修煉,有了文兒、武兒之后,更加沒有心思布置,與其它仙府比起來太過簡陋,在榮洲只能排名第七,整個天玄界仙府眾多,不少仙府已有數萬年,甚至于十幾萬年,那才是真正的神仙府,有機會讓你見識一下。”

    陳凡拍手大笑道:“太好了,小弟正想游遍整個太玄界,拜訪所有的仙友。”

    秦城上人微微一笑,不經意地搖頭:“老弟豪情滿懷,哥哥佩服,不過,唉,游遍太玄界何談容易,即便是青靈仙、白靈仙也不敢……”話沒說完,傾耳一聽,指著東面的一個山頭說道:“云妹已經準備妥當,咱們去浮云山說話!”

    (求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63298 22 64 m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作者 小學嗣業
  只想安安靜靜的修仙,閒暇之餘喝喝茶、溜溜食、賣賣菜。   但是怎麼所有的人都不想讓自己安... (馬上閱讀)
3377003 80 803 m
穿越之寡婦丫鬟
作者 南極藍
  一朝穿越,變為帶著包子少爺逃難的小丫鬟,她不氣餒,挽發作了包子的寡婦娘。躲過追殺,逃開內宅... (馬上閱讀)
1867311 21 73 m
帶著農場混異界
作者 明宇
  他橫任他橫,我自種我田,若要來惹我,過不了明年。<br>   宅男趙海帶著QQ農場穿到異... (馬上閱讀)
3297095 80 804 m
嬌妻良醫
作者 天聽雪
  兩度生死,棺中醒來,肚子裡帶著一個「包子」的柳輕心,聽著外邊給她守靈的一對狗男女你儂我儂,... (馬上閱讀)
3425938 21 73 m
原始戰記
作者 陳詞懶調
  這坑爹的原始部落!<br><br>   終有一天,我們將重返故地。榮耀依舊在,炎角之火永...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