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偶遇黃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坐在正廳中間的尚孖秦莫名其妙的連打了3個噴嚏···

    踩著八寸高的高跟鞋,她有些膽顫的走上舞臺中央,平時最多就是穿五寸的鞋子,今天為了符合環境還特意穿了這么高,腳痛就算了,要是待會摔了就真的是丟臉丟盡了。

    她小聲的和身旁跳舞的舞女說了幾句話,那幾個舞女就都下臺了,剛走到鋼管旁邊,就看到一個長得很妖艷的女子站在前面,一縷齊腰長發披著,發白的臉色上印著紅艷的嘴唇,一身黑色金片連衣短裙,她呵著冷氣說道“我來幫你。”

    她緩緩的走道陸可身后,從背后貼著她的身體,兩手環繞著她的手臂,簡直就是和她合為一體,“你為什么幫我?”陸可很清楚在自己身后的是個剛死不久的女人,看她的容貌并沒有任何損壞,氣息也不會太過腐臭,應該是自愿死的。

    “因為我要你幫我。”鋼管舞姿緩緩走起,她妖艷濃妝的雙眼死盯于中,帶著挑逗似的眼神,將頭發猛地的向后一甩,慵懶的向后仰著嬌弱細嫩的咽喉,女鬼帶著她的雙手握著粗大的鋼管,緊緊的貼住,讓身體順著鋼管緩緩的向下,輕挑的舞姿都讓臺下的于秋傻了眼,這丫頭什么時候會鋼管舞啊?

    “你要我怎么幫你?”收獲,永遠都是在付出代價之后,這一點,陸可深知。

    “完成我最后的心愿。”女鬼在她耳邊輕輕的呵出冰冷的話,讓她不禁的打了個冷戰。從頭到尾都沒吸她的精氣,可見這個女鬼并沒有什么惡意。

    “我答應你。”話完,舞畢,女鬼留下了句“我會再找你的。”就離開了。

    臺下的浪子門更是口哨色眼直盯陸可,某處的一雙伶俐的雙眼早已撲捉到她的那廝尷尬表情,只是,既然害羞,為什么還要上臺演出這么妖艷的舞蹈?她是不知道這樣會讓男人想入非非嗎?

    門口漆黑的角落,一個沙啞的聲音說了句“真像。”便緩緩離去。

    “怎么樣?我有趣嗎?”下了臺,陸可直奔于中身邊,帶著俏媚的聲音問。

    于中冷笑,不愧是老姐的朋友,為達到目的還真是不擇手段啊!他倒是起了玩心,“那我們去玩更有趣的事情吧?”

    更有趣的事情?難道是開···開房?

    “什··什么更···更有趣的事情啊?”陸可膽顫的問,這死小鬼連姐姐都不放過。真該好好教訓了!

    于中一臉魅笑,拉著陸可走出了酒吧。

    剛走出酒吧門,陸可和于秋正欲開口大罵于中的時候,誰知他竟然突然的把陸可拉到懷里,嘴里還曖昧的說道“老婆,我們回家吧!”

    兩人還沒還沒從驚訝中反映過來就聽到身后有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陸可,離開我,你就這么饑不擇食?”

    黃商譏諷的站在酒吧門口,身后不用說都知道是披頭,他左環右抱的都是妖艷的女人,不用說,黃商身邊也出現了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子,正依偎在

    他胸膛。

    于中被黃商的話驚了下,開始他還以為那個男的是想對陸可干嘛,如今他說出這樣的話,可見兩人是認識的,而且關系非一般。

    “你,你怎么在這里?”陸可下意識的抓緊于中的袖口,想起那天在酒店他的所作所為,心里別提有多生氣了。

    “這句話是不是該我問你,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以前我怎么邀請你都不來酒吧,現在倒好,都能上臺跳鋼管舞了。”黃商諷刺的說,是的,以前黃商無論怎么要求,都不會同意和他去開房,去酒吧,如今來了?不都是形勢所逼嗎?

    “和老公一起來,就不一樣了。”于中算是看出所以然,既然是老姐的朋友,還是幫一把吧!他玩歸玩,但絕不允許別的男人玩他懷里的女人。

    “老公?陸可,你可長能耐了,才分開兩天就有老公了,還真是急不可耐啊?”黃商的話讓人聽了著實的刺耳,一個大男人說話真是難聽到死。

    于中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拉著陸可往停車的方向走去,黃商不樂意了,之前沒能得到陸可心里已經是很不爽的了,現在還當著自己的面被別的男人輕易帶走,她當他是軟面包?

    “喂,你給我站···”住字還沒出口,就聽到“嘩啦啦”一聲易拉罐的聲音,他們幾個都被腳下的易拉罐絆倒在地,陸可和于秋笑了笑,這小鬼可算愿意用特異功能了。

    站在后面的尚孖秦也不由的笑了笑離開了,原來那天在酒店他真的是誤會她了。

    成功逃脫那幫混小子后,于中開著車回到家,一路上無論于秋和陸可怎么求他,他都一言不發的。

    “喂,小鬼,你到底答不答應我們?”眼見馬上就到家了,陸可忍不住拉著于中的手詢問,她可不想今晚自己丟了臉還沒把事情辦成功。

    “答應什么?”于中撇開她的手解開安全帶下了車,于秋和陸可也趕緊下來搶在他前面。

    “用特異功能讓尚孖秦相信酒店有個女鬼,我們剛才都在車里和你說明情況了,你到底有沒有認真的聽我們說話啊?”眼看于中要進電梯了,陸可急了。

    “沒有。”這小鬼真是欠打的份,如果他不答應的話,就只有去求那些孤魂野鬼了。

    “好吧!我叫爺爺幫你開天眼。”這下是于秋不高興了,其實他們的爺爺早就想幫于中開天眼了,也就是俗稱陰陽眼,到時候就會被逼著和他們一起去抓鬼啊除妖什么的,一個年輕氣盛的男生怎么會這么輕易被抓去做這種傳宗接代的事情?

    “幾號房?”就在于秋進電梯那一刻,于中立馬轉了性子的問。

    “明天晚上,SQ假日酒店,3004.”陸可還沒反應過來,于秋就應上了話,隨著拉著陸可走了。

    于秋和陸可一起在酒店附近租了房,平時沒什么事也不會回家,陸可的家離這遠,所以自己租了房,又常被那些孤魂野鬼嚇到,所以就把于秋拉來一起作伴,因此于秋很少回家住,就是回了,也是把陸可帶回去。

    一路上陸可都覺得自己好像吃了什么虧一樣,她奇怪的抓了抓頭發問于秋“你直接用開天眼威脅你弟弟過來幫我們就好啦,為什么還要我打扮成這樣出糗去求他啊?”

    眼看被戳穿,于秋打著馬虎說“很晚了,現在路上很多游蕩的孤魂野鬼,我們快點回去吧!”于是,陸可果真被她忽悠的趕緊回家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八零之軍少的毒妻
作者 昔月傳說
  顧小魚遭惡毒的後婆婆和大嫂算計,新婚不到半年死於非命。   死後魂魄被迫接受毒醫傳承,囚於...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