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拒絕赴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剛才蘇芩兒已經言明,今日邀請河陽縣的青年才俊到近郊的凈云庵談詩論詞,待知道呂賢也是位讀書人之后,雖然心中依舊對此人有些厭惡,不過,出于禮貌,蘇芩兒還是出口相邀:“呂郎君若是不嫌棄,可與小女子一同前往靜云庵,就當是以詩會友,呂郎君以為然?”

    當然,呂賢做人的原則就是,絕對不能殘酷的拒絕一個美女的相邀,不就是個什么詩友會嘛,也可以走一遭,自己雖然不會作詩作詞,坐下來見識一下古人的文風也是極好的。不待呂賢開口應承,這時,兩名小廝打扮的人呼哧呼哧的趕了過來,看年紀不過十三四。小廝向蘇芩兒行禮道:“娘子慢些走,小的都追不上了。”

    蘇芩兒不耐煩道:“真是慢,快將茶具取出,我要在此飲茶解渴。”

    倆小廝倒也靈巧,從身后背著的竹筐里取出一應杯具,劉嬸趕緊引著眾人到院子里的石桌之上,又從廚房端來一瓢清水,小廝接過水瓢,將清水倒入茶壺,接著便退到一邊。

    呂賢一看,這女的該不會是來秀茶藝的吧?只見小小的石桌上,茶爐、湯瓶、砧椎、茶鈐、茶碾、茶磨、茶羅、茶匙、茶筅、茶盞等器具一應俱全,而蘇芩兒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呂賢心中感慨:這恐怕就是正宗的茶道了吧?看蘇芩兒煮茶,簡直就是一種享受,此時雖然時值三月,周遭樹木皆是枯黃,但當冒著熱氣的淡綠茶水呈現在杯中,似乎也為這院子帶來了一抹春色。

    待蘇芩兒擺弄好茶水,便邀請劉嬸跟呂賢進茶,二人紛紛搖頭。劉嬸是覺著,自己一個鄉下人,哪能喝這樣的茶。呂賢的想法更簡單,為了不現眼,還是不舉杯為好。蘇芩兒無法,只得自飲了兩杯,便起身告辭,小廝趕緊把一應器具收到竹筐里,乖巧的跟在蘇芩兒身后。待出了籬笆門,蘇芩兒向劉嬸告辭,見呂賢站在原地不動,忍不住開口道:“莫要站在那邊,且與我一同赴會。”

    呂賢趕緊說道:“這次還是算了,蘇娘子相邀,某受寵若驚,不過某實在不擅長吟詩作詞,故而不去獻丑了。”當然,呂賢也是被蘇芩兒剛才的語氣給激怒了,心道:我又不是你家的小廝,哪能讓你這樣呼來喝去的。再說,你騎馬,老子跟在后面啃灰塵?門兒都沒有,要是來個同騎一騎,我還能考慮考慮與你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

    這一拒絕,劉嬸跟兩個小廝一起驚訝的看著呂賢,三人的想法一樣:還未曾聽說河陽縣有誰拒絕過蘇娘子呢。

    蘇芩兒這時候的表情也精彩十足,先是一愣,繼而有些微怒,再然后,她看向呂賢的眼光充滿了,玩味。蘇芩兒對呂賢微微一笑道:“來日方長,他日若是芩兒邀請呂郎君,望呂郎君莫要推辭了,保重。”說完,便跳上了那匹棗紅大馬,馬鞭一揮,絕塵而去,倆小廝趕緊一路小跑,追著前往。

    劉嬸還在沖蘇芩兒的背影揮手,呂賢也自嘲的一笑,心道:我剛剛做了什么?我竟然拒絕了美人的邀請?哎,看來要注定孤獨一生呀。

    其實呂賢拒絕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在蘇芩兒的面前有些自卑。原本蘇芩兒于他是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陌生人,他也只是想看看美女養養眼,如此而已,也犯不著自卑,偏偏蘇芩兒邀請他去參加什么詩友會,更是在他面前展現了優雅的茶藝,這一些列舉動下來,也無怪呂賢會自卑。

    劉嬸復又坐回了矮凳,繼續摘菜,還不時的跟呂賢嘮叨道:“呂郎君怎可拒絕了蘇娘子的美意呢?可要知道,在河陽這一帶,多少才俊想一睹蘇娘子的芳容都是困難無比的,再者,既是咱河陽的才俊都去了靜云庵,呂郎君也可前去打聽一二,沒準兒還能找到回家的路……”呂賢抱頭而逃,引來劉嬸的笑罵。

    晚上,劉嬸跟西尋盤坐在床上,就著油燈在穿針引線,劉嬸對西尋說道:“多虧了呂郎君,為娘也能給你們做幾身新衣裳。”

    西尋小聲的說道:“娘,那,那呂大哥,穿二哥的衣服,不是很合身,咱們……”

    劉嬸笑著看了西尋一眼,說道:“就數你機靈?為娘早就想到了,為呂郎君做一身,他是讀書人,為娘便給他做一身長衫,這樣可好?”

