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撥亂的時鐘》內容簡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電閃雷鳴的雨夜紫苑和新交的男友星河一番**之后想下樓去浴室洗澡,卻看見自家客廳的沙發上躺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陌生男人。大吃一驚的她很快就冷靜下來,依她的猜測一定是到外地度假的姐姐提前回來,而他就是姐姐帶到家里的客人。

    當晚紫苑就命令在床上熟睡的星河趕緊離開,因為她怕她和他**的事被姐姐發覺。紫苑本打算站在陽臺上目送星河離開,卻不幸地目睹了他被車撞飛的一幕。飛奔出去的她在事故現場沒有看到被撞的星河,隨后她就在路邊攔了一輛車到離車禍地點最近的一家醫院查看,結果卻叫人失望。

    紫苑連續找了一周,幾乎尋遍了附近所有的醫院,最后還是一無所獲。為了獲得在醫院工作的姐姐的幫助,她向姐姐坦白了和那人**的事,并說星河之所以會出事,和姐姐帶著陌生男人突然在半夜回家有直接關系。一向很寵她的姐姐狠狠地扇了她一個耳光,并威脅她說再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就斷絕姐妹關系,不過姐姐后來也安慰她說,那晚她并沒有帶陌生的男人來家里住,所以最近發生的事可能都是她的幻覺,畢竟放暑假的這個月就她一個人悶在家里,胡思亂想也是難免的。

    感覺無望的紫苑甚至一度相信了姐姐的那種說法,因為她開始尋找星河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并沒有他的聯系方式,連住址和工作的地點也不知道,她甚至不能在自己的房間里找到他失蹤前流下的任何痕跡。有一種可能不能排除,姐姐在回來的第二天就打掃了她的房間,連床單都洗了幾遍。

    在紫苑情緒最低落的時候,和她青梅竹馬的彬突然回來看她,按說到外地工作的他不應該這么早回來,她認為一定是姐姐搞的鬼。姐姐特別看好這個她不喜歡的男人,還說必須看到他們結婚,所以彬一直是她名義上的男友,不管她是否喜歡。專程趕回來的彬一進臥室就頓時心生疑惑,大熱的天房間里沒開冷氣,紫苑還抱著被子在床上睡覺,弄得滿身是汗,頭發也濕漉漉的。她對他說她沒事請放心,這能有什么事呢,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回憶一下和那男人在一起的感覺。

    紫苑沒有對彬說她和星河**的事,就算她不喜歡他也不想讓他受到如此殘酷的打擊,自己最喜歡的女人才分開不到一個月,就和別的男人發生了他們從未發生過的關系。她向他隱瞞此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也開始懷疑星河那個男人是否存真的在過。可是當天紫苑在和姐姐乘彬的車子去飯店吃飯的路上,在車的后排座位下撿到了一只沾上血漬的打火機,而且她記得星河用的火機和這只幾乎一模一樣。

    當秋雨連綿的季節就要結束的時候紫苑在地鐵車廂里遇見了另一個叫她終生難忘的男人,他叫杉愛,這個比她大八歲的男人給她的第一感覺并不怎么好,她注意到他是因為對坐的他總是找機會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窺視她。她那天也很奇怪,一向很矜持的她不僅未對他產生反感還神使鬼差地去和他搭訕,事后她都覺得自己很丟臉。

    在和杉愛相遇的當晚紫苑就和自己的男友彬大吵一架,原因是不識趣的彬故意刪掉了手機上杉愛的號碼,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在意那個只見過一面的男人,反正就是覺得他對自己很重要。吵架后的第二天因照顧感冒的她而留宿在她家的彬提出要和她發生關系,最初點頭同意的她在事情進行到關鍵時刻突然反悔,惱羞成怒的彬當場提出分手她欣然同意。

    十月底的一天紫苑去和最好的朋友雪莉碰面時,發現雪莉的男友健竟是在一次旅行中騷擾過她的男人,更讓她驚訝的是這個人品不好的男人竟然說和她曾經是中學同學,還特意提起她之前戴過的一條項鏈,健的那番話叫她非常吃驚,因為她根本就不記得那條對她來說很重要的項鏈是何時從她身上消失的,她突然有一個不好的預感,也許曾有一段不好的記憶伴隨著那條項鏈一起從腦海里消失了。

    初冬的一個深夜紫苑又和杉愛在車站不期而遇,更巧的是他竟然和她的好友雪莉合租一套房子,從那以后紫苑經常找借口和杉愛見面,雪莉卻提醒她說那個叫杉愛的男人根本不適合她,希望她適可而止,她卻不以為然。

