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結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本是河北人,在東莞工作,因家人想讓我回老家發展,不得不辭職回家!又要與接替我工作的人交接,又要與眾朋友們道別,一件件的事情導致了我這些日子忙得腳不沾地的!今天好不容易抽出了點時間來更新,明天就又要忙!過幾天回到家又一段時間的沒有網絡可用!可是,我又實在是不想我的小說太監了!雖然這小說不怎么成才,但總歸是我一個字一個字辛苦碼出來的,就這么太監了實在是不甘心!可是,回家后還不知道多久才會有網絡可用,要是一下子要等個兩三個月的話那豈不是很糟!所以,左思右想之后,我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那就是先結局了,等到以后有時間了,要是各位讀者大大還記得我這本不成才的小說,那我就再來完善她!而且,我會將這章放在公眾章節里,免費讓大家閱讀!

    最后,真誠地向各位大大道歉!對不起!

    一年春去,一年春來,轉眼,云兮在這宮里已經又度過了兩年的光陰。

    這兩年里,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頭一件就要屬周晉納了一個房里人。

    而這個房里人不是別人,正是曾經設計扔掉小五,教唆林之業與云兮一家對抗,后來被自己親身父親親手賣掉的林云裳!

    可能很多人會問,這周晉不是心心念念的都是云兮的嗎?又怎么會納了林云裳的?而這林云裳又是怎么到的周家,怎樣讓周晉看上他的?

    其實這件事真的很簡單。

    首先,這林云裳被賣后一直心存怨恨,想著有朝一日一定要報復!不光要報復云兮,連整個林家她都不想放過!

    巧的是,那人販子為了能多賣幾個錢,看將包括林云裳在內的幾個女孩子一起帶到了京城,正巧趕上了周家要買人,就賣給了他們,林云裳才得以進了周府。

    這林云裳由于有兩世為人的經驗,很快地就俘獲了沈老夫人的信賴,成為了她的左膀右臂。并成功引得她將自己送給了周晉做房里人。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一下劉氏這個人了。前面早就說過,這劉氏貌似已經得知了林云裳的下落,并一直與之有所聯系。其實,這并不是猜測,而是事實。

    后來因為她從被林之業休回家就來投奔自己的女兒。這林云裳雖然也有些嫌棄自己的母親邋遢,但畢竟她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就勉為其難留下了她,在已經取得聯系的林云朵的幫助下在京城為劉氏租了個小房子住著。

    而林云裳也就是從這劉氏的嘴里知道了云兮與周晉的事情。

    具體這劉氏是怎么知道他們的事情的就不得而知了。

    林云裳知道了這件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讓他們倆不能在一起。

    可她畢竟只是一個古代土生土長的女子,即使兩世為人,也改變不了她古人的身份和思維。

    所以,她所想到的辦法就是讓周晉移情別戀,讓云兮傷心欲絕!而在她看到周晉本人后,亦被他所吸引,從最初的只是想**,發展成了傾心相許。

    只是,佳人有意,郎君無情。林云裳被送進周晉的院子這已經有幾個月了,周晉居然一次都沒有去過她的房間!甚至連個正眼都沒瞧過她。

    林云裳怒了!

    她發怒的結果就是與林云朵聯合了起來,幫助他們成就大事的同時,徹底除掉自己的宿世仇敵!

    可是,蔣家與姚相和此時的瑞王爺雖密謀的良久,同樣的,皇帝與周昱周晉以及一些終于朝廷的官員將領們也是早已監視他們已久,一應應對措施也早已成熟,只等這些不知天高地厚之人一旦行動就一舉將其殲滅!

    在這樣的嚴密的防守下,這些亂臣賊子的下場可想而知。

    雖皇帝他們都做好了防范,但那三家畢竟也是做了這么多年的準備工作,亦有一些實力。

    他們內有姚淑妃在內接應,順便對付陷害皇后與皇長子,外有他們三方人馬相互扶持意欲在外劫持出宮游玩的“皇帝”,可謂是安排的天衣無縫。要不是提早一步被兮兮發現了端倪并告訴了林云舒,并及時地將消息告知了皇帝知道,恐怕就真的讓他們得手了!

