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咦,阿紫,那只牛哭了。”傍晚,陸可和張紫正打算把田里的牛牽回家,透過黃昏,她發現牛的眼睛竟然放著光的濕潤了。“哪里?”張紫被她的話提起了好奇心,忙放下手上剛收割回的玉米轉身跑過去。“快看,它真的哭了。”陸可抱著牛頭蹲下身來,輕輕撫摸著它的牛角,“牛牛,你為什么哭啊?”

    就在這時,一顆豆大的眼淚落下,恰巧滴在了她的左眼上。

    她眨巴眨巴眼睛,牛眼淚像冬日里的冰塊一樣冰涼的滲入眼睛,只覺得左眼像是被薄荷熏了一樣特別難受,“啊!好涼!”陸可不竟喊出聲。

    就這樣,在過去的15年里她和每一個平常的女孩一點也不一樣,那就是,她左眼能看到大家都看不到的東西。

    “可可,我身邊又有什么鳥東西?”站在眼前頂著無奈的臉的女孩叫于秋,名字很舒雅秀氣,可卻有著很爺們的暴脾氣,自始至今世界上還沒有她怕的東西,她是于家第37代抓鬼后代,只是不知道她的老媽是怎么回事生了個既沒有陰陽眼也沒有多少工夫的抓鬼師。而她還有一個小她4歲的弟弟,因為年歲不到,所以陰陽眼還沒開封,可他卻聰明的狠,據說37代除了最少數的叔伯3人有著天生的特異功能,連他也擁有5成的功力。

    什么是特異功能?即是他可以用意念讓一些生物,死物聽他的使喚,而這個功能37代中就只有第36代叔叔和35代爺爺和伯伯才有這樣的能力。“是只很可愛的哈巴狗。”陸可淡定的說。陸可不算是大膽的女生,但也不至于膽小怕事,對于阿飄,在過去的15年里,她早已練就了一身的膽量了。

    什么突然出現在街口的高跟鞋舞女啦,電梯里的死者啦,墳墓上住著的啦,公廁上吊的女人啦,這么多年,她不僅被嚇得膽子大了,也習慣了世俗奇怪的眼光。為此,她和于秋沒少換工作也沒少被房東趕出搬家。

    “它在干嘛啊?”于秋問。雖然于秋沒有陰陽眼,但好在她有一股女漢紙的脾氣和流著第37代人的血,所以她并不怕這些阿飄什么的。

    “你踩它尾巴了,它正在瘋狂的咬你的鞋帶。”

    “啊!sorry!”她說著抬了抬腳,只見那只哈巴狗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揚長而去。

    很多時候,陸可喜歡戴著墨鏡,特別是在晚上,為了不看見阿飄,她特制了一副左眼是擋住的鏡片,這樣一來,戴著墨鏡的她就可以不看到不想看的東西了。SQ的某個轉角陸可正靠在角落用手捂著嘴巴小聲的和人吵著架“你怎么總是這樣?我昨天就已經和你說了我今天要加班,明天有大客戶過來,今天我沒有時間陪你吃飯,黃商,你怎么變得這么蠻橫不講理了?”

    “我不講理?陸可,你什么時候可以體貼一下我?你成天就只知道和你那個什么豬朋狗友一起鬼混,干脆叫她給你做男朋友好了!”電話另一頭的黃商正在一家中上檔次的花店選購玫瑰花,被陸可的話氣的直把玫瑰花丟在了地上,紅的像要滴出血的玫瑰花瓣隨著他的蠻力散開了。

    黃商,陸可的男朋友,兩人在高中時期就認識了,黃商比陸可大兩屆。他是一家四星飯店的少東,為人蠻橫不講理就和名字一樣自以為是皇上,花心又多金,身邊有數不清的女人,卻唯獨對陸可這個長相一般的女人動心,不對,正確的說,不是動心,是陸可不像其他女人那么容易上手,他對難以降服的女人最感興趣。

