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紅塵撩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墨沨帶著卿淺往那萬丈紅塵走去,他們本可以瞬間到達。但是有些路,非得步步走過,才能夠找到那個答案。

    由于她只余下一魂一魄,十分的虛弱,所以一路上都是他用靈力護著她。饒是如此,她仍然是不勝清風。

    無法想象,那十年里,她孤身一人流落在妖魔之境,究竟是如何熬過。

    他的心中滿是悔恨和疼惜,片刻也不敢放開她的手。

    他的手掌固然溫暖,然而她也不愿意一直這樣被人護在懷中。她總想著,有一天能夠自己保護自己,能夠在夜空下看一看花好月圓。她的記憶中似乎從來都沒有過完整的夜,有的只是一場又一場荒蕪的春夢。

    歇息的時候,她會學著修煉師叔教過的仙術。雖然師叔救她純屬路過,而且他們相處也不過兩天,但是他卻傳授了很多心訣。不懂之處,問一問墨沨,有他親自指點,漸漸地她竟也能比劃一兩招。

    想起那本秘籍,師叔好心送給他們,他們卻沒怎么碰過。于是她從懷中拿出,想要翻閱修習。

    墨沨正在給她采果子,一眼看到她的動作,慌忙伸手搶過:“這個以后就由我保管,你不能碰。”

    “這是師叔送給我們的,他吩咐我好好督促你,不許偷懶!”卿淺極為認真地說著,低頭就要翻開。

    墨沨趕緊按住,冷汗淋漓:“這個……我也算得上你半個師父,當然應該由我先學會,然后再傳授給你。這樣的話,才會事半功倍,以免走了彎路。我且收著,細細研究一番。”

    “那好吧,你可要好好研究,然后好好教給我!”

    “不會讓你失望的。”墨沨這樣說著,想起那些旖旎的畫面,不由得心旌搖曳。心中想道,怎么會讓你失望呢,我的卿淺娘子,夫君等那一天可是等得好辛苦!

    “咦——怎么你的風寒好像又嚴重了!”卿淺眨著大眼睛打量著他,“還有,你流了好多汗!”

    她伸出柔軟玉手,輕輕地拂去他額上的汗珠。

    那滑膩的手指,那馥雅的幽香,他——居然再次口渴了!

    他大口吃下一個野果,完全不夠用!

    眼巴巴地看著美人那如玉的櫻唇,此時也只有它才能夠止渴!

    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叫囂,吃了它!吃了它!吃了它就不渴又不餓了!

    近了!近了!美人嬌/喘就在鼻尖!

    “咳咳!”

    這高亢的咳嗽聲很不是時候地響起,害得他渾身一震,立刻就怏了。

    仰起頭,不情不愿地對著來人作禮:“師叔。”

    師叔抱著酒壺,一派瀟灑地從樹上落下,笑容可掬:“你們繼續,我路過。”

    咬牙切齒半天,終于蹦出幾個字:“師叔路過的……真是巧妙!”

    師叔望著果樹,滿臉無辜:“我真的只是餓了,來打個果子。”

    墨沨也望著果樹,滿臉無奈:“下次應該先挑好地方的。”

    卿淺湊過來,滿臉好奇:“你們在說什么?”

    兩人齊齊回頭看她,笑容一致:“我們只是在討論午餐。”

    “午餐啊?”卿淺兩眼放光,“師叔是不是帶好吃的來了?要知道我們都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

    師叔意味深長地看著墨沨:“年輕人,每天運動量大我懂的。記得補充體力,不然遲早會有心無力!”

    對于此類話題,墨沨只能望天無視,順便在心里懷疑,這人究竟是不是師叔!

    卿淺不明所以地說:“師叔,這些日子他一直身體不適,好像是染上了風寒。請師叔幫他看看!”

    師叔曖昧地笑著:“這種病,也只有你才能夠幫他看——當然,也只有你才能夠幫他解決。”

    “可是我又不懂醫術!我該怎么做?我不想看他這么難受!”

    “我不是送給你們一本秘籍么!怎么你們真的偷懶了?”

    看見師叔黑著臉,卿淺戳了戳墨沨的手臂,瞪著他說道:“都怪你!一直催你修煉,你就是不聽!師叔生氣了!”

    墨沨看著師叔,笑道:“師叔有何指教?”

    師叔忍住笑,伸出手:“拿來。”

    墨沨怔了怔,很快明白過來,將秘籍交給了他。

    師叔隨意看了一眼,幽幽道:“想不到你們真的沒有練過。”

    墨沨驚奇:“師叔何以得知?”

    “這個嘛——”師叔附在他的耳際,輕聲說了幾句什么。

    卿淺好奇至極,正想開口問,忽然驚叫道:“墨沨,你——又流血了!”

    墨沨以袖掩面,正色道:“那果子上火而已。”

    邊說,卻邊吃了幾個。

    口渴,真的很渴!

    若不是師叔在場,他真恨不得立刻將她吃下肚!

    師叔又從懷中摸索半天,終于摸出了那本上古秘籍。反復檢查好幾遍,才終于交到了墨沨的手中。

    卿淺好奇地問:“這兩本有什么不同嗎?”

    師叔滿臉春色:“一本雙修,一本單修,你說呢?”

    “什么是雙修?”

