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令人討厭的男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從外婆家回來的火車上,紫苑遇見了一個令人討厭的男人,那個只看外表就知道他不是好人的壞小子自稱是她的中學同學,試圖占她便宜的同時還一臉壞笑地說知道她的很多秘密,其中一條就是說她會喜歡上年齡比自己大的男人,當時她認為那人純粹是胡說八道,后來下了火車轉乘地鐵時她在車廂里遇到了一個年齡稍大的男人,而她的確對那人有了說不出來的好感。

    “彬,你認識一個叫宵健的男人嗎?”

    看到洗澡回來的彬,紫苑就忍不住地問道,如果那男人沒有騙她的話,同是中學同學的彬興許會認識他。

    “不記得了,你怎么會突然會問這個?”

    “隨便問問,他是我在回來的路上認識的一個人,他說他和我是同學。”

    “借你電話打的那個男人就是他吧?”

    “才不是呢!我和他是在火車上相遇的,我給你打電話時是在地鐵上。再說了,我才不會向一個流里流氣的小賤人借手機用呢?”

    “怎么這么恨他,他沒占你的便宜吧?”

    “才沒有呢,我又不是好欺負的。”紫苑臉紅地說道。

    準確的說她確實被那個壞小子占到了便宜,這事說起來也不能全怪別人,像她這種相貌出眾的女孩子就不應該在深夜獨自乘車,本來她完全可以選擇白天行駛的列車,只是她為了體驗一下獨自乘夜車的感覺,才搭上那趟傍晚發車深夜到達的火車。

    可能是趕上了客運的淡季,車廂里的乘客并不多,和她相鄰的幾個座位都是空的。這恰巧是她想要的結果,因為她經常夢到自己獨自乘火車去旅行,空蕩蕩的車廂里沒有幾個乘客,她這次選擇夜間的列車就是這個原因。

    不過只清靜了兩站,車廂里就上來了一個很讓人討厭的家伙,他的座位本來是不和紫苑相鄰的,只因為紫苑旁邊的座位空著,他就厚著臉皮跑過來搭訕。他首先夸贊她漂亮,說她和自己的初戀女友長得很像,還問她要聯系方式,紫苑對他沒什么好感,他自然就碰了一鼻子灰。

    后來他就告訴紫苑他的名字叫宵健,是一個很討人喜歡的男生,以后可以直接叫他健,弄得紫苑差點沒吐,她覺得叫他小賤人還差不多。為了逗紫苑開心那個自稱“小賤人”的男孩講了很多好笑的故事,但紫苑并沒有笑,她只是把他當作一只在耳邊“嗡嗡”亂叫的蒼蠅,所以大多數時間紫苑的臉都是面向車窗的。

    **的男人總是有用不完的伎倆,在發現身邊的女孩不對自己感興趣之后,那個不懷好意的壞小子就拿出一副撲克牌表演魔術,好像他在這方面比較業余,表演剛開始撲克牌就從手中散開滑落在地上。

    “真是一個笨手笨腳的家伙。”紫苑在心里不屑地說,看到他把魔術玩砸后的那副滑稽的表情就覺得好笑,玩不好就別拿出來獻丑嘛!撲克牌撒了一地還得自己彎腰去撿,丟不丟人啊!不過喜悅的心情才持續一會她就發現情況不對了,他彎下要撿東西的眼睛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白皙修長的雙腿,男人的這種小把戲在中學時她就領教過,“快起來,再這樣別怪我不客氣。”

    “不要那么兇嘛!馬上就好了。”那男人一邊說,一邊得寸進尺地往紫苑的身邊靠近,腰彎得更低了,一側的臉頰已經貼在她光滑的膝蓋上,在地板上摸索的雙手還假裝無意地去碰她座位下面的腿裸。

    “你真惡心!”紫苑一邊說,一邊用手指甲在他背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我的腰好痛啊!”他笑嘻嘻地叫嚷著,不過在直起了腰的時候卻趁機把邪惡的手掌按在她的大腿上,表面上看他是把她的腿面當成了幫助自己挺起腰的支點,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個借機揩油的家伙,身體做正了手掌還按在那里。

    “把你的臭手拿開,滾回你的位子。”

    “對不起,我的位置就在你的旁邊。”他耍無賴道,不過看到紫苑一臉怒氣,就又討好地說,“別生氣嘛!我就是開個玩笑。”

    “······”碰上這種不要臉的人,紫苑無言以對了。

    “不要以為我是那種愛占女生便宜的壞小子,不瞞你說我的女朋友其實比你還漂亮。”他洋洋得意地說,不過看到紫苑并不理他,他就又把剛收回來的那只比他本人還賤的咸豬手伸了過去。

    “滾。”紫苑說著就用報紙卷成的紙筒向他的手背上砸去。

    “別這樣,我只是想把被手弄臟的地方擦干凈而已。”他狡黠地說,一臉壞笑。

    不過他的邪惡的企圖沒有得逞,惱羞成怒的紫苑用力推了他一把,沒有防備的他一個踉蹌就從座位上摔下去,一屁股坐在過道上。

    “如果再靠近我,我就報警。”

    “他們過來了我也不怕,我就說你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這種人渣要是能找到女朋友還真是笑話。”紫苑心想道。

    “其實我沒有好意思告訴你,咱們還是同學呢!我曾經追求過你,只是后來我轉學了,好可惜。”他又坐到位子上,說了一大堆讓人費解的話,“真是可悲,當初喜歡的女孩竟然不記得我了。”

    “······”

    “你真的不相信嗎?紫苑。”

    紫苑驚呆了,她真的不記得自己還有一個這樣無恥的同學。

    “驚訝吧?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還知道你心中的秘密。”

    “什么秘密?”

