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臘八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卷起袖子,露出藕節般的胳膊,一雙手在簸箕里面挑著豆子。

    “喲喲,悅姐也學著挑起豆子來了。”一臉皺紋的老婆子笑道。其余忙著做事的仆人也紛紛投來驚異的目光,怎么大小姐如今還幫著做起事來呢。

    安悅不做聲了,埋頭挑著豆子。忽然揚起小臉道:“阿婆,我要做臘八粥給娘親吃。”

    “好嘞。”一面是詫異一面也是贊嘆,沒想到小小姐今兒榆木般的腦袋也開竅了,懂得關心夫人了。

    她如今重生了,現在她也僅僅十歲而已。這個時候娘親還有去世,她多么的慶幸啊,在絕望中擁有了希望。娘親因為生了她,落下了病根,常年吃藥臥床。那個時候的她太小太不懂事了,心里對如此的娘親居然產生嫌棄之意,總是偷偷在門口瞄了一兩眼后立馬跑開。

    雖然安家一直在給娘親治病,但是從感情上來講,也沒有照顧到位。就連父親,后來也不再進母親的房門。她一定要好好照顧母親,說什么都不會讓她那么悲慘的離去。

    還是豆蔻少女的芍藥飛奔而來,長長的辮子在身后一甩一甩的。“小姐、小姐……”被眼前的一幕驚訝到了,“小姐,你怎么在這里挑逗子啊,迅哥兒正在尋你呢!”

    明明只要一說迅哥兒小姐就會開心的立馬跑過去的,怎么今天聽了無動于衷啊。

    把豆子撿趕緊后,倒進盆里用水沖洗。安悅見芍藥不停思考的模樣,便喊了一聲,“芍藥,過來幫我。”

    要說迅哥兒和安悅是表兄妹的關系,他家是書香世家,偏偏林迅是個調皮鬧騰的主兒,特別愛玩會玩,而且特別喜歡欺負安悅。而那個時候的安悅還默默喜歡著他,他一來就奔著趕去,還幻想著有朝一日嫁給他。那時太小太不懂事了,他們的人生也就是那么一點交際,后來他爹升官后,全家就跟著搬走了。

    臘八粥者,用黃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紅豇豆、去皮棗泥等,合水煮熟,外用染紅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紅糖、瑣碎葡萄,以作點染。然后用小火慢熬。

    “悅兒、悅兒……”廚房忽然沖進來一個頭上綁著小辮子的男孩兒,手上還拿著一根樹枝,虎虎生威的喊著。

    安悅剛剛洗好了手。

    林迅趕了過來,咧開嘴一笑,“原來他們沒有騙我啊,悅兒你果真在這里。”

    安悅沒有理他。

    “看招!”小樹枝迎風一掃,就向著小身板的安悅甩來,結果砰的一聲,打在了她的額頭上。

    “小姐、小姐……”芍藥急的跳腳,都流血了。趕緊抽出帕子給安悅包上。

    老婆子也不敢責罵這個小霸王,只好無奈的叫道:“誒,小祖宗哦……”

    林迅拿著小樹枝呆呆的站著,他沒想到安悅真的不避開,那一棍子就打在她頭上,他只是有點氣憤她沒有在她一到府上就跑來找他,還害的他尋她尋了好久。不過是想嚇唬嚇唬她罷了,哪知道會這樣。

    雖然知道自己闖禍了,可是讓他道歉哪有那么容易。丟下手上的小樹枝,“活該!誰叫你不躲的。”瞪了她一眼。

    安悅把手放在額上,把帕子拿了下來。“好了,不過是一點小傷,沒事。”跟著芍藥一同離開了。

    林迅見安悅自始至終都沒跟他說一句話,心里更是氣的要爆開了,腳一蹬就氣沖沖的往前堂走。

    芍藥覺得現在的小姐實在是跟以前不同了,心里有點奇怪,“小姐,你怎么了?是跟迅哥兒鬧矛盾了嗎,雖然他是愛欺負人,可是性子不壞,很善良的。”

    “我知道,”安悅的眼底閃現出一抹不同于這個年紀的成熟,“我只是覺得,娘親如今重病成這樣,我不能再跟一個小孩子一樣任意玩耍了。”

    芍藥接著道,“小姐不用太過操心,還有大夫人大老爺他們啊,再不濟也有老夫人啊,他們不會不管小姐和夫人的。”

    安悅看了芍藥一眼,未雨綢繆啊,世上的事情總是瞬息萬變的,那個時候的她也以為自己有許多依靠,可是卻落得如此的后果。

    不知不覺就到了娘親的院子,還沒進門就聽見了一陣接著一陣的咳嗽聲。

    “是悅姐兒來了,夫人,是悅姐兒……”丫鬟顯得格外的開心,進了屋里不停的說道。

    蔡萍趕緊道,“快給我把衣服披上。”心里是說不出的欣喜。見到門口的人,“悅兒,你來了,快進來吧。”

    安悅見到娘親如今的情形和當初的自己是何其的相似啊,心里一顫,坐到了床邊,“娘,你還好嗎?”