    杉愛被紫苑的美貌深深吸引,甚至為了她把戀愛十多年的木槿忘得一干二凈,事實上他也知道自己絕對不可以愛上這個女孩,一是他們兩人的年齡相差懸殊,二是他和木槿經過重重磨難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剛開始和紫苑交往時他非常克制,甚至有一次她留宿在他的房間,睡在同一張床上的兩人直到天亮都相安無事。

    平安夜的那晚雪莉陪失戀中的彬喝酒,醉酒后的彬向她大吐苦水,他說自己對紫苑是如何好,結果卻被她無情地拋棄,雪莉對這個感情受挫的男人十分同情,打車送他回家,在她要離開時已經醒酒的彬突然把她推倒在床上,她沒有掙扎因為她覺得他們是一對同病相憐的人。事后雪莉非常自責,她覺得自己背叛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彬卻勸她想開點,說紫苑沒有他們想的那么脆弱,還有她根本就沒有愛過他,當然不會因為他的**而感到難過。

    彬說的沒錯,紫苑當然沒有大家想的那么簡單,在她單純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叫人敬畏的心,就在雪莉為和彬發生關系而愧疚的時候,紫苑偷偷地去拜訪了雪莉的前任男友健,不過她找他不是為了和他幽會,她壓根就瞧不起這個曾經騷擾過她的男人,她單獨來見他只是想從他口中得到她想要的秘密,當晚他們喝了很多酒,健也把知道的秘密全盤托出。第二天醒來健就對她發誓說自己并沒有趁人之危,他昨晚只是幫她把穿在身上的臟衣服換掉了而已,面對信誓旦旦的健她卻開玩笑說如果感到后悔她可以再多留一晚,健被羞得面紅耳赤。

    從健那里回來的第二天紫苑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一番噓寒問暖之后,他開始吞吞吐吐說他那天撒了謊,在她醉的不省人事時他的確對她做了讓人不齒的事,她可不想聽那個人在電話中的懺悔,匆忙掛斷電話之后她對自己感到惡心。

    杉愛對紫苑的感情就像決堤的洪水,他甚至想向木槿坦白他和紫苑秘密交往的事。紫苑在他面前總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她那柔弱乖巧的樣子讓他如癡如醉。一天深夜杉愛接到紫苑打來的電話,電話接通之后他就聽到她在電話那端低聲惙泣,問她出了什么事她死活都不回答。第二天一早杉愛冒險闖到紫苑的家里,并在她的臥室呆了一整天,快到傍晚時昏睡了一天的紫苑才愿意從床上起來,他問她昨晚發生了什么事,她很平靜地說是做了一個噩夢,因為一個噩夢就將近哭了一夜,這種說辭他根本不信,再說他早上來的時候就發現她的脖頸上有一塊明顯的印跡。

    當晚杉愛陪她逛街到深夜,要分手的時候紫苑突然說怕再做噩夢不敢一個人睡覺。他當時就覺得這只是一個借口,果然剛到旅館房間里她就很直白地說想和他發生關系。心生疑慮的他總感覺自己像是掉進了別人設計的陷阱,紫苑和他交往本身就叫人不解,她的美貌叫人驚嘆,如此優秀的女孩憑什么會看上他。因為心事重重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后摟著她安靜的睡到天亮。

    雪莉和彬并沒有因為那次酒后的沖動行為而斷絕來往,他們似乎都對對方有好感,偷偷地交往一段時間,彬就向雪莉求婚,雪莉很爽快地答應。在他們憧憬著婚后美滿的生活時,彬卻突然發生了意外,那天他和雪莉分手后獨自走進平時回家都要經過的巷子,一輛疾馳的車迎面撞上他,肇事司機開車逃逸,還未走遠的雪莉報警救了他。當時她就記下了肇事車輛的號碼牌,在警方做事故調查時她卻隱瞞了這個重要線索,因為她覺得彬傷得不算太重,她想就此罷休。

    紫苑在生日那天終于讓杉愛如愿以償,不過事后她非常懊惱,還對他大發脾氣,杉愛感覺很委屈,剛開始明明是她先主動的自己還要挨罵。不過他能理解她的心情,兩人在一起明顯不般配,可她為什么要主動接近他叫人很不解。就在杉愛想向木槿表明自己想和紫苑在一起的時候,紫苑提出要和他分手,而且最好永不相見。她做出這樣的決定不難理解,木槿就是她的姐姐。

