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欺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馬上就要過年了,這幾天安府上下都為過年不停忙活著。就連老夫人也不找伶人來府上聽戲了,而是忙著讓人給她做衣服。

    安悅一進門就發現娘親正躺在床上縫制衣服。那是一件水紅色的小夾襖,一針一線認真縫制著。并沒有注意有人到來。

    “娘親。”安悅輕聲喊了一句。

    蔡萍恍然抬起頭來,“是悅兒來了啊,我正在給你縫制小夾襖呢。馬上就要過年了,也讓你穿一身新衣服。”

    安悅沒有做聲,坐在了床邊。把頭埋在被子上,悶悶道,“娘親,你辛苦嗎?”

    接著又道,“娘親,等悅兒賺錢了,就買一棟大宅子,咱們搬出去住,好不好?”

    “傻孩子。”蔡萍把手放在她頭上,輕輕道,“娘親只希望你開開心心長大,能夠嫁一個好夫君,為娘就放心了。”娘兒倆正說著貼心的話,這個時候大夫人突然過來了。

    似乎沒有料到安悅居然會在這兒,倆人還是如此的親。臉上出現一瞬間的詫異,隨即笑著道,“悅兒也在啊。”

    摸摸安悅的頭,“悅兒出去玩吧,娘親要跟伯母談一些事。”

    安悅點點頭,聽話的出了門。不過她并沒有走遠,只是離門口不遠的地方假裝玩耍,盯著那門口開著的窗子。

    大夫人坐了下來,“弟妹最近感覺好一點了沒?”

    蔡萍還是面色不好,雖然在安悅身前一直強忍著,可是她的身體她自己知道。她神色愴然的不說話。

    大夫人明白了,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弟妹,你知道,最近茶莊的生意一直不好,一直虧。我也思量著要把茶莊盤出去了。”

    蔡萍嘆了口氣,不說話。

    大夫人抬眼瞄了她一眼,“今兒倩兒過來跟我匯報說你這兒的藥材不夠了。”說罷,也深深嘆了口氣,“那筆錢……”

    捏著被子的手一緊,蔡萍臉色蒼白的抬起頭來,“嫂子,我不治了。”眼底光點點。

    “你怎么能這樣說呢,你畢竟是我們安家的人,怎么能就這樣看著死去了。不行!”義正言辭道。

    蔡萍搖搖頭,“不治了,不治了,求你了,嫂子。”安家肯為她花的錢有限,那筆放在嫂子那里的錢不能用,那是用來拜托他們撫養悅兒的錢,一旦她去了。悅兒就一個人了,安家的人怎樣,她清楚。她不能自私的去動用那筆錢,不能!她得為她的悅兒著想。

    大夫人見她如此的決絕,也不再勸了。只是慢慢站起身來,“我讓紅玉送來了一些補品,你需要什么就讓倩兒過來領。”

    蔡萍又緩緩的開口,“志遠他……”嘴唇微微顫抖。

    一聽到這個名字,大夫人的臉色頓時一變,浮現鄙夷的神情,“他?他帶著那個伶人不知跑哪里生活了。就算在外面餓死了也跟安家沒關系!”

    安悅透過窗戶,默默看著這一切。她自小習過唇語,能夠通過人的唇形了解他們說的話。淚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為什么,娘親,你為什么那么傻,為什么不相信悅兒可以治好你的病,為什么不相信悅兒能夠讓你過上好的生活呢。還有,為什么還要對那個無情的爹心存愛戀呢。明明自己都已經那么苦了。

    “小姐,你怎么哭了?”

    安悅嚇得趕緊擦擦臉,回頭看著芍藥,“沒有,只是風太大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安悅看著躺在床上毫無生機的娘親,不行,她不能讓娘親就這樣放棄自己。

    中午的時候,安府門口忽然停了不少的馬車轎子。原來是大夫人娘家的妹妹來了,她帶著自家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來了安府。安府上下一片熱鬧,所有人都要去前廳迎接他們。

    芍藥跟在安悅的身后,“為什么大夫人的娘家人可以每年都來,而且花銷又大,少爺小姐的又會折騰,簡直無法無天了。可是,我們夫人娘家人一次也沒來過。”

    安悅聽在心里,也是微微心酸。

    安夢和安穿著一身絲綢的新衣服,開開心心的在前面邊走邊跳。安夢注意到身后還穿著樸素舊襖子的安悅。“安悅安悅,我姨娘要來了。”

    “哦。”安悅淡淡道。

    安夢繼續開心道,“姨娘肯定會給我帶漂亮的衣服和許多好看的東西。”跟著她走了幾步,結果她沒什么回應。以為她會羨慕的,結果什么都沒有。明明自己穿的這么舊這么破,怎么會不羨慕她呢。真是氣死她了,惡狠狠道,“你穿的又破又舊的,我不要跟你走在一起了。”說完就朝著她哥哥跑了過去。

    芍藥本來想爭論幾句,怎么能這么說她們小姐呢,論長相,小姐一點也輸給她。明明是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待遇卻云泥之別。心里真為小姐難受啊。

    門口全都是人,估計整個安府的人都出來迎接了。大夫人在安府的地位已經難以撼動了。

    柳眉帶著三個孩子下了轎子。“姨娘、姨娘。”安夢第一個沖了過去,嘴巴格外的甜。

    眾人圍著他們進了門。三個孩子似乎是來到自己家一般,一進門就直接跑開了。

    芍藥把安悅往身后一拉,“小姐,我們回去吧。”這三個孩子可是混的很,萬一小姐又被他們傷了。他們的心腸可沒有迅哥兒的好啊。

    安夢跟在姐姐哥哥的身后,不忘回頭頭沖安悅大喊一聲,“還愣著干嘛,還不跟著過來!”

