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香水配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時,伙計已經把文房四寶準備好了,二郎自己坐在一邊盤算呂賢的價值,呂賢拿了一支最細的毛筆,思索了半天,其實是在想著繁體字要如何書寫。李溫在一邊嘬茶慢等,眼神卻不時的往呂賢這邊偷瞄,等到呂賢最后一筆落定,李溫終于無法淡定,趕緊起身圍到了呂賢身邊,二郎看到李溫的舉動,也假模假樣的圍了上來,觀看了起來。

    呂賢放下手中的筆道:“將植物香料放在沸水里面,包含著香味的精華油隨著水蒸氣逸出,當蒸汽冷凝成水,油脂便漂于水面之上,然后就可以把它們收集起來了。這個過程可能要重復幾遍以得到純度盡可能高的香油。也可以在冷水中放置細管以冷凝蒸汽。”

    李溫仔細想了一遍呂賢的話,雖然詞句奇怪,不過他聽著也感覺頗有道理,又問道:“用熱水蒸香料?那些油脂就是“香油”?果真比老夫店中的香料味道更佳濃郁?”

    呂賢笑了笑道:“這樣蒸餾出來的“香油”乃是將那些香料,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李掌柜覺著香味是否更加濃郁呢?”

    李溫條件反射似的點了點頭,想了半天,忽然大呼一聲:“哎呀,果真如此,果真如此,呂郎君,此法甚妙,此法甚妙呀。”

    呂賢也不理他,自顧自道:“因是香料精華,我們可以稱這種香油為精華油,但卻并非是我之前所講的成品,將各種精華油混合,再以烈酒稀釋,便可得到,額,香水。”

    李溫此時感覺呂賢講的太多,他的思維已經被呂賢口中時不時冒出的新鮮詞匯給弄暈了,下意識的問道:“香水有何妙處?”

    呂賢想了一想,便反問道:“李掌柜定是知道如何使用那些香料吧?”

    李溫木訥的點了點頭,說起他的專長,信手拈來道:“多用于熏香,或置于香囊,也可在沐浴之時,放入少許香料,如此一來,身上自然帶有一股清香。”

    呂賢點了點頭,接過李溫的話道:“香水卻沒這么麻煩,出門之時,涂幾滴于身上,或于手腕,或于耳后,如此,身上便能持久留香。”

    李溫聽了呂賢說的香水使用方法,立刻便體會出香水的妙處,這乃是用香料的精華所制,其香味定然優于香料,再者,這所謂的香水,的確使用方便,只需涂抹幾滴即可留香,倘若真的制作出來,還能不成為富家娘子的新寵兒?

    想到此處,李溫激動的有些顫抖,看著呂賢手上把弄的秘方,恨不得上前搶了去,如此之物,若是落入他人之手,那就真的是眼睜睜的看著金山銀山被別人挖走了。

    呂賢沒有注意到李溫那副激動的表情,頓了頓,有繼續說道:“只是將工藝教與你,也無大用,我再與你兩副香水配方,一方男用,一方女用,如此一來,李掌柜也能早日售賣。”

    說完,呂賢又取了張紙,埋頭書寫,寫到一半,呂賢好奇的抬起頭與李溫道:“忘了問了,李掌柜可知道烈酒?就是半斤酒放倒一個大漢的那種?”

    李溫笑著點頭道:“如今這酒都是官府賣于正店腳店,平常百姓家不許私自釀酒,這些酒口味溫和,說不上一個烈,但是,嘿嘿,老夫走南闖北,也見見過呂郎君所說的烈酒,當真是半斤酒放倒一個大漢那種。”

    呂賢點了點頭,繼續書寫他記憶中的古龍香水與社交香水的配方。

    待書寫完畢,呂賢吹了吹墨跡未趕的配方,李溫這時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把秘方踹到自己懷中,生怕呂賢反悔,不過,呂賢也不是傻子,秘方都給你了,你不得給我來份,額,合同?不對,這時候應該叫契約吧?

    李溫也知此物的貴重,又是激動,又是興奮,一時舉足無措,只得對著呂賢行了個大禮,當然,還得慶幸宋朝不流行跪拜,不然,讓一個年紀這么大的人朝他下跪,呂賢估計也不敢接受。

    “呂郎君,某決不食言,且與某到縣衙一趟。”李溫說話的時候,眼睛還不愿意打秘方上挪開,不過這句話讓呂賢嚇了一跳?去縣衙?難道他發現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不對呀,不就是個蒸餾香精嗎?又沒有太逆天的科技,那是為什么?發現我沒有戶口?更不可能了,他怎么就能一眼看出我沒戶口的?難道這老頭是個妖孽,能掐會算?

