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歷史遺留問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來人是一絕色美人,一頭白色長發肆意飛揚,眉眼間凌厲,可惜左半邊臉毀了大片,整個形象給人看不到半分柔弱,讓人不喜。

    “元嬰期?”林佑黛驚呼,這人給自己的感覺只比閉關前爺爺弱了幾分。

    那人看著林佑黛笑了,神色滿意的說:“你就是周若水那賤人的孫女吧,和那賤人長得倒不太像。”轉眼間卻一揮衣袖,將林佑黛打翻,口氣陰寒,“只是這雙眼睛,讓人想挖了。”

    左銘給隨從甲悄悄示意,自己恭敬地向那人說:“周前輩,看在黛兒要叫您聲姑奶奶的份上,您就饒了她的不懂規矩吧。”

    姜顏看著這一幕,估計這就是要結仇了。聽著幾人的對話,才想起這個人可能的身份。

    這人應該名叫周若冰,是周若水的姐姐,也是個名門貴女,嬌養出來的。

    周若冰這人刁蠻任性,功夫也好,雖然長了張天下少有的臉。可受得了她脾氣的真沒幾個。

    年輕的時候碰見了林嘯天一次就迷的一發不可收拾。可惜的是林嘯天不僅沒看上她,還和她那庶出的妹妹攪合在了一塊,竟然還有了孩子。周若冰的傲嬌心是一再被打擊,最后碎成渣渣了。

    這時候就體現那句話了,“不怕瘋子有文化,就怕智商不會差”。周若冰一看傲嬌心碎都成渣渣,自己又打不過林嘯天和周若水,干脆不要了。從此閉關修行,發誓不到元嬰期不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怒火全變成動力,這貨還真在百年里就修出元嬰。

    出來找林嘯天沒找到,周若水又死了。殺氣十足的去了林府,卻因為林家早聽到風聲,被林府的大陣擋住,憤怒之中只想逼出林嘯天來。無意中得知林嘯天還有一孫在外,便尋了過來。

    姜顏想清楚,還沒感嘆竟然是她呢,就發現左銘也被一掌打飛了。

    林佑黛跌跌撞撞的到了左銘面前,聲音里都帶著哭調,“左銘你沒事吧。”左銘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還想再說什么,林佑黛感覺后頸一痛,就失去知覺。

    “看在姓左的面子上,今日就饒你一命,回去告訴林嘯天,讓他想救人就去飛來峰。”周若冰抓走林佑黛,聲音在四周回蕩。

    左銘急的準備起身,卻疼的岔了氣。

    隨從甲捂著胸口從一旁過來,“少爺,您沒事吧。”左銘讓隨從甲扶他起來,“沒事,快回去。”隨從甲面色猶豫。

    “還不快點。”左銘怒斥。隨從甲這才點點頭“是”。

    飛來峰

    “啊~~嘔,嘔。”此時的姜顏和林佑黛兩人都吐的一塌糊涂。沒辦法,速度太快,顛簸太大。姜顏能好點,畢竟被拉得有經驗了。

    林佑黛就不行了,先前身上就有傷,這會更是沒力氣動彈。

    周若冰將林佑黛朝地上一扔,自己就進了竹屋。

    姜顏緩過來后四周轉轉,發現他們現在在一座山峰之上,估計這就是周若冰說的飛來峰了。看著林佑黛這么可憐,她有些愧疚。

    只是自己也沒想到大綱演變下來的結果會是這樣。

    周若冰和林佑黛的相處極為簡單,兩人都不說話,到這境界了,周若冰也不用吃飯,之前隨便扔了些果子給林佑黛就不再管她,林佑黛在觀察了周圍環境后也沒有了逃跑的打算,至于姜顏,就將自己的見聞記錄下來。

    過了五天之后,飛來峰上就來了一位熟人—林嘯天。

    林嘯天此人長得俊俏,個頭挺高,不是那種英俊,男人味十足的,而是有點后世所說的花美男。一雙眼睛深邃有神。嘴角總是含著一絲笑容。

    “小白臉,真招人”姜顏一雙眼睛盯著林嘯天。

    周若冰也是一瞬間的失神,轉眼又冷笑,“林嘯天,為了那女人的孫子,你倒是敢來呀!”女王氣場大開。

    林嘯天嘆了口氣,“周大小姐,那也是我的孫女。”

    林嘯天一聲周大小姐,震得周若冰的身子搖晃了一下,“周大小姐?林嘯天,我就那么讓你看不上嗎?”

    “周大小姐,一百多年前林某就說過,對周大小姐無半點窺視之心。”

    “哈哈,林嘯天,好你個林嘯天。”說著就飛身而起,和林嘯天打了起來。

    二人你來我往了一陣,周若冰明顯落了下風,在不小心受了林嘯天一掌以后,便跌落在地上,神情凄慘。

    “罷了罷了,林嘯天,帶著那女人的孫子走吧。”

    林嘯天看著曾經絕代風華的女人,低聲說了句:“對不起。”周若冰似有所動,拋出一個玉葫蘆,閃身回了竹屋,“這藥是治你孫女的傷的。”

    林嘯天接住玉葫蘆說了聲:“多謝。”抱起昏迷在地的林佑黛離開。走之前隱隱約約聽到句,“周若水都死了,我還爭個什么。”

    林嘯天離開后,姜顏自然繼續被拖著。

    她有些感慨,人就不能愛上不愛自己的人,太特么丟份了。同時又有些莫名其妙,總感覺哪里不對勁。

    或許是因為她不是劇中人,但這節也太簡單了吧。就這么完了?難道不用拼個你死我活?再說了林嘯天還沒受傷呢。

    姜顏一拍手,“對哦,林嘯天這貨還沒受傷呢,不可能就這么完了,

    “啊~砰!”

    林嘯天一個急剎車,沒有固定的姜顏就被甩了出去。臉朝下,直挺挺的擺在地上。

    “父親!”“爺爺!”林家一群人聽林嘯天回來了急忙跑了出來。

    沈心怡見女兒這樣,快步圍了上去哭訴道:“這都是造了什么孽呀。”

    “噗。嘶~”姜顏笑了出來,揉揉臉扯疼的傷口,幸災樂禍道:“你爹造的孽唄。”

    果然林嘯天臉色微僵,隨后加快步伐走到林佑黛的閨房,將她放在床上。

    這才回頭對其他人說道:“沒事。”

    招手將管家叫來。取出玉葫蘆倒出一粒聞了聞,對他說:“把這藥送到左府,告訴左老爺,這次黛兒的情我林嘯天記下了,改日登門道謝。”管家領命離開。

    見林嘯天給林佑黛吃了藥,放下心來的沈怡芯看看不語的丈夫,狠揪了一把帕子,然后故作不懂的對林嘯天說:“父親,雖說這事媳婦不該問,可卻不得不問。”彎了下身子隨后就說:“那白發女人的事可解決了?別以后再發生這樣的事。孩子還小可經不起折騰。”

    林嘯天對這兒媳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沈怡芯本身就得周若水照顧,對著公公第一印象就不好。后來雖知道林嘯天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卻也因為丈夫的心結時不時刺上幾句。林嘯天不愿再提以前,也覺得確實對不起兒子,這些話全當沒聽見。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34823_80_804-m
良陳美錦
作者 沉香灰燼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纏身,死的時候兒子正在娶親。

  錦朝覺得這一生再無眷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