    “給點獎勵我就告訴你。”他嬉皮笑臉地說,當他看到一臉茫然的紫苑,就又提示她說,“比如親我一下,或者給個擁抱。”

    “你去死。”

    “我死了你一定會難過的,我知道你是一個心軟的女人。還有,我還知道你喜歡年齡比自己大的男人,對同齡的男人卻沒什么好感。”

    “一派胡言。”

    紫苑不想再聽他啰嗦,就側過臉面向窗外,沿途都是黑黢黢的原野,沒有一絲生氣,連燈光都沒有。真后悔搭上這趟車,不僅自己毫無收獲,還遇上了一個令人討厭的家伙。

    趁紫苑沒注意的時候那個犯賤的家伙就側過身強吻了她一下,還說什么出此下策只是為了了結當年的心愿。遇上這種無賴紫苑真是欲哭無淚了,他就像可惡的蒼蠅一樣叫人看了難受卻又驅趕不走,最后她只好推開他跑到車廂尾部。

    難道自己經常做噩夢,就是要提示她將來的某一天會在這節車廂里遇上眼前的這個混蛋嗎?令人困惑的是他到底是什么來歷,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你要抽一支嗎?”那個陰魂不散的人又追到車廂尾部的吸煙區,他點上一支香煙用力地吸了一口,然后又對著紫苑的臉吐出濃濃的煙霧,害得她馬上咳嗽起來。

    緩過氣來的紫苑伸手向他索要那支剛吸了一口的香煙,他以為她要抽就立刻給了她,讓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孩吸自己剛抽過的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不過他也太低估女孩子的膽量了,紫苑從他手中接過那支煙想都沒想就直接把燃燒著的煙頭按在他的手心里。

    想一想就覺得解氣,尤其是他發出的那聲殺豬般的嚎叫,真是響徹夜空恐怕整節車廂的旅客都聽到了吧。

    “你在笑什么呢?”彬看見躺在床上的紫苑嘴角掛著微笑,便好奇地問。

    “沒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

    回過神來的紫苑望著在她身邊坐下的彬,就在想是不是天下的男人都是那么愛占女人的便宜。當然這種想法只能想不能說,就比如眼前的彬,他抱著她的腿口口聲聲說是要幫她按摩,誰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趁機占她便宜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彬,你這是干嘛啊!”紫苑略帶責怪地說道,彬太沒出息了,說幫她做腿部按摩就老實地按唄,干嘛要把嘴唇貼過去呢。

    “我想······”彬詭異地笑了一下,就整個人撲在紫苑的身上,嘴唇貼到她耳邊說了一句令人面紅耳赤的話。

    “不要······滾開······”紫苑一邊說一邊用手帕把沾在小腿肚上的口水擦掉。

    “做個交換吧?我把我的手機給你。”

    彬好像猜到了紫苑的心思一樣,接過電話她就認真地查找通話記錄,也就顧不上抵抗了。可惡,那個騙子好像已經把那條通話記錄刪掉了,發現上當之后紫苑就把趴在她身上氣喘吁吁的彬推開,并當著他的面把手機丟到地上。

    “你怎么了,手機不是給你了嗎?咱們應該說話算話。”

    “我不想理你,可惡的騙子。”

    “噢,原來你想知道那個號碼,可能是被我不小心刪掉的吧,不過我還記得,等我把這事做完了就告訴你。”彬嬉皮笑臉地說。

    “滾開,臭**······我不想看到你······”

    彬灰溜溜地從床上下來穿上自己的衣服,太丟臉了,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連一點尊嚴都沒有。在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之前,他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手機,拿到紫苑面前搖晃了幾下,然后重重的摔到地板上,落地的手機被摔得粉碎,氣不過的他又狠狠地踩了它幾腳。

    這都什么年代了,沒見過那么保守的女孩,要是和別人交往這么多年,該做的事早就做了,哪像她碰一下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面對一個如此粗魯蠻橫的男人,受到驚嚇的紫苑眼淚簌簌的流下來,隔著玻璃窗子紫苑目送彬從家里走出去,直到他消失在雨中,不知是怎么了,她感覺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傷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荒城咒怨
作者 秋無碩
  一起接一起的非正常死亡後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是古代的怨靈,還是寄生蟲的感染?屢屢出現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