    原本已經內心狂喜的二郎此時也是有些怵了,百姓怕官,這事兒在中國,哪朝哪代都通用,二郎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官恐怕也就是那個陳都頭了,當然,那廝還不是個官,只是個不入流的小吏。

    “這位老人家,有話好好說,我這表親犯了何罪,為何要押他去縣衙呢?”二郎強自鎮定,哆哆嗦嗦的問道。當然,呂賢也想問一下,不過他此時正在想著老頭是不是妖孽的問題,暫時沒來得及問。

    李溫見呂賢一副淡定的模樣,再看一下二郎的表情,心中鄙視道:“讀書人就是讀書人,瞧瞧這跟班的,見個官給嚇成這幅德行。”不過,李溫可不愿意得罪呂賢,趕緊解釋道:“呂郎君且與某走一趟縣衙,簽一紙文書,證明某以三成紅利購買了這張配方,其他人不得私自售賣,并且要寫上紅利如何支取等事宜,也算是個證物,呂郎君,您看?”

    我靠,老子都快嚇尿了,原來不是發現我是穿越者呀。等等,文書?這不就是合同嗎?錯了,這簡直就是專利法呀,我把專利售與這李老頭,他家就能壟斷經營,宋朝竟然有保護專利的法律?太逆天了吧?不過,我越來越喜歡宋朝了,哈哈。呂賢心中一陣激動,剛剛還怕老頭不給自己簽個合同呢,結果,合同不僅得簽,而且是受官府保護的,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呀。

    其實宋朝就已經有了專利法,當時俗稱紅契,就是蓋上官府大印,向官府交納契約稅之后,受到法律保護的契約,雖多用于不動產交易,不過,像他們這樣的交易,若是去官府領了紅契,也是受到法律保護的,當然,保護的力度就不好說了。李溫才不管官府保護不保護,他要的就是來一個生米煮成熟飯,快些將秘方搞到手,免得呂賢反悔。

    接下來,三人便結伴去了縣衙,這縣衙的位置就在十字長街的街尾,到了衙門口,呂賢才意識到自己是個沒戶口的人,到了縣衙豈不是一下子就穿幫了?宋朝怎么對待沒有戶口的人?蹲大獄?

    呂賢只得把二郎拉到一邊,吩咐到時候由他替自己簽訂這個契約,也就是說,紅利的受益人是二郎了。當然,后者已經幸福的快暈倒了,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買賣,李溫沒有異議,跟誰簽都是簽,他只要能順利拿到秘方,紅契就行了。

    進了衙門,呂賢見識到了鳴冤鼓,辦案大堂,各種刑具,竟然與電視劇上演的相差不多,太刺激了,唯一的遺憾就是兩邊沒有站班衙役,不過看在錢的面子上,呂賢決定原諒這些不盡職的衙役了。由一名差役領著,到了大堂,徑直左轉,便是縣衙的書記官辦公的地方了,也是一個老頭,李溫偷偷在呂賢耳邊解釋道:考了一輩子也就混了個進士出身,只能在縣衙里抄抄寫寫了。

    呂賢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并不同意,要是讓他們都去考八股,這歲數估計都成范進了。

    手續還算順利,手續費兩文錢,最終李溫拿到了秘方,呂賢拿到了契約,皆大歡喜。李溫高興之余,見天寒地凍的,呂賢跟二郎兩人穿著實在過于寒酸,便從自己柜上先支取了三十貫,交與二人,呂賢連連推讓,最后李溫表示,這錢算是提前從紅利中提的,年底結賬分紅的時候,再扣回來就行了,呂賢這才收下。

    臨走時,呂賢又交代李溫,讓他先試做一些香水,拿與呂賢看看,等呂賢驗過之后,再大規模生產,當然,像作坊工人一定要找信得過之人這樣話,不用呂賢交代,李溫也心知肚明。

    看著呂賢跟二郎的背影,李溫滿意的點了點頭,幻想著香水被制造出來后,名動四方的場景。當然,呂賢也不知道,他以為拿了三成的紅利已經很多了,但是,李溫卻憑著這張秘方,短短幾年,便擠身于富豪,也造就了呂賢“一紙富貴”的美名,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眼看天色還早,呂賢更是憑空賺了一筆,便決定找個地方好好吃一頓,然后再給劉嬸等人買點禮物,如此一來,也算是報答了劉嬸一家的救命之恩,二郎哪里還會拒絕,懷里的紅契尚未暖熱,此時便是呂賢讓他上山打虎,二郎,額,猶豫一下,也會掄起菜刀往前沖的。

    宋朝的時候,食物的品種已經很多了,再加上河陽縣距離大宋的首都汴梁也近,倒是有不少過往的行商,更豐富了河陽縣里的貨物種類。二郎長這么大沒下過館子,在他心中,世間的美味莫過于沒有麩皮的面食,在他的一再堅持下,呂賢無奈搖頭,店小二忍不住偷偷笑了一聲,待給二人倒過茶水,便開始唱諾起來:“本店有豬羊閹生面、絲雞面、三鮮面、魚桐皮面、鹽煎面、筍潑肉面、炒雞面、大熬面、子料澆蝦燥面、銀絲冷淘、筍燥虀淘、絲雞淘、耍魚面、熟筍肉淘面,不知這位郎君想吃哪種?”