    杉愛在猶豫著是否要從紫苑身邊離開時遇到了不明身份者的襲擊,受傷昏迷的他被路人送往醫院,還好第二天他就清醒過來。雪莉在探望他的時候說了一番很奇怪的話,她讓他為了生命安全一定要遠離紫苑,他追問原因,她說在彬遭遇車禍的前一晚她親眼看見紫苑和健手挽手進了同一家旅館,他又問撞傷彬的人難不成是她的前男友健,她很肯定地點點頭。聽了這番話他心里隱隱作痛,紫苑一定是和健背著他們做了某種交易,其實那天他發現紫苑脖子里出現那塊不尋常的印跡是就應該想到。出院后他選擇和紫苑不辭而別,盡管他有很多事沒有弄明白。

    新年到來的前幾天紫苑找到了躲到鄉下老家的杉愛,她在他的鄉下小屋度過了讓人終身難忘的幾個夜晚。她對他說自己找回了在在腦海里遺失的那端記憶,她也知道了一開始就對他有好感的原因,原來在自己十七歲時就和他戀愛過,不過后來因為一次事故她失去了那部分記憶。她把話說的很明確,就算讓姐姐受到傷害也要堅持和他在一起,她要為自己的幸福自私一回。杉愛也曾這樣想過,為自己真正喜歡的人不顧一切,可是現在的他卻做不到。

    紫苑苦苦等待杉愛的答復,為討好他她甚至厚著臉皮每晚主動和他親熱,結果卻適得其反,一次**之后,他問她是不是在和他做的時候心里想著別人。紫苑感覺自己受到極大的侮辱,她承認最初接近他時是別有用心,因為他就是星河失蹤那晚她從家里沙發上看到的男人,和他交往有報復姐姐的意圖,不過后來她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他。

    杉愛不想聽她的懺悔,也不想把她留在身邊。他勸她不要對姐姐有誤會,而他不值得她愛。離開的時候紫苑心中對他充滿怨恨,也有一些不舍,她不明白他為什么會那么絕情,她已經認錯了。

    第二年春天紫苑收到了杉愛的來信,他在信上說自己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雖然自己曾在她十四歲遭惡人侵犯時救過她,還為此受了很重的傷,但他后來和她戀愛就是趁人之危,他還說他這輩子辜負了她和木槿兩個人,如果有來世一定要加倍償還。她把信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就隨手丟到一邊,也沒有給他回信。

    健曾多次提出想和紫苑正式交往,結果都被她斷然拒絕,她還狠心地說他是她這輩子最討厭的人。健從身邊消失半個月之后紫苑受到了他寄來的一個包裹,里面放的是一條銀白色的項鏈,仔細看過項鏈上的蛇形吊墜,她確信這就是十四歲那年自己遭受惡人侵犯時遺失的項鏈。她立馬動身趕往健的故鄉,可是她還是晚一步,健在兩天前就已離世,她聽附近的鄰居說他是為救落水的兒童而溺水的,應該是意外。

    立秋那天紫苑和姐姐在家里一起大掃除,她無意中從地上撿起杉愛寫給她的那封信,重新讀這封信的時候她突然感到一絲不安,她慌忙跑到樓下向姐姐詢問杉愛的情況,她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平時從不和她談論杉愛事情的姐姐,這次竟很平靜地對她說,春天過去不久的時候杉愛就過世了。

    在姐姐的陪伴下紫苑去了杉愛的故鄉,去年冬天杉愛帶她經過的那片樹林里多了一座新墳,當時她被這片靜謐的樹林迷住久久不愿離去,杉愛就說他死后一定埋在這里,這樣她就可以經常來看他了,她在心里忍不住罵他那個混蛋終于把夢想實現了。

    姐姐說去年冬天杉愛就知道他的身體快不行了,這也是他當初狠心拒絕她的原因,她還說就是因為知道杉愛病情才會阻止他們在一起的,身為姐姐當然希望自己的妹妹得到幸福,要說嫉妒也有,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淚流不止的紫苑和姐姐緊緊地說擁抱在一起,她現在才明白杉愛當初為什么會極力勸她與姐姐友好相處,原來姐姐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人,哪怕是搶走她的初戀**也沒有對妹妹產生怨恨。

    雪莉要和彬結婚了,紫苑也受到邀請,看到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她心里也很高興,她打算去商場買送給他們的禮物,在商場入口處她看到賣金魚的柜臺就忍不住停下來,她記得去年就是在這里和星河相識的。

    “美女,你也喜歡金魚嗎?”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她回頭去看,那人又繼續說道:“我叫星河,很高興認識你。”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68279_20076_20096-m
貓痕傷
作者 旭之瑾瑜
  視一切磨難與傷害如貓抓之傷痕,我們便可以心懷悲憫,積極樂觀地前行。   本文描寫一個女I...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