    蔡萍點點頭,“最近讓福兒抓了一些偏方回來,感覺比以往好了些,只是咳嗽還未好。悅兒不要太擔心為娘。”

    這個時候芍藥也端著臘八粥進了房間。屋里頓時一陣陣飄散的谷米的香味。

    安悅把粥端了過來,示意娘親張口。

    芍藥在一邊笑著道,“這個是小姐親自在廚房熬的臘八粥。”

    蔡萍愣了一下,親自?望著默默舀粥的安悅,心里一暖。忽然覺得孩子似乎一夜之間長大了。“悅兒……”

    安悅抬頭,靜靜的望著她,“娘親,放心,我永遠是你的依靠。”

    那一口口的粥格外的甜美,蔡萍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

    今兒是臘八節,按照習俗,這個時候就應該祭拜神明了

    。

    安悅趕到前廳,發現林迅居然還沒有離開,正跟安榮和安夢打鬧著玩耍。她走近廳里時,林迅斜視了她一眼,繼而又裝作沒看見,用石頭在地上畫畫。

    安夢倒是跑了過來,“安悅安悅,聽說你被迅哥哥打了,給我瞧瞧。”

    安悅不做聲的走到一邊,讓芍藥把桌上的香遞給她。

    安夢白了她一眼,又跑到林迅身邊,撅著小嘴,“真不討人喜,迅哥哥,打得好!”

    “閉嘴!”林迅瞪了她一眼。

    安夢眼底頓時眼淚打轉,“嚶嚶嚶嚶……”的哭了起來。

    林迅又只好開始哄她。

    周圍的一切都跟安悅無關了,虔誠的捧著香,跪在蒲葦上。老天在上,信女安悅,心照明月。心存感激的重生在這世上,讓信女終有一個機會去改變自己的生活。

    叩叩叩,三個重重的響頭。

    這聲音把屋里的幾個孩子也嚇到了,連越哄哭的越厲害的安夢也驚訝的停止了哭泣,愕然的望著她。

    適才額頭上剛剛結了瘡疤的傷口又裂開了,鮮紅的血滴落下來。

    “小姐……”芍藥臉色一變。

    神情一片清冷,利落的起了身。掏出懷里的帕子擦擦,“沒事。”

    照例是一桌飯,安家的人都無一例外的到了。除了安悅的娘親和爹爹。

    大人們談論的事情小孩兒不感興趣,都在一邊悶著吃菜。只有安悅,偶爾吃上一口,靜靜聽著他們的談話。

    大夫人:“如今茶生意不好做了,不如把那幾個茶莊給盤出去。或者干脆把貨倒出去換成米店算了。”安家祖上幾代都是做米糧生意的,現在都是大夫人在掌家。

    老夫人:“你們自己商量吧。”她希望能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上一餐,這個年紀的她,只想享受天倫之樂,什么都不想管了。

    大夫人于是終結了話題,笑著給老夫人夾菜。“來,今兒是臘八節,娘多吃些。”

    老夫人開心的點點頭。

    安悅總感覺背后刺刺的目光,回頭一看。正好對上林迅的視線,他一愣,接著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用手示意她出來。

    安悅跳下了凳子,反正現在也沒人注意她。

    “什么事?”胳膊被一抓,就被拖著,到了后面的假山處。

    月光皎潔,如同灑下一片銀輝。

    林迅死死盯著她,“你說,你為什么不理我?”

    安悅搖搖頭,表示自己的確沒有不理他啊。

    林迅氣的鼓鼓的臉,伸出手就要往她頭上敲去。安悅眼睛下意識的一閉,以為就要忍受敲打。哪知道只感覺到一陣暖意。睜眼一看,林迅仰著臉,正用手擦著傷口旁邊的血跡。

    “用這個。”安悅遞出了一張潔白的帕子。

    手用力一扯,“我知道了。”粗聲粗氣道,帕子擦到了傷口處,疼的安悅倒抽一口氣。

    “謝謝。”沒想到小魔王還會幫她做這種事。

    “下次記得一定要躲開!”林迅不滿的撇開頭,隱約輕聲嘟囔一句,“傻瓜。”

    安悅知道林迅的確善良,只是表達方式上的不同

    。

    “那我先走了。”

    她還得感去跟老夫人大夫人他們道別。急急忙忙趕了過去,“老祖宗、大伯、伯母,安悅告退了。”

    這個時候他們才注意到她。“哦”大夫人隨口只會了一聲。

    倒是老夫人喊住了她,“是悅丫頭啊,過來吧。”

    安悅順從的走到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打量她一番,“倒是個伶俐的丫頭,可惜你命不好啊,娘親多病……”她似乎能夠看到安悅以后悲苦的命運。

    安悅低著頭,這一世,她絕不會那么悲苦的渡過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374_80_804-m
六宮鳳華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狠辣無情的謝貴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歲時壽終正寢含笑九泉。   不料一睜眼,竟回到了純...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