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車廂里的相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閃電之后一個炸雷落在房頂,霹靂的巨響震耳欲聾,大地都像在微微顫抖。受到驚嚇的紫苑用雙臂緊緊地摟住身上的男人,堅硬的指甲似乎要陷進肉里。轟隆隆的雷聲尚未遠去,豆大的雨點就噼里啪啦砸下來,一陣風吹過密集的雨點又拍在窗子的玻璃上呼呼地響。

    停息了一會耳朵逐漸適應了外面的雨聲雷鳴,床鋪又開始搖晃起來,被牢牢按在身下的紫苑極力掙扎也無法掙脫束縛,筋疲力盡后她就側過臉望著窗外時而發白的夜空,瓢潑的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鋪天蓋地從天空中傾瀉下來,窗前出現了一副水做的簾子。

    “嗯······”疾風驟雨中她忍不住低吟,肉體激烈的沖撞幾乎讓她昏蹶過去,臨近巔峰的時刻她試圖抬起前端的身體,事實卻證明她是白費功夫,男人堅實的臂膀和胸脯就像枷鎖一樣把她死死地拷在床板上。

    紫苑嬌柔的身體被男人的身軀壓住就像被覆蓋了一層厚厚的被子,肌膚緊密的接觸不僅濕熱難忍,身體的重量還把人壓得喘不過起來,在她感覺自己就要窒息而死的時候,雨點被狂躁的風從窗子的縫隙吹進房間變成泡沫一般的水霧在空氣中彌漫開來,呼吸到那涼絲絲的水霧,就像從桑拿房里伸出半個腦袋一樣。但清爽的空氣沒有吸上幾口,男人的親吻就像雨點一樣落下來,她根本無處躲藏,片刻之后喉嚨就被柔軟的舌頭完全堵塞。

    星河是一個勇猛的男人,他根本就不懼怕這糟糕的天氣,既然身體的**已經被燃起,哪怕遭受天大的懲罰他也不愿中途放棄。房間里突然壞掉了空調叫人心生厭煩,身體剛一接觸就感覺燥熱難忍,沒怎么動彈便揮汗如雨,不過汗水滋潤了彼此的肌膚,擁抱時就像兩只滑膩膩的泥鰍纏繞在一起。

    紫苑從未感覺時間會如此漫長,她越來越想掙脫出去,可是此時腰間好像被深深地嵌入了堅實的楔子,身體根本動彈不得。而且她越掙扎伏在她身上的男人越和她較勁,猛烈又快速的抽動讓她登上了快樂的巔峰。

    “啊······”情不自禁的**剛從喉嚨里發出一聲,嘴巴就被男人的手掌緊緊地捂住,那一刻她突然感到一種叫人心顫的恐懼,嘴巴拼命地向外呼氣,發出低沉而又急促的“嗚嗚”聲。

    “噓,別出聲。”男人在她耳邊輕輕地發出命令道。

    當兩人都安靜下來時房間里死一般得寂靜,她雖不知出了什么狀況,但他謹慎的表現讓她心里產生一種極大的不安。她屏息靜聽除了彼此砰砰的的心跳,房外好像還有什么人的腳步聲。

    “噔······噔······”

    那分明是皮鞋底撞擊地板的響聲,紫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聽聲響那人分明是下了樓,危機暫時解除,不過她感覺臉像是被什么人狠狠地扇了幾個耳光,不僅燙還火辣辣的疼。

    剛剛在門外偷聽的人會是誰呢,家里平時就她和姐姐兩人,姐姐在一個月之前出去旅行,她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回來,到底那人會是誰呢,她真是一頭霧水。因為心煩意亂,那件突然中斷的事也沒心情再繼續下去,再說身上的汗水已經變冷叫人感覺很不舒服。她想用力把身上的男人推開,使盡了全力他還是紋絲不動,真叫人郁悶,她都快虛脫了,全身的骨骼就像散了架。在她要抱怨的時候床板又開始吱吱呀呀響起來。