    “你今天到底要不要和我吃晚飯?”黃商忍住內心即將爆發的怒火問。

    “請問,辦公室在哪里?”身后傳來一年輕男子的聲音,只是這么禮貌的聲音卻被陸可給頂了回去“不知道!別問我!”陸可說完直接掛了電話關了機頭也不回的離開。好吧,陸可雖然性格隨和,但也許和于秋呆的時間長了,多少也感染上她爺們的脾氣了。

    “哇哈哈哈,我說黃商,你自稱風流女人不斷,怎么就栽在了陸可手上?要我說,是人家覺得你不行吧?”黃商的鐵哥門披頭邊喝酒邊笑著他說。

    披頭,真名王浩,因為留了一頭齊肩碎發,時常披著頭發,兄弟門給取了外號叫披頭,和社會上的一些混混也是有些許瓜葛,就算不說,光看他那副裝扮也能知道是在社會上混混的,因為這事陸可說了黃商許多次,讓他不要和他交往,但黃商不理,因為披頭是他當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拿女人來比,還是兄弟重要。

    “靠,你嘴里就不能出點好話?老子哪里不行了?要說女人,多少圍著我轉的?”黃商不高興的說。

    “是是是,大把女人愛你,可陸可不在意呀!”披頭的話直入了黃商的心,他是個好強的男人,被自己的兄弟瞧不起,這還是第一次。

    SQ是一家高檔五星級酒店,位于市中心,在G城是有名的酒店,據說許多明星都往這個地方住宿,因為嚴格,所以在里面上班的人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不僅要有一定的學歷,還要有標準的身高相貌,而陸可和于秋卻因為所有的要求都只能勉強達到60分,當初也就這樣被蒙混過關一個做了大堂副經理一個做了客戶主管。

    白金五星級標準的G市國際酒店氣派超然,雄踞商業及休閑中心地帶。酒店設計以金黃色為主色調,彌漫著濃郁的地中海風情,更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裝飾:法國的青銅、意大利的音樂噴泉、法國的水晶燈、國際一流水準的寢室用品、加上富麗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裝飾,由內及外無不彰顯皇室氣派。能將人帶回到埃及神秘的貴族奢華尊貴的生活。

    貴賓室里,一個身穿迪克牛仔,蓬頭披發的青年男子正倚靠在棕色新西蘭進口牛皮沙發上,雙腿著鞋交叉架放在水晶玻璃茶幾上,細碎的泥土被抹到了玻璃面上,讓人看了不忍,只見他愜意的叼著根上好的雪茄,他的打扮和手里的雪茄著實不搭。

    “歡迎光臨尚奇假日酒店,我是大堂副經理陸可,請問有什么能幫到您的嗎?”陸可走進伸手輕輕敲了敲玻璃門,禮貌的彎了彎腰鞠躬道。

    青年男子瞇著眼抬起頭看著她輕笑說“陸大小姐,好久不見!”

    陸可先是一愣,緊接著就走進貴賓室隨手把門關上緊張的問“王浩,你來做什么?”

    王浩繼續之前的姿勢傲慢的說“我來請你啊!”接著吸了口煙又道“黃商在4103,你是自己去找他還是我帶你去?”陸可不明白的看著他,無奈的道“我現在在工作,你讓他不要無理取鬧了!也請你快去回去!”陸可說完,正欲離去,之間玻璃門外兩個男的正板著臉看進來,一個是總經理另一個她不認識。

    那青年男子年紀大約二十七、八歲,蓄著一頭短發,白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領帶隨意的掛在領口,露出小麥色的皮膚,一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下高挺著精致的鼻梁,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像個**。

    經理唐藝華,年35,為人愛斤斤計較,只會在上級面前哈腰點頭的,在小一輩人上面沒少給人下馬威,當然,大部分的人都偏向好說話的陸可。

    他推開玻璃門站在一旁,旁邊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看了看陸可冷冷的問“怎么回事?”