    “這個……讓你的墨沨告訴你吧。”

    再次擔心師叔會說出什么話,墨沨牽著卿淺就要離開。卻聽到師叔說:“帶你們去一個地方,或許那里有你們想找的東西。”

    墨沨道:“我們自有去處。”

    “放心,我不會再阻止你。事實上,我也從來都沒有阻止過你。”師叔凝重地說,“況且,我也想要找回我的答案。”

    卿淺問道:“去哪里?”

    “不要問我們去哪里,而要問你自己的心——你想去哪里?”師叔的眸子忽然變得深邃,里面藏著他們看不懂的禪機。“順心而為,自有機緣。”

    墨沨默了半晌,開口說道:“師叔,我們可以跟你走。但是……不能同行。”

    師叔看了一眼卿淺,似乎了然于心。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凝重:“你比我想象中堅強。保重。”

    他將一幅地圖塞給卿淺,然后抱著酒壺瀟灑離去。

    很快,他們就又會在紅塵中的某個地方偶遇。

    卿淺好奇于為何不能與師叔同行,墨沨借口說師叔喜歡喝酒,不利于她養傷修行。

    然而真實的原因,他又怎能啟齒!

    他沒有多說,牽著卿淺繼續往前走去。

    夕陽時分,兩人來到幽谷之前,卻不由得怔在那里。

    烏血成霜,尸體寒涼。掠眼之景,幽森慘怖。

    地上滾落的,全部都是斷肢殘骸。

    卿淺驚叫一聲,鉆到了他的懷里。

    他將她護在身后,上前查看半晌,皺眉道:“全都是修行已久,即將成仙之人。”

    看到一人頸上傷痕,他心中微沉,凝神不語。

    正在這時,忽然魅音縈繞山谷,一隊人馬緩緩行來。

    那些人各個打扮怪異,簇擁著中間的紅色軟轎,氣焰囂張至極。

    很快,墨沨就覺察出異常。他們就算偽裝的再好,也掩飾不住天生的妖氣。

    無意中瞥見那牽馬引路之人,他不由得震愕萬分——竟然是仙界某德望甚高之輩!

    更讓他驚奇的是,他臉上一片安然,毫無不甘之色。

    那人他曾在仙界見過,雖然不過是點頭之交,卻早已聽聞他的威名。

    曾經清高自傲的仙君,為何竟然甘愿為妖魔俯首稱奴!

    “紫華仙君!”

    墨沨用幻音喚他,那人卻毫無意識,仍然是滿臉的安然與——癡然!

    不小心被面前石頭絆倒,紫華仙君狼狽地想要爬起來,卻見轎中人伸出一只腳,將他狠狠地踩進泥濘里。

    轎中人揮舞著銀鞭,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身上。頓時鮮血橫飛,白骨可見。

    “紫華仙君,雖然你曾不可一世,不過如今被賤賣給我,當然就要盡心盡力地伺候我!”轎子里的聲音陰厲無比,卻又聲聲怪笑著,“每日只須賞你口飯,就可將你豢養圈中,為牛為馬。天下間哪有這么劃算的買賣!”

    紫華仙君竟然真的跪在地上,叩首道:“愿聽主人調遣。”

    轎子里的笑聲更加狂妄:“真是可笑!枉你們自詡為仙,高高在上作威作福,如今卻被我一個小小的妖物踩在腳下!我這就帶你去銷魂谷,賞你人間極樂,讓他們都看著,仙界究竟是怎樣的污穢不堪!”

    墨沨再也忍受不住,不顧卿淺在旁,凝成劍氣,將那些妖物全部橫掃在地。

    霎時間烏煙瘴氣,污血噴濺。妖物在地上抽/搐哀嚎,化為血水。

    卿淺雖然曾在妖魔之境流落十年,但是一直都東躲西藏,從未與妖物正面交鋒。如今看到那副可怖情狀,不由得緊緊抓著他的手臂。

    墨沨正要殺掉轎中妖物,卻見紫華仙君擋在轎前,緊緊護住。

    “求你不要傷害主人!我是主人的附屬物,若是主人不在,我也活不了!求你讓我活下去!”

    紫華仙君哀求著,竟然就要朝他跪下。

    墨沨趕緊上前,伸手將他扶住。誰知道電閃之間,他竟然將藏在手中的匕首朝墨沨刺來!

    墨沨微微一偏,輕易避過,心中更是震愕悲憤。

    良久,他終于放開紫華仙君,頹然地說道:“你們走吧。”

    紫華仙君道謝不迭,卑躬屈膝地牽著馬,瘸著步子朝前走去。

    那黯沉的紅色軟轎,在高頭大馬上游移,看起來更覺詭異。

    “紫華仙君!”墨沨忽然叫住他,“放心,我會查出真相,救你出來!請你務必——謹記仙君之尊!”

    卿淺拉著他,心有戚戚:“墨沨,我們趕緊離開這里!”

    墨沨輕輕拂去她臉上的血珠,低沉說道:“嚇到你了。”

    “有你在身邊,我不會害怕。”卿淺將手心放在他掌中,聲音低柔,“就這樣牽著我,去哪里都好。”

    墨沨心中這才陰霾漸散,牽著她朝那深谷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百寵成妻:嬌悍商女農家漢
作者 田多多錢多多
  (寵文1V1)穿成商家小戶的嬌嬌女,哪想到一夕之間爹爹失蹤債主上門,娘親弱弟妹小,小女子挺...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