    當激情退去的時候身體還在不停地重復著那些機械又單調的事,不僅會感覺索然無味,甚至還產生了一種厭惡。她和星河是在三周前認識的,交往了一周就住到了一起,連她自己都驚嘆他們的速度。她不是那種輕易就能被人騙到手的女生,她和青梅竹馬的男友彬至今為止最親呢的動作就是擁抱和接吻。

    閉上眼睛過往的事就像電影一樣從腦海里浮現,當然還少不了眼前這叫人不堪的畫面,不知疲倦的星河就像一頭發瘋的公牛,猛烈地沖撞和急促地喘息讓她感到恐慌不安,為了不讓自己再發出那種羞人的聲音,騰空的雙手交叉疊在他汗淋漓的背上,也就在這時筋疲力盡的男人張開雙臂從背后把她抱起,隨即她就在耳邊聽到一聲沉悶的低吟,繃緊的身體里涌入一股暖流。

    雨水順著房檐滴答滴答地落在窗臺上,耳邊已經聽不到風聲,咕嚕咕嚕的悶雷也漸漸遠去。紫苑把身上那個像死尸一樣的家伙推到一邊,屈膝坐在床頭,待身上的汗干掉之后,又是一陣悉悉索索地穿衣聲,必須到樓下的浴室洗個澡,她受不了這一身汗臭。

    走出門她打開樓梯間最暗的那盞燈,用手扶著滑溜溜的樓梯把手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梯,她心想姐姐一定是提前回來了,要不那個跑到樓上偷聽的人會是誰呢,想到這她羞得想一頭撞死在墻上。

    下到最后一個臺階時她腿肚子一軟差點沒跌到,不過她還是沒有打開客廳里的燈,她早已習慣了在昏暗的客廳獨自摸索,以前半夜下樓來她也是不開客廳里的燈,姐姐常笑她是生活在黑暗中的小老鼠,整天鬼鬼祟祟地跑到冰箱前偷吃東西。

    洗澡之前她打開冰箱吃了一小塊蛋糕,然后又喝了幾口冰凍的果汁,她心想再不往肚子里補充一些能量,別說去洗澡,連浴室的門還沒進腿肚子又要抽筋了。把冰箱門關閉之前紫苑不經意地往客廳中央的沙發上瞟了一眼,多瞧這一眼不要緊,她差點被嚇出病來。

    自家的沙發上不知何時來了一個陌生男人,發現他時幸虧他是閉著眼躺在沙發上的,他要是睜著眼坐在那,受到驚嚇的紫苑一嗓子會把隔壁的鄰居全喊醒。畢竟是在自家的地盤,就算膽子不大,面對一個在沙發上熟睡的男人她還是有勇氣去上前查看的。

    男人的樣子大概有三十歲,鼻子高挺,額頭飽滿,眉宇間透露著一股英氣,姐姐眼光不錯,把這樣的男人帶回家還晾在客廳里,嗨,這都什么年代了。她對著他吐吐舌頭就轉身上了樓,偷聽的事明天再算吧。

    半個小時后紫苑站在陽臺上目送她的星河在夜幕中離去,姐姐已經和一個陌生的男人一塊回來了,就算再借她幾個膽她也不敢把這個交往不久的男人留在家里,姐姐只贊成她和初戀男友彬在一起,別的男人想插足也得先過她那一關。

    幾分鐘之后她看到星河已經走出門前的巷子來到車流不息的主干道,可是深夜主干道上打車也很費事,心懷愧疚的她想親眼看見他坐上車再回去洗澡。這時遠處好像有車子駛來,星河也轉過身和在陽臺上的她招手,她正要回敬手剛伸出來就迅速地捂住嘴巴,她眼睜睜地看到他被疾馳而來的汽車撞飛了。

    第二天早上紫苑打電話叫姐姐開車把她接回去,昨晚跑來醫院的時候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穿成這樣她再也沒勇氣打車回去了。在車上姐姐板著臉一言不發,當時她就感覺奇怪,難道姐姐不對這個半夜穿著睡衣跑出來的妹妹感到好奇么?