    陸可不明白的看著唐藝華,唐藝華看了看陸可道“這是我們董事長的兒子,接下來就是我們的直接上司。”

    尚孖秦,年28,尚奇二少,為人冷酷無情,在他眼里只有錢才能解決事,那些所謂的親情友情都是狗屁。

    “尚總好,沒什么事,我可以處理的!”陸可的話剛說完,王浩就起身走到陸可旁邊對尚孖秦道“你真的能解決嗎?”

    “我可以!”陸可咬了咬牙,她很清楚王浩接下來會想要做什么,無非就是在領導面前讓自己難看,甚至有可能用一句話讓自己徹底從尚奇消失,和自尊相比,她更愛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

    她剛說完尚孖秦就頭也不回的走了,路過門口還不忘叫唐藝華去他辦公室喝杯可口的咖啡。

    “既然你可以解決,那是我請你去還是你自己去呢?”王浩一手搭在陸可肩上問。

    陸可瞪了他一眼就離開了貴賓室,剛走到轉角處就看到一個小男孩站在角落害怕的看著眼前的人,而眼前的于秋正拿著掃把正在掃那角落,“于秋,快住手!”于秋被她突如其來的叫唆嚇了一跳。

    “嚷嚷什么啊?嚇死人!”于秋不滿的蹲下身撿起掃把。

    “小弟弟,你怎么在這?”陸可不理會她,只是蹲下身問蜷縮在墻角的小男孩。

    于秋翻白眼,這丫頭又在多管閑事了。

    說來也怪,陸可可以隨時看到阿飄,但是那些阿飄很少找上她,可于秋沒有陰陽眼,卻時常遇到阿飄。難道是該說她的陰陽眼是有的,只是她父親功力不夠開不了啊?那小弟弟一直哭著,可見是讓她的掃把嚇壞了。鬼其實和人差不多,有七情六欲也有感覺,正常人怕被人用掃把掃到腳,鬼一樣也怕,因為被掃的多了,就會變成衰鬼。

    那小弟弟摸了摸肚子可憐兮兮的看著她,“我好餓,我媽媽不見了。”

    “你媽媽?你媽媽也···”話剛到口,陸可沒再說下去,只是回頭對于秋道“去弄些紅蠟燭和香火過來,帶他去我們休息室吧!這里光線太強,他會很虛弱的。”

    “陸可,你別老攙和這些事好不好?萬一讓公司的人瞧見了,不得說我們神經病啊?再說了,你沒見剛才尚總和唐藝華都冒著煙的離開貴賓室嗎?你就別惹事了。”于秋好心勸導,只是陸可不理會,在她眼里,鬼和人都一視同仁。

    陸可走在無人的走道上,鋪滿地毯的地板聽不到高跟鞋的聲音,她伸手按了按頸口的耳麥說道“于秋,有什么事先幫我盯著,我處理一下和黃商的事情。”收到消息的于秋趕緊問道“你在哪里?他在我們酒店嗎?”聽不到回復的于秋緊張的再次問道“陸可,說話!你在哪里?”該死,黃商這個人狡猾的很,現在陸可把他惹毛了又去見他,也不說自己人在哪里,直叫人擔心。

    小弟弟在桌邊乖乖的吃著他的紅蠟燭,滿嘴都是香油正吃的香,他把其中一根蠟燭吹倒在地上“啪”的一聲。

    “干嘛呢?小鬼,你是不是要告訴我陸可在哪?”雖然看不到鬼,但是但是鬼也有辦法和人溝通,只是利用一些實物代替罷了。“她是不是在我們酒店和黃商見面?是的話把蠟燭吹向左邊,不是的話就右邊,等事后我就送你一箱紅蠟燭,聽懂了嗎?”用紅蠟燭誘惑阿飄是于秋的強項。

    蠟燭隨即被吹向了左邊。

    “他們在10樓以下就吹左邊,10以上就吹右邊。”