    芍藥趕緊道,“小姐身子不舒服,不能一同去玩耍了。”

    安夢瞪了她一眼,不滿道,“動不動就身子不舒服,就跟她那個病怏怏的娘一樣。”

    安悅輕聲對芍藥道,“芍藥,不用擔心我。我去同他們玩后自然會回去的。”芍藥還是有些擔心。

    五個人去了后面的小花園,小花園里有池塘,有假山,有花有草,景色十分優美。張嚴站在石頭上,儼然一群人的老大,“好了,現在你們一切都聽我的指揮。”

    張玉和張琳十分不喜歡這種游戲,表現的沒什么興趣,兩人商量著一起去采花。安夢一會兒這看看一會兒那看看。“姐姐姐姐,我跟你們去。”

    一下子就只剩下張嚴跟安悅兩個人了。剛剛氣焰囂張的張嚴頓時熄滅了氣焰。不滿的朝安悅大吼一聲,“怎么,你也不愿意?”

    安悅不說是也不說不是。

    這種態度一下子激怒了張嚴,她從石頭上跳下來,一把抓住她的頭發,用力扯著,“你哭啊,你哭啊!!”似乎不把她欺負的哭不可。

    安悅疼的眼睛發紅,可就是咬著嘴唇不哭。她怎么掙扎都沒用,相反是越來越疼。頭皮似乎要被抓掉了。

    “你干嘛?”驚雷般一聲平地而起。

    只見一個身影從后面跳了出來,砰的一聲,張嚴后腦勺被用力一擊,張嚴疼的趕緊松開手捂住后腦勺。眼底疼的眼淚打轉。

    林迅趕緊跳到了安悅身邊,“你怎么樣了?”看著頭上一塊露出的白花花的頭皮,心里又氣又怒。

    又沖到了張嚴身前,“你個混蛋!”把他一推,坐在她身上,拳頭重重的往他身上砸。

    一聲聲哭叫和哀嚎聲。把安悅嚇到了,趕緊湊了過去,“別打了,別打了……”

    可這個時候林迅已經打的眼睛都紅了,怎么會那么容易停下手來。安悅走上前去,想要拉住林迅的手,可誰知被他打了一拳。“啊——”安悅驚呼一聲,摔倒在一邊。

    林迅趕緊止了手,從張嚴身上站了起來。看著捂著肩膀的安悅,又是懊悔又是氣。蹲下身來,“你怎么這么傻啊?”伸出手輕輕揉了幾下,“還痛嗎?”

    安悅看著他,帶著笑搖搖頭,“不痛了,謝謝你。”

    忽然響起一陣驚叫聲。原來這個時候安夢正好采花路過這里,結果看到一身傷躺在草坪上哀嚎的表哥。嚇得驚呼出聲,趕緊把手上的花一丟,“表、表哥,你別怕,我去、去把娘和姨娘喊來。”

    安悅有些擔心林迅了,起了身把他趕緊一拉,“走,你快走。”

    “我干嘛要走。”腿如同生了根,怎么都不動。

    “你打了張嚴,闖了禍。會挨罰的。”安悅急忙道。

    林迅不僅不動,反而咧開嘴傻呵呵笑了起來,“這是你這么些天來,第一次關心我。”他比安悅大,懂得什么叫做關心,什么叫做真朋友。

    安悅一愣,隨即把胳膊一甩,“你不走的話,就跟著我一起受罰吧。”

    林迅調皮的一笑,“我就樂意!”

    不一會兒,大夫人跟著她妹妹還有一大群的傭人趕了過來,看到地上大哭的張嚴。柳眉頓時眉一橫,把地上的人耳朵一揪,“給我起來。”

    對著大夫人道,“嚴哥兒自小就混的很,還沒有一個人把他治的這么狠的。他準時沒做好事。”

    大夫人笑笑,“是這樣啊。”眼睛卻嚴厲的瞥到安悅身上。

    等到眾人離開了,安夢同她兩個姐姐說著,不時的指指安悅。

    林迅松了口氣,開心道,“這下,沒事了!”

    安悅帶著笑,心底,卻并不輕松。她知道,他們是不會就這樣放過她的。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96366_80_804-m
似錦
作者 冬天的柳葉
  人都說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兒,可惜被安國公府摘走了這朵鮮花。然而姜似出嫁前夕,未婚夫與...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