    接下來的一周紫苑把附近她能想到的醫院都找個遍,也沒有發現星河的蹤跡,一個活生生的人不可能這樣憑空消失吧。那晚她看到他被車撞到就立馬飛奔出來,在事發地點沒有看到受傷的他,當時她以為他被肇事的司機救起送往醫院,就在路邊攔一輛車追到醫院,可是那家離事發地點最近醫院卻說他們并沒有收到事故中的傷者。

    事故發生后的第二天紫苑也曾請求姐姐幫她找人,當時她騙姐姐說她無意中目睹了一場車禍,姐姐隨口答應,身為醫生的姐姐在醫療系統應該很有關系,但是紫苑知道她并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被逼無奈的紫苑最后向姐姐坦白了她和事故中傷者是**的關系,為了給姐姐施加壓力她還說星河被車撞也有她的責任,那晚她要不是帶著陌生的男人來家里,星河也不會選擇在半夜離開。一向很疼她的姐姐不等她把話說完就狠狠地扇了她一個耳光,在父母過世后從未打過她的姐姐當時眼淚也簌簌地流下來,她威脅她今后再也不許和任何人提這件事,否則就斷絕姐妹關系。當然姐姐并沒有承認那晚她帶陌生的男人到家里來,還說她看到車禍也許并沒有發生,和她**的那個男人是她憑空幻想出來的人物也不一定。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真是可笑,不過姐姐這么說并無道理,星河失蹤之后,她才想起來她并不記得他的電話,手機中也沒有和他的通話記錄,這也沒什么好奇怪的,他們天天黏在一起,沒有打電話的必要。還有她不知道他的住處,連他工作的地方也沒去過,那晚他走的時候把屬于他的東西全被帶走了,也就是說他留給她的只有回憶。但這并不能說明和自己幾乎朝夕相處了這些天的男人不存在。

    一陣嘭嘭的敲門聲把紫苑從睡夢中吵醒,她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起來,這時她發現自己全身是汗,薄薄的睡衣和濕滑的肌膚黏在一起。午睡前她沒有打開房間里的空調,還把被子緊緊地抱在懷里,在這么炎熱的季節不出汗才怪呢。

    敲門聲還在繼續,感覺渾身無力的紫苑并不想馬上去開門,在熟睡時被人突然吵醒是非常難受的,況且她剛才正在做夢,夢里星河正趴在她耳邊和她說悄悄話,急促地敲門聲就從外面傳來了,眼睛剛剛睜開一條縫隙的時候,她還感覺他躺在身邊,她想伸手去抓他這時自己就完全醒了。

    “喂,你怎么睡得就像死豬一樣。”門一開彬就忍不住抱怨,他敲門敲得手都酸了。

    紫苑沒理他轉身又坐到床上,望著床對面的窗子發呆,剛從夢中醒來時她好像看到星河從窗子的縫隙中飄了出去。進屋后彬立馬打開房間里的空調,這么熱的天氣不開空調房間里就像蒸籠一樣,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睡著的。

    “你沒關系吧?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你怎么回來了?”紫苑一邊和他說話,一邊起身把床上的被子疊起來,把床上弄得亂糟糟的可不是她的風格,很容易讓人起疑。

    “那邊的事提前結束了,你不想我嗎?”