    蠟燭沒有動。

    “雙數在左邊,單數在右邊。”

    蠟燭依舊沒動。

    ·······

    “卡擦”一聲,4103的門被陸可推開,門一直虛掩著,似乎一早就知道有人會來推動,她頓了頓走進房間關上門。

    “陸大小姐,見你一面真難!”剛走到浴室門口拐角處就聽到黃商諷刺的聲音,陸可沒有說話,她早已習慣黃商生氣時的冷言冷語。

    一束巨大的玫瑰花遞在了陸可面前,上面放著一個精致的粉色愛心盒,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是個戒指在里面吧!其實,黃商在夏天的時候就已經和她求婚了,只是陸可一直覺得黃商太過花心,她時常收到不明號碼發來黃商和對方過分親密的相片,只是黃商每次都說相片是被處理過的,對于這樣玩世不恭的男人,她又怎敢把自己托付?

    “有什么事快點說吧!我還在上班!”陸可沒好氣的說,若不是王浩特地來刁難她,她也不會被迫冒著被上級發現的危險站在這里和他說話。

    “可可,我錯了,我不該強迫你和我吃飯,我應該想到你上班的辛苦,原諒我好嗎?”黃商把手里的花放在一旁,拿出里粉色愛心盒的的打開遞到陸可面前“嫁給我,好嗎?”

    “黃商,我想我們還是考慮清楚我們之間到底該不該在一起吧!”陸可冷冷的別過頭。

    是的,她受夠了,每次吵架,若是陸可的錯,那可就要求好多天他才能消氣,若是黃商的錯,他便是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一束漂亮的玫瑰,一句對不起我錯了,就足以讓陸可心軟。

    黃商摟住陸可,昏暗的燈光照著火紅的玫瑰彌漫著誘人的香氣,不知怎么的,陸可竟然開始覺得有些許頭暈目眩,眼前的黃商變成了多重影,“黃商,我···我好暈··”黃商不理會,只是一個勁的撫摸她的耳垂,親吻她的臉頰,“黃商,你···不要這樣···”陸可無力的推阻他,另一側耳邊的耳麥恰巧被黃商的身體壓倒,陸可的話被正在來4103的于秋聽到了。

    “可可,我來了,別怕!黃商你個混蛋!”于秋正跟隨著沾著面粉的小弟弟的腳印往4103跑去。

    工作服已經被黃商肆意的褪去,領口的襯衣紐扣也被隨之解開,一陣冷風吹在了黃商的耳邊,他不禁的打了個冷戰,把陸可抱起丟在床上,此時的陸可已經快要暈厥,玫瑰花上的迷藥繼續播散著,陸可每呼吸一次就更加的迷糊,原來黃商今天就是為了要對王浩證明他的能耐來了,不想他竟然用如此狗血的法子得到陸可。

    “哐當”一聲,桌邊的水杯莫名倒下碎了一地,落地窗上吹起了大風,把窗簾吹得嘩啦嘩啦響,再是一陣冷風吹得陸可打了個寒戰顫抖了下清醒了些,她趕緊拉上衣服起身要下床,卻被黃商強硬抱住。

    “砰”,門被人撞開,于秋氣喘吁吁的拍進來,拉起黃商的領口轉過身未看清來人就被她一拳打中了眼睛,“老娘讓你看!”緊接著又是一拳,黃商的兩只眼睛都被打了,于秋趕緊拉著陸可跑出房間,而黃商也一路追出,房間里的冷風隨即也停了下來。

    “叮”電梯到了,剛開門就看到尚孖秦和唐藝華在里面,陸可和于秋趕緊低下頭“尚總好,唐總好!”尚孖秦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頭發凌亂,衣服領口開著的陸可“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嗎?”陸可見了,趕緊摸好頭發,扭著紐扣吞吞吐吐的說“這··這個···”

