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宋時香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行至一家名曰“留香居”,像是胭脂水粉店的時候,呂小賢被這家裝修雅致的店面給吸引住了,這條街上不是沒有高檔的店鋪,但是那些高檔的店鋪卻無一例外,以大為奢,朱紅為貴,唯獨這間不到三十平的水粉鋪,走的卻是袖珍精致路線。二郎拉了拉呂小賢的胳膊道:“呂兄弟,別看了,這都是些個富貴娘子們來的地方,我們卻是去不得的。”

    呂小賢聽了之后,點了點頭,果然,小小的店中,擠了不少衣裝華麗的少女少婦,但見這些人表情激動,瘋狂的朝柜臺那邊擠去,似乎像是在搶購什么。呂小賢呵呵一笑,暗道:哎,看來女人購物的瘋狂勁兒,自古皆同呀。

    二郎此時的注意力完全都集中在街上游走的攤販,呂賢微微上前一步,沖站在水粉鋪門口迎客的小廝道:“這位小哥,店中可是在售賣什么稀罕的物件?”

    那小廝得意的一笑,對呂小賢作揖道:“這位郎君看模樣像是外鄉人,不過卻是好眼力,咱這留香居的香料,便是在京東一路,也是能排的上名號的,自然吸引無數富家娘子,今日這留香居里新到了不少番外的香料,故而這些娘子們才蜂擁而來,這位郎君,要不要進去為心儀的小娘子也購置一些?”

    呂小賢一聽,香料?這玩意兒自己現在可是太需要了,這些日子他的洗漱都是用黑乎乎的胰子來解決的,就是用豬胰臟和草木灰混合加工的產品,去污效果雖然不錯,但是卻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讓自己渾身不舒服,特別頂著一頭的異味,著實讓人抓狂。甚至二郎那廝也不喜歡那股子味道,平日里洗漱能省便省,不能省的時候也多用草木灰應付。

    二郎還在流著口水打量著一個賣馉饳(混沌一樣的吃食)的攤販,不經意回頭,卻見呂小賢已經被水粉鋪的小廝給引到了店中,不由心中大急,口袋中的銅板已經寥寥無幾,怎么還能花的起這水粉錢?于是便趕緊的也跟了進去,然后,二郎的臉隨即變的通紅,站在人群后面,不能再語言一二了。

    也難怪,二郎平日里哪曾見過如此多的富家女子?更別說這些女子一身貴氣,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頭上金銀首飾,琳瑯滿目,二郎頓時覺著自慚形穢,哪里還有勇氣開口與一邊探頭探腦的呂小賢搭話?

    呂小賢對于自己身邊的這些瘋狂女人,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他只是想來看看,這店里是否有什么比較高檔的洗漱用品,沐浴露洗發水指望不上,但是說不定能找到比胰子味道好點的替代品,當然,要是能找到蘇東坡刷牙用的那款牙粉,那就更妙了。至于價錢,呂小賢暫時沒有考慮。

    這家鋪子不是很大,長長的花梨木柜臺將顧客與貨架隔離開來。呂小賢挨了無數的白眼之后,總算是擠到了柜臺之前,柜臺上放著六七個精致的漆盤,只見里面要不便是放著一些灰白色的粉末,要不便是放著一些像是種子一樣的東西,奇香無比,但是各種香味混合在一起,有種說不出的怪異,幸好每個漆盤前面都有名帖,呂小賢一一掃過,漆盤前依次寫著“薫陸香”,“龍腦油”,“蘇合香”等名號,呂小賢微微有些失望,小聲埋怨道:“怎么盡是一些沒有加工過的原料?還以為有什么厲害的成品呢。”

    言者無心,聽著有意,那群少婦少女正忙著在品香,柜臺后,一直端坐在一個角落里飲茶的中年男子卻是眼神中閃現出一絲精光,招過來一個伙計,附耳一番,中年人便放下茶杯,起身穿過門簾,去了后堂。

    呂小賢正欲轉身離去,人群外的二郎自然是喜不自禁,正在此時,柜臺后的一個小伙計拼命的朝呂小賢揮手,“那位小郎君留步,那位小郎君留步……”

    小伙計的呼喊聲,果然引起那些正在品香的少婦少女的注意力,雖然此時店中有呂小賢跟二郎兩位男子,但卻無人望向二郎……

    接下來,呂小賢跟二郎被那名小伙計半推半就的給引到了后堂。

    此時呂小賢與二郎一般無二,心中緊張不已。到了后堂,便見那位中年男子已經端坐在上位,看模樣,便是一個精明之人。小伙計把人帶到,就退了出去,呂小賢來不及疑惑,那名中年男子便起身向呂小賢行禮道:“某乃此間店鋪掌柜李溫,冒昧請郎君而來,還望原諒則個。”說完,便示意呂小賢跟二郎坐下,呂小賢坐定之后,才把心中疑惑講了出來:“不知李掌柜請我二人前來,所為何事?”