    西尋著急的說道:“我,我做。”

    這下輪到劉嬸傻眼了,心道:多少年了,這孩子一天不見得能說一句完整的話,今日怎就為了呂郎君開口了呢?難道?

    劉嬸是過來人,所謂知女莫若母,劉嬸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想要出言阻止,不過,看到女兒似乎不再向以往一般,整日里面無表情,不言不語的,今日竟然也會急了,劉嬸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只能依了西尋的要求,嘆了口氣,繼續做針線活。

    蘇府里,蘇母走進女兒的閨房,便見地上滿地碎片,旁邊幾個伺候的丫頭也都戰戰兢兢的,蘇母威嚴的朝那幾個丫頭使了個眼色,丫頭們如釋重負,趕緊施禮告退。

    “喲,是誰惹咱閨女動氣了?”待丫頭們全都退了出去,蘇母換上一副笑容,滿面春風沖著里面正在發火的女子走去,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白日與劉嬸討水的蘇芩兒。

    蘇芩兒見是母親大人,便不復剛才滿臉怒氣,鼻子一酸,起身鉆進了蘇母的懷中,哽咽道:“娘要為女兒做主。”

    蘇母輕輕的拍了拍蘇芩兒的后背,笑著說道:“那是自然,誰敢惹咱家的閨女生氣,老身明日便著人到縣衙,找些差役將那人給鎖了,要是縣衙敢說個不字,就讓你爹去找那周知縣的晦氣如何?”

    蘇芩兒一聽,便知道蘇母是在逗她開心嗔怪道:“娘~”

    蘇母見蘇芩兒鉆在她懷里不愿出來,便扶著她到床上坐下,說道:“說說吧,誰欺負你了?老身還就不信了,這河陽城有誰敢欺負咱家閨女呢。”

    蘇芩兒聽到這里,復又一臉怒氣,從蘇母懷中出來,怒氣沖沖的說道:“還不是那周衙內,今日女兒邀請河陽才俊到靜云庵以詩會友,誰曾想,周衙內那廝不請自來,攪了大伙的雅興不說,還,還對女兒出言輕薄。”

    蘇母一聽,鳳眼一瞪,不怒自威,說道:“又是那小子,別怕,明日讓你爹爹給周知縣遞個帖子,讓周知縣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兒子,敢欺負咱家閨女,莫說他爹爹是個知縣,便是知州,咱蘇家也不怕。”

    蘇芩兒一聽,轉怒為喜,滿臉得意,繼而又恢復一臉委屈,蘇母一邊用手帕給蘇芩兒擦眼淚,一邊問道:“怎么?除了周家小子,還有別人?一道說出來,為娘把他們一道給辦了。”

    蘇芩兒還想繼續維持臉上委屈的表情,聽到蘇母的話,忍不住咯咯一笑,說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今日女兒路過平尹村,到劉嬸家討口水喝,不曾想,劉嬸家有個年輕的小郎君,女兒見他也是個讀書之人,好心好意請他到靜云庵赴會,誰知道他竟然拒絕了,當時劉嬸還有咱家的兩個小廝兒都在,讓女兒丟了面皮。”

    蘇母一聽,不禁疑惑道:“劉嬸家有一個小郎君?還是讀書人?為娘怎就沒聽說過?他還拒絕了你的邀請?閨女,你當時沒有言語傷人吧?”蘇母太了解自己這個寶貝女兒了,打小就錦衣玉食,全然不懂得人情世故,言辭中,經常得罪人,別看她在人前也算的上彬彬有禮,誰也不知道她的下一句話是不是讓對方下不來臺,而且她得罪人了,自己全然不知。所以,蘇母才有此問。

    蘇芩兒一聽蘇母這么說,就不干了,搖著蘇母的胳膊道:“女兒哪有出口傷人?女兒一向是知書達理的。”

    “恩,恩,咱家閨女一向最知書達理了,明日讓管家到村子里看看,奇怪了,劉家是逃荒而來的,按理說,在河陽一帶沒什么親戚呀,真是怪了。”蘇母經不起女兒的執拗,不過還是對呂賢的存在稍稍起了疑心。

    呂賢完全不知道蘇家在河陽縣的能量,因為縣城發生的事情他也全然不知。第二天,蘇大善人果然向衙門遞了帖子,接著,全縣城的人都知道周知縣要對他兒子周衙內施行了家法,周衙內被周知縣追的滿院子上蹦下跳,周陳氏在一邊勸解不了,只得哭泣不已,直到周衙內的慘叫傳出了縣衙,周知縣才滿意的扔下打衙役手中奪過來的水火棍,朝前衙走去,偷偷的在門縫里瞄了一眼,見縣衙門口,群情激奮的河陽才俊滿意的散去,才背靠著衙門大門,舒了口氣,心中大罵:這個畜生,竟敢得罪蘇家小娘子,這不是讓你老子與整個河陽縣的士林為敵嗎?