    “騷娘們,你怎么跑這了?讓我好找啊!”身后傳來黃商的聲音,他的話語讓陸可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任誰看了她這般模樣都免不了想入非非。

    “說誰呢你?黃商你說話給我放尊重點!”于秋生氣的對他吼道,可看到他那被大黑的雙眼又忍不住想笑。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環宇少東黃商,怎么?還是我們SQ的床舒適吧?只是,我的員工在上班時間,還是不要叫人兼職的好。”尚孖秦諷刺道。

    陸可苦笑,這尚孖秦是幫自己說話還是幫自己公司說話?“恩,這床確實是夠軟,就是人不夠香甜。”黃商反擊道,只是陸可覺得,這不是在損對方的公司而是在損自己的名聲···

    說著,他伸手捏起陸可的下巴哼笑道“下次可不許這么生硬哦!”

    “哈哈··哈哈··”緊接著就笑著進了電梯離開。

    陸可已經被氣的不行,自己這個樣子,說什么都沒人相信了。

    于秋站在一旁替她說道“尚總,陸可不是這樣的人。”

    “輪不到你說話,在我的公司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用我多說,自己解決吧!”尚孖秦的意思是自己卷蓋鋪走人,可事情根本就不是陸可的錯。

    尚孖秦頭也不回的進了電梯,就在這時,耳邊的對講機發出了聲音“唐總,3004又鬧鬼了,客人都嚇壞了,現在正在投訴呢!”一聽這事,唐藝華又頭疼了,這3004自從SQ開業以來就隔三差五的鬧鬼,不僅因此把生意打發也鬧得人心惶惶的,他踮起腳尖對身邊高達一米八個頭的尚孖秦小聲道“尚總,3004又出問題了,這下,該怎么辦?”尚孖秦皺了皺眉,為了這事他其實也頭疼許久,人人都說有見到一個穿紅衣服的女鬼,可自己在那卻從來沒遇到,不知道是該說自己運氣好還是該說那鬼怕他?

    “這個,處理!我們,過去看看。”他指了指眼前落魄的陸可說,可見他真是無情到底,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就直接F人。

    “我可以!”

    “我可以解決3004的問題!”陸可搶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說。

    “可可,你在干嘛?”于秋上前阻止,其實3004的事情她們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想著事不關己,當然就高高掛起,再說了,她也不想傳出自己有陰陽眼的事情,平時就夠讓人覺得奇怪了。

    “你別攔我,這事和你沒關系!”陸可瞪了她一眼。

    “你能解決?”唐藝華諷刺的看著她,一個連男人都解決不了的女人,還想解決一個鬧了十年有余的鬼房間?她陸可是有什么本事啊?

    “如果我能解決,尚總就聽我解釋今天的事情,并妥當處理,如果我不能解決,我立馬離開SQ。”陸可堅定的說,她算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被那女鬼騷擾一陣,或是被吸點精氣,總好過丟了份這么好的工作。

    “我憑什么相信你?”尚孖秦冷笑。

    “憑···憑···”陸可想把自己的陰陽眼說出來,可又覺得不太適合。

    于秋拉過她的手說“憑我們兩個珍貴的工作打賭,我和陸可一起處理,若辦不好,一起離開。”果然于秋還是最講義氣的。

    唐藝華歪腦一想,這辦法也不是不行,若她們解決了,這事就讓尚孖秦處理,與他無關。若解決不了,她們自己就解決自己了,他更插不上邊,還是不要惹事上身的好,3004這棘手的事還能置身事外,他悄悄和尚孖秦說道“尚總,就讓她們試試吧!若處理不了,她們也得離職,處理了,也替咱們解決了難題啊!”