    一通唱和下來,二郎已經聽傻了,他的世界觀差點顛覆了,原來單單這面,就有這么多的門道。二郎滿臉通紅,不知如何抉擇,呂賢微微一笑,沖著店小二說道:“來一碗豬羊閹生面,再上幾個小菜就夠了。”

    “得嘞,客觀您稍等。”說完,店小二轉身小跑而去,呂賢一陣感慨,藝術來源于生活呀,這恐怕就是相聲的前身吧。

    二郎端起茶水一飲而盡,來掩蓋他內心的尷尬,心中還不停的嘀咕:“出丑了出丑了,不過,呂兄弟怎就如此從容不迫?看來俺娘說的對,呂兄弟真是出身大家,見慣了這種場面,我是不是想個法子,把呂兄弟留在家中?”

    呂賢不知道二郎的花花心思,不多時,店小二便端著飯食而來,二郎平日里吃的多是麥飯,見到一桌子的飯菜,哪還有心思再想什么,沖著呂賢嘿嘿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便開始風卷云殘,去跟桌子上的飯食較勁去了。

    吃過晌午飯,二郎的肚皮已經鼓了起來,游逛的速度也明顯慢了下來,呂賢倒不覺著著急,邊走邊琢磨:真是奇怪,這腦袋卻是越來越好用了,前世只不過草草看過的書,竟然能一字不差的背誦下來,難道這是穿越造成的?

    思索半天無果,呂賢索性將此事放下,專心挑選街上的貨物,不過,最終還是無奈放棄,購物真的不是他的強項,只得重返布匹行,買了幾匹布,又在二郎的建議下切了些豆腐,二郎告訴他說,這現如今,大宋的流行風向標,官家(皇帝)崇尚道教,底下的官員百姓自當也要崇尚,結果就是大大打擊了民間的肉食業,百姓只得拿豆腐這種號稱“小宰羊”的東西來糊弄一下肚皮。

    臨出城的時候,呂賢想了想,又到胭脂水粉鋪搜羅了一些古代化妝品,當然,他可不敢去李溫的鋪子,那里面的東西貴的要人命。一切妥當,呂賢與二郎便出了縣城。

    呂賢從李溫那里拿回了三十貫,吃飯花了兩貫錢,讓二郎唏噓不已,加上二人手上拎的禮物,統共耗去了十一貫錢,呂賢心中大罵:讓不讓男人活了?后世的化妝品貴的讓男人的錢包無地自容,古代的胭脂水粉竟然也這么貴?

    的確,一小盒胭脂都要一貫多,怪不得呂賢要吐槽了。

    到家的時候,正好太陽落山,一進門,不等呂賢說些什么,二郎就忍不住開始賣弄了起來,繪聲繪色的跟劉嬸,大郎二人講起了呂賢今日如何如何機智,幾句話加上一張配方,就能每年在留香居這樣的店鋪分三成紅利云云,劉嬸聽的直點頭,心中也更加確定這呂賢定是出身不凡。等二郎向劉嬸展示呂賢購買的禮物的時候,劉嬸皺了皺眉頭,就開口了:“呂郎君太破費了,買這么多東西,老身怎敢接受?剛聽二郎講,連郎君的紅契上簽的也是二郎的名字,這可如何使得?明日老身讓二郎去縣衙,改了名字才好。”

    大郎也是點頭道:“恩,呂兄弟,咱就啥也不缺,花這些個冤枉錢干嘛。”

    呂賢笑著說道:“某雖不才,也知道知恩圖報,更何況我呂賢的命還是諸位救回來的,這些日子,承蒙諸位照顧,買些個小物件也不打緊,諸位就不要推脫了,不然,就是在趕我走了。”

    劉嬸聽了之后,只能為難的點頭,但是卻糾結于紅契上的名字,又開口道:“呂郎君是個重情義的人,這點老身早已看出,好吧,那這些物件老身便收下了,但是明日無論如何也要讓二郎道縣衙把紅契上的名字給改回來,不然,平白占了呂郎君莫大的好處,老身一家就要被鄉鄰唾罵了。”

    呂賢心道:這古人也太高尚了,白給錢還不要,再說,我給你們錢,鄉鄰管得著嗎?當然,呂賢并不知道,宋朝是個宗親社會,他完全不明白鄉鄰的重要性。

    二郎見劉嬸語氣如此斬釘截鐵,再加上大郎在一邊惡狠狠的盯著他,二郎只得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道:“呂兄弟,明日咱倆還得再去縣城一趟了。”

    呂賢哪里肯去?黑戶口傷不起呀,有錢都不敢領。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5849_5_224-m
我的鄰居是皇帝
作者 青史盡成灰
  救了一個皇子,從此聖人垂青,成為皇帝鄰居,住在皇城根,坐觀風起雲湧。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