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春意洋洋,韶光正好。

    百花齊放的院子里,幾個衣著光鮮的女子吃著瓜果,侃侃而談。

    一名丫鬟急急忙忙的奔走著。

    服飾華貴的中年女子正要起身,“在貴府叨擾這么久了,也該離開了。”

    大夫人臉上堆滿了笑,“這說的是什么話?都是一家人的。讓我送送你。”

    陸睿云只是心里有點遺憾,這次來沒能見到外甥女。她的這個外甥女自小就話不多,內斂膽小,不受家里人的喜愛,再加上自小就失去的母親。更加在安府沒了庇護。她實在是心疼這個外甥女,安府替她安排了一門親事,對方是大戶人家的公子。也實屬門當戶對,可哪知才半個月不到,就被休了回到安府。

    哎,嘆了口氣。走到門口,見到安府的人對她頗為關心,她的心,總算能放下了。

    “不用送了,我這就走了。”陸睿云上了轎子。

    丫鬟急忙忙的趕到了花園,結果就只剩下桌上吃完的剩下物和未喝完的冷茶。

    晚了,還是晚了一步。丫鬟即使不甘心怨恨,也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推開門,房間里陰冷的氣息還是讓她身子一顫。多久沒有人來這兒了啊。小姐自從回了安府,被安排過來后,就無人問津,似似乎從來沒有這個人一般。受了太重的打擊,一蹶不振,天天睡在床上也沒人管。小丫鬟心酸的抹起了眼淚。

    聽見了動靜,睡在床上的人動了一下。

    “芍藥,人呢?”

    小丫鬟趕緊擦擦眼淚,走近床頭。看著床上蒼白瘦弱的人兒,不僅又要潸然淚下了。

    “小姐,還是晚了一步。”

    安悅頹然的閉上了眼,心里,卻是無邊的怨恨。原本以為,可以抓住這個機會,讓舅母把她帶走的。她自從回到了安家,把自己從母親那里繼承的一些財產交給了嫂子,希望安家能夠成為她的遮陰之地。可沒想到,他們居然如此的對待她。是、她是不懂人情世故,不夠聰明,才會盲目的相信了大夫人和嫂子她們。

    一場失敗的婚姻把她打擊的遍體鱗傷,家里人的冷漠和自私更是讓她對生活絕望。

    “芍藥,屋里還有米嗎?”

    芍藥點點頭,把屋里清理了一番,出了門。沒有人管她們,她們就自食其力,自己用僅剩的一些錢來制備茶米油鹽。

    實則袋子里的米也不多了,用勺子一刮,就聽得噌噌的聲音,刮到底了。芍藥只好往鍋里不斷的加水。

    安悅掙扎的站了起來,身子不穩的前后搖動。步履蹣跚的走出了門。看著在爐子前嗆得難受還不停用手扇火的芍藥,心里一陣難受。

    “小姐,你出來干嘛啊?趕緊進去吧,外面風大。”芍藥趕過來扶住她的身子。

    “我沒事。”安悅推開了她,眼底一片堅定。“芍藥,吃完飯扶著我去大夫人那兒。”心里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一件僅剩的紅色大襖穿在身上,似乎整個人藏在里面一般,芍藥望著鏡子里憔悴的人兒,挽著頭發,一心想要把以前美麗的小姐找回來。

    “好了,芍藥,我們走吧。”

    路上遇上丫鬟,紛紛投過來疑惑的目光,在背后議論紛紛。安悅敏感的感覺到這一切,把背部挺得更直了。

    一把推開門。

    屋里的兩人正品著茶,笑聲一陣陣的暢快的交談著,被這一聲驚,都疑惑的回過頭來。

    “安悅?”語氣頓時變得干硬,臉上浮現一抹尷尬的神色,“你來干嘛?”

    安悅不做聲,打量著這個暖和精致的房間。她甚至還看到那個熟悉的熏香的金獸。一種涼意從腳底升起。

    死死盯著那個金獸。

    大夫人喊了一聲,“芍藥,還愣著干嘛,小姐身子不好,趕緊扶她回房。”

    安悅徑直向里面走去。

    眼里劃過一抹不悅,“悅兒,過來!”

    安悅走了過去,規規矩矩的請安,跪在地上不做聲。

    “你知道自己錯了嗎?”威嚴的聲音響起,“諒在你身子還很弱,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見到長輩連起碼的禮節都沒有,如果不是看在你死去的娘面子上,我早就要罰你一番了。你看看你,自己在夫家無德被休,怎么還不在屋里好好反省。你非得看著安府被你鬧得人仰馬翻你才滿意嗎?”

    大夫人端起桌邊的茶抿了一口,“我為了你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你要是能為安家做點好事。就待在你那個院子里,永遠別出來了!”冷冷的放下杯子。

    安悅身子一顫,緩緩抬起頭,“我能說幾句嗎?”

    大夫人原本準備斥責幾句,忽然被她蒼白面如枯槁的樣子嚇到了,沒有做聲。

    “是,安悅被夫家休了,安悅不怪誰,只怪自己沒那個福命,沒能遇上一個良人。可是,安月自從回到了安家,是否有一個人接納了安悅。安悅一直恪守本分,把自己的所有都交給了嫂子,希望能有一個庇護。換來的,卻是一個偏僻的小院,受下人的嘲笑,家人的冷漠,視我為洪水猛獸,避之不及。把我當成整個安家的恥辱。可是,我又做錯了什么?”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簌簌往下落。

    大夫人的表情頓時變得相當難看。

    斥責道:“你說對了一句話,你的確是安家的恥辱,安家之所以會被人恥笑,還不是因為你。當初是看在你自小可憐的份上收留你,如今你這么的不講情理,那便算了,你可以離開安家了。”

    安悅眼底滿是難以置信,“你、你要趕走我?”

    大夫人一臉冰冷的不做聲。

    毫無血色的嘴唇顫動幾下,“我、我的東西……”

    大夫人一聲令下,“紅玉,把小姐的東西一清,帶她離開!”

    屋里頓時剩下兩人。

    “娘,你把安悅趕走了,萬一她跑去她舅舅那里怎么辦啊?”

    大夫人笑笑。“把她留在這里心里也總不舒服,萬一她哪天跟我要那些財產,給老爺知道了怎么辦?再說,今兒蔡夫人過來已經說明他們全家要搬去京城了。”

    “原來如此啊,還是娘英明。”

    門啪的一聲,無情的關上。

    “開門啊,開門……我是安府的小姐,快開門啊……開門……”傷心欲絕的捶打著府門。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了,安悅無力閉上眼,身體滑落。為什么,為什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棄婦萌娃:爺,來暖炕!
作者 姒腓腓
  一朝穿越,堂堂神醫門門主喜當媽?   破屋三間,極品無數,鍋裡沒飯,兜裡沒錢。   樂伊人...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