    在知道了他們的策略后,周昱便提出將計就計,引蛇出洞!

    所以,兩方交戰了幾個回合,經過了激烈的明斗暗斗,終于以正義的一方皇帝的勝利而告終!

    一幫亂臣賊子統統都被抓了起來,等待秋后處決。沈老夫人因為事敗,覺得沒了活路,也一死追隨了自己的父親老瑞王爺而去了。

    可是,所有的人等都被抓了,卻唯獨少了云兮的宿敵林云裳!

    由于林云裳對于皇帝他們來說只是個連知道都不知道的小人物,所以并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而皇帝此刻覺得事情已了,也是時候該放云兮出去與周晉共結連理了,就以云兮救駕有功為由,將云兮瑾兒兩人放出了宮。

    因為云兮心里記掛著在逃的林云裳會對自己一家不利,出了宮第一件事就是放出了云云去尋找林云裳。結果在一家破廟里找到了已經昏迷的她。

    等到云兮與周晉趕到的時候,正巧看到了林云裳已經醒來,手里還拿著一把很是有股邪氣的劍!而林云裳此時的神情也是相當的不對勁,那嘴角眉梢的笑意根本就不像是人的笑,給人一種邪魔的感覺!

    “林云兮,你的死期到了!”林云裳說著就獰笑著撲向了云兮。

    云兮剛欲回擊,卻不料周晉怕云兮受傷而手提著自己的寶劍護在了她的前面。

    云兮對周晉的行為很是感動,可卻也知道林云裳手中的劍不一般,不是周晉這種程度的武士能對付的,就抽出自己腰間的鎖魂鞭趕在周晉前面纏住了那把邪氣的劍。

    不料,那鎖魂鞭由于是用空間內的神物煉制而成,自然帶著一股靈氣。與林云裳手中那邪魔的劍一碰到一起,就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如暴風一邊的氣流,卷起了周圍的所有人事物。

    云兮與林云裳這兩個當事人倒是沒事,只是可憐了周晉,雖然由于云兮的刻意,他離著這股暴風并不進,卻也是被卷了起來。隨著兩人將鞭子和劍收回,那股暴風才慢慢消失。而周晉也得意落回地面,卻在下來的時候頭撞到了廟里的破石臺,暈了過去。

    所以,此時的破廟里就只剩下了云兮與林云裳兩個人。

    云兮在鎖魂鞭碰到那劍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意識竄進了自己的腦海,現在雖然那股意識沒有了,卻又感覺到了手中的鞭子的異樣,遂低頭查看。

    只是這一看卻是驚駭莫名。

    只見那幾乎是無所不能的鎖魂鞭此刻好像有了自主意識一般正微微地顫抖,很顯然是被那劍所傷。

    看這樣子,這鎖魂鞭此刻是不能再用的了!云兮心中暗道。

    正在她思考著該用什么來對付那把劍時,那林云裳卻早已又提了劍撲了上來。

    眼看著那把劍越來越近,可云兮的身體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根本動彈不得,只能睜大眼睛駭然地盯著那立刻就要刺進自己身體的劍!