    呂小賢此話卻是有些失禮了,雖是被不相識的人邀請至此,但對方言談舉止卻也有禮,并且也自報了家門,呂小賢只顧心中的疑問,卻未道出自己姓誰名何,也算是稍稍無禮之舉了。

    那李溫見呂小賢并未說出他的名號,只道是自己此舉,實屬唐突,對方有戒備之意,也在情理之中,故而也不惱怒,此時一個小廝進來與呂小賢二郎斟了一杯茶水,復又退出,李溫這才繼續說道:“某并無惡意,冒昧請郎君而來,卻只是好奇。”

    自始至終,李溫臉上的微笑,讓二郎此時也稍稍放松了心態,見這位中年人不像是惡人,喝了口茶水之后,也附耳一聽,想知道此來所為何事。

    呂小賢聽了李溫的話,面上更是疑惑,條件反射似的說道:“好奇?”

    李溫哈哈一笑道:“某適才在鋪子里聽聞這位郎君道“怎么盡是一些沒有加工過的原料?還以為有什么厲害的成品”,一時好奇心大起,某做香料生意有些年頭了,郎君這番話,某還是第一次聽到,故而……”

    呂小賢一聽,頓時釋然,心道:“還以為是什么事兒呢?原來竟是為了一句話,哎,看來他是以為我看輕了他的香料。”想到這里,呂小賢朝李溫拱手,歉意道:“萬望李掌柜海涵,小子不過是一時妄言,還請李掌柜莫要往心里去。”

    李溫一聽,眼中精光更盛,但是隨即一閃而逝,見呂小賢面上似有戒備之意,便對呂小賢笑著說道:“這位郎君不用拘謹,某自經商二十余年,行走于大江南北,自不是那迂腐之人,怎會因一句言語怪罪郎君?只是某聽了郎君之言,頗為好奇,咳咳,卻不知郎君口中所言的“成品”為何種香料?難道比某店中那些番外而來的香料更為珍貴?”

    呂小賢尷尬的一笑,卻不知如何回答,難不成跟他講講后世的香水?

    李溫見呂小賢面帶微笑,不知這是呂小賢尷尬的神情,面前這位年輕人總是給他一副“高深莫測”的感覺。李溫是何人?行走于大江南北之間,見多識廣之人,便是海外番商售賣貨物的泉州明州,他也是經常前往,他店中的那些香料,也正是從這些番商手中購得,雖說不上是大宋獨一無二的物件,卻也是一些稀罕的玩意兒,怎么眼前這個衣裝寒酸的少年,一副瞧不上眼的神情?

    李溫是個成功的商人,成功的商人是不會坐以待斃的,所以,李溫要主動試探一番。見到呂小賢面上那副微笑,便跟呂小賢說道:“某斗膽,這位郎君想來必是知道鋪中所示香料的來歷吧?”

    呂小賢心道:“這是要考我呀,要是我說不知道,之前自己那番話倒顯得我無的放矢,故意滋事了,不若說出一二來,先把他給唬住了,也好脫身。”想到此處,呂小賢仔細回憶了一番以往讀過的史書,笑言道:“聽李掌柜之言,似有考某之意,既如此,某便獻丑了。”

    說完,呂小賢笑了一笑,于李溫認真道:“薫陸香,出大食之麻啰拔、施曷、奴發三國深山窮谷中。其樹大概類榕,以斧斫株,脂溢于外,結而成香,聚而為塊。龍腦油又稱龍腦膏香,初見于《唐本草》,后《南海藥譜》講到“龍腦油,本出佛誓國,此油從樹所取。性溫,味苦。摩一切風。至于蘇合香,始見于《后漢書》,云:“出大秦國。”入藥始載于《別錄》,云:“蘇合香出中臺川谷。”恐失考。《新修本草》謂:“此香從西域及昆侖來。李掌柜,不知某所言可對否?”

    李溫一聽,登時眼神大亮,心道:竟無一處錯誤,看來此子果然來歷不凡。接著,李溫的口氣也謙虛了下來,又沖呂小賢行了一禮道:“郎君之言,句句屬實,某佩服不已,不過,某聽郎君曾言一味“成品”的香料,卻要向郎君討教,這味“成品”的香料,卻是來自那個番邦?”

    呂小賢聽到這話,暗道不好,他當初只為了求洗漱用品而來,隨口一言,哪知這個李掌柜竟然當真?想了一想,呂小賢心中生出一計,與李溫道:“好叫李掌柜知道,這成品原本就不是一味香料,而是將香料加工之后,做出一種更加香氣四溢之物,且香味久而不退。”

    李溫聽到此處,眼中的精明之色更是旺盛,脫口而出道:“如何加工,才可以得到如此美妙之物?”