    尚孖秦沒有說話,唐藝華知他已同意此事,伸手作出快點的姿勢喊道“還不快去看看怎么回事!”3004,門口有三四個客房服務員膽怯的站著,因為常有顧客反映半夜有奇怪的聲音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甚至有說看到女鬼的事情,服務3樓客房的工作人員一個兩個都是推阻著來這個崗位。

    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正用被子裹著自己的身體,一頭烏黑垂直的長發披在肩上,濃眉大眼,嘴邊打著正流行的枚紅色口紅,男的西裝外套已脫,領口的領帶扯到一半,看起來,他們似乎正準備開始XXOO就遇到女鬼了。

    “尚總,唐經理,陸經理,于主管好。”幾個客房服務員見上級來了,趕緊退到一邊鞠躬打招呼。

    而就在他們出現的那一刻,站在一旁的紅衣女子“刷”的一聲就消失了。“誒··你是這的總經理是吧?我說怎么回事啊?你們這么大的酒店竟然鬧鬼?”那男的一見尚孖秦就對他嚷著,身旁的女人早已被嚇得魂飛。

    “我們酒店開業十年有余,從未聽過有什么鬼怪之說,客人是做賊心虛嗎?”大家都沒想到堂堂SQ尚總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本來也是自己的錯,這下倒是把責任扯到顧客身上了,不過確實,大家都看的出來他們是出來偷情的。

    “你,你怎么說話的?我要投訴!你們酒店不干凈,還說我做賊心虛,我··我做什么了啊?真是豈有此理!!”男人氣氛的說,看樣子像是來真格的了。

    唐藝華為了不惹禍上身趕緊給陸可使了個眼色,“這位客人,您真的可能誤會了,我們酒店不鬧鬼,陸可,還不快進去看看怎么回事!”唐藝華對客人說完話,緊接著又讓她去那鬧鬼的房間看看什么情況,陸可吞了吞口水握緊拳頭慢慢的走進房間。雖然她有陰陽眼,可也不是完全不怕鬼的,如果是正常的鬼,除了臉色和人類不一樣以外,其他也沒什么好怕的,可要是冤死的鬼就不一樣了,有些長相難看,甚至斷手斷腳的都有,剛出現那會,真的會嚇死人。

    3004的那個女鬼她見幾次,也被嚇得半死,光是用語言和于秋形容都讓她起雞皮疙瘩了,連于家抓鬼后代都怕的鬼,陸可能不怕嗎?

    “do··do··do··do··”高跟鞋在木質地板上發出“do··do”的聲音,房間里凌亂不已,落地窗被關的死死的,除了臺燈茲啦茲啦的閃著,其他都是寧靜的,根本看不到那個住在這的女鬼。

    “沒有。”陸可回到外面和客人說著。

    “沒有?怎么會沒有?剛才莫名其妙的起了大風,把東西砸的亂七八糟,還把···”那男人看了看身邊的女人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實大家都知道什么情況了,女鬼每次都會在包房的女人身上留下一個字,而那個字就是最不堪入目的“淫”字。

    “什么字?”尚孖秦故意問道。

    “算了算了,我們快走吧!”而每次說不追究的都是那身上被寫字的女人說的,試問誰愿意告訴別人自己和有婦之夫偷情的時候被鬼捉弄的在身上寫這樣的字?所以每次發生事情都是被寫字的女人為了名聲而說算了。

    客人迅速穿好衣服離開了SQ,留下幾個工作人員在3004門口,“又是這樣!為什么你們都說能看到?我每次在這都看不到?”尚孖秦有點生氣,每每有人說的見到鬼,把情節說的天花亂墜的,自己一來目睹,卻什么事都沒發生。“你們,留下來,看那女鬼找不找你們!”尚孖秦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陸可和于秋說,然后頭也不回的離開。

    “三天,我只給你們三天時間把那只鬼給我搞走!”唐藝華指著她們的鼻子說著也走了。剩下的客房服務員也跟著離開,一個兩個生怕自己也被那女鬼纏上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自帶錦鯉穿六零
作者 江水碧
  孑然一身的徐盡歡一朝飛機失事,成了六十年代萌蘿莉。   六十年代物資匱乏、條件艱苦?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