    就在那把劍將要刺進云兮的身體那千鈞一發之際,一個身影憑空出現,擋在了云兮面前,那把劍也絲毫不差,直直的刺進了此人的腹部。

    “韓大哥!”看著因為被刺中而慢慢倒下去的韓子清,云兮才看清了來人的長相,忙伸手抱住了他,嘴里大聲喊著。

    韓子清虛弱地睜開眼看著云兮,手試了一下卻抬不起來。云兮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兮兒,我知道我沒有資格這樣叫你,但自從認識了你,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關注著你。可以說,你是我這些年唯一的牽掛。”

    韓子清說著,好像有些喘不過氣來,遂閉眼歇了一下,又接著說道:“今天知道你有危險,我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急忙趕了過來。還好,還趕得及……”

    說完,韓子清就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再也沒睜開。

    “韓大哥,你不是說你是神仙的嗎?怎么也會受傷的?就算你是在吹牛,你不是神仙,可你總是鬼仙吧。那怎么還會死的?”云兮抱著韓子清大聲問道,只是沒有人回答她。

    而此時插在韓子清身上的那把劍也因為韓子清身上這幾百年來所修煉出來的仙氣而正在慢慢地消失。

    云兮仿佛還能聽到一個沙啞的聲音從那把劍上發出了一聲聲不干又痛苦的嘶喊……

    而剛剛還在揮舞著那把劍的林云裳此時卻被那劍的反震之力彈到了墻上,暈了過去。

    “唉,你這又是何苦呢?”正在云兮想著要用空間里是東西試試看能不能救得韓子清時,一個飄渺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此時的云兮已經被傷心麻痹了神經,對于空中憑空出現了說話聲也沒有意識到一絲的害怕。

    她抬起頭,看到空中出現了一個白胡子仙風道骨的老頭兒。云兮對這老頭兒感到說不出的熟悉與親切,卻又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不用再想了,我來告訴你。”那老頭兒似乎能看透云兮的內心,為她解惑道,“我是太上老君,你本是我的弟子,荷花仙子。只因犯了過錯,被王母罰下凡間歷劫。”

    “那你可能救得他的性命?”云兮對他口中的什么神仙仙子的不感興趣,只是對于他既然是神仙,那么應該可以救得活韓子清這件事比較熱衷,遂問道。

    “唉,這白衣使者也是一個癡人。”太上老君似乎早就知道云兮的性格,對于她不關心自己與她的師徒關系和神仙的身份,一心只想著救活韓子清這件事沒有絲毫的不快,只嘆了口氣說道。“我算得他今天有此一劫,因他幾百年來潛心修煉,并沒有犯過任何過錯,又有些仙根。且,他還是為了救你而死,我既是你的師傅,罷了,我就收他去跟清水作伴吧。”

    說著,只見太上老君一揮浮塵,那韓子清的身體就好像失去了重力一般飄了起來,收進了老君的袖子里。

    “荷花,你此次事了后,就算是歷劫完成了。為師問你一句,你是想現在就跟著為師回去,還是等著小金蓮一起。”

    經過剛剛太上老君的指點,云兮已經想起了自己身為荷花仙子的一切,對于小金蓮因對自己有些愧疚而甘愿陪自己走這一遭的姐妹情也想了起來。“師傅,小金蓮是為了我才下凡來的,沒道理我先走了,卻獨留她一人在此孤單。我要陪她走完這世與現代的那世之后再返回天庭,請師傅成全!”

    太上老君早料到云兮會這么說,遂捋著胡子笑道:“知你姐妹情深,罷,你們就等到時辰到了再一起回天庭吧。”

    說著一陣耀眼的金光之后,哪里還有太上老君的身影。

    而此時的周晉也醒了過來,看到身邊的云兮,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站起來上下打量云兮是否有受傷,也顧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親了。直到看到云兮紅紅的臉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也一下子紅了臉,不知所措地看著云兮,生怕她會以為自己輕薄了她而生氣。

    云兮看著周晉的表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弄得周晉更加窘迫。

    正不知所措之時,正巧看到了倒在墻邊的林云裳,又聽了云兮杜撰出來的經過,這才借口帶回去復命為由,匆匆逃離了云兮的身邊,留下兀自笑個不停的云兮在后面前仰后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81610_80_804-m
秦樓春
作者 Loeva
  祖父母老邁,父母雙亡,叔嬸刻薄。

  面對這狗血的杯具人生,穿越來的秦含...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