    呂賢很郁悶,整日里無所事事,簡直讓他要發瘋,即便是他想要幫助大朗二郎做些農活,偏偏他又不會,娛樂生活匱乏,呂賢覺著再這樣下去,他真的要瘋了。

    此時,有人在籬笆門外呼喚劉嬸,劉嬸走出正屋,仔細瞧了瞧,趕緊笑著說道:“原來是蘇大管家呀,快些進來。”

    呂賢也被這聲音驚動,打臥房里走出,見到了劉嬸口中的蘇大管家,但見此人五十歲上下,身材瘦弱,弓著背,一手在后,一手捋著他那山羊胡,見到劉嬸之后,又“不經意”的打量了一眼呂賢,便微微一笑,跟劉嬸說道:“今日老朽是來看看各家的農具是否完好,若是需要修理,便把農具交與老夫,老夫自會安排匠人為大家修理的。”

    劉嬸有些疑惑,月前耕種的時候不是剛詢問過農具嗎?今日怎就又來了?不過,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這蘇管家還管著平尹村收糧的事宜,自然是不能得罪的,劉嬸笑著說道:“大管家有心了,蘇老爺給發的農具,那都是好鐵打造的,輕易不會壞的,咱家農具都還完好,不需要修理的。”

    呂賢在一邊聽了個大概,心中疑惑:這不對呀,萬惡的地主不是拼命的想把佃戶家里最后一粒糧食都要搶走嗎?這個蘇大善人把土地租給了他們這些佃戶,每年雖然收走了六成收獲,不過還留下四成給佃戶做口糧,雖然不知道劉家耕種多少土地,不過似乎就這四成糧食,劉家根本也吃不完,年底還要拿到集市上賣掉一些,還有,這地主怎么能免費給佃戶送農具修農具呢?不是應該借機剝削一下嗎?

    其實呂賢并不知道,在宋朝,佃戶與地主之間的關系并沒有后世宣傳的那般敵對,相反,地主對自家的佃戶還算是不錯,地主要雇傭一些知根知底的佃戶才能放心,畢竟要把土地和生產材料一同交付給佃戶。而且地主希望佃戶能夠為自家的土地努力耕作,甚至逢年過年,地主也會給佃戶送些禮物,以鼓勵佃戶。再者,地主一般都屬于鄉紳名流,尤為注重自身的品德修養,若是有地主拼命的剝削佃戶,怕是要被世人所不齒,古代宣揚德孝,若是一個人的名聲有問題,那么誰也不愿與他親近,到最后便只能成為孤家寡人了。一般稍微有些頭腦的地主都不會過分為難自家佃戶,除非是那種腦子進水的,非要把屎盆子扣在自己腦袋上,那誰也沒轍。

    蘇管家看到呂賢之后,也是提前行禮,問道:“這位郎君看著面生,不是村中之人吧?”

    劉嬸有些慌張,呂賢不緊不慢的說道:“正是,某姓呂名賢,字思齊,自遠方游玩至此,突遭大難,幸得劉嬸一家救助,方才保命,”說到這里,呂賢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裝作一副無奈的表情說道:“這里受了震動,很多事記不得了,更是忘了某從何處而來,只能暫時棲身在劉嬸家,管家看我陌生,也是正理。”

    蘇管家捋著山羊胡點了點頭,說道:“恩,思齊,見賢思齊,如此說來,呂郎君出身書香門第了。這呂姓多出自山西河東郡,山東東平郡,說不定呂郎君由此而來。”

    呂賢兩手一攤,表示自己真的記不得了。蘇管家有些犯難了,此次主母讓他前來,就是為了查一下眼前這個年輕人,現在倒好,這年輕人傷了腦袋,記不得事情了,回去該如何交差?于是蘇管家便想再細問幾句,這時,一邊的劉嬸突然出聲打斷了蘇管家,劉嬸說道:“老身招待不周,蘇管家一路勞頓,快,進屋喝杯熱水暖暖身子吧。”說完,不待蘇管家拒絕,就被劉嬸拽著進了正屋,同時,劉嬸還想呂賢使了個顏色,呂賢會意,待蘇管家進了屋,呂賢趕緊出了劉家,免得再受盤問。劉嬸這人做事圓滑,想來能夠應付那個蘇管家,可是呂賢想了想,覺著自己總不能老是這樣,得想法給自己上個戶口了。

    呂賢知道宋元時期戶口的編造時間間隔是三年。"三年一大比,造戶籍、上計帳。每造凡三本,一留縣,一送州府,一申省部。他想要憑空造戶籍,看來是行不通的,再者,宋朝實行都保制,“十家為一保、選主戶有力者一人為保戶;五十家為一大保,選一人為大保長;十大保為一都保,選為眾所服者為都保長”。保內設置有掛牌,以書其保內戶數姓名,這更增加了造戶籍的難度。聽說自己剛到平尹村的時候,這平尹村的保長就曾給蘇大善人傳過信,卻不知為何沒了下文,這才得以在此立身。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78389_5_222-m
唐朝小閒人
作者 南希北慶
  一個千門高手,因為一道閃電,莫名其妙的來到了大唐永徽四年。
  自此,一個個彌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