    呂小賢只是一笑,卻不再言語,因為香料加工,不是只言片語能夠說的明白的,況且,這李溫與自己也非親非故的,點出一二,說明自己并非是因為小瞧了李溫所展出的那些香料即可,何必說的如此詳細?

    李溫是個生意人,生意人都懂得一個道理,待價而沽。而呂小賢的動作落在李溫的眼中,恰恰就是待價而沽的樣子,李溫有些著急,趕緊說道:“若是這位郎君果真有此種配方,某愿意出這個數購下。”

    說完,著急的著沖呂小賢伸出了兩根手指。呂小賢一看,一口熱茶就噴了出來,差點就要問:“你丫也是穿越來的?”無怪呂小賢會有這樣的舉動,因為李溫伸出兩根手指,那造型不就是后世的victory的手勢嗎?

    李溫無辜的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茶水,一邊的二郎早就憋不住,已經笑出聲來了。李溫邊擦茶水邊心中嘀咕:怎么?難道嫌少了?恩,定是嫌少了,覺著我沒誠意。想到這里,李溫咬了咬牙,又伸出了一根手指。

    呂小賢現在是一臉尷尬,不懂這個李溫的手勢到底是什么意思?三個手指,難道是三百文?那也太坑爹了,買幾斤鹽巴錢就沒了,三貫錢?還不到后世的一千塊錢,貌似也不是太多。呂小賢偷偷瞥了一眼二郎,想向他求助,發現那廝只顧得上笑了,對于呂小賢的“秋波”完全沒看到。

    呂小賢咬了咬牙,心道:算了,聊勝于無,三貫錢也是錢。于是便微微的點了點頭,對面的李溫這才松了口氣,恢復了剛才比較沉穩的表情,說道:“如此郎君可以說說配方了吧?老夫有言在先,若是此配方果真神奇,這位郎君無須出資出力,售賣之時,某自拿出此物三成利潤與郎君,若是無效,那郎君就當今日是老夫請你來此處喝茶的如何?”

    呂小賢的手有點顫抖,還要強自鎮定,心中暗罵:你這家伙,大大的不老實,原來是給我三成股份,不是一次性付款呀,三成股份呀,額,對了,三成股份每年能分到多少紅利?當然,答案已經在二郎的臉上了,后者的表情直接可以用震驚二字來形容了。從這家水粉鋪的精致程度與店中售賣的番外香料,想來定是收入斐然的買賣,一年下來,這鋪子少說也要有千八百貫的收入,便是三成,一年也能拿個三百貫了。

    宋朝是個藏富于民的朝代,百姓的生活富足,當然,這是與其他朝代相比,宋朝是中國歷史上經濟最發達的朝代,工商活躍,人口眾多。每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生活在城市里,這個比例史上最高,而后世的中國,到了九十年代才達到這個水平。甚至連司馬光都憤慨的說:連農夫走卒都穿絲質的鞋子,實在太奢靡了!還有人說宋朝富甲天下普通士兵比歐洲君主還富裕,此話雖然夸大其詞,不過管中窺豹,也能見其一般。這每年百貫錢也算是一筆巨款了,二郎心中盤算,他家都給蘇大善人打工將近十四年了,也才攢下不到八十貫的家產,呂兄弟兩片嘴唇一碰,就能拿到這家水粉鋪三成利潤,還是每年,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李溫心中也是暗自歡喜,幸虧這人應承了下來,若是他真有這樣的手藝,他日有人托牙人(經紀人,相當于中介商)找他拜師學藝,到時候,他可以從徒弟身上拿到至少五成的利潤,我出了三成,便壟斷了他的秘方,這買賣真是值了。

    接下來便是驗貨的時間,李溫早已迫不及待了,吩咐店里的伙計,按照呂小賢的吩咐準備筆墨,然后李溫才意識到,談了半天,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趕緊朝呂小賢作揖道:“恕老夫冒失,還未請教郎君高姓大名?”

    呂小賢想了想,惡趣味頓起,便按照古人起名字的習慣,給自己現場改了個名字,回道:“某姓呂名賢,字思齊。”話音剛落,便見李溫的眼神里充滿了敬重之意,說道:“老夫冒昧,原來呂郎君是讀書人,倒是小老頭失禮了。”

    呂小賢啞然失笑,這才想起,古代有表字的人,基本上都是讀書人,更何況這是什么朝代?這是宋朝,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朝代,讀書人最幸福,地位最崇高的朝代,怪不得這個李溫會對自己充滿敬意,剛才口中還老夫如何如何,這一下子就變成了小老頭了。

    一邊的二郎也是一愣,沒想到自家哥哥竟然救回來了一個白面書生,他日若是呂兄弟高中狀元,那他們家豈不是也能跟著沾光?想到這里,二郎的眼中閃現出了一絲精明,心中開始盤算了起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276401_5_48-m
三國小霸王
作者 莊不周
  重生孫策,雄霸三國!
  劉表占荊州?孫策說:不行,我要了。
  曹操...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