    “噢。”

    一回來彬就覺得紫苑怪怪的,他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她一點驚喜都沒有,他們可是一個月沒見面了,不應該對他這么冷漠。更奇怪的是這么熱的天氣她不開空調還抱著被子睡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疑神疑鬼的彬開始在房間里四處張望,房間里物品擺設的位置和他一個月前離開時幾乎一模一樣,可是他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垃圾桶旁邊的一個小紙團上,極愛干凈的紫苑怎么會把沒用的垃圾丟到光潔的地板上呢,一定是她不小心丟到桶外邊的。他彎下腰去撿,不料被眼疾手快的紫苑搶到手。

    “你怎么啦?掉在地上的垃圾也跟我搶。”彬望著她不解地問。

    “是擦過鼻涕的紙啦,臟得很我才不讓你碰呢。”

    “那你干嘛把它攥在手心里?”

    紫苑沒回答臉卻霎時紅了,她在他的注視下把手心里的紙團丟到垃圾桶,然后故作平靜地說:“我先去洗澡,你到樓下等我吧。”

    洗澡回來紫苑就換上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皮膚白皙的她很適合穿裙裝,再配上高底的涼鞋,簡直是漂亮極了。待會她要和彬一起去參加姐姐同事的婚禮,她這么光彩照人到時候真怕搶了新娘子的風頭。

    在鏡子前梳過頭,紫苑接過彬遞過來的水杯喝了一口冰凍的汽水。他對她太殷勤了,就像一個貼身丫鬟一樣跟在身后,真心叫人煩,尤其是換衣服時,紫苑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把他趕出去。彬是有一點沒出息,在她面前他有時候就像一個淘氣的孩子,他經常鼓動她穿裙子,目的卻十分單純,就想看她那一雙修長的美腿。

    “紫苑,咱們什么時候能舉辦婚禮?”一直站在身后看她化妝的彬忍不住問道,別人結婚讓他也有點蠢蠢欲動了,像紫苑這樣的美女不好找,早一天結婚就早踏實一天。

    “下輩子。”紫苑當頭潑了他一盆冷水。

    彬被紫苑這句絕情的話嗆得難受,直到開車出門時都沒有緩過勁來,因為賭氣他沒有特意邀請紫苑坐副駕駛的位子,紫苑也很識趣主動坐到了后排。

    宴會的地點還不知道,彬要先開車去醫院和紫苑的姐姐匯合,還未到下班的高峰,路面上車子不多,他打開音響一邊聽歌,一邊把車開得飛快。他是放下手中的工作專程回來陪她的,她一點都沒感動還對他板著臉,叫人掃興。他瞟了一下車里的后視鏡,看到后座上的紫苑在往自己的手指甲上涂抹那些色彩炫目的指甲漆,心里忍不住想:“她除了會打扮自己,別無優點,要不是人長得漂亮,沒人會喜歡她。”

    前面的路口突然竄出來一只寵物狗,走神的彬急忙踩下剎車,伴隨著一陣刺耳的剎車聲車子終于停下來了。驚魂未定的彬慌張地回頭看后座的紫苑。

    額頭撞到車座靠背上的紫苑,看見一條搖著尾巴的小狗從車邊跑開就沒有和他發脾氣,只是冷冷地說:“不要管我,我沒事。”

    彬又繼續開車,只是不明白她這次為何沒對他發脾氣。

    “不要說我除了漂亮就一無是處,我還有愛心呢。”紫苑一邊在心里嘀咕,一邊彎下腰尋找那個裝指甲漆的瓶子。

    “不要找了,待會我幫你再買一瓶。”

    “找到了。”紫苑說著就直起腰,不過此時她手中還多了一個金屬外殼的打火機:“這是什么?”

    “可能是我不小心掉在那里的吧,給我扔過來看看。”

    紫苑才沒有那么聽話呢,一聲不吭地把那只沾上血漬的火機放進自己的包里,她記得星河也有一只這樣的火機,好像撞上他的車子也是黑色的,就和她現在坐的這輛一模一樣。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欲人
作者 飛翔的浪漫
  一個男人二十年間的感情糾葛、心靈旅程、人生感悟。   《欲人